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0月 08, 2009

甚麼叫誠信?

當林忌把「婚外情」謬論駁到體無完膚之後,「滅甘派」的最後論述只餘三個,一個叫做「性騷擾」,一個叫做「炒人係施壓」,最後一個叫做「誠信論」。

1. 性騷擾
我想問,乜性騷擾唔係一個法律學上的概念嗎?就和香港人選擇性採用西方的邏輯一樣,中國膠最愛的,就係把一些西方的觀念,似是而非用「差不多先生」的手法,胡亂套用;而家傳媒在事件上吹出來的性騷擾,一係就屬於刑事學上的非禮,一係就屬於民事上的索償。

對,甘乃威有冇性騷擾,係唔係傳媒可以公審的事情?係唔係可以未審先判,在冇當事人指證,當事人唔出聲的時候,就可以單方面判定的事情?

甘乃威樣衰,係唔係就等如佢有性騷擾?甘乃威對當事人講過甚麼?究竟係有誰去決定?係事實如何呢?定係傳媒判斷係如何呢?

就算甘乃威係有性騷擾,根據香港法律應該如何處理?就係民事索償;在冇證冇據,就要判定甘乃威係有性騷擾,這叫甚麼?原來香港係人治的社會?

好公平呀!好公正呀,原來男人「疑似性騷擾」,結果唔單止係法律判斷上的民事賠償,原來仲要判私刑,仲要浸豬籠,點解呢?原來就係因為佢樣衰,佢乞人憎,佢係議員,所以就要受到歧視;所以就可以在法律以外,用盡一切的手段去攻擊、抹黑、拉埋人地妻女落水。

法律問題,原來唔係用法律解決,係由三姑六婆的意見,再由傳媒做村長的角色,去動用私刑,去把犯了錯的民事被告一方,以私刑處決,嘩!果然係廿一世紀文明社會的做法呀!

各位傳媒大佬,你地既然認為性騷擾係死罪,不如建議立法性騷擾刑事化啦;例如有老闆對女下屬口花花,就要坐監,我萬二分支持你地咁樣做,我真係想問下,乜原來法律上人人平等,都係你地吹出來o架?定係有錢、有權、有人照,就可以冇事;冇錢、冇權、冇人照,就要罪加十等呢?

2.「炒人係施壓」
上篇已經講過,議員助理係一個助理,助理必須要和議員互相信任,如果信任失去了,如何合作下去?助理就係助理,有議員先有助理;議員有權利去選擇同邊個人合作,這是一個政治決定;可是邏輯混亂的三姑六婆四叔公八姨丈,卻以為助理好似公務員一樣係鐵飯碗,以打工仔的心態「敵愾同仇」,認為炒人就好唔應該。

我地呢個三姑六婆四叔公八姨丈的無知世界,連咩叫「議員助理」都唔知,有意見以為--議員助理等如「副議員」,卻不知道原來議員辭職,第一件事就係該議員的所有助理,立即等如被炒;成班傳媒大大聲,話不合理炒人好唔應該,但佢地而家就不合理要炒甘乃威,以及不合理要炒哂所有甘乃威的助理。

這種弱智的邏輯,最簡單就係引幾個月前過身的 Michael Jackson 做例子;當年有個小朋友出來指證 MJ 性侵犯佢,全世界就用唔相關的證據--例如 MJ 好鍾意小朋友,MJ 的兒童夢幻樂園的住宅,去強烈相信 MJ 的確係戀童;好啦,就算 MJ 真係有戀童的傾向,咁又點呢?咁證明 MJ 有性侵犯過個小朋友嗎?

而家 MJ 死左,當年果位小朋友長大成人,受唔住良心的責備,出來承認當年係老屈 MJ;咁又點?當年有份一齊老屈 MJ 的三姑六婆四叔公八姨丈今日去左邊?當年有份狂踩 MJ 的仆街去哂邊?當年有份一齊謀殺 MJ 的演藝事業,令 MJ 一沉百踩,令 MJ 永不翻身,令 MJ 最尾成為藥癮者的果班仆街,今日去哂邊?

甘乃威炒助理,同佢有冇性騷擾女被告,同佢有冇示愛,未必有絕對的關係;就等同當年 MJ 賠天文數字畀個小朋友,都只係為了息事寧人--因為性騷擾係賠錢,民事官司好多時都係一樣,對錯唔係最重要,只知道有時你可能錯了少少,無神神被人屈,為左最簡單的息事寧人方法,用中國膠的邏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就係畀錢了事。

結果--呵呵,你畀錢,即係你錯啦--這就是弱智人民的思維,就好似 MJ 畀了錢小朋友,佢以為係息事寧人,原來大眾就認為--你肯畀錢,即係你有性侵犯個小朋友!

恭喜,閣下水洗都唔清啦,民主黨班傻仔,呢鋪你仲唔仆街?

3. 誠信論

星期一報導:【本報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甘乃威遭女助理投訴性騷擾及無理解僱後,昨日召開記者會,「死撐」沒有向女助理示愛,亦非求愛不遂而解僱對方。不過,面對記者追問為何突然解僱表現良好的女事主,甘乃威即態度閃縮,語焉不詳,以保障事主私隱為由拒絕交代。

今日星期一報導:【本報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甘乃威前日改口,承認曾向前女助理表示「有好感」,被質疑與之前否認曾示愛的說法有出入。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承認,甘乃威之前稱沒有示愛的說法,並非全面的答案,與他向黨團交代的內容也不一致,所以他指示甘乃威必須全面地公開澄清。何俊仁又透露,甘乃威向民主黨交代的事件內容,與女事主的版本有出入,民主黨不排除進行獨立調查後,改變甘乃威毋須辭職的立場。

中國膠就係中國膠,當有人要你死,你唔走去反攻,你就一定死。

咁耐以來,好多朋友都成日問林忌--為何平日的你溫文爾雅,但一到某些時刻,卻偏要推到最盡,偏要有好大的反應?

望下甘乃威事件啦,民主黨的處理手法,簡直就係中國膠的典型--保障事主私隱?哈哈哈哈哈

呢班大大聲的道德塔利班,即係今日果班三姑六婆讀者,真係關心事主嗎?民主黨班大帝,真係好天真,好傻。

不白也不黑,結果就被人染黑,點解中國膠咁愛厚黑學,卻一點也不厚黑?
我是真心相信民主黨班友仔係傻的,因為好簡單,如果佢地真係要講大話,真係有心保護甘乃威,好簡單,第一件事就係全面抹黑女事主。

女事主有太多弱點可以被抹黑,偏偏對女事主最大傷害的是誰?第一個是爆女事主身份的明報,第二個是爆女事主失戀的頭條日報,第三個就是確認事主身份的譚香文。

民主黨,你班傻仔去左邊?睇到未?打著保護女事主旗號,卻打女事主最狠的是誰?就是呢班「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傳媒同「事主代理人」

譚香文,有報紙問女事主係唔係 XXX;譚香文大可以答:「我唔會答,我死都唔會答你呢條問題」,你卻說:「唔通我唔認?」

梗係可以唔認啦,你唔認,班傳媒就要負上爆人身份的責任;你認,就係你係傻婆,因為你認左佢地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去報導佢身份,你做過立法會議員都咁低能?你癡線o架?你弱智o架?

好多人成日都認唔清的,就係傳媒班大帝的潛規則:記者弱智、讀者弱智係老奉,你解釋唔到畀佢地明白,你就仆街。

不論政治對錯,為何台灣的馬英九,會有一個花名叫做「馬更正」?原因就係佢讀法律,1.1 就係 1.1 ,你班友唔該唔好講到係 1.5,因為 1.5 就可以被人「四捨五入」變成 2。

傳媒老奉就吹,凡係可以用得到的詞語就用,正如莎朗史東事件,正如任何一件可以老屈的事件,只要生安白造加幾個不負責任的形容詞,壞人可以變好人,好人可以變小人。

咩叫示愛?咩叫有好感?甘乃威之前澄清佢冇示愛,代唔代表佢必須同你講,佢有好感?
好過癮的,原來你問佢 A ,佢答你唔係 A,因為佢冇同你講 B ,所以佢就係冇誠信!

我問你有冇同 A 小姐上床,你答冇,原來你同 A 小姐係發展中的情侶,被人踢爆,然後你就叫做「冇誠信」

胡適的差不多先生傳,說盡的就是中國膠的荒謬智商惡疾;曖曖昧昧有感覺,就可以說成是愛上對方,反正喜歡、好感、愛,原來在中國膠那班不知愛情為何物的弱智人士面前,就是同一回事。

掉轉頭,我地又需唔需要班道德塔利班交代,你地拍過幾多次拖?愛上過幾多個人,你地知唔知咩係曖昧?你地知唔知咩係「有好感」?你地知唔知男女之間所有友情都係夭折的愛情?

好明顯,從譚香文的表現看來,用我地的標準,Sorry,佢唔知道,亦唔明白,所以成件事就膠到冇朋友。

呢班道德塔利班,知唔知道為何中國古代要有嚴格的男女之防?為何見要係見面、讀書都唔得的「男女授受不親」?為何伊斯蘭社會的女性要包面?你估人地係乜 ground 都冇的嗎?以為人地係無知,其實自己才是最大的無知。

今日西方社會的邏輯,就係即使男女之間的思想過了界也唔緊要;正如西方的法律邏輯倫理,只有行為才是最重要,腦內的犯罪念頭,唔係犯法。

但係中國膠的邏輯,就係思想過了界,就仆街;咩叫示愛呢?咩叫示好呢?原來佢地的腦內只有一有一個簡單的念頭,以為男人對女性有好感,就等如要上床,以為男人對女性有欣賞的感覺,就只係等如要追求佢地。

所以港男一直說,有些港女就係這樣的一種變態生物,男人望多一眼,就以為男人想強姦佢地;男人從「有好感」的角度,在生物學的原始驅動下獻少少恩勤,就以為男人係要追佢地,同佢地上床。

荒謬絕倫!

反問返所有人,你地的生命之中,又對過幾多人有好感?已婚的人士,又有幾多人對其他異性有少少幻想或者感覺?有感覺又如何,代表係你要出軌嗎?你有感覺了幾多次,又出軌了幾多次呢?

嘔心的變態社會!

最後一點,就係利益申報。
好多人問林忌,其實你同甘乃威之間,有咩關係?你係唔係甘乃威的軍師?你係唔係甘乃威的死黨?

林忌好想反問:那些數臭甘乃威的人,你地又同甘乃威係咩關係?你係唔係佢敵人?你係唔係佢的仇家?

中國膠的邏輯,永遠只有黑和白,我也不妨指天發誓公開,林忌已經接近十年冇同甘乃威面對面講過一句話。

約十年前,林忌在一件和親人有關的對抗土共的硬膠事件之中,得到了楊森以及甘乃威的幫助;佢地的幫助,就好似雷曼事件的幫助咁,做了好多,但實際上幫得到的亦唔多,有心但無力,因為事情唔到佢地控制。

這就是唯一一次,林忌和甘乃威認識、交談的事件;而此後也幾乎沒有任何的聯絡,包括在 2008 年的選舉。

最感慨的,係記得當年甘乃威對住初出茅廬的林忌說:「有時唔使太激動,要保持平和,同佢地慢慢講道理」。

林忌一直都唔認同,一直都認為呢種行為就係中國膠的錯誤,一直都認為呢種「好好先生」的標準行為,必定會累死自己,結果事實證明,在中國膠的世界,做君子,你注定仆街。


冇錯,甘乃威就係這樣的一個人--林忌在博客寫過好多文,有些讚人的,當事人或多或少,都會好識做的走去同林忌聯絡搞關係,希望大家做朋友云云;可是反過來,呢位甘乃威在政治上真係一個單純得可以的人,因為即使我撐佢幾次,到今日佢都未同我傾過一次偈,到今日佢都未搵過我講多謝。

對比起那些在傳媒吹風,那班記者同這個政界人士交朋友,同果個搞關係,那些寫黑佢的記者,背後受咩利益呢?受咩壓力?有種的話,就學林忌一般,全部出來澄清申報下利益吧。

當然,我知道這是對牛彈琴,因為這個社會,是沒有真相的社會。

去到今日,傳媒必定要甘乃威死,點解?因為如果女事主死唔出來,佢地冇新聞炒之餘,甚至會受到反彈--就係佢地根本在冇證據的情況下,老屈甘乃威到一個不合理的地步。

傳媒已經洗濕左個頭,唔係甘威死,就係佢地亡,所以佢地一定要迫死甘威,包括不顧一切都要迫個女事主出來,煽動佢作出任何對甘乃威不利的證供,然後就可以大造新聞,去完成佢地呢一項政治謀殺的使命。

唔係甘乃威死,就係呢班傳媒集體公信力破產,你估佢地會選邊樣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