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8月 18, 2009

硬膠須薪火相傳

轉載文匯文章:愛國教育須薪火相傳 [2009-08-15]
梁立人 資深傳媒人

梁:「香港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就是那些對國家民族最有感情的愛國者,大都是一些在中國飽受苦難的人。相反,那些反對中國政府最激烈的,反而是那些從來沒有在中國生活過,卻享受到中國改革開放成果的年輕人,這是什麼原因呢?」

林忌曰:就和德國戰後陰魂不散的納粹黨/新納粹黨成員,多為前納粹黨的成員一樣,那些到廿一世紀還會「最有感情的愛國者」,要不就是受毛澤東恐嚇變傻又怕死的斯德哥爾摩候群症患者,或者就是一些無良又無恥的卑鄙奸商,因此佢地可以一方面享用西方帶畀佢地的生活成果,一方面就歌頌中共到今日的獨裁無恥體制,而恬不知恥。

梁:「可以說,前者由於曾和十三億人一起共患難,知道今日的好日子來得不易,所以忘記了個人私怨,全身投入國家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中,這些人有些是億萬富豪,也可能是不名一文的維園阿伯。然而,他們身上流的是中華民族的血,懷有一個永遠不變的中國心。

 相反,後者從來沒有體會過近百年來中國人所經歷的痛苦,他們從小在教會學校的教育下成長,喝西方文明的奶水長大,他們自認是上帝的子民多於一個中國人,他們認為個人自由重於國家民族的利益。」

林忌曰:對呀,因為作為一個中國人,就首先要放棄「地球人」、或「人類」的身份,要置人類整體的利益於「中國人」之下,要置今日人類文明的利益於獨裁政府的利益之下,在他們受了幾十年苦之後,還要令下一代繼續受他們所受的苦;在英國的管治下,來到香港的中國人可以變成可敬的,來到香港的中國人可以成創造出亞洲四小龍的奇蹟,享受和其他種族所同樣的尊敬,偏偏有一班腦殘的人,到今日的思維還要停留在一百年前,口口聲聲提甚麼殖民地,甚麼列強欺凌,其實佢地應送去歷史的堆填區埋葬。

梁:『由於兩者的成長經歷不同,也就形成了兩種不同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令人擔心的問題是,香港有愛國觀念的人大都垂垂老矣,年輕人卻未能薪火相傳、建立對國家的認同和民族感情,如果不設法改變這種現狀,香港的未來是難以樂觀的。

 目前的情況是,香港大部分的中小學校仍掌握在由政府資助的教會手上,所有的大學都以英文作門檻,擋住了中文中學出身的學生上進,母語教學也因此屢戰屢敗,寸步難行。愛國教育不過是被人當作笑話的政府廣告而已。

 要香港真正回歸,一切必須由教育開始,如果教育大計仍由教會壟斷,如果母語教學不能突圍而出,香港人的靈魂則仍由西方的上帝所主宰,「愛國」,不過是「戇居」的代名詞而已! 』

林忌曰:冇錯,「愛國」不過是「硬膠」的代名詞,林忌極度同意梁立人的結論!但母語教育呢?當英文成為了世界的語言,連德國人、法國人、北歐人、南歐人都要被迫學習英文的時候,當絕大部份的學術語言都是英文的時候,要和世界接軌,不學英文學甚麼?反過來說,英文中學出身的香港人,中文亦不見得會特別差,那麼梁立人還有甚麼好埋怨的呢?

來來去去都是教會學校的問題--就是土共把香港下一代不接受他們的想法,埋怨到教會學校去了,原因就是教會學校不會好似土共學校般,奉行洗腦教育;因此,這篇文章的最大價值,就是讓香港年青一代,明白共產黨式的思維。

甚麼是「共產黨式的思維」呢?就是一個奉行「政治至上」的思想方法,食飯要愛國,睡覺要愛國,教育當然要愛國,無論做乜都要愛國--就是為求目的,要不擇手段,所有事都要為政治服務。

因此,他這篇文章的意思的宗旨,就是要要用盡一切的方法,去洗香港下一代的腦,包括毀滅香港的核心價值。

甚麼是香港「西方社會」的核心價值呢?就是「自由、人權、法治」三件事,因此只要能夠毀滅這三件事,佢地可以搞出道德塔利班,用「道德」之名,去侵犯自由;同樣道理,就係佢地可以支持環保塔利班,用「環保」之名,去侵犯自由,最終目的都係同樣的,就係讓大家接受被極權統活,接受極權成手段--例如為了「國家好」,為了「地球好」,我地需要付出 123456789......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