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0月 13, 2009

從靜夜思看溫家寶認錯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三歲小朋友都學會背的唐詩,原來是假貨,反而日本版的靜夜思,才是真貨。
據 BBC 新聞轉載日本共同社報道,中國河北省出生的初三學生相木將希三年前來到日本,他在語文資料中發現這首詩與自己在中國學習的《靜夜思》有兩處不同,日語中的「看月光」在中國是「明月光」,「望山月」則是「望明月」。

相木為此和同學一起諮詢了出版資料的出版社,但沒有找到答案。

他們後來通過互聯網查詢、寫信給中國學者等方法得知,日本的表述是李白作詩的原文,中國的表述則是明朝以後為普及詩詞而改寫的。

共同社引述大東文化大學中國文學教授門脅廣文的話說:「有的學者都還不知道的情況,這名中學生卻細心地發現了。」

中國學者一般都同意日本的《靜夜思》和現存最早的宋蜀本《李太白文集》一致,應當是李白原詩。後來包括清朝康熙皇帝欽定《全唐詩》也採用這個版本。

現在中國通行的版本最初見於明朝李攀龍的《唐詩選》,並出現在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所編《唐詩三百首》,流傳至今。

2008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日本期間曾前往橫濱中華山手學校參觀,並走上講台,給學生講解唐詩《靜夜思》。他當時用的也是「明月光」的中國版。

這宗新聞再一次證明,在荒謬的中國,假可以當真,真可以當假,為何明明李白的詩是「看月光」,中國流傳的卻是「明月光」呢?為何舉頭明明望的是山月,為何在中國流傳的版本會變成「望明月」呢?

我們的民族,口口聲聲就是幾千年歷史,隨隨便便都抬出老祖宗,說是傳統不容漠視,說是歷史不容篡改,可是隨手一首李白的《靜夜思》,在中國流傳了千幾年的版本,居然是假貨,反而在日本流傳的卻才是真詩,為甚麼?為何人家反而能夠保留真相?為何人家反而可以保留真正的唐代中國文化?

中國通行的版本最初見於明朝李攀龍的《唐詩選》,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編一本《唐詩三百首》,由官方權威,到學術機構引用,權大就等如理大,於是錯了的事,就變成了真相,明明假的東西變成了真的,反而令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以為日本人的才是假的。

更妙的就是堂堂國家主席,千挑萬選選來選去,居然選中了一首假詩,去日本丟人現眼,有如去告訴日本人:「今日的中國文化是假的,你們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繼承人。」

對呀,論漢服唐裝,日本人保留了,人家的和服才是真正的唐朝服裝繼承人;我們結婚不去穿漢服,卻然去穿滿州人的服裝,還自以為是「傳統」,要著旗袍扮旗人做漢奸;論漢文,保留文言文句法的是日本,而絕對不是今日的爛普通話文化,更有不學無術的垃圾,不斷強調學中文應用普通話,荒謬絕倫之至。

論漢字古音,南方人的方言和日文保留古音更多,正正就是如此,所以日本人才能保留真正的唐詩,能保留真正李白的《靜夜思》,而不會因為失去了漢語的入音,而把唐詩原文都可以弄錯!

不是說林忌馬後炮,可是年輕時已經非常納悶奇怪--為何堂堂詩仙李白,會在《靜夜思》寫出兩個「明月」?為何「明」字會和「望」字相對?根本不合格律邏輯!

可是結果呢?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卻連續錯了幾百年,從來沒有出版商,敢出來更正我們所犯下的錯,還要荒謬地說:「這是中國版」。

用廣東話讀李白原詩:「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一點問題都沒有!為何我們不敢還原此詩?從明朝開始錯,到清朝人人都錯,再用國語讀讀李白原詩,當恍然大悟--「望山月」怎也讀不順,也難怪要走去改李白的詩。

如果連《靜夜思》這樣的名著也讀不順,學中文又豈能廢廣東話而用普通話?這樣的道理還需要說明嗎?

為何中國的學者明知李白原文是如此,我們卻不敢還原《靜夜思》?為何我們不敢更正錯誤,要千千萬萬的小朋友與年輕人,千千萬萬年地錯下去?

為何如此明白的真理,我們中國人卻沒有人敢堅持?為何還有這麼多大陸的學生,這麼多大陸的學者,這麼多不學無術的香港弱智人士,敢大大聲出來質疑--為何香港要用廣東話教中文?那些說用普通話讀唐詩比較順口的人,是否應該立即送去槍決,以免浪費地球資源?

各位家長,請 Print 一份 BBC 的新聞,以備不時之需--如有教師再次教錯,請寄一份給他/她,以免再誤人子弟,以免再連我們中國人蒙羞--連老祖宗的唐詩都可以錯,連日本人都不如!

因此,有這樣的背景再去看溫家寶認錯的新聞,大家可能有不一樣的感覺。

港台:溫家寶更正文章內容 網民:嚴謹治學態度令人敬佩
2009-10-13HKT13:07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更正他的演講辭內容,有大陸網民表示,溫家寶的嚴謹治學態度,令人敬佩。

溫家寶致函新華社總編輯室,對該社發表他撰寫的《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文章內容作出更正,並向讀者致歉。溫家寶在信中說,文章提及岩石學的分類,應?沉積岩、岩漿岩、變質岩。特此更正,並向廣大讀者致以歉意。

大新聞!大新聞!原來在差不多先生的中國,連寫錯字認錯,都已經是全國的大新聞,很了不起的大事!!!

對,如果沒有「看月光、望山月」的典故,我們這些受洋教育的人,永永遠遠都無法明白,這件事有何轟動,為何連手誤、字誤、用錯名詞,都可以是「新聞」,都值得網民和學者「討論」。

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就是一個沒有常理,沒有邏輯,沒有真相的國家;看看香港大陸化之後,連特首在廟堂之上「狗噏」,立法會秘書處也可以改作「鬥噏」,而從來沒有一間主流傳媒,敢去質疑特首、立法會秘書處沒有「誠信」。

對,原來「前後立場不一」的甘乃威,因為「未能一次過說明所有事情」,「幾個版本有所出入」,這樣就叫做沒有誠信,反過來指鹿為馬,指狗為鬥,就完全沒有誠信問題。

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中國人要救中國,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偽)中國化--因為今日的中國,根本就是假貨!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