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2月 13, 2009

破局公投如何走下去?

民主黨不會以黨名義支持參加五區辭職的補選候選人
2009-12-13HKT20:25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說,超過八成投票的黨員,不贊成參加五區辭職爭取普選。

他強調今次與其他泛民主派只是策略上出現分歧,在爭取民主普選的目標仍是一致,今次的分歧只是短暫的,不會影響民主運動的整體團結。

何俊仁又說,民主黨中委會亦通過議決,不會以黨名義支持公民黨及社民連參加五區辭職再補選的候選人,但仍然批准黨員以個人身份協助友黨的補選工作。

破局了,除了大罵民主黨之外,泛民的支持你,你們打算如何走下去?泛民的大佬,你們又打算如何走下去?

沒錯,民主黨的確係令人好失望,因為佢地居然有超過八成投票的黨員反對公投,在怒罵民主黨之餘,討論區上居然有人說,以後寧投共產黨,也不投民主黨;或以後民主黨對民建聯也不投票,看到這段最開心的是誰呢?

為何中國人被稱為「一盤散沙」?這就是赤裸裸的現實,不團結對抗共產黨是死路一條,但永遠都是不團結,所以永遠都被各個擊破;泛民沒有不分裂的本錢,結果泛民真的分裂了,除了怪民主黨冇膽之外,分裂的人又是否永遠沒有責任呢?

11 月 30 日,林忌寫了《「先否決,後公投」的邏輯合理性》,目的就是希望長毛可以回心轉意,先放軟手段,不放棄任何可能性,等民主黨有機會通過公投,到時再審視戰略形勢,是否決前公投,還是否決後公投,那就是執行上的決定;可是不論是黃毓民的「被屈」,還是一個「建議」又好,連這樣的一個可能性--「先否決,後公投」都不能包容,那麼民主黨今日的激烈回應,也是盡在大家的意料之內--在怪人家之餘,可有檢討過自己的手段不夠好?

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社民連在兩區公投有極大的危險,九龍西以及新界西,黃毓民以及陳偉業的性格,得罪了很多的人,包括在選舉以來的言行,也造成了泛民內部很大的傷痕;這些傷痕就是政治現實,把責任推給選民「不識大體」,指責中間選民係弱智等等,都不會改變這個客觀的現實;政治,就是要去解決現實的問題,因此目前在餘下社民連和公民黨的支持下,公投應該如何走下去呢?是否怒罵民主黨半年,就可以贏,就可以有普選呢?

方法林忌早寫了,早在 2009 年 9 月 8 日己經寫上了蘋果《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就是先建立一個「廢除功能組別雙普選黨」,黨的功能性寫明只作今次公投之用,然後把今次會參加公投的人,加入這個政黨;同時,要求泛民各政黨容許臨時的雙重黨籍--正如里斯本條約被愛爾蘭的公投否決,可以再用另一個方式通過一樣,等民主黨人,可以以個人名義參加這個「一次性」的「公投政黨」。

這個黨的作用,就是在五區公投的時候,只餘下「廢除功能組別雙普選黨」,而非社民連或公民黨,只有這樣做,才可以把泛民的政黨之爭減到最低,亦只有這樣做,才可以把泛民分裂的傷痕減到最低。

另一方面,在沒有民主黨的參加下,在民主黨內部對社民連成見極深下,社民連三子是否願意作出付出呢?例如--改名?民主黨人可能憎恨黃毓民,但如果他叫做黃普選或「支持普選」,投他一票的心理關口,就是另一個問題,因為這是公投,不是選人。

能夠做的亦已經做了,能夠寫的亦已經寫了,早在十一月八日林忌呼籲泛民年輕一代出來聯署支持公投,卻居然拖了一個月才執行,結果當然是來得太遲;至於破局公投如何走下去,從今就看社民連了!

伸延閱讀:
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
致所有泛民年輕一代的公開信
「先否決,後公投」的邏輯合理性
先「否決」後「公投」又如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