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練乙錚封筆與高鐵邊緣化

香港又一枝碩果僅存肯寫真相,作為信報社評的練乙錚又要封筆了,對於很多喜歡心平氣和式文章的讀者來說,這是難以彌補的損失。當然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們總不能要求時光停留,問題是今日的大環境,是舊的去了,新的都不來;就和香港的政治死局一樣,只有垃圾選擇,以及沒有選擇。

即使看看林忌筆下的文章,由 2006 年至今,仔細比較一下,當可明白到香港是每況愈下;由以往的每日一膠,去到最近幾乎荒謬議題多到寫不完,其實是令人極度難受;要知道落筆寫這些事情,其實心內難過似至,為何香港淪落到如斯田地?為何連這些最基本的事情與事實,都要由一個「業餘」的博客去揭發、去追查真相?為何連一些社會基本原則,一些最基本的價值,只要網友及博客不動筆,幾乎全香港的媒體都可以停擺?今天的香港發生甚麼事呢?凡認真起來,就只會覺得難過--這種社會是病態的,這種世情是忍無可忍的。

再舉例說明之--就以六百幾億的高鐵工程為例,真正最致命的問題,是目前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幾位支持高鐵的成員存在利益衝突,經網友一番調查之後,得出下列結論:

.工程界議員何鍾泰,是中國建築獨立非執行董事。中國建築接過不少地鐵工程,亦表示過準備好為高鐵等大型基建服務。
.地產界議員石禮謙,是港鐵董事,亦是新創建非執行董事。新創建旗下的惠保(香港)有限公司擁有一份價值 1,100萬嘅高鐵合約。
.鄉議局議員劉皇發在新界有兩百多塊地、並有無數空殼公司從事物業發展的業務,難保在收地及興建過程中獲取私利。
.新界西議員張學明,在新界亦有不少空殼公司,亦有可能在收地及興建過程中獲取私利。
.體育文化界議員霍震霆,是香港有榮有限公司董事長(受薪)。有榮主要從事基建發展及廣東省物業發展,亦大有可能在興建高鐵中獲取暴利。

看看早幾日報紙寧可頭條報導湯家驊接不接新世界的官司,都可以說成為嚴重的利益衝突,為甚麼上述這幾位嚴重得多,涉及六百幾億財務安排的議員利益衝突,卻沒有主流媒體跟進呢?再比較唐英年挑釁市民的鏡頭被刪,曾特首指鹿為馬不被報導,邱騰華在電廠問題、慳電膽政策的矛盾沒有人追究,連內地非法救護車來港等的民生問題都只有極少人跟進,鐵一般的事實證明,就是香港所謂「引以為傲」的新聞自由,實質已經死亡;而更悲哀的,是作為反對派的受害者,我們卻仍像一盤散沙,山頭主義盛行,非我即敵的問題比起仇視政府隨時更嚴重,泛民主派的內部,到社運人士的內部,以至其他任何非主流的異見人士之間,卻幾乎沒有互信。結果只要幾個中共的內鬼挑撥一下,反對派就立即鬼打鬼,打自己人比起打政府更兇狠之時,能保持清醒的市民實在屈指可數。

謝冠東兄之鴻文《1129反高鐵大遊行.後感》其中一段:「眼見軒尼詩道沿路有眾多市民和電車巴士乘客,我們是否可以用行動來感動他們反對高鐵?哎呀,前面叫口號的著急起來,他問怎麼預備的口號都是菜園村的?雖然後來也找到一些大角咀的口號,但他明白到,如果不把議題提升到全港的層面,是難以爭取全港市民聲援。其實林忌之前創作了很多口號,也有轉達給反高鐵聯盟,可能中間是有點溝通失誤……這幾天一切行動都是這麼緊急,任何失誤,都不能苛責了。」--多謝冠東兄的抬舉,其實問題不在於是否林忌創作的口號,而是「如果不把議題提升到全港的層面,是難以爭取全港市民聲援」;沒錯,菜園村的居民的確很令人同情,但這種同情卻不能打動更多沉默而自掃門前雪的市民。就和早幾天林忌指出,香港有三成「中間選民」,他們極少前往投票,對政治議題不太關心,對時事一知半解,經常單方面接受傳媒的資訊,這就是無奈而客觀的現實;經歷過無數次的事例證明,偏偏在抗爭最前線的朋友,卻常把客觀現實忽略了,於是一切又回到起點,抗爭的朋友為了自己的感覺良好而行動,懶理時事的市民繼續為了自己的感覺良好而生活,無恥的保皇建制派與傳媒,就繼續把問題邊緣化,把高鐵貶為單單是一個菜園村的問題,而寫到和其他市民的生活無關,面對這樣的局面,相信很多人都和林忌一樣,湧現的只有一股無助與無力感,想起就心痛。

《高鐵與強子對撞機》一文寫出:「童工及身邊朋友,可沒有興趣糾纏於菜園村是否保留的議題上,反正他們不少人也說,若不是有高鐵興建爭議,他們根本不知道香港原來有一條菜園村,要他們去支持保育一條大家從來也未留意、關心過的鄉村,朋友的與趣似乎不大。他們更關心的是,政府是否真的要花652億公帑,建這樣一條高鐵?」--對,問題就在於保育人士過份聚焦在菜園村,而忘記了其他人的想法,同時媒體亦故意借機放大菜園村,把高鐵的問題邊緣化;反對高鐵的焦點一直錯放了位置,有很多社運中人認為,經濟只是幾十個因素其中一個,因此更應討論其他因素--他們卻忘了,經濟因素卻是高鐵最政命的弱點,正如豪宅有千百個優點,但買不起就是最大的缺點一樣,對香港人來說,貴、不值、蝕錢,才是最最最致命的因素!

政府長期對抗反對派的方法,就是騙你和他「認真討論」--例如公共專業聯盟的替代方案,就是先引誘你和他認真討論,再用無理的方法把你否決掉!由政改、高鐵、到任何大小事項,他們長期只有一招,就是利用香港人的邏輯混亂,利用香港人不會認真深究,利用香港人頭腦簡單,去混水摸魚。正面回應他們,講「理性」去回應他們,就是「正中下懷」,因為結局只有一個,就是墜入他們使用賤招的圈套,去玩謝你,去消磨你,去圍剿你;其實最終的結果,反不如一開始就用怪招倒轉來玩--因為香港人是感性的生物,因為香港人是頭腦簡單的動物,因為香港人是只有一時激情,卻沒有長久耐性的人類,因此如何「擊中」人心,才是動員市民最重要的一種技巧。

近日林忌忙得有點吃不消,其實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好好睡過一覺,所以近日可能會減產,只希望各位讀者可以挺得住,渡過這個黑暗的難關。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