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2月 25, 2010

讀讀葉兆輝的中央政策組名單

早前蔡子強掟下政壇炸藥,炮轟回歸前為政府定謀劃策的「中央政策組」,已經變為「太子黨俱樂部」,親中共人的第二代在冇功冇績冇勞,亦冇過人見解的情況下,居然變成特區政府的「智囊」,為我地解開「點解政府咁弱智?」的迷團,有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就算唔計上屆溝國寶名聞香港的霍英東長孫霍啟,以及曾憲梓二子曾智雄,今屆名單蔡子強的研究發現:
陳晴——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的女兒
黃友嘉——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黃保欣的兒子
范駿華——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 的兒子
許華傑——已故港進聯立法會議員許長青的兒子
施榮忻——全國政協委員施子清的兒子
胡曉明——全國政協委員胡法光的兒子

亦因此,常常為六四、七一計算遊行人數,說警方數字準確,攻擊「有些傳媒也是不求甚解,也懶理數字真偽,為了達到吸引讀者的目的,完全忽略嚴謹和考證正確資料來源的工夫;」「我們希望大眾別一口咬定警方的數字必屬低估,也需要追究任何人刻意誇大參與人數、誤導社會人士的責任。」,卻從未見佢質疑政府報大數(如東亞運動會開幕式),同樣係今屆中央政策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都仲敢寫了篇《中策組真是太子黨俱樂部嗎?》,力數中央政策組除了親中紅人第二代之外,仲有好多「均衡參與」的「各界代表」等等,更稱聲佢地『這個陣容,只要多做一點功課,已知道不可以用蔡子強的「自己友」來描述,顧問當中包括了政治光譜的兩端,更不可能說他們是同一鼻子吐氣。』

對於經常又話自己好科學,質疑傳媒反對警方數字唔科學的葉兆輝來講,我們深信佢一定係用同樣的科學精神,去登上「公信第一」的明報!因此,林忌卻定認真研究一下中央政策組的名單,用科學的數據,去數數人頭,究竟中央政策組的非全職顧問之中,有幾多個「自己友」出來!

第一位陳建強醫生,葉兆輝說是「牙醫陳建強」,可是原來這位牙醫真不簡單,早在 2005 年就登上文匯報的「名人會客室」,由「回流牙醫」,於 2000 年變成經中聯辦組織香港專業聯盟回內地考察一星期--「在行程中,考察團有機會見到國家領導人,參觀人民大會堂,拜訪國務院、港澳辦、統戰部等,令當時對中央組織毫無概念、全團最年輕的陳建強印象深刻,也對他的人生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於是這位牙醫就變成愛國愛港陣營的一員,根據文匯報 2005 年的報導:『近兩年陳建強透過申請政府「專業服務發展資助計劃」撥款,組織「青年專業人士國內交流及增值計劃」及「香港青年專業人士內地市場導向課程」兩大項目...除了拜訪內地官員、人事部門、搜羅第一手資料外,還會和內地同年紀的專業人士接觸,促進相互了解,認識更多周邊專業,建立強健人脈網絡。

嘩!在大陸仲有「強健」的人脈網絡呀!再讀落去,仲會有更開心的大發現:
「回港多年,除了對香港專業界有更多認識外,陳建強對香港社會也有深刻的感受及看法。他認為,香港在祖國認受性方面的公民教育仍然十分不夠,甚至有某些人士利用這方面的不足來賺取自身利益,所以未來政府應加強港人的公民教育,加強他們對內地的認識,增加歸屬感。

最討厭泛民派「做騷」

就以年初一足球比賽前播放國歌為例,陳建強便認為「感覺很正」,但是很多港人對國旗、國歌沒有足夠及應有的尊重和態度。 」

唔知葉兆輝覺得呢位牙醫可唔可以代表香港一般牙醫的政見呢?唔知葉兆輝本人對國旗、國歌的態度,比起陳建強牙醫有冇更深刻的認識同理解呢?

對,我地唔可以以偏蓋全,就好似特首的選委會,有各行各業的均衝參與嘛,就好似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都有各行各業的均衡參與嘛,因此葉兆輝的理據係--中央政策組同佢地一樣o架!有好多唔同類型的人o架!你只係睇一兩個「愛國愛港」的人士,對佢地整體係唔公道o架!

對對對,就好似葉兆輝認真研究六四、七一參與人數的數字一樣,我地再認真研究一下呢份名單仲有咩人吧!

葉兆輝說來自法律界的張國鈞先生,相信大家都一定非常熟識,曾與蔡素玉一起參選承諾 0708 雙普選「民建聯係最有誠信」--上年六月青年民建聯主席的張國鈞,上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居然發表「一直以來,北極都係一個非常寧靜的地方,人少企鵝多」的偉論!在訪問曾聲稱以馬力為師的張國鈞,被全港網民恥笑做「民建聯成功爭取北極有企鵝」,更榮獲每日一膠頒發的 2009 年度「垃圾爾.生物學獎」,成功為香港爭光!

記得早幾年不少法律界人士講過,好多年輕律師不但語文水平唔得,連常識都差到令人震驚!好似梁家傑就曾經舉過例說,有人連莫扎特貝多芬係做咩都唔識!咦?今日選一個連北極有冇企鵝都唔識的法律界代表入去,係唔係證明香港的律師已經差到咁呢?原來特區政府覺得全香港法律界的三個代表人物之一,都要選擇「北極人少企鵝多」的張國鈞律師,去聽聽佢的專業法律意見?葉兆輝教授,其實老老實實,你知唔知北極有冇企鵝呢?

好啦,再數一數其他人吧!周敬成醫生,係回歸前由愛國商人創立的「香港明天更好基金」理事委員傅廷美博士,係江西省政協委員;「突破」的梁永泰博士,十月為曾蔭權慳電膽寫護航文章《年青人, 未來是靠倒政府出來的嗎》,當中令人失笑的法律觀點--「媒介本應可以扮演開民智守道德的責任,卻放下公平和Common Law的精神,甚至落井下石。泛民主派在整個過程之中,一點也不民主,極盡民粹主義,難道美國小布殊的反恐手段,要在香港重演,未審先定罪?」引來林忌寫作《梁永泰!「突破」是靠擦政府鞋出來的嗎?》,得到網民全力轉載齊齊爆笑;至於李山博士,簡直就係勁啦!作為前中銀國際 CEO 的佢,早在 1984 年就已經破例成為清華經管學院第一任共青團團委書記!團派呀!呢 D 背景簡直就係驚天地、泣鬼神啦!

至於作為「長江學者」的莫家豪教授,剛好今日於明報發表撐高鐵的「中國香港」、「香港」「中國」偉大宣言:「我們已回歸10多年,看來,我們與內地必須建立互信,在有互信和有同一個中國發展觀,香港才能在國家中興的歷史大潮中,好好發揮這顆東方之珠的光芒!!!!!」;吳宏斌博士,乃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有「九巴金公主」之稱的伍穎梅女士,早於 2004 已發表以下偉論:「『小平您好』是RoadShow繼今年與新華通訊社磓手製作『2004雅典奧運-中國精神』系列特備節目後,另一傾力之作;並希望透過一系列國慶特備節目 :-『十一國慶普天同歡』、『我們的雪龍號』、『騰飛中的都市』以及『中華美餞匯香江』等能讓全港市民在國慶月期間多方面了解祖國,共同努力,為現今中國的繁榮及成就而感到鼓舞、喝采。

仲嫌唔夠?仲有伍婉婷女士,佢係土共政黨「新論壇」的「昭言匯」召集人,曾在 2009 年 4 月 7 日港台的「左右紅藍綠」,發表偉大的「港男港女」評論:「今日嘅年青人, 有無我地父母輩嘅勇氣,願意用思想裝備自己,眾裡尋他,搵到屬於自己嘅另一半呢?」仲有近日 iProA 和諧高登上位的民建聯葛珮帆博士經 2006 年的太陽報揭發:葛則回應稱,九六年曾透過遙距課程在 Greenwich University 獲博士學位,數年前其獲十大傑出青年時,亦有報道質疑其學位認受性,經查證後發現該校已「執笠」。

黃世澤再認真研究一下,發現「在1998年至2002年,在澳洲 Norfolk Island辦的 Greenwich University,曾發生濫發學位事件,最後該校在這四年間所頒發的學位不獲澳洲資歷架構(Australian Qualification Framework)承認,全部沙紙變成廢紙。而葛博士並沒有提到其學士、碩士同博士學位在英國或在澳洲取得的。不知她會否為事件解說一吓呢? 」葛珮帆博士,唔知有冇打算讓自己的博士銜頭,跟隨著呢間大學一齊執笠呢?

另一位正職為「中國城投資集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的孫澎先生,葉兆輝在其文章把孫澎形容為商界的代表,可知道孫澎其實曾是民建聯前主席馬力的得意門生兼黨員呢?鄧咏駿先生還是土共政黨的「新論壇」的召集人,至於袁國強資深大律師,更是歷來大律師公會主席之中,唯一獲委任作廣東省政協委員的,這些大家都耳熟能詳了吧?

好了,再加上蔡子強前面提及的六位,包括陳晴——前港澳辦副主任「車毀人亡」陳佐洱的女兒黃友嘉除了是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黃保欣的兒子之外,還是福建省政協、工商專聯總裁、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范駿華以會計師之名,實為范徐麗泰的兒子;已故港進聯(今民建聯)許長青的兒子許華傑先生;施榮忻除了是全國政協委員施子清的兒子之外,自己也是全國政協委員;加上全國政協委員胡法光的兒子胡曉明,計落計落,其實究竟所謂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用的係咩港人?點解隨地都係「國家級」的咩政協呀銜頭o既?乜香港的專業人士,人人都隨地執到呢 d 銜頭o架?葉兆輝教授,唔知道你有幾多個呢 d 銜頭呢?

林忌只係隨手數一數,再上網搵一搵資料,已經發現我地偉大的中央政策組果然係「中央」的政策組,已經過半數係公認的「愛國愛港」代表,而未計果 D 可能暗中收左錢呀,表面扮民主派,卻陰陰質質選擇性出現的「中立學者」,以及次次都支持政府的大商家等等,除了公認係民主派的鄺俊宇、狄志遠,踢爆高鐵回本要二千蚊一程的蘇偉文,基層的社聯黃健偉,再勉強加埋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新力量網絡」的葉健民、陳和順,真係數唔出有咩認受性的「包括了政治光譜的兩端」--泛民的一端,去提供「反對意見」畀政府。

唔知身為學者的葉兆輝教授,會唔會認同這個「認受性」仲低過臨立會的「中央政策組」,係一個有代表性的機構呢?難道認為中央政策組有代表性,因為有兩三個「不同派系」的人,就等如「包括了政治光譜的兩端」;因為有一個民主黨的現任區議員鄺俊宇,就等如要加入六個太子黨,再加幾個民建聯加新論壇成十幾個土共,而完全唔需要睇比例!仲要附送一隻常識係「北極人少企鵝多」,提供「北極企鵝」政策畀特區政府的張國鈞嗎!

葉兆輝教授,這樣的研究態度,是身為「學者」的態度嗎?那個口口聲聲要「追究任何人刻意誇大參與人數、誤導社會人士的責任」的葉兆輝,自己有沒有「刻意誇大反對派的參與人數」,我們是否應該追究佢「誤導社會人士的責任」呢?

image-4521_4B7CE80A(圖:中央政策組傳說中的坦克碌豬實驗)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