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月 17, 2010

高鐵之戰昨晚才正式開始

最新分享:保皇黨地鐵專車逃亡實錄--由中環至金鐘全程

笑點一:高鐵撥款通過後,鄭汝樺嘗試坐私家車離開,被示威群眾包圍無法動彈,擾攘個幾鐘之後退回立法會,有線直播新聞台一直直播鄭汝樺的落寞的表情,唔知情見到佢,會以為係高鐵被否決。(廢話:唔知果個幾鐘的局長私家車,有冇聽邱騰華話,做到「停車熄匙」呢?有冇朋友在現場可以告知?)

笑點二:被困五小時之後,一班保皇黨議員以及帶頭的鄭局長,在防暴警察全副武裝,幾度人牆包圍下逃亡,乘地鐵逃離現場;鄭汝樺唔單止換左衫,仲全程有助手用本 File 幫佢擋面,好似疑犯上法院一樣,驚死畀人發現佢的過街老鼠,令人聯想起 1989 年羅馬利亞的獨裁者壽西斯古。

笑點三:成班土共與功能組別的保皇黨集體逃亡,在接近地鐵站途中,七年前在同一地點向市民舉中指的黃宜弘,被從後掟膠樽掟中佢左後腦;從鏡頭的方向看來,掟佢的唔係示威群眾,因為掟水樽参位置係從後而來,多數屬「自己友」--包括記者、保安、警察、或者保皇黨自己,又或者係上帝之手顯靈。



笑點四:成班賣港賊逃入港鐵之後,有近五十個警員護送坐地鐵,由中環坐去金鐘;林忌即時諗到的問題,就係一班平時絕對唔坐港鐵,出入必有司機接送的大帝,佢地點坐車呢?佢地有八達通咩?唔通要買單程車票?

據消息人士透露,原來特區政府早有安排,即中環站已聯絡港鐵職員開閘,畀佢地坐霸王車離去,雖然話特區政府係港鐵的大股東,但係港鐵今日己經係一間上市公司,而唔係一間善堂,唔知幾十人集體坐地鐵唔畀錢,算唔算係坐霸王車?我地可唔可以去報警投訴,有人違反港鐵附例?

陳方安生講過,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事實證明,泛民議員平時點樣都好,一到關鍵時候,點都要聽民意,點都要交足功課踢出身價波;而保皇黨同功能組別一班賣港賊呢?平時點扮聽民意,點話自己好「開明」,去到關鍵時刻,只要中共壓落來,明知要做死狗落慌而逃,佢地都沒有任何的權利 say no。

車公年初顯靈說: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秦王徒把長城築、禍去禍來因自招。 林忌最初估計,長城是「金盾」工程,結果搞出「綠霸」禁言論自由,更搞出 Google 撤出中國事件,令中國醜到全世界都知;諗唔到在香港,佢地除左想禁互聯網之外,原來所謂的「長城」,就係呢條「長城型」的高鐵。

當年秦始皇為築長城殺左幾多人?結果到二世祖一上台,為了守邊的荒謬制度就激起陳勝吳廣揭竿起義造反;今日賣港政府為左滿足大陸的貪官,出賣香港人建一條天價蝕錢鐵路,先迫反菜園村,再迫反大角咀,繼而迫反埋其他沉默大多數的市民。為何說這才是戰爭的開始?因為就和領匯事件一樣,高鐵由設計到動工保證膠事不斷,問題重重爆發,就算建造完成,大家數人頭少人坐,唔通日日都畀錢請人坐咩?不斷蝕錢不斷超支,呢條數我地慢慢到佢計,亦慢慢同呢班友算帳,最終賣港賊要為高鐵付出幾多代價呢?我地拭目以待。

各位年輕的朋友,今晚值得我們慶祝,亦值得我們驕傲,因為我們持續不斷的壓力,政府高官與一眾保皇黨,選擇了最不名譽的逃亡之旅--為甚麼?因為他們沒有臉見人民,因為他們連出來和群眾見面都不敢!當市民團結一致,連警方亦不敢胡亂執法,連保皇黨亦只有做喪家之犬,遁地逃竄。

高鐵之戰,預告著的就是年輕一整代的社會運動開始,記得九十年代以來,上一代不斷說,甚麼七十年代是個火紅的年代,大學生又保釣,又促進社會云云,當記得黎明、舒淇拍港大的「玻璃之城」,正是最好的代表之作--說年輕人不關心社會云云。

那些不關心社會的年輕人是誰?就是今日已經中年,做中層主管,不斷壓抑我們年輕一代的那一群;年輕一代不關心時事嗎?那麼今晚的群眾從何而來?反過來,那些口口聲聲說年輕一代不關心時事的,他們哪去了?是變了節,還是已經全數老到過身呢?


回到起點再出發,今次我們要做的,就要放眼更廣的戰場,包括公投,包括選民登記,我們不能讓反高鐵的火焰熄滅,而要把這個星星之火,盡情燃燒到全個原野!1990 的台灣產生「野百合」運動,推動了一整代的民主運動,終於令台灣變成一個民主國家;廿年過去了,八九六四那一代的運動垂垂老矣,我們年輕人又能否做得到呢?你們又是否願意一起合力去做呢?






伸延閱讀:
方潤:可恥。政府果然又開動宣傳機器去抹黑示威者。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