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1月 24, 2009

先「否決」後「公投」又如何?

看近日的公投討論,真的看得莫名奇妙,香港的政治水平,真的只屬幼稚園的階段,令人不得不搖頭。

第一個問題--公投是用手,不是用口;公投的最大問題,在於公投內容的細節,而非有咩人參選,也非有咩人辭職;既然戰略目的是要公投,泛民主派一天到晚不是在討論公投甚麼,反而走去討論有咩人需要辭職,有咩人選參加公投,而家係選立法會議員,定係公投呢?如果你成班泛民主派形同弱智,日日討論有咩人選,而唔係討論公投--公投乜野、公投目的、公投意義、公投目標,對唔住,這形同公投自殺,因為這正中保皇黨下懷,佢地就係要你日日討論人選,而唔係公投的目的。

公投最重要的,是先確立「改名」,或者「別名」的基本元素,迫使保皇黨不得不面對,是一個名字上有「普選」的對手,而唔係「張三」或者「李四」的個人;改名就和公投一樣,是一個極度重要的政治姿態,是一種破釜沉舟的決志宣示,是一種不得普選不心死,是置之死地而後生,陷之死地而後存的一步絕棋,偏偏到今日為止,由泛民主派高層,去到基層的支持者,大家都把公投當成平日的立法會選舉來討論,這樣等如自掘墳墓,必敗無疑。

第二個問題--公投是最大公約數:直至今日為止,泛民主派仍然有很多極無謂的討論,例如公投甚麼呢?是公投 2012 雙普選?還是普選路線圖?還是廢除功能組別的六十席普選?這點看似是枝節,實質卻極度重要;公投最重要是甚麼?就是求同存異,追求最多香港市民追求的共同目標;例如目前民意認為,如果中央「企硬」,很多中間選民不介意把普選的時間,由 2012 年推遲一屆或兩屆,而不願意和人大的決定違反;因此,如果泛民要公投,如果把訴求鎖定在「最激」的目標,就必敗無疑;反之如果能鎖死中央的死穴--要廢除功能組別,務必全面直選方面,即使是保皇黨的支持者,也可能因此心動改投泛民一票,這就是公投最重要的目的--由質變變成量變,再由量變變成質變。

因此泛民「激進派」必須收起自己最激果一面,去追求戰略的最大效果;從來沒有人放棄 2012 雙普選,正如從來沒有人放棄 0708年普選,甚至 1988 直選一樣,以上全部都可以公投,但這是弱智公投,必敗公投;而要公投,目標就要追求勝利!

第三個問題--公投的時間;正如華叔所講:「這個(公投),自己是孤注一擲,可以甚至是讓對方正中下懷的......你假如選輸了,你當然失了席數,失去了20票的否決權。」華叔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的;公投是甚麼?是意識形態的表決,是市民心願的宣示,如果公投是特區政府舉辦的,又或者辭職的議員,泛民三位、保皇兩位,以這樣的比例在表決前作公投,才有道理;特區政府提一個「政改方案」,根本沒有次數限制;如果政府有心改,根本可以另外再提政改;反之佢地冇心改,你公投幾多次佢地都一樣可以唔提!因此,為何泛民要孤注一擲,在否決政府的提案前公投呢?為何要給予政府機會,去通過這樣的「政退方案」呢?

因此,林忌對表決前進行公投,有所保留;要作姿態宣示,有很多方法,舉例說,梁國雄議員就可以第一個出來改名,叫做「梁普選」,又或者用劉天賜的講法,直頭改複姓名做「支持普選」,那麼梁議員每次被逐,曾鈺成都必須叫出「支持普選議員,請你離開會議廳」,這樣持續的民主壓力,比起短短幾個月間鬥倒錢搞選舉,效果隨時更大。

對,政府自稱他們不急,有一年時間可以慢慢推政改;反過來,我們泛民又急甚麼?我們為何要急著和政府對決呢?公投絕對要做,但大可以否決了政府的方案,再來公投--公投目的不是為了目前政府的方案,而是迫政府推出新方案! 而是迫中央正視香港人追求普選的心願!而是令全世界人看到,香港人用選票要求普選,可是中央卻視而不見,特區政府就成為了沒有民意授權的舉世之恥,成為內沒有民意,外沒有認同的完全跛腳鴨!

第四個問題--輸了又如何?辛亥革命之所以成功,絕對不是一次的嘗試,就可以修成正果;黃花崗下葬了七十二烈士,一直以來港人追求民主,只求天跌落來,只求中央老奉畀你,除了五十萬人上街那一次,幾乎沒有真真正正的付出過。

2004 年台灣的公投失敗了,可是綠營卻連任總統;1995 年的魁北克公投失敗了,可是加拿大政府之後卻努力作出補救;2003 年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倒不了老董,2005 年中央卻以腳痛為名迫董建華下台,民主運動所追求的,就是持續不斷的能量,而不是只在議會內無無謂謂,作改變不到任何東西的問答遊戲。

歲月不饒人,泛民各大老都老了;就正如三國時蜀漢眾將皆老,要北伐就必須趁早;泛民手上比起土共,還有最後一個優勢,就是 2009 年的泛民,年青力量終於抬頭了!比起土共年輕力量如陳克勤之流,泛民年輕力量雖然不在建制內,卻廣泛在網絡上植根。

就算補選輸了,泛民正好改朝換代,江山一代自有人材出;反觀建制土共陣營,表面上有一大堆「一流背景」的「專業人士」,事實上卻只有一大堆「鬼打鬼、搏上位」,靠擦鞋、靠關係的烏合之眾,叫佢地考試,可能一大堆 A;叫佢地出來打仗?做炮灰啦!泛民的底牌是弱,可是土共的底牌更弱,我們追求的不是絕對優勢,而是相對優勢!

泛民唯一的顧慮,就是政府夠票過「假政改」,要立於不敗之地,那麼先否決再公投吧!那麼即使泛民五席輸了三席,也無所畏懼!

世界上沒有必贏的賭局,可是卻永遠沒有不落注取勝的賭局!民主不是請客吃飯,要爭取就要冒風險,沒有風險土共就必然高掛免戰牌也;泛民的「溫和派」,只看到泛民的弱點,卻看不到中共怕公投如鬼魅,只要泛民有人肯企出來改名,補選公投就是中共的死穴--因為從來冇人揭開過中共永遠虛張聲勢的底牌,其實只是一隻廢到無倫的 3 仔,只要 All In 哂冷,就看看誰怕誰吧?

伸延閱讀:
政改之戰的間接路線
致所有泛民年輕一代的公開信
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
五席公投絕招--改名!
「五區總辭」公投的戰略問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