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2月 15, 2010

知識產權法律研究

通常林忌好少理會五毛黨(或今稱一毛黨),因為無論結果怎樣,佢地都會人身攻擊大鬧得鬧,可是今日這位「高登法律專才」「任莖揚」先生,卻不斷誤導市民,說舉報海關的侵權不是刑事罪,是民事「罪行」。

高登任莖揚:「個林忌根本唔撚識野, 人地個logo係註冊左, 你拎黎用, 無論你點用, 都係違反左版權法. 就算唔係個logo一模一樣, 類同, 影射都係違法. 條友連民事刑事都未分得清, 刑事案在台灣或大陸叫公訴. 即係犯左法, 係政府去告你, 例如強姦, 係刑事罪, 就算受害人唔去告, 如果檢控有足夠證據, 一樣會去做野.」

高登任莖揚面對他人質疑佢的法律知識時的回應:「讀撚完十世啦, 我做唔做狀關你撚事呀. 洗唔洗要你批准至做定唔做呀. 唔撚識又扮識, 連版權法要版權持有人去投訴先有效都未撚識. 唔係好似你d阿貓阿狗係又投訴,唔係又投訴, 海關咪好撚唔得閒」

為免嚇親讀 Law 的「任莖揚」老人家或小朋友,我地不妨讀讀特區政府知識產權署的官方網站--知識產權服務中心

「執法機關: - 香港海關

香港海關負責對本港侵犯版權及商標的活動執行刑事制裁。權利擁有人及任何公眾人士均可向海關舉報任何有關版權或商標的刑事侵權(或懷疑侵權)活動,以便海關採取進一步行動,包括調查侵權活動、拘捕侵權者、扣押冒牌和盜版貨品,以及就有關商標和版權的罪行提出檢控。」

知識產權署的網站,清楚列出所有保護知識產權的四個執法機關,包括海關、警察、律政司以及法院,其中清楚列明前三者的角色,只是處理刑事案件,而民事案件則只可以透過法院去追討,和海關完全無關--海關只負責針對刑事侵權!

「民事案件--個別人士可就他人任何侵犯知識產權的活動,在法院展開民事訴訟。香港有多個法院處理有關知識產權的民事訴訟,例如小額錢債審裁處、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應在哪個法院提出民事訴訟,須視乎所申索的補償種類及申索金額等因素而定。」

高登任莖揚犯了兩大錯! 1. 任莖揚以為市民向海關舉報才執法,就等如案件是民事而非刑事;2. 任莖揚以為只有向海關舉報,只限「版權持有人去投訴先有效」,而非知識產權署清楚列明的「任何公眾人士均可向海關舉報」。

從這兩點已經清楚看見,這位一開口就大大聲說林忌「唔撚識野」,又對鄧達明律師在蘋果日報的法律觀點視而不見的任莖揚,是多麼的可笑呀!任莖揚繼「高登陳律師」之後,再一次揚威香港,不知有冇考慮過向傳媒揭露,權威的知識產權署網頁居然和其法律觀點不乎呢?

再看看其他法律意見:

「社民連在維園年宵攤位售賣約110 件T 恤, 下午被海關扣查, 秘書長季詩傑(大律師)引述海關指,這批T 恤涉嫌違反《 商品說明條例》,行動中沒有人被捕。 」

「【明報專訊】大律師陸偉雄解釋,如果有商品盜用他人商標,並且模擬得一模一樣,如俗稱的「A貨」,便可能觸犯《版權條例》;但假若只是盜用部分商標,加以改動,圖魚目混珠,則受《商品說明條例》規限,同樣犯法。」

法律界的季斯傑、陸偉雄、鄧達明都一致指出,海關是採用《商品說明條例》執法,可是我們上述那位高登法律專才任莖揚,卻偏執己見,認為唔關《商品說明條例》事,而係民事案件,套用佢的說法,唔知係邊個「唔撚識野」--刑/民事不分呢?

有網友認真討論希望有人回答,但當然高登任莖揚無法回應,問題如下

「我唔識法律... 但呢個問題我好有興趣. 先將個問題抽離政治先... 如果LV高層有日行街見到街邊小販賣緊一款九成似LV但叫Lv (small letter)嘅手袋, 佢於是報海關拉左個小販, 咁個小販係犯刑事定係LV民事告個小販侵權呢?

因為我印象中copyright/trademark infrigement係民事訴訟黎, 即係一方出律師信告另一方咁但如果中間加多個海關, 咁有乜唔同呢?

真心求教」

本身侵權法就是民事法律,包括誹謗在內的侵權問題,基本原則只屬「私人糾紛」;然而由於種種理由--如英國法律寫得清清楚楚的,為了保護消費者的權益(防止買了假貨),因此就通過立法機關立法,屬於刑事侵權。

因此,正如陸偉雄大律師所講,賣 A 貨就犯了《版權條例》的刑事責任,抄襲 LV 的商標,則可能違反《商品說明條例》的刑事責任。至於「抄襲」,卻唔係違法商標、版權的刑法的,也可能被版權持有人以民事訴訟方式追討損失,但當然和海關、警察等執法機關無關--除非當中有刑事成份。

「我最想知係下次點樣玩得聰明d, 有無教訓可以吸收. 」

聰明 D?冇民建聯的商標,寫住 DAiB (低 B)的禮義廉 T-shirt,一定最聰明,最醒神,以及最安全--民建聯係政黨,根據普通法的案例,政黨係不能訴之於誹謗的。

當然,高登的法律專才任莖揚有不同的看法
「件tee真情寫住民建聯最無恥就掂啦, 中國字無得註冊. 人地咪無得告囉. 又唔可以告誹謗, 因為民建聯唔係個人, 只有個人重要係生人先可以告誹謗, 死左都無得告. 」

林忌第一時間諗起的案例,就係 CACV000178/1998 東快訊出版有限公司及東方報業集團有限公司 訴 毛孟靜及律政司司長代表廣播處長 (港台)的案件--原來高登法律專才任莖揚認為,東快訊出版有限公司,以及東方報業集團有限公司,原來都唔係公司,而係個人!

係呢一刻,我感到好不安...

安已不...

麻煩高登網友轉載回覆發問者吧...

伸延閱讀:
禮義廉挑戰法治

後記--致高登五毛黨盧梭先生:
林忌昨日大年初一在拜年時於 Facebook 回應網友的留言時,錯把《商品說明條例》Trade Description Ordinance 的條文,記錯放在《貨品售賣條例》Sales of Goods Ordinance 之內。

在有閒回家之後,林忌己經把正確的法律條文 link post 於回應之中,可是高登的盧梭兄,仍然要就林忌在 facebook 回應的犯錯 screen cap,認真辛苦閣下了!

再連林忌今日連寫兩篇法律專文談及《商品說明條例》的文章,都不能令你動搖,閣下實在勞苦功高,我深信黨中央一定會好好酬謝你的!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