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7月 22, 2009

唐英年一億人毀滅香港計劃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人有沒有想過,在十年後,可以住在東莞去沙田上班,可以家住深圳龍華但在尖沙嘴工作?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接受本報專訪時,就描繪了一幅粵港融合的遠景。他認為,香港的出路,在於一國兩制《基本法》框架下的融合發展觀。朝着粵港融合的目標前進,香港的巿場規模可以由現在七百萬人口擴展至一億人口;香港人可以選擇一個更便宜更優質的生活環境,而在「一加一大於二」的優勢互補下,珠三角可以成為全國最具經濟活力的區域。
...
在融合發展觀下,唐英年期望在綱要限期的二○二○年,可以見到:「住在東莞去沙田返工,或到尖沙嘴返工,就同今日你住在沙田、上水、大埔在尖沙嘴返工一樣咁方便,將來在龍華去到九龍尖沙嘴,約二十分鐘車,分分鐘快過你今日在沙田去尖沙嘴。」

他相信,一個每月二萬元收入的家庭,若在香港居住,可能生活質素一般,但「他住在深圳龍華,兩萬元生活質素一定比現在好。我覺得咁樣是以民為本,能令市民的生活質素得到提升。可能有人話我們加多些人工畀他們就得啦,這不是長遠最好的方法,我剛才講是一個好大好策略性的方向,而這個方向我們是可以做得到的。」』

在一眾下屆特首候選人之中,最令人反感的就是唐英年,比起梁振英或任何一個其他人,遺禍更烈。

由維港巨星匯、紅酒稅到「拍拍籮柚」硬銷「銷售稅」,唐英年顯示了佢就係董建華的嫡系傳人,就係好大喜功得來 IQ 特高,而且就同老董一樣視野狹窄,好似紅酒稅益自己友,寄電郵葉劉選補選,陰陰濕濕組織自己的小圈子,集合假中立、假「獨立議員」去圍圈,係密室政治的能手,可是一講到治港理念,一講到最基本的執政能力,對唔住,一眾特首熱門中,佢係最差果個。

望下佢的「融合大計」,冇錯--經濟融合係全世界的潮流,但係融合係單方面的,定係雙方面的?點解歐盟要在九十年代先突飛猛進?點解歐盟要去到廿一世紀先開始進一步的整合?在二戰後傷痕累累,國家紛紛破產的歐洲,點解要去到近呢廿年先開始急起直追,再次可以和美國分庭抗禮?

原因就係思想、制度與文化的割裂;在蘇聯發起的共產黨鐵幕令歐洲分裂,令歐洲分成兩半,單係最先進的德國,都因為分為東、西德而缺乏力量和市場。

好啦,引用土共最愛的形容詞 1990 年「蘇東坡」--華沙公約國瓦解,一眾東歐國家離開鐵幕,點解要去到近年先可以同歐洲整合?點解唔可以早十年去做?原因就係歐洲的整合,唔單止純粹係經濟方面的整合,而係從更重要的如法律、政制、文化去入手,如果沒有這些最基本的制度保障,如何整合?如何處理跨境的問題?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係要整合,就係雙方只有望向一個更高的標準,而唔係要求其中一方降低標準,點解芬蘭唔同俄羅斯整合,而要同歐盟?點解連鳥克蘭同波蘭,都寧願面對西方,而唔係繼續同俄羅斯聯手?原因就係除左錢,就係普世的民主、人權、自由與法治的體制,先係人民生活所追求的。沒有這一切,叫佢地擁抱獨裁專制的生活,冇錯好多未融入香港文化的新移民或者會肯,但已融入香港文化的,就絕對唔肯。

由上年的毒奶粉到今年的廣州黑人抗議,最明顯的就係內地的法制、政制、人民的精神生活落後了最少二十年--而今日內地根本沒有意願去改革政制與法制的問題。一個收入兩萬元的家庭,搬返大陸住?除了換來更大的空間之外,其他的條件呢?由空氣、飲食、人權、自由、法律、甚至係路人文明的差距,係用錢買得到的嗎?當內地堅決拒絕推行政改,仲強迫所有電腦安裝綠霸--花季護航呢類侵犯私隱規管互聯網的間諜軟件的時候,你肯接受呢種倒退五十年的精神生活?連 CCTVB 都冇得睇,要睇正牌的 CCTV 的時候,連 CCTVB 做時事節目都會被抽起,換成廣告的時候,你願意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你寧願小朋友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點解連搬左返大陸,都死要送佢地返來香港讀書?點解死都要申請來香港?

唐英年可以講得出呢計劃,就證明了佢的思想質素就係咁低劣--就同佢隨口都講出一大堆「拍拍籮柚」、「吊吊揈(條條 fing )」一樣,就係以為市民對生活的要求,只有錢連「收入兩萬的家庭」,內心都覺得應該送返大陸,而唔應該留在香港居住,所以先用來作為例子,去證明「返大陸生活質素一定比現在好」,果真係「窮得只剩下錢」的「人形生物」,配以「飲市民的血」美譽。

唐英年期望 2020 年達到佢「住在東莞去沙尖沙嘴返工」的計劃,其實就暴露了佢的一切政治意圖,佢就係計劃把香港大陸化,把香港人送返大陸,換一大堆共產黨的高幹子弟後人,賺夠了一大堆貪污國家的錢,來香港嘆世界,就正如今日所有豪宅都已經被佢地全部買起一樣。

連立法會普選都話最快要等到 2020 年,唐英年就打算 2020 年搞香港大陸融合?唐英年為了佢特首的美夢,不惜毀滅香港的一國兩制,而要把香港成為中共廣東省下的一個殖民城市,從呢點就可以看出,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的第二管治力量,就係唐英年的計劃--把香港從地圖上抹去,把香港的一切,由政治、文化、思想、價值全部一筆勾銷,換來係倒退五十年的制度,倒退五十年的生活,其恐怖之處,就有如二戰後蘇聯史大林的恐怖地圖重劃,把原有東普魯士、西里西亞的德國人全部趕走一樣,是僅次於希特拉滅猶的反人類罪行。

香港由領土到經濟模式,根本係似歐洲的比利時或者盧森堡大公國,係以服務業的成功來保持繁榮;六、七十年代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靠的絕對唔係大陸;新加玻更細,都可以獨立立國,香港人唔追求獨立,唔代表要打爛一切去追求「融合」--特別係內地的政制落後幾十年,融合的結果就係香港玩完,因為一億人對七百萬,因為無數廉價勞工將會把香港低下階層的所有工作機會全部掃走,就好似今日內地較貧省份的民工把富裕省份的勞工全部掃走一樣。

很有趣的,香港幾個必須靠大陸的因素,就係特區政府一手造成--例如食水,單係水管就近三成以上係因為水管漏水而流失!加上兩成住宅仲用食水沖廁,搞成咁點解冇環保團體日日嘈夜夜嘈?比起一個小市民的浪費,政府造成的浪費後果嚴重幾多倍?陰謀論睇,故意浪費大量食水的原因,就係要令香港人必須依賴東江水,而唔可以轉用八、九十年代有新技術大大減輕成本的海水化淡技術。

一眾土共與親共媒體,近年紛紛用納粹黨的做法,篡改香港歷史;把香港經濟發展的六、七十,改為佢地口中的「七、八十」,目的就係用八十年代開始的鄧小平經濟改革,倒果為因說係香港繁榮的原因。

點解人地歐洲小國如比利時,可以維持工業?點解新加玻冇大陸因素,都可以繼續保有工業好長時間?原因就係--係因為大陸搶去香港的工業,到後來才變成香港要靠做大陸的轉口生意;因為香港的商人,在選擇發展高技術,或大陸的低成本勞工時,佢地選擇了大陸的低成本,因此香港完全失去轉型的機會,昨日成功的原因,變成今日失敗的結果。

而令香港死得最慘的,就係教育制度--花五百億一年的經費,換來卻是全球已發展地區最低的大學入學率,在亞洲四小龍中錢使得最多,入學率卻最低,教出來的又比唔上人,實在最荒謬的制度,而偏偏硬膠的香港人,只係乜都以為靠錢就得,以為使得錢多就有高質素,以為有錢,就大哂,結果就係搞出今日的爛攤子。而另一班膠則以為今日大學「太多」,卻不知道七十年代的香港係「新貴」,今日係「已發展地區」,遊戲規則完全唔同;教育的問題,係教得太貴教得太差,而唔係收生太濫,問題係點解香港人使了幾乎最多的錢,卻得出最差的結果?

我地唔係向上發展,卻只知道向下發展的結果,就係完全的毀滅;香港應學盧森堡,應學比利時,而唔係乜都講數量優勢,鬥人多地多,只會變成第二個巴基斯坦;唐英年的「巴基斯坦」計劃,就係打開通往地獄的大門,出賣港人把香港殘存的優勢--自由與法治的制度完全毀滅。

香港人,我們不要唐英年!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