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1月 25, 2009

連廣州番禺都考慮公投

據南方日報11月25日報導 備受市民關注的廣州市番禺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選址擬重新審視和論證。番禺區官方網站昨日公佈,對於市民群眾意見和建議,番禺區委、區政府、區人大和區政協已分別召開會議進行了研究,並提出五條處理措施。其中第二條為:“聘請專家作全區的區域規劃,垃圾焚燒發電廠選址擬進行重新審視和論證”;第四條為:“建立科學、民主的政府決策機制,不排除進行全區群眾投票”。 」

曾經有內地的共產黨員講過,香港的共產黨員是全國共產黨之中最差的,一群六七暴動的江青紅衛兵餘孽,因緣際遇成為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香港成為最不知所謂的地方。

上面段新聞又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連獨裁的廣州政權,都可以「不排除全區群眾投票」,這意味著甚麼?就是連內地的地方當局,都認為用「公投」去解決紛爭是一件可以接受的方法,偏偏香港那群土共及其代理人,以及一群又無知「扮民主派知識份子」,其實全部都係「港燦」,卻以為公投代表「激」!激咩呢?連廣州都可以做,香港的民主連廣州番禺都不如咩?

對呀,如果土共冇入到中國共產黨,如果土共--例如民建聯的成員係有任何的自由意志,而唔係由中聯辦話哂事,咁佢地點解要反對公投呢?公投令泛民失去議席,例如果 d X 報社論日日狂踩社民連o架嘛,而家佢地集體辭職,唔係應該開香檳拍手掌咩?社民連的議員日日在議會「激進」,而家佢地唔做,仲話唔排除可以辭左職就唔選,畀其他人去選,咁呢 d 報紙唔係應該拍掌稱慶,用炮竹來歡迎公投的嗎?超級奇怪,點解平日狂撐土共,狂踩民主派的傳媒,好似突然全部變成民主派,突然反對泛民辭職呢?

又舉例子,例如林瑞麟林公公,成日畀人指著來鬧,話佢係人肉錄音機,又畀人掟野,最尾仲要唐英年出來代佢投訴,照理林公公應該好憎 d 議會激進派係咪?而家激進派成班話辭職,點解佢唔係開香檳熱烈慶祝,反而要出來抽水,又話補選要浪費一億五,其實林瑞麟係唔係有鋪被虐待狂,又或者唔知咩 SM 之類,喜歡被人當眾狂鬧侮辱咩?唔係嘛?佢雖然被人叫做公公,我都絕對唔相信林瑞麟有呢種嗜好o架喎!

泛民主派送出五個議席,畀土共「重賽」,如果香港班土共唔係地下共產黨員,應該人人燒炮仗慶祝先合理嘛,事實證明呢?今次公投之戰未打,我地就可以見到,好多表面上係中立,又或者表面上係「自主」的所謂傳媒,再一次證明全部係由中國共產黨--正確來說,是由中共系統的中聯辦所直接控制,這個由老董時代遺下的香港「太上皇」組織,才是反對民主最力,反對政改最力,反對任何改變香港現行權力分配--即官商勾結的真正黑手!這個組織透過「做生意」,透過用錢賄賂中共的高層,不斷借中共的手,去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達到自己的政治及商業目的;這種政商的關係,才是香港無法推動普選的死結,這亦是為何這班人,死都不願意放棄既得的政治綜援,一定要靠委任、靠功能組別去霸位的原因。

但泛民的朋友千萬不要誤會--上述所講是指傳媒、商家及保皇黨,而非民主黨對公投踩剎車的人物;近來幾位老人家日日出來玩曲線,招招「曲到圓」,政治分析力稍差的朋友,動輒變成了「直必腸」或者「真心膠」,這又是何苦來由呢?

自從彭督離開之後,香港的政治圈很久沒有見過今日的盛況了!記得兩年前馬力死的陳太葉劉補選嗎?某些社論故意不提那次補選的歷史性高投票率 52%,卻不斷提「非補選」的投票率,看到這裏,真的很想笑!

「本港過去3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分別是2000年43.57%、2004年55.64%、2008年45.2%,其中04年較高的投票率,被認為是2003年七一50萬人大遊行的效應所致。補選投票率高低,關乎投票結果的權威,以及顯示市民關鍵性表態的重要。」

對呀,補選投票率高低,就看投的是甚麼;為甚麼投票率一直不高呢?原因就是長期以來,立法會議員根本就沒有作用,既要分組投票,不能提出自己的議案,更永遠成為議會的少數反對派,除了和官員玩問答遊戲之外,甚麼用都沒有;因此,今次投票就和之前大大不同--投票是表達香港人要普選,不是常常有人說,全面直選不是「共識」嗎?政府不是不斷在說,香港人對普選未有「共識」嗎?既然沒有共識,就公投好了,那麼政府就會知道甚麼叫做「共識」,對不?為甚麼這些打著知識份子旗號的報紙,以及天天說未有普選共識的官員等等,那麼害怕公投呢?

不要忘記,這幾份報紙兩年前就是全力撐葉劉去打陳太,為甚麼今日居然人人都出來寫文章,說害怕泛民失去「否決權」?真奇怪呀,選舉是不斷幫保皇黨拉票,今日卻全力為泛民「動之以情」,說不要舉行「公民投票」?公投不是最民主的方式嗎?何況今日的公投,只是一個「意向公投」,沒有法定效力,那麼為何這些人,連一個如此無力的公投,也害怕到底呢?

李柱銘、陳方安生、黎智英的主張都算激進嗎?我們再看看一位公認是「保守」的練乙錚,在今天的信報社評說甚麼:

『近日當權派一反前說,指政改若於二○一二無所作為,二○一七╱二○二○仍可雙普選。立場如此急轉彎,後面的謀略是什麼?政府拋出「有毒」方案,迫在野派否決,今年如是,二○一六年立會改選之前再提更毒方案,亦當如是。若選民為要民主,不惜飲鴆止渴,怪責在野派多次否決政府方案而離棄之,則在野派在二○一六年的立會選舉可能失去關鍵幾席

當權派一旦取得三分之二大多數,便可按新說法不必「循序漸進」,快刀斬亂麻極速通過他們的「假普選」方案,立即於一七╱二○年實施,在野派萬劫不服。

換句話說,就算在野派不作「五區總辭」,只是不斷堅持「真普選」原則,二○一六年那一局也可能難以保住關鍵二十席少數而在政改事上全輸。筆者認為這便是當權派忽然不再要求「循序漸進」的要害底因。如此,對在野派而言,「橫輸掂輸」,不如「五區總辭」;若更能爭得市民明白議題之重要而人均公帑成本甚低,說不定還有絕地餘生之機。

大家明白了嗎?

伸延閱讀:
先「否決」後「公投」又如何?
政改之戰的間接路線
致所有泛民年輕一代的公開信
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
五席公投絕招--改名!
「五區總辭」公投的戰略問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