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8月 13, 2009

譴責網絡暴力!

這幾天香港的博客界很熱鬧,事緣是一位博客通寶,發表了一篇攻擊本土行動對抗律政署不合理的官司費的文章,黃世澤對此不滿,就另外寫了一篇博文,指出通寶疑似公務員,違反政治中立的原則,呼籲大家起佢底。

熟識黃世澤博文作風的都知道,他的口可以很臭,但奇怪的是,通寶突然封博客了--於是一眾通寶的博友,就反過來說黃世澤的行為,是「網絡暴力」--起人底,係非常恐怖的行為,然後另一位博客--香港仔公國的公園仔,就走出來發表偉論,突然把林忌拉落水:


節錄:『你可以不同意通寶的個人意見,你可以反對他,但用上了甚麼「人肉搜索」來叫不中聽的人收聲,叫齊自己友去圍剿反對者。這實在是下三流的手段,作為在網上寫作的人,應該反對到底。如果圍剿只是寫文章寫留言其實也是可以的,但動員人去起底,實在是有損言論自由。

好議論者常愛說:「「我可以不認同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看來此句話只是擺出來漂亮的空話,在黃世澤、林忌等人(...對於一些在網絡上屢次向人作出侵犯的流氓行為,實在可以直截了當的點名批評。)而言,正是剛剛相反。

令人感到諷刺和沮喪的,這些人往往自稱愛民主愛自由愛平等。』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林忌就覺得很氣憤--為甚麼香港仔公國要拉我落水呢?係因為佢講到咁正義,反對「網絡暴力」呢?還是他有其他的企圖?因此林忌就貼出了 2007 年 6 月的圖片紀錄,證明同一位「正義之士」,卻才是真正進行網絡暴力的真兇。 

之後這位自稱叫做「公園仔」的博客,反對完起通寶底之後,結果他在博客文章說了些甚麼,做了些甚麼呢?


公:「話說有一天,我收到sidekick一個題為「request」的電郵,她代林忌來request(注:更改某網民被起底的身份資料問題)」

公:「我不答應,而且非常嚴厲批評了sidekick,覺得以她的身份地位,沒理由替林忌去要求其他博客刪除內容,何況,網絡大典早已用上了GOOGLE CACHE,刪了也沒意思。如果我有寫錯,給我證明,我可以作澄清和更正。」

開心道理大發現!!!!!
原來公國「發佈」另一個網民的身份資料,就是言論自由!反對佢「起人底」,就要被佢「非常嚴厲批評」!
反過來黃世澤在博客要求「尋找」另一個網民的資料,就是網絡暴力!

各位譴責網絡暴力的博客,你們看得下去嗎?對於香港仔公國的行為,你們可要繼續雙重標準下去呢?

黃世澤的呼籲是「有的放矢」--公務員理應政治中立,一個收政府錢的官,如果容許在網上匿名發言的話,是否會間接鼓勵佢在網上扮市民不斷賣廣告宣揚政府?例如一個警察和一個入境署職員係好朋友,佢地互相不斷在網上發表言論,稱讚對方,不斷寫文章抹黑其他投訴的市民,這樣的行為又可不可以接受?

這樣明違反公務員中立的事情,黃世澤發起「起底企圖」,結果引來十幾個博客聯署反對「網絡暴力」;但公園仔呢?佢起了另一位網民的底,貼出自己 blog 上;當網民間接要求佢刪除私隱資料時,佢就以--嘩!你的私隱已經在 google 存左底!所以唔應該刪除,此外,你代人要求刪除起底私隱的行為,係嚴重打壓佢博客的言論自由!而且佢仲大大聲自己 post 出來:「如果我有寫錯,給我證明,我可以作澄清和更正。」--唔知如果黃世澤在 blog 度寫出來:「如果我有寫錯,通寶給我證明,我可以作澄清和更正。」,咁呢十幾個 blogger 又會唔會「欣然同意」呢?

A 君求其大叫一句要強姦,就會有幾十人出來譴責佢暴力;B 君強姦完仲要影低 upload 上網「強完唱」,當事人託人叫佢刪除紀錄,公園仔的邏輯等如說:「你都畀人姦左啦,處女膜修得番o架咩?你要我修改,係侵犯我的自由!你寄張全身裸照證明你同條女吻合,我就幫你澄清同更正啦!」--唔知大家覺得 A 君恐怖,定係 B 君恐怖呢?


再看看公國的歪論:「我很奇怪,我以為sidekick是深受黃世澤所害,為何她會為跟黃世澤合作無間(這是我主觀觀察吧,他們可能會互不承認)的林忌作說客傳話呢?我感到難以理解。」

呢度有幾個笑點,第一原來在公國的世界之中,只有「朋友」和「敵人」--原來你和另一個人為敵,於是連敵人的朋友都變成為敵人,否則就「很奇怪」,會令人「感到難以理解」!乜公園仔以為全世界都好似佢咁心胸狹窄,非友即敵的嗎?連敵人的朋友,都一定要成為敵人?乜公園仔小器到以為全世界都一樣小器?是示範成語「狗眼看人低」嗎?公園仔唔係以為 sidekick 會好似佢咁小器嘛?

第二、三個笑點,就係人地邊個同邊個熟,點解要向你交代?交代畀你公開私隱?原來有仇,就要公私不分?原來有私仇,就可以網絡暴力?


公:「我知道好像電鋸是WIKI呀網絡大典呀之類比較熟悉的,常常會談到修改WIKI條目之類的,對網絡的人物生態也比較熟悉,我們在私人的TWITTER環境下談起,我就建議他寫一個條目,解構一下他們三人難以理解的關係,解我的謎:為甚麼sidekick會願意為林忌做一些破壞網上言論自由的行為呢?」

破壞網上言論自由呀!原來另一個網友的身份被起底,他的私隱在公園仔眼中不值一錢--那麼為甚麼通寶的私隱,又變成了「網絡暴力」、「流氓手段」呢?原來強姦完人影完 video,女仔求佢 delete,佢就仲大番個女仔轉頭,話係「破壞自由」! WTF?

黃世澤徵求通寶的身份,大家都知佢係口臭居多;望望公園仔自己的證供說明了甚麼呢?就係連其他人的私隱,佢都要管,而且唔單止係八卦完就算,仲要去「網絡百科全書」寫條目,去「解構一下他們三人難以理解的關係,解我的謎」!「寫佢地之間的關係」以及「寫佢的真正背景」!仲要大條道理:「為甚麼 sidekick會願意為林忌做一些破壞網上言論自由的行為呢?」

1. 關你 X 事
2. 你連公務員都唔覺得係公眾利益,三個網友的私隱關你 X 事?
3. 他人的私隱係「破壞網上言論自由」?咁你反乜「網絡暴力」呀?睇醫生啦!
4. 唔止要聽完就算,仲要人地向佢解釋佢想當然的「私生活關係」!解釋完仲要公開他人的私隱!他以為自己是誰?是網絡判官?是神?


公:「後來林忌自己找上來,談了兩次我都不肯刪文,他就亮出這張圖,好像手上拿到甚麼材料的樣子。」

甚麼材料?就是原來大名鼎鼎的香港仔公國的公園仔,唔單止對「起人底」有興趣,原來仲有興趣「發佈」他人的私生活,原來仲有興趣「創作」他人的關係和背景!原來最大的網絡暴力,就係來自呢位香港仔公國的公園仔!

「我正是因為受過這些網絡流氓的白色恐怖,不過我還好,受得住。」--是誰賊喊捉賊呢?是誰白色恐怖呢?就是這位雙重標準到不得了的名博客,看看他的語氣!其實 sidekick 和誰老友又關他甚麼事?他的八卦又有甚麼公眾利益?

用公園仔的邏輯-- sidekick 幫林忌,就一定有親,因此公園仔如此「網絡暴力」我們,就一定有仇;想來想去,林忌想破頭,都諗唔起同佢有任何的瓜葛!在此之前,林忌未同公園仔講過一句說話,根本就係唔識佢!用佢的「背景論」,令林忌開始懷疑,唔通同佢背後的政治聯絡有關?話事話,根據公園仔電郵提供的資料,好似據稱一位今日成為了特區政府的政治助理,同呢單謎一般的網絡暴力有關喎!

巧京京呀!網絡暴力哇!網絡欺凌呀!我要封 blog!言論自由被打壓呀!萬一如果該位被欺凌的網友,就係林忌的真身,那豈不是一位特區政府的政治助理,聯同佢的老友,一齊打壓一位在香港同台灣寫作的時事評論員?

這是一塊照妖鏡,照出香港各位參戰博客的良心--香港仔公園真真正正的網絡暴力案件,唔知你地會唔會認真對待呢?


「公園仔 is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5.2 on Windows Windows XP:
Aug 12th, 2009 at 10:55

其實被政府追數的當事人,最好也就事件出來表達一下意見,澄清自己是否贊同黄世澤的行動,否則我作為旁觀者,只能用看待黃世澤的眼光去看待他。而我,實在不希望要用同樣的眼光去看待當事人。」

嘩!幾乎忘記了這個經典的博客回應--原來公園仔認為,因為黃世澤對通寶的行為,是為了反對通寶攻擊本土行動,因此本土行動「最好也就事件出來表達一下此意見,澄清自己是否贊同黄世澤的行動...」

因此,因為公園仔對林忌的行為,就是為了黃世澤攻擊通寶,因此通寶及其一眾博客的朋友,「最好也就事件出來表達一下此意見,澄清自己是否贊同公園仔的行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