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1月 18, 2009

政改之戰的間接路線

首先第一個問題,泛民主派從 2005 年否決政改一事中,有沒有得到任何教訓呢?

記得 2005 年的「政退方案」,曾蔭權政府挾民意再找大量學者聯署,要求「向前進」,而不是「原地踏步」,令泛民的中間支持者大量流失,幾個民意調查都居然落於下風,鐵一般事實證明的,就是政治弱能,死硬發音堅持叫口號之外,結果如何?結果就是保皇黨與所有親共傳媒,成功聯手抹黑泛民,而明天政府的方案出籠之後,他們必定會重覆這一招。

敢問社民連的支持者,敢問公民黨的支持者,敢問民主黨的支持者,敢問其他泛民的支持者,你們有方案應付政府排山倒海的攻勢嗎?

為甚麼要提出這個問題?因為決戰的關鍵,在於中間選民,記得陳太與葉劉之戰嗎?泛民靠甚麼取勝?陳太的中間票!葉劉這樣的人,也可以取十三萬五千票,就算民主黨同意了公投,一下要如何走?

對,我們當然不能因為想不到如何走,就放棄公投;公投是必須要做的,因為共產黨最怕就是公投!退一步說,即使民主黨不同意又如何?難道我們就放棄公投嗎?當然不!不要忘記,民主黨還有一個可能被迫辭職的甘乃威,還有一個說民主比政黨重要的李柱銘,他們的參與,是否已經可以達到了大聯合的目的呢?

再退一步說,民主黨不參加,最終損失的只有民主黨;只要社民、公民兩黨企硬,還不足以公投嗎?就正如陳太之戰一樣,最終泛民支持者都會歸邊!

這不是說完就算的問題,公投大家都同意,民主黨未同意也要他們立即同意,但我們這些已經同意的人呢?我們這些其他泛民的支持者,是否就是說完一句支持公投,狂 forward 支持公投,問題就立即結束?

政改之戰有兩個關鍵,大家一直都聽完就算,完全當沒有一回事,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反擊政府的「不要原地踏步」、「民主向前進」等的謬論;第二個問題,就是公投的正當性、合法性、以及認同性--當全香港有 N% 的大學生都唔知道咩叫公投的時候,如何可以加強公投的正當、合法以及認同的問題!

要應付「原地踏步」的問題,泛民主派的支持者,除了正面回應之外,必須從後攻擊--以較少的傳媒,以較少的聲音,去面對親政府排山倒海的攻勢,除了正面接戰,泛民主派真的沒有創造性嗎?泛民主派真的只有呆坐硬接對方的「降龍十八掌」嗎?

用小說做例子,各位朋友有沒有看過鹿鼎記?為何康熙皇帝要派韋小寶去與俄國人談判尼布楚條約?原因就是,當書中的俄國如狼似虎,你正經地去和他們談判,必定吃虧;如今中共未談判先否決 2012 雙普選,先規定了直選/功能組別比例不變,先規定了立法會投票方法不變,去綁死泛民的所有民主進步的可能性,那麼對方強迫你要「改變政制」,泛民除了說不之外,真的甚麼也做不到嗎?大家可懂得世界上除了有直線之外,還有曲線?還有間接路線?

既然政府常說要「拼經濟」,又說不要原地踏步,又說區議會方案好正,那麼大家懂不懂反過來玩?政府說要「增加民主成份」,去「增加立法會議席」,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倒轉回來,我們只需要「減少民主議席」就可以了--就把區議會互選立法會議員,改為區議會互選特首吧!區議員只有五百人左右,比起八百張飛少,用政府「增加民主成份」的說法,由八百人減到五百人,其實這是「減少民主成份」;既然政府說增加是恩典,是中央信任香港人的表現,又說不能普選是因為中央對香港人信任不足,為何大家唔敢倒轉來玩呢?這就叫做以退為進!

對方限死你不能前進,那麼後退又如何?對方會容許你後退嗎?如果連後退也不容許,說明了甚麼?這就是擊破對方謊言的最好方法--政府說,增加選委會增加民主成份;那麼泛民一致說,減少選委我也可以接受,對方的謊言就無法自圓其說,立即不攻自破!

很簡單,我們就團結一致,跟政府說:「我們要減少民主成份」,我們要把八百個選委,改做五百個區議員,這就行了,對不?既然香港人願意減少民主成份,同時我們又希望拼經濟,那麼中央請立即回水,把香港人被中國沒收的八百億元(請把只對中國有利的高鐵六百三十億退回,把強迫香港人捐畀四川的一百二十億退回,把買東江水倒落海的五十億退回),派畀全香港市民,每人約可分得萬二元,這樣夠哂經濟啦掛?

難道那些說為香港人著想,說要發展經濟的香港人,有萬二蚊都唔要嗎?如何打動對政治冇興趣的香港市民呢?泛民可有想過?如何把對方困死你的戰略死局變成活路,真的不可能嗎?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公投,必須改名--無論是最基本的「支持普選」政黨名,或者更進一步的「支持普選」姓名(劉天賜優化版本),都必須做,而不是純粹的辭職再公投。

為甚麼?因為保皇黨必定全力攻擊,說你只是選人不是公投;明明有一招可以把選舉綁成公投,台灣在 2004 年做得到的,香港人就做不到嗎?難道香港人的創造力已經衰退到,連少少創意都接受不到嗎?

在香港的困局,就是一大堆年青人望著一堆死氣沉沉的老人家,把做了廿幾三十年的事情不斷回帶重複;他們天天說要叫年青人出來,認真做事的時候卻永遠不願接納創意,結果永遠都只是在一堆相同的支持者之中,用重重覆覆的廣告去硬銷,有用嗎?

沒有用,可是他們不會變,因為他們的腦筋就是少了一條筋,就好似一群鹿一樣,不斷撞牆,不斷撞牆,難道撞了第一百次,牆就會穿?

當年保皇黨天天說區議員是看地區政績,不應講政治的意識形態;今日就改口說區議會又可以成為立法會議員,兩者又突然相同了,吹咩?事實證明,中共和土共都一模一樣,吃飯是政治,去廁所都是政治,只要對佢地有利,太陽可以由西邊升起;信佢一成,雙目失明!

問題係,泛民可學會甚麼叫做政治?可知道要用間接路線,去擊破中共的政治陷阱?

伸延閱讀:
致所有泛民年輕一代的公開信
泛民總辭與改名公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