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12月 12, 2009

香港足球自由的奇蹟

東亞運決賽上半場,香港隊以 0:1 落後予日本,下半場一開始,教練金判坤立即作出戰術調動,把今日下午剛落機,在英國熱刺受訓的「陳七」--廿四歲的陳肇麒調入場,不到兩分鐘,立即頂波入球,追平 1:1,奠定了一百二十分鐘迫和日本,以十二碼勝出金牌最重要的一步。

另一位大功臣,當然是十九歲的港隊門將葉鴻輝,效力天水圍飛馬的他,多次在比賽中作出飛身撲救,以及在兩次互射十二碼中都勇救對方射門,沒有猶疑沒有犯錯,即使在勇戰一百二十分鐘之後,出名下半場冇氣的港隊體力居然頂得住,究竟港隊和以往有甚麼不同了,為何可以脫胎換骨?

留意港隊的成員,會發現隊中絕大部份,都是土生土長的年輕球員,都是第四、五代的香港人;一直以來,不是有人說要取消香港足球,和內地聯賽合併嗎?十年前,體育學院取消足球項目,不是令香港的年輕球員更少機會發展嗎?為甚麼今天谷底的香港隊,在全世界一致睇低的情況下,可以取得今日的成就?為甚麼技術不如人,只得彈丸之地,被視為業餘、搵唔到食的年輕足球員,今次的表現與成就,卻可以遠超過那些名成利就的「大國腳」?

原因就係年輕人終於有機會--香港足球聯賽,曾經過試搞咩「職業化」,要求球員全職踢波,搞到球隊勁減得番八隊都試過;沒有比賽,就沒有訓練;機會減少,連年輕球員落場踢波的機會都大減,結果呢?未愈少年輕球員囉;就好似今日的報章副刊,全部版面都被四十後的人霸佔一樣,沒有機會,談何進步?沒有機會,談何接班?近幾年足總終於做番 d 好事,增加比賽球隊,例如植根元朗的「天水圍飛馬」;自增加球隊放寬外援後,上年大埔出了一個香港足球王子李威廉,今年天水圍再出一個東亞運鋼龍葉鴻輝,不要忘記,葉鴻輝出生於 1990 年,今年只得十九歲,他會比起大國腳差嗎?如果用以往香港人鄙視o靚仔,迷信「名牌」的態度,他有機會正選上陣嗎?

中國人的的邏輯就是有智障--要給年輕人機會,不代表要封殺外援;引進外援,也不代表要封殺年青人機會,問題就是在兩者之間,如何取一個平衡點;香港八十年代的流行曲,多首名曲都是引進自日本,可是好野卻成功本地化,變成了香港的特色;反過來,九十年代商台搞原創,連非原創歌都唔播,結果呢?原創到自己都死埋。香港足球的歷史亦係一樣,由八十年代大量英兵,到九十年代全華班的結果,就係自己玩死自己,可是在「非黑即白」的中國人眼中,永遠沒有中間著墨點,於是常常理想主義玩死自己,這又是一個實例。

看看兩年前,高明輝在蘋果批的文章《外援不設限 香港波更佳》寫到--「到一九八六年,香港足總頒佈禁外援令,趕走外國球員,也令重用外國球員的球隊退出。當年禁止外援作賽,最終沒有令香港年輕球員快速成長,反而令香港足球水平倒退,球迷數量漸漸減少,最終影響球員的生計,也令不少年輕人不敢入行踢足球,惡性循環之下,令水平更低。

這些都不是新鮮的事物,自歐洲波士文條例生效之後,容許歐盟之內,不同國籍的球員自由在歐盟境內效力不同的球會,球員收入倍增之餘,高薪之下,也令年輕人勇於成為職業足球員,有潛質的年輕球員紛紛出現。說外國球員加入,會影響本地年輕球員的發展,阻礙他們上陣的機會嗎?但反過來說,引入外國優秀的球員,本土年輕球員見得世面多,更有利他們的發展。
剛過去的一屆香港聯賽,球壇再次興旺起來,更曾經出現全場爆滿的情況。難得的是,足總此時放寬對外援的限制,不再重蹈八十年代大搞保護主義的覆轍,反而採取更開放的態度,實在對香港足球的長遠發展有利。」

再看看港隊隊中兩位「國援」,徐德帥與巢鵬飛,本來都是大連實德的球員,由於沒機會上陣,卻來香港找到另一次機會,定居香港變成香港的球員;徐德帥之前在訪問前曾表示:「教練當初說我獲選入港隊,我還說『不要騙我』」--事實證明他的決定是對的,香港能夠做得到的,就是維持一個和大陸不同的制度,走自己的路,提供機會--只要有機會,國際化的香港甚麼人都可以容納;只要有自由發展,國際化的香港可以提供第一流的培訓,例如送去熱刺培訓,再獲贈頭等機票回來比賽的陳肇麒就是如此,香港的優勢就是國際化,就是靈活,就是擁有國際的聯繫,誰說香港一定要融入大陸的體制?誰說香港一定要取消自己的一切,變成大陸的一部份?

另一點必須要說的,香港就是香港--九七前的香港,就是香港;九七後的香港,也仍然是香港,看看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的球隊,沒有人會叫做「英國蘇格蘭」、「英國北愛爾蘭、英國威爾斯」的;偏偏那些不知所謂、腦部弱能、自卑心特重的中國共產黨,卻要強迫香港叫做「中國香港」,連埋「中國澳門」、再矮化台灣做「中華台北」甚至更離譜的「中國台北」,這是甚麼道理?有本事的,中共的媒體以後就別再報「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而改報「英國蘇格蘭、英國北愛爾蘭、英國威爾斯」呀笨,難道有隊球隊叫做蘇格蘭,就等如支持蘇格蘭獨立?難道有隊參賽隊伍叫做「關島」,就代表支持關島獨立脫離美國嗎?那為何中共不改口叫關島作「美國關島」呀笨?

香港就是一個這樣荒謬的社會,做對了的事,沒有人稱讚--球隊最大的功臣,除了一眾前線的球員之外,當然是南韓藉的香港教練金判坤,他教訓港隊必須學識羞恥之心,教訓港隊「也許我是一個垃圾教練,教不到你們足球技術,但一定可以教你們做人的態度」,這些令人發人深省的言論,以及前所未有的佳蹟,足證金判坤的功勞;南華班主羅傑承的江湖恩怨是一件事,他肯出錢出力,包括提供頭等機票臨時召回奠定和波的陳肇麒,也是絕對的功不可抹。

比起電視機旁邊,常常說香港人以往不支持自己球隊的旁述員,林忌有以下回應:「香港人不是傻的,正如金判坤所說,見到球隊輸 0:4、0:6 都沒有半點羞恥之心,還有誰會願意入場?為何要我地貼錢買難受?球員不覺得羞恥,我們作為香港人也覺得羞恥;香港隊如果好似今日班小將一樣,無論勝負都搏盡,即使輸波,球迷又怎會離去?」

比起大熱門強陣出擊的國足,以 0:3 敗於南韓出局的結果,再一次證明的是甚麼?就是一個良好的制度,是最重要的;中國十三億人,為何足球踢到咁樣?原因就係制度腐爛不堪,唔係黑哨就係亂七八糟的權鬥;以往香港足球也是如此,難得這兩年因為去到谷底,冇幾多個人再想來抽水,反而由谷底回魂翻生;目前最怕的是甚麼?當然就是一堆干預主義者,見到有著數又癡番來,呢個要咁改,果個要咁改,咁就一切莫談,好快又變成被玩死的一團虛火。

點解?望望大球場的空位吧,有人冇飛買,有位冇人坐,四萬個位只得二萬八坐滿,成班市民卻買唔到飛,特膠政府的荒謬行政管理技巧,真係膠到鬧都廢時。球員贏波,對唔住,絕對唔係班膠官的功勞,唔該唔好又變攝石人,就好似唐英年一樣,佢唔需要付出努力同代價,就可以得到榮譽博士學位,就係對所有中大畢業生的最大侮辱;香港的奇蹟,從來都唔係靠政府產生,今次的成功又一例證,就係政府唔理反而有得贏!

「港足東亞運奪金 曾蔭權: 09 年最開心的一天 2009-12-12 HKT 20:16 曾蔭權形容,這是他09年最開心的一天,因為今日能與四萬名現場觀眾以及過百萬在電視機旁觀賽的市民,共同見證港隊奪金。」

1. 證明特區政府見到成排空位,都計算做有人坐,假大空已經成為特區政府施政的慣例
2. 畀年輕人機會踢波之外,可唔可以畀番一票畀我地?點解成班足球員冇份選體育界的立法會代表?再唔畀番票我地,下次叫十一個霍震霆落去踢啦!
3. 開心唔好得把口,乜都唔使政府做,唔該起多 d 康樂設施;點解有 669 億起高鐵,卻連幾千萬起多幾個球場都唔肯?望下維園啦,足球場又被工展會搶左去半個月,小朋友踢乜呀?

伸延閱讀:
香港全靠知恥近乎勇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