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3月 26, 2010

有違公德罪的法律研究

律政司近年針對網絡的檢控,唔係莫名奇妙就係九唔搭八--迪迪尼案廿一歲傻仔在討論區發音說要炸迪迪尼,律政司先以「企圖罪」來控告網民,最終被官質疑失禮收回,輸打贏要用「浪費警力罪」,把警方不合理亂用警力查案的行政失當,推落去被告要佢自己承擔「浪費警力」的罪名,偏偏被告又會選擇認罪,被判120小時社會服務令、罰款1萬元及終生留案底。

今次到 24 歲的陳姓少年在圖書館上網,去高登貼:「喺香港邊個地方強姦學生妹無咁易比(畀)人捉?」、「我爛命一條,一萬蚊幫你殺一個人」、「我想整個炸彈炸曾蔭權間屋,要咩材料?」及「我係粗框眼鏡色魔,非禮女個感覺真爽」--警方可能唔好意思再浪費大量警力,走去搬走哂圖書館的電腦查訊息,然後再老屈陳姓少年「浪費警力」,因此佢地就轉用另一條罪名,就係近年用來捉偷拍裙底,於 2006 年被陸啟康法官及律政司「發明」用作起訴在網上討論區發膠音,「快閃強姦案」的「有違公德罪」(Outraging Public Decency)。

在快閃強姦案中,陸啟康法官先引用了 1973 年的英國上議院案例 R v Knuller (Publishing, etc.) Ltd. [1973] A.C. 435,指出一份雜誌刊登男同性戀者邀請一起搞同性戀的廣告,是有違公德;該案的五名法官中,只得三位同意判決,其中 Lord Simon 雖然認同此罪行,以下的一段話卻被陸啟康法官所引述:

It should be emphasized that ‘outrage’, like ‘corrupt’, is a very strong word. ‘Outraging public decency’ goes considerably beyond offending the susceptibilities of or even shocking, reasonable people. Moreover the offence is, in my view, concerned with recognized minimum standards of decency, which are likely to vary from time to time. Finally, notwithstanding that ‘public’ in the offence is used in a locative sense, public decency must be viewed as a whole; and I think the jury should be invited, where appropriate, to remember that they live in a plural society, with a tradition of tolerance towards minorities, and that this atmosphere of toleration is itself part of public decency.” (at p. 495 C-D)"

連 1973 年的英國法官都大聲指出,陪審團(香港呢幾單案根本冇陪審團,只有法官講哂)應該被提醒他們生活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有容忍弱勢社群的傳媒,所謂「公德」本身,就包括了對少數社群的容忍。

而且法官指出 Outraging public decency 的 outraging,即指「駭人聽聞」的事,中文的「有違公德」的翻譯,比起原本英文的罪名輕得太多了;在中文的理解之中,亂拋煙頭都可以說成是「有違公德」,但在英文卻絕對不會構成 Outraging public decency,而是參考最底那堆令人人驚嚇的案例,如在智障婦人仆街倒地重傷時在她身上小便才算;這個罪名的中文翻譯實在太失真了!另一個譯名「破壞公眾體統」就好少少,但仍無法達到英文的意思。

因此「快閃強姦案」的判案關鍵,是陸啟康法官於判詞第 32 段所說的:"the Messages were in substance a public invitation to others to indulge in such sexual perversion with the Defendant. Specific mode to commit the crime was suggested in the Messages, and according to the wordings, the Defendant was serious about his plan. "
即由於留言本質已構成一個「公眾邀請」去集體犯案,甚至已經去到討論如何去執行的問題,因此字面上令人覺得,被告的計劃是認真的。

因此「快閃強姦案」才會被定罪,反之今日的高登陳姓少年留言,卻完全不是這樣的一回事,勉強說四句留言之中,和快閃強姦案相似的只得「喺香港邊個地方強姦學生妹無咁易比(畀)人捉?」這條問題,但這只是一條問題,而和快閃強姦案的公眾邀請完全不同!

快閃強姦案在 she.com Gossip 討論區的留言:「正經問:我想搞快閃強姦有冇兄弟想加入?快閃強姦(Jack Rolling)係由一組約五至六人既男仔組成,專阻截單身女子,每次其中一人從後將個女仔強姦,其它人就幫手同睇水,搞完將佢封口綁手然後一齊閃…正啊~這種手法源自南非,現傳到國,我好希望香港都可以搞下!」

高登 24 歲用戶的留言,遠遠比唔上陸啟康法官在快閃強姦案的標準--公眾邀請的認真犯案,反過來高登用戶人人都當佢係傻仔,不斷「安已不」和「警已報」,因此冇理由冇得打。

然而被告卻選擇了認罪,就和浪費警力的迪迪尼案被告一樣,選擇了認罪,亦因此本應有得打的 case,都變成了唔使打;正如你被人屈握手變打人,你仲話唔係握手,自認係打人,咁法官都冇理由判你係握手o架,係唔係?

上述被告「自認」的低等法院案例,網友和傳媒都誤以為足以成為新的判例,大家對於律政司有理無理亂用法律告人視而不見,卻把「傻仔」在法律程序上自殺當係經典--特別係經常在一被控就乜都向警方認哂,連唔需要認,明明唔係的都認埋。

特別係「有違公德罪」,本身就係用來告 1.「偷拍裙底」、2. 在公眾場所現實地做出令人作嘔、或公眾不能接受的行為,而唔係用來告出版物-- 1973 年的案例,是連同性戀都未合法的時代,用 Lord Simon 的講法,這種觀念理應跟隨時代而改變,試想想如果在討論區令人不安都要「有違公德」,那麼在報紙的「叫雞指南」、不雅照片,或者令人反感的文字,律政司是否也可以因此引用「有違公德罪」,去控告不聽話、不喜歡的傳媒呢?

再翻查近年英國和香港的案例,當可知道由「快閃強姦案」到今日的「 24 歲陳姓高登仔發音案」,其實同有違公德罪本身係九唔搭八,問題就在於律政司特別喜愛「選擇性檢控」,對「要是老夫出手,陳巧文就會有 BB 」的控嚇視而不見,卻對完全冇可信性,只因拉到特首二字,就對網友立即選擇打壓--包括連智障童的司法覆核官司,都要追收廿七萬。

英國近年重要案例:
R. v Ferguson (Mark Brandon) [2009] 2 Cr. App. R. (S.) 8 變態佬十九次在人家窗外露體
R. v Anderson (Anthony) [2008] 2 Cr. App. R. (S.) 57 一名智障婦人仆街倒地重傷,變態佬見死不救之餘,仲在人地身上小便
R. v Birch (Stephen) 2007 WL 1425553 被影到在閉路電視露下體
Rose v DPP [2006] 1 W.L.R. 2626 深夜在銀行某處被閉路電視影到兩人進行性行為,而當時閉路電視有一個女保安員監看,被判只得一個人看到,不算公眾而無罪
R. v Walker (Steven) [1996] 1 Cr. App. R. 111 一男在家中向到訪的二女露下體,被裁定自己家中不屬「公眾地方」而脫罪

香港的有關案例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楊顯光 HCMA604/2008 皇室堡U.A.戲院地下後樓梯性行為有違公德--只有一個人目擊,因此不算公眾而脫罪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羅世康 HCMA177/2008 電梯偷拍裙底沒有第三者(公眾目擊),因此脫罪
HKSAR v Chan Sek Ming [2006] HKEC 1769 快閃強姦案罪成

看完上述的案例,大家應該知道有好律師,而又唔會胡亂認罪的話,好多 case 都有得打,甚至打甩;偏偏香港由迪迪尼案到呢單案,被告都莫名其妙選擇了認罪也--問題除了錢,還看你自己的智慧與知識。

伸延閱讀:
有強權冇公理的香港
前高級督察恐嚇陳巧文分分鐘有 BB
民建聯成功爭取進攻美國領使館

什麼叫做「浪費警力罪」?
膠力多:有關炸迪迪尼的法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