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1月 26, 2009

五區公投與政改之問答 FAQ

問:這篇文章代表誰的意見?泛民不是封口不談嗎?
答:一直以來林忌只代表自己的意見;亦從來不受泛民的節制約束。

問:五區公投究竟是甚麼?
答:就是泛民主派在全港五個選區,各一派一個議員辭職,以補選來表決港人支持普選的願望。

問:五區公投的目的是甚麼?
答:第一個目的,是打破政府與建制派不斷強調,甚麼香港人對普選未有共識的謊言,公投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全世界,香港人對普選追求的願望,絕非「沒有共識」,或者「功能組別假普選」可以取代。

問:立法會補選如何可以成為公投?
答:方法有兩個,第一個方法就是「改名」(或別名)公投,參選人把姓名改為「支持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令選民清楚明白,這是一次意向公投;舉例說,最適合補選的就是長毛,因為大家知道他叫長毛多過叫梁國雄,因此對長毛來說,改真名的「成本效益」最低。

第二個方法,就是派強陣--即全港市民都知道是長期爭取民主,或已退休、或較少政黨利益矛盾的人參選補選,以達到團結泛民的作用。

問:目前有一個勝算最高的名單嗎?
答:如果全數由五位辭職的議員參加公投補選,勝算未必是最高;如果泛民可以團結一致,以下名單可以考慮:

港島區:甘乃威或陳淑莊辭職,李柱銘出選
九龍東:梁家傑辭職,梁家傑出選
九龍西:涂謹申辭職,陳方安生出選
新界東:長毛辭職,長毛出選
新界西:人選最麻煩的一個選區,因為新界西割裂得最嚴重,泛民內部勢成水火,勉強提名則為何俊仁或陳偉業辭職,由司徒華、何俊仁或單仲偕替補

辭職的議員的犧牲,香港市民將會銘記於心,用兩年的等待換取更光明的未來,相信有遠見的泛民議員,一定會願意付出。

問:何時舉行公投呢?
答:最佳時間點,將會在 2010 年 7 月 14 日之後,因為這是新一屆的選民名冊生效日期,泛民這幾個月就可以全力宣傳公投的重要,全力做選民登記,去沖淡鐵票。

問:新選民登記,不會引土共也鬥快登記嗎?
答:當然會,但土共的選民登記有停過嗎?公投戰的最大好處,就是土共要面對戰略兩難;全力應戰,則只會衝高投票率,不全力應戰,由無法應付泛民的哂冷,因此這樣的補選,就有如 2007 年馬力死的補選一樣,是一場戰略上對泛民「利多於敝」的戰爭,如果 2010 年泛民無法在公投取勝,亦代表了 2012 的立法會必然失去否決權,那麼早輸兩年又有何分別呢?是否輸過反而可以之後補救呢?

問:那麼應該先否決政府的方案,還是後否決政府的方案?
答:當然是先否決政府的方案,因為人大單方面否決了 2012 雙普選,因此要重啟任何普選的希望,都是要改變中央,而非改變特區政府--特區政府根本已經冇權。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否決政府的議案,再進行全民公投,讓北京知道我們對假普選方案,絕不會收貨。同時亦免除了任何土共把公投變成「偽反對原地踏步」的操作空間。

問:公投的戰略目標是甚麼?
答:第一個戰略目的,是建立一個公投的先例,打破一直以來政府造假民調不去普選的操控手段;第二個戰略目的,是透過質變變成量變,把民主運動的種子撒下;就正如彭定康在 1995 年撒下了新九組的民主種子,對年輕人帶來震撼性的影響一樣,五區公投就是透過一場轟轟烈烈的選舉,去解決香港的憲政死局。

由於中共的刻意擺布,香港就正如其他實行比例代表制的議會一樣,分裂成為全部不過半的政治力量,由於沒有任何一方的勢力過半,立法會就變成只能發聲,不能做事的無牙老虎組織;因此與其留在議會內 slow burn,與其在可見的將來失去否決權,讓保皇黨為所欲為,不如趁早來一場意料以外的決戰,迫使土共在最不利的戰場,打最不利的仗,而不是任由土共控制時間表,按他們的劇本去應戰。

問:公投的戰術目標是甚麼?
答:有如以往泛民最強的「單議席單票制」,就如 2007 年的補選一樣,全港粉碎所有土共的挑戰;用改名迫使選票上寫上支持普選的字眼,這種「技術解決」的方式,在世界史上絕不少見--由於法律限制,由於政府干預等等,這種公投的結果,一樣可以得到國際的承認。

問:不怕中共覺得公投激進嗎?
答:連廣州番禺都考慮公投,事實證明中共根本接受公投;所謂激進只是一個阻止普選的假藉口,正如 1973 的明報,可以寫英國下議院掟煙灰缸是正常,為何一來到香港,就變成「激進」呢?難道在他們的心中,香港人是次等人嗎?

有人的確很怕公投,原因就是公投會揭穿他們的底牌,令到一大班地下黨員現形,令到全世界發現香港的民主進程只是一個騙局,就正如對方欠債十幾廿年不還,不追就更加不會還。

問:民主有甚麼好?為甚麼香港人一定要有民主?
答:全世界所有發達國家,有幾多 % 不是民主國家呢?香港這幾年的問題證明了甚麼?就是沒有民主的政局,就每況愈下!

問:英國人時代香港也沒有民主吧?
答:對,但作為總督的英國人,卻要向英國的下議院問責;英國的下議院是人民選出來的,英國有新聞自由,而目前的中國以上皆無;如果中國有民主,中國有新聞自由,即使香港作為中國的殖民地,也未嘗不可。

問:那為甚麼英國人要到簽署聯合聲明之後,才給予香港民主?
答:這是一個中共篡改歷史的騙局;早在 1946-1948 年,英國早已以港督命名的自治「楊慕琦計劃」,根據文匯報公開中方自己承認的事實:『英國為了避免「剌激中國」,還主動擱置了已經設計完成的讓香港逐步走向「地方自治」的所謂「楊慕琦計劃」。「如果香港走向獨立式的自治,反而會刺激中國,提早收回。」』。

根據彭定康在《東方與西方》一書的說法:「戰後的總督楊慕琦(Mark Young) 爵士 (1941-47) 曾發起一項野心勃勃的計劃,要推動當時已在其他英國殖民地實施之同樣的民主化措施... 包括中國總理周恩來在內的官員便提出警告,讓香港享受和其他英國殖民地相同的待遇,會讓當地民眾誤以為有朝一日香港也可以走上相同的命運,達成獨立的目標。中國共產黨的陰影終於把太陽遮蔽,而且這並不是最後一次。」

綜合歷史事實與兩家的說法,英國從來不怕給殖民地民主--香港也不例外,英國人在回歸前於香港的人口極少;白人長年覺得香港的氣候不適合人類(西方人)居住,英國在亞洲的殖民地中,多年來最重要的都是新加玻、馬來西亞,直到這些地方都獨立後,香港成為碩果僅存的殖民地,才得到英國方面的重視。

因此對英國來說,香港民主從來不是他們所害怕的;香港獨立後,也必然會加入英聯邦,成為大英帝國全球破而後立,用大英國協作代替的一貫過程--那麼為甚麼英國沒有讓香港民主呢?原因就是害怕中共老羞成怒,用武力出兵收回香港。

因此,香港人應得的民主,早已因為中共延遲了六十年;中共一再悔約,他的諾言可信嗎?我們還要無條件等待到幾時?


問:不是說全靠中國,香港才有今天的成就嗎?
答:荒謬之至,看看文匯報寫甚麼--「1950年,中國要求香港成為朝鮮戰爭中供應石油、化學品、橡膠、汽車和機械儲備的基地。而當朝鮮戰爭導致聯合國和美國對中國實行貿易禁運時,香港和澳門的同胞在百感交集下為中國提供了躲避制裁的主要通道。此秘密一直維持了三十年之久。」對,直至 1980 年鄧小平開放改革,中國的經濟才第一次發展,之前幾十年來,香港是靠自己的成就,去建立亞洲四小龍的奇蹟;香港的輕工業,原本就是沒有任何受中國的提拔而達到,當年的中國赤貧有如非洲,既沒有貿易,更忙於文革等政治運動,香港的經濟成就和中共半點關係都沒有,任何人意圖篡改歷史,就和日本的右翼份子想修改教科書般一模一樣。

香港為中國付出了三十年,合作等待了三十年,還不夠長嗎?我們還要等待到何時?

問:人大不是作出了決議,說不早於 2017 年可以普選特區行政長官,不早於 2020 年可以普選立法會嗎?
答:於回歸前中央天天說,不早於 2007 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不早於 2008 年可以普選立法會,結果又怎樣了?

結果就是「不早於」是廢的,正如我說你不早於 2017 年可以中六合彩發達,不早於 2020 年之前可以成為特首,這樣的垃圾承諾有用嗎?

問:那為甚麼要否決政改「原地踏步」?
答:是誰造成「原地踏步」?是中共的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寫明,2007/08 年後,立法會的組成只香港人自已決定,再報備中央就可以了。

結果呢?中央無恥地把報備說成「人大可以報備,也可以不報備」;就好似你去交稅,政府和你說:「我可以收你錢,也可以不收你錢,然後拉你話你逃稅」一樣,這是騙三歲小孩的無恥行為。

更荒謬的,就是 2012 年的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安排,從來沒有基本法條文提及,中央卻插手干預香港的事務,未討論先禁止普選,還要禁止增加直選議席的比例,還要堅持不公不義的「分組投票制」,就好似說,你想吃東西,不准你用口,也不准你用手--「對呀,你還可以用腳趾呀,你食唔食呀?」


伸延閱讀:
連廣州番禺都考慮公投
先「否決」後「公投」又如何?
政改之戰的間接路線
致所有泛民年輕一代的公開信
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
五席公投絕招--改名!
「五區總辭」公投的戰略問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