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8月 26, 2009

由大學迎新營看群體生活

被同化的 Xmates

白天的時候,我們沒有時間可供思考,也缺乏機會來扮演「我」的角色。......Xmates 般的團體生活在日間是一種幸福。而且毫無疑問的是,Xmates 情誼所帶來的幸福感正在此類的宿舍之內欣欣向榮。這種幸福就是:大家共同進行晨間跑步...... 在五花八門的小事互申援手和情義相挺、在一切日常事務上彼此絕對信賴、像小孩子一般嬉戲打鬧、每個人都不再具有外在的分別。依賴性和表面上的親密關係,於是形成一條安全而緩緩流動的巨大川流,人們就在裏面飄浮,任其將自己撐托起來
......
有誰能夠否認,那是一種幸福?有誰能夠否認,人類生來即對此充滿嚮往,可是在正常、和平與文明的日常生活當中,那通常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
因為團體生活意味著:集體智力被鎖定在最低階的程度,而且無法接受任何形式的討論。一浸泡在團體生活這個「化學溶劑」以後,「討論」立即就會染上「唱衰」和「找麻煩」的色彩--那可是滔天大罪。
......
在團體生活內,思想缺乏立足之地,所存在的只有群眾的原始妄想,而且那是躲也躲不掉的。如果有誰打算擺脫它,就等如自絕於 XMates 情誼。在我們的宿舍內,過了幾個星期以後也出現了這種主宰一切,令人無從迴避的現象。
...,,,
抵達此地以後,就連必須長大成人的壓力也遭到排除。現在的新壓力反而是務必要跟著別人一起變成小孩子。於是晚上有人用「水彈」攻擊隔壁寢室,那就是把盛滿水的杯子投到被攻擊者的床上。接著便出現一場熱鬧萬分、鬼哭神嚎的混戰,不跟著這麼玩的人便是壞 XMates!
......
有誰膽敢做出違背 Xmates 情誼的舉動,尤其假若他...喜歡炫耀賣弄,或展現 Xmates 以外的個人特質,便難逃夜間在私設的刑堂接受刑罰的命運。犯行輕微者就被押解到水喉下淋成落湯雞
......
當人們為了樂在其中及獲得麻醉--亦即純為追尋 Xmates 情誼--而過著團體生活時,它就變成一種毒癮。它只能帶來一時的幸福,卻無法造成任何改變。它比酒精和鴉片政能讓人墜落頹廢。它使人再也無法獨力過著負責任的文明生活。它甚至變成了「去文明化」的工具
......
我們不應忽視,團體生活可以是多麼可怕的一級毒品。我只想再強調一次:毒品能夠讓人感覺幸福,所以肉體和心靈都可能對它產生依賴性,而且毒品也可以帶來某種療效以致讓人上癮。這就是其之所以為毒品的原因。

Sebastian Haffner 1939
以上的這段文字,是德國已故評論家哈夫納對團體生活的評論,講述當年他自己在投考法官(大陸法制,類似香港讀完法律畢業之後執業),突然被要求參加一個 x x 營的經歷。

林忌節錄以上的文字,只是想反映其中一種人的心聲,就是對任何形式的集體主義所不信任的一種心聲;在中國、在香港,我們經常只聽到一面倒歌頌集體主義、團隊精神的支持聲音,卻從來聽不到反對集體主義,反對團隊精神的另一種意見,因此林忌借哈夫納的文章,去點出問題的重點--就是群體生活可以是好事,也一樣可以是壞事,甚至最壞、最邪惡的政權,也是借這種方式,去為群眾與學生洗腦。

談大學的迎新營,拉扯到納粹可能有點遠,但問題的重點不在於「迎新目的」,而是研究為何多年以來,凡談到大學迎新營必然兩極的態度;支持 O Camp、支持住 Hall 的人認為,不去 camp,沒有 hall 的生活,根本不算讀大學--有很多人都可以作證,透過這些群體生活,他們能夠發現自我,能夠從中認識很多朋友,學識了很多事,例如與人溝通,與人交流,與人分享,甚至從此有勇氣成為社會的一份子云云。

反對的人卻大鬧 O Camp 粗鄙不文,大鬧 Hall live 令人失去自由,不明白為何借個地方住,卻強迫他人要投入「另一種生活」,要成為「眾人」的一份子而失去自我,覺得迎新與 hall live 很無聊、很 bad taste,甚麼也學不到而且毫無娛樂性,簡直就是受到人生最大的折磨。

看過哈夫納的文章之後,是否有點啟發?其實支持的人是否看不到群體生活的問題?同樣反對的人也抓不著問題的重心?

先說說支持的意見:香港的家庭很多仍充滿中國式的大家長主義,小朋友自細一直都被家長「勸教」,難聽點說就是擺布;因此從來都沒有自己的主見,從來都學不識獨立,從來都嬌生慣養,從來都是小霸王;就算問題沒有那麼嚴重,由於今日家庭細,很少兄弟姊姊甚至堂表兄弟姊姊,令同輩的關係疏離,因此同宿、同營的「大家庭生活」,補足了年青人這方面的缺憾--在群體生活中,同宿之情、同營之友,不會好似家長般管你、譴責你,卻大大提升了年青人的地位,因為每個人在營內,理論上都是平等的--最少同屆的是平等,因此在沒有平日對陌生人的防範,大家都表現得很熱情,大家都很快熟落。

再說說反對的意見:在群體生活之中,一切都以群體為標準;群體要你去唱歌時,你就必須去唱歌;群體要你去跑步時,你就必須要去跑步;在這個群體生活之中,你不能獨持異議,你失去了獨特的自由,對於有獨立思考的來說,你要降低自己的標準,去遷就他人--否則就是另類,是群體中的怪獸,是眾人之敵。當眾人感到很快樂的時候,你不可以感到很無聊,當眾人要你做弱智及低能的事情時,你必須表現得歡天喜地,以符合眾人對你的期望--即使眾人是錯的,你是對的;即使你明知噴奶會令你變豬流感,即使你明知那位新生同學明明有感冒病徵仍玩遊戲,但為了捱義氣,又怎可標奇立異呢?在眾人皆醉的時候,獨醒--可是一種酷刑和折磨,你忍耐不了那邦人的虛偽,你那受不了那群人的假情假義偽裝,你不想做戲,可是你必須做戲,去符合所有人對你的期望......

這就是大學迎新營,以至宿舍生活的正反兩面;有些人正面得益,有些人卻反感離開,我們這個社會很怪異,很多時明明有客觀標準--例如音樂,他們卻說是沒有;有時明明沒有客觀標準--例如迎新營、宿舍生活是否適合每一個人,他們卻說成有,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要「試試」。

但有一點是必須糾正的,就是無論群體生活有幾多個優點,其缺點仍然顯然存在--往低標準走,往缺乏批判走,往亂哄哄胡鬧低俗走;新文化運動時,知識份子常說中國人太自私,太缺乏團體精神,他們往往以日本以及德國為標準,以為團體精神就可以民族富強,以為純粹「天下為公」,就會改革民族的面貌;殊不知學好難學壞易,想學德國日本的紀律與意志,難上加難,學他們的洗腦式的群眾運動呢?看看文化大革命,看看甚麼共青團,看看今日那些土共、 X X 塔利班的洗腦工作,就可以明白這種「群體生活的幸福」,對於一個缺乏紀律以外,還缺乏批判、缺乏邏輯思考、缺乏獨立自主精神的民族,可以帶來同樣甚至更大的禍害。

O Camp 及大學宿舍生活的可愛,來自其純真;O Camp 及大學宿舍生活的可恨,在於其類似強迫金、傳銷式強迫他人參與強制威脅--唔去 O Camp,就識唔到朋友!人生的一大缺憾!就會冇功課抄,畢唔到業o架!這類荒謬的「傳言」,此博客可以聚合一些過來人,證明上述恐嚇全屬子虛烏有!O Camp 的好壞都分析了,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正如住 Hall 是否適合自己,其實最重要的就是了解你自己。

(蘋果圖片)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