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3月 31, 2010

堅決反對一億五千萬送予大陸

揭發豆腐渣要坐五年,兒子因為毒奶案被害,出來揭發維權,再陪同上訪被強姦的女仔報案,原來在中國都可以是罪行,要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看看趙連海的辯護陳詞:「就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檢察院“京大檢 刑訴[2010]0043號 起訴書”指控我涉嫌尋釁滋事罪的起訴,我將做一些必要的說明及辯護。

首先,我不認同起訴書指控我以社會熱點問題,煽動糾集他人在多個公共場所呼喊口號,非法聚集起哄鬧事等事情。下面我就指控內容作必要的簡要說明。

起訴書指控所謂社會熱點問題的事情 主要有二個,一是有關2008年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事件,此事件泛稱 “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此事件與我密切相關, 我的孩子就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侵害的幼童之一,我也是此事件維權帶頭人。第二個事情是有關2009年8月4日安徽上訪女青年李蕊蕊來京上訪被外地政府駐京辦截訪人員非法關押並被強姦的事情,我在當天協同李蕊蕊及事件證人去北京市公安局報案。」

看看趙連海這樣都可以由受害人變成被告,純粹是毒奶以及報警有官員強姦少女,就知道如果香港通過廿三條,我們就只有移民一條路--當年納粹上台,有很多猶太人都不願走,或者走不了,最後的結果就只有一個,就是全部送去集中營殺害。

最近流傳一單假新聞:「強姦犯生殖器折斷而亡 被姦女子被判有罪」,大家都看不出背後其實是在諷刺中國的司法制度,有如揭發豆腐渣殺害無數兒童的譚作人被判五年,有如今次為了自己兒子喝了結石奶粉,以及為被姦少女李蕊蕊伸冤的趙連海,和「強姦犯生殖器折斷而亡」比較,本質上有分別嗎?

更不要提之前的「鄧玉嬌案」了,差別只在於「生殖器折斷而亡」,還是反抗時用水果刀刺傷強姦犯而已!如果沒有維權,如果沒有全國網民出來抗議,鄧玉嬌早被「故意殺人罪」處分了,這就是今日中國的司法制度,比起七、八十年代更無恥、更下流、更多的官商勾結。

以前純真的中國人常常以為,只要不理政治,就可以「拚經濟」,最近大家終於開始明白了,就算你不想理政治,政治也會走上門找你;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由強拍、高鐵、慳電膽、廿蚊最低工資、永遠不會取消的零票小圈子功能組別等等,大家可以清楚見到,今日的香港的終極問題只有一個--就是一個賣港的政權,一套賣港的政制,以及一班賣港的惡賊;這班人控制了香港的政治、傳媒、商業,作為一個「官商勾結複合體」,不斷搞利益輸送,不斷出賣香港人的利益,巧立名目向大陸輸誠。

港台:「財委會下周四審議撥款1.5億 賑濟內地旱災 2010-03-26HKT18:07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將於下月一日召開特別會議,審議政府申請撥款一億五千萬元撥入賑災基金,賑濟內地旱災災民。

政府發言人表示,建議其中一億二千萬元直接撥予三個旱情較嚴重的省區,包括雲南省、貴州省及廣西壯族自治區,每省區各四千萬元。其餘三千萬元則預留給非政府機構申請。」

看!旱災的最直接解決方法,不是運水去救嗎?可是大陸永遠都不接受物資,不接受境外的 NGO 救援,卻永遠只是要求錢、錢、錢;四川救災再揭發大量的豆腐渣,有官員用救災的錢來買百幾萬的豪華越野車,再有村委用五十萬來建一個廁所!正如蘋果張華所說:「在昆明、南寧等城市,全然不覺旱災,也沒限水措施,桑拿浴室、洗車服務如常開門。相反,廣大農村則是變成地獄,河塘見底、水井乾涸,人畜缺水,連學生也要喝污水度日。更荒謬的是,為保證城市用水,水庫將水閘放下,並防偷水行為,以至庫區周圍及下游村民,也無水可飲。」不是說旱災很嚴重嗎?為何桑拿浴室、洗車服務都可以照常營業?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為何要捐錢?這和北韓一面製造核彈,一面餓死自己的人民,要外國救援本質上有何分別?把這一億五千萬捐畀大陸,根本只是用來給貪官,這不是對香港納稅人的錢最大的浪費嗎?

另一方面,說甚麼水資源不足,是誰造成的?廣東省近年也傳水量不足,但為何要強迫香港人買遠超於香港需要的東江水,而且不容許退款?由 1998 年到 2005 年,大量東江水強迫香港人買,然後倒哂來海;2006 年的新協議簽署之後,特區政府厚顏無恥說唔會再倒落海,其實卻是由香港人倒落海,變成大陸人倒落海--今天都適用的所謂新協議,就是無論香港人用幾多,都要付出從來未用過的 11 億立方米價錢,而且價錢仲年年加!

年份:2008水價(元):24.948億累積加幅:-
年份:2009水價(元):29.59億累積加幅:18.6%
年份:2010水價(元):31.46億累積加幅:26.1%
年份:2011水價(元):33.44億累積加幅:34%

看到了嗎?這和北韓一方面賣糧食給外國,一方面餓死自己的人民有何分別?特區政府明知有新的海水化淡技術可用,大規模生產的話價錢應該可以和東江水分別不大,可是他們偏偏不做,目的就是要強迫香港人接受「東江水」的「恩惠」,強迫香港錢用來畀大陸貪官(賣東江水的是一間上市公司),而大陸人卻因此而沒水喝,這是誰的錯?

同樣是一億五千萬,用在公投補選,受惠的是誰?是郵政服務,是印刷公司,是兼職的香港市民,可是我們偉大的政府以及保皇黨,卻認為這些香港人的錢,用在香港人的身上是「浪費公帑」;明明基本法 106 條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保持財政獨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收入全部用於自身需要,不上繳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徵稅。」可是他們卻可以一再違反基本法,厚顏無恥地不斷撥款給大陸貪官;災就由我們來救,錢就由佢地來賺,正如趙連海由受害人變被告,今日的中國與香港,就是黑即是白,白即是黑。

亦因此,在這班賣港賊心目中,香港人的時薪只值廿蚊個鐘--錢佢地要賺哂,位佢地要霸哂,又食又拎,仲要大聲夾惡再侮辱埋你人格,香港人,你們忍夠了嗎?

(圖片:由公民黨設計師 lam lam 提供,為免違反選舉法例而由每日一膠改版,除了去一切和選舉有關的設計)

伸延閱讀:
趙連海辯護陳詞全文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