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1月 01, 2009

鳩山由紀夫「高速無料化」對香港的衝擊

香港社會的老化與衰退,已經去到一個可悲的田地;舉例說,有關政策的制訂和執行,永遠由一群與世界及地球脫節的膠官去玩弄,例如不去監管慳電膽質素就威迫市民使用慳電膽的邱騰華,例如置全香港市民塞車於不顧,對隧道引來的塞車視若無睹,卻一心一意用六百幾億開發廿年前的「高速鐵路」的過氣科技的鄭汝樺與邱誠武。

我們的膠官的思維停留在廿年前,例如邱誠武還說歐洲與日本人高速鐵路很成功,事實就是兩者都長期蝕錢,沒有政府補貼就已經倒閉;歐洲已經成為了平價短途客機的天堂,除了學生得到政府免費贈送的免費火車證之外,幾乎年輕都已經轉乘飛機去旅行,而非再坐火車,偏偏局長卻還在幻想十幾廿年前的歐洲,對最新發展一無所知;當香港的寬頻已進入全新的年代,最新發展就是手提電話供應商的上網服務,將會有如當年嚴重衝擊固網電話一樣,去衝擊有線、固網的寬頻服務,目前以 iphone 為例,無限上網的簽約實際價錢,已經跌到每月二百多元,而純上網而沒有電話服務的,更可以百多元埋單,甚至比固網寬頻更便宜;邱誠武卻仍大大聲說,是要用「寬頻」取代「銅線」,卻不知道自己原來用緊六百幾億去買舊科技,把香港人當成老襯去欺騙。

世界的潮流是甚麼?倫敦選出了 Boris Johnson,日本選出了鳩山由紀夫,不約而同他們在交通的看法都是一致,就是指塞車就是浪費無數人民的時間與精力,又增加了炭排放,本身就是最不環保的政策;香港那群提倡「電子道路收費」的人,長期以來就是以日本以及英國作為例子,卻不知道這項極不得民心的政策,連在英、日都要被廢止、減少的時候,他們還有甚麼話要說呢?人棄我取?逆水行舟?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去過東京的朋友當知道,東京的塞車問題極嚴重,比起香港還要嚴重得多,為甚麼?其中一個主因就是高速公路收費;就和任何收費的地區一樣,收費只是把汽車由收費區迫去免費區,只能夠把塞車地方轉移,而從來無法減輕塞車;而更甚者,就是日本奉行的,就是絕對干預的硬膠邏輯,例如市區的道路限速只有每小時 40 公里,加上極度禮讓行人的司機,於是乎常見的情形,就是群塞到爆的的士互相在禮讓,以及在街頭慢慢等客,令後面的大量車龍堆積。

對!這個情形就是香港那群干預道路思維人士的「天堂」!他們不斷提倡要收緊車速限制,他們不斷提倡要禮讓行人,而非嚴格遵守規則與燈號,他們不斷提倡要推行電子道路收費「用者自付」,他們不斷提倡鐵路優先政策--這一切,在日本全部都發生了,結果如何呢?比起香港人更守紀律,更禮讓,更「文明」的日本人,在嚴格執行這班「中國膠」的「偉大構想」之後,結果是如何呢?

結果就是交通的地獄--鐵路優先,乜都用鐵路接駁,可是幾乎條條都蝕錢,全靠政策補貼渡日;巴士又蝕錢,連話取消高速公路收費,都會令佢地破產云云;路面呢?有路冇車行--昂貴的高速道路收費,令大量路面空置而冇用;有車就冇路行--大量汽車堆塞在免費「無料」的「國道」,令塞車問題嚴重加劇,令廢氣問題仲衰過以前!

報章從來沒有一篇評論,敢去討論上述的問題,當日本活生生的例子堆積在眼前,仍有無數荒謬之極,沒有邏輯思維的人士,大大聲說:「電子道路收費」好呀!大大聲說:「鐵路優先政策對呀!」好呀對呀,結果就是日本的新首相鳩山由紀夫,一上台就宣佈要明年起,先廢除九州以及北海道的高速公路收費,開始全力推動「高速無料化」!

路橋收費就是這樣的一個弱智邏輯--這是中世紀的思維,其實每個人都深受其害,可是一大堆目光短淺如豆的人士,永遠以為和自己無關--由市民著的衫,由市民飲的飲品,由市民吃的食物,有哪一樣不用公路運輸?公路運輸成本高,結果必然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基本上人人都使用高速公路,可是智商低、邏輯混亂與目光短淺如豆的人們,卻以為只有法拉利才使用高速公路,卻不知道免費的道路,乃人流物流互通最的基本元素,乃對經濟發展最有利的基本建設費用。

比較一下大陸,如廣州每五公里的高速就一個收費站,當人工成本進一步上漲,這種極高昂的陸路運輸費用,將會是令中國經濟走下坡的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因素;為甚麼由香港到北京的短短機程,機票居然常比起香港到倫敦的遠距離航線貴呢?不可避免的,中國必會大力取締境內道路收站,以及進一步壓低海、空運的運輸成本;然而由中、英、日三國都在大力減少收費的時候,我們香港在做甚麼?

對,香港就用六百幾億去補貼一條必蝕的高鐵,去補貼內地人來往香港;而香港人自己呢?為甚麼用不到十分一的價錢,就可以建得到第四條海隧,去解決香港島的交通問題,政府乜都唔做?為甚麼用不到六分一的價錢,就可以全面收購香港的所有隧道,做到德國「道路自由」、日本的「高速無料化」,為何政府乜都唔做?

三號幹線收天價,於是長期丟空,車龍塞去屯門塞去吐露港,這和日本的情形何其相似呀!西區海隧收天價,於是全部貨車、旅遊巴,這些「非緊急」的交通全部塞往舊隧,這又和日本的情形何其相似呀!

對,一架載滿大陸人的旅遊巴,大量的內地旅客塞滿紅隧,大家可知道佢地畀緊幾多錢一程?一架旅遊巴,每程十五蚊!冇錯,係十五蚊一架車,比起一架私家車每程廿蚊仲平五蚊;為何旅遊巴全部使用舊隧?因為每程只收十五蚊!西隧就收八十蚊,你話佢地會行邊度呢?

旅遊巴唔怕塞車嗎?當然唔怕啦,因為佢地行巴士專線,有打尖特權,一架架噴黑煙的內地旅遊車,和我們的專利巴士一樣,使用巴士專線塞入舊隧,於是原本已經塞到飽和的舊隧變相更塞車,為何政府要用低收費鼓勵佢地使用舊隧?而且仲要開條巴士專線畀佢地,去鼓勵佢地比起香港市民--除私家車外、包括貨車、小巴、私士更優先?香港殖民地就是事事大陸人優先嗎?

鄭汝樺說巴士換歐盟四、五期會引致加價--她卻故意忘了,除了市民坐開的巴士之外,更多的污染源頭,卻是內地旅客的旅遊巴;這些旅遊巴轉限制做歐盟四、五期,成本絕對不用香港市民的去負擔,為何她卻對此隻字不提?目前噴黑煙最嚴重的車輛,就是來往中港兩地的貨車、貨櫃車,以及這些來自內地的旅遊車,一架這樣的車的污染物,等如百幾架私家車以上,為何政府故意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

早前林忌追擊內地的救護車來港的問題,信報的記者以及余若薇議員跟進寫信質詢政府,結得得出幾近乎法律黑洞的回覆--

「境外來港的車輛必須向運輸署申請...許可證,以於本港短暫行駛。這些車輛必須遵守有關許合證的條款,並只可於本港作有限度的使用,包括不得在港從事載客、出租或運貨的取酬活動。」

問題:跨境的私人救護車服務,是否「載客、出租或運貨的取酬活動」?如果在大陸收錢,大陸運人入來是否不算?反過來,如果在香港收錢呢?如果在香港運人去大陸呢?如果在香港接送病人由醫院返家呢?又例如我們發現的案例--停泊在羅便臣道住宅的路邊,這算是哪一種?

「現時約有 1500 架內地公務及商務車輛從上述途徑獲批准在本港短暫行駛」-- 1500 架車,每日來往隧道一次,就已經是 3000 架次,如今未有港珠澳大橋,已經可以明顯對香港的交通造成影響,左軑車難以適應本港的路面,會造成行駛速度的問題,造成更多的塞車,我們的政府卻明知而乜都唔做,這是為了誰的利益呢?

「運輸署並沒有關於車輛以國際通行許可證提供跨境救護服務的紀錄。我們已就閣下來信提及的車輛向內地有關部門作出跟進」--荒謬至極,原來運輸署發牌畀對方,都可以冇紀錄;如果架車死市民,運輸署點樣跟進呢?原來提供多年的服務,運輸署都可以完全沒有紀錄,他們平日在辦公室做甚麼?

「《道路交通(車輛構造及保養)條例》(第 374A 章)對...作出多方面的規管,包括不得裝設非作顯示轉向用的閃燈及緊急響號等。為了令...許可證持有人更清楚了解有關要求,運輸署未來簽發...許可證時將會明確列明禁止有關車輛在香港行走間響警號及展示警示燈等。該署亦會繼續與有關的執法門部密切監察實際的情況。」

嘩!原來由頭落尾內地救護車來港係冇紀錄而且非法的,由響號係非法,到展示警示燈都係非法的!看看林忌寫內地救護者那篇文,有幾多五毛黨大力力撐救護車響號合法

由慳電膽到內地救護車,由電子道路收費到高鐵六百幾億,我們看到的就是,香港特區政府高官不斷對部份人士傾斜,對大電廠、隧道公司放水,對市民就欺壓;對內地人就禮遇,對香港人就面目憎獰;做盡壞事的時候,還要欺負香港傳媒、記者、以及所謂「知識份子」冇料到,胡亂引用外國的過時、過氣、似是而非的例子,來假扮權威。鳩山由紀夫推動「高速無料化」,特區政府不敢提;Boris Johnson 廢除倫敦西區的收費區,特區政府不敢提;東京羽田機場走向國際化,特區政府當作不知道;英國廉價航空當道,歐洲之星蝕足廿年,特區政府當冇到。以上的一切都說明,香港官員已經去到極度混帳的地步,除了擦大陸老闆的鞋,甚麼也不做。


伸延閱讀:
左軑車來港的一團混帳
回覆邱誠武的弱智言論
和諧港台預設立場建高鐵
邱誠武與石丹理的寬頻之戰
來港產子一條龍救護車服務?
灣仔爆水管塞車全因政府弱能
講經濟效益?拆走金紫荊 (二)
解決塞車?搬走金紫荊!(一)
解決塞車之搬走工展會
三條海隧早已飽和
塞車官商勾結證據
逆市加價潮
福佳有理:建第四條海隧──比普選更難?
腦殘政府系列:強推通脹紅隧加價
西隧又加價
東隧專營權
港珠澳大橋較新海隧重要?
私有隧道建設的錯誤
馬桶令排泄增加
改善塞車之事實勝於雄辯
立即興建第四條海隧聯署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