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12月 19, 2009

強烈要求林瑞麟出任運輸局局長!

二千名市民包圍立法會,泛民議員踢出身價波,用拉布戰略把財委會的決議拖到明年一月八號之後,成功令高鐵撥款暫緩通過;其實咁耐以來,泛民議員都是一群被網民形容為「直必腸」的人士所組成,永遠直線傳送,望腳交波,好易就被人睇通睇透,不懂戰略之餘,連小組進攻的滲透都唔識玩,今次難得創出成績,就好似港隊交足貨贏到東亞運動會的金牌,係超額完成。

但係就同港隊一樣,要入波就要識得間接路線,用戰略、戰術以補其他的不足,泛民議員可以點樣先用間接路線,一次過抽幾盤水,去玩謝保皇黨囉--方法其實好簡單,以後凡特區政府同你講高鐵的重要性,大家就搵林公公的錄音帶,播番哂林公公講過的說話,畀鄭汝樺同保皇黨議員聽,由頭播一次又得,由尾播一次亦得,得o左!拿,佢地一定唔會學長毛掟蕉o架嘛,你話係唔係?

林忌曰:興建鐵路,其實係需要循序漸進,而唔能夠一步(或一站)到位o既;社會上有好多不同的聲音,包括議會外都有好多不同的聲音,我地必須令到呢條對香港咁重要的鐵路,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均衡參與,須要聽到佢地的意見先得o架嘛,係唔係?拿,我地香港人問政府要普選時間表,要普選路線圖,由戰後爭取到而家,林局長都話過 2012 年之後的路線圖,唔到佢處理;既然係咁,點解呢條只係咁少時間討論的高鐵,需要一站到位呢?記得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曾經講過:「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會車毀人亡,而車上坐的正是六百多萬香港市民!」何況而家仲洗成六百六十九億添!

拿,我地可以先撥款,令鐵路向前進--首先,把目前的火車班次,增加 50%--例如西鐵的班次,增加 50%;再加入飛站的成份,令到西鐵的列車,不早於 2017 年及 2020 年,由落馬洲直飛到九龍西;先把高鐵建到落馬洲,留待下屆政府,先去決定落實最終高速鐵路的時間表以及路線圖!而中央政府亦可以作出保證,不早於 2017 年,高鐵可以建到落馬洲;不早於 2020 年,高鐵可以接駁全國高鐵也!

甚至乎民間對高速的定義,其實都有好多不同的聲音同意見;有人認為,時速 33 公里就已經足夠;亦有人認為,時速 300 公里的才足夠,所以政府應該聽多一些意見!連全世界對普選的定義都有公論,大家都認為有討論的空間,而家對高速,各國政府更係人人看法不同;因此,大家應該先由高速的定義談起,再由人大釋法,去為何謂高速作出定義;如果人大唔願意就高速作出定義,我地立法會亦可以慢慢討論,循序漸進地,由 1 公里、0.5 公里、0.1 公里來慢慢討論,總之唔好原地踏步啦!

o係 1994 年,在同一個議事廳之內,今日貴為政務司司長的唐英年,都應承過香港人於 2007 年的立法會由六十席直選選生啦;而家已經 2009 年,呢架普選列車跳左票又彈左票,咁點解我地要急於畀 669 億去建一條接駁中央的鐵路呢?係唔係畀左錢之後,高鐵通車果一日,我地的普選就可以通車呢?不如問下全香港人,如果洗 669 億的公帑,佢地要選擇民主雙普選,定係選擇和諧號高鐵呢?

拿,如果政府唔服氣,土共的議員唔服氣,你地話民意支持你地,都可以五區總辭,辭職參加高鐵公投o架嘛,係唔係?點解講左幾十年的普選,到而家政府都可以交唔出路線圖,但係問香港人畀錢的高鐵,就要我地預支十幾年後、幾十年的錢呢?點解講權利,我地就連討論 2012 年後的政制都唔得;明明大部份民意支持普選,政府又話唔可以一步到位,又話一定要循序漸進,但係鐵路就唔使呢?喂,普選係人人有份,高鐵係返大陸的人先坐喎,點解輕重不分到咁先?

拿,正如有好多人都話要保留功能組別,我地都認為,其實社會上都有好多不同的意見,佢地認為要保留電氣化火車,以至柴油火車,以至馬車;除左小圈子選舉以及公司票,都有好多市民認為,應該保留公車、以及小圈子的私家車;點解突然間,我地的政府又同相反的邏輯,去處理我地市民認為唔急的事呢?特區政府點解成日急大陸所急,卻唔係急市民所急呢?

香港就係一個咁有趣的城市--講寬頻,禁毒常委會的石丹理認為 56k 就已經夠用;講鐵路,明明大把空車,我地的運輸局副局長邱誠武,就話要大起鐵路,否則就會變成孤島。講民主普選,全香港市民講到口乾,又五十萬又一百萬人上街示威,政府都話要「循序漸進」,而家又冇一百萬、二百萬的市民上街支持高鐵,政府卻又突然要急於趕上馬,又要一站到位,又要鐵路路線圖,有冇搞錯呀?

國際象棋有王車易位,香港政治實都好簡單,絕對應該有政車易位,點解唔係由急性子的鄭汝樺去處理政制事務局,而由錄音機林瑞麟去處理運輸局呢?

因此我們強烈要求政府順應民意,林瑞麟出任運輸局局長!鄭汝樺改任政制事務局局長!(立即加入 Facebook Group!)

伸延閱讀:
邱誠武與石丹理的寬頻之戰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