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7月 10, 2009

為馬會增加五個賽馬日絕食?

十多市民絕食25小時 抗議新馬季增賽馬日
2009-07-09HKT14:51
立法會議員黃成智與十多名市民在立法會外絕食25小時,抗議新馬季增加5個賽馬日。

黃成智表示,不滿政府未有諮詢市民及立法會就決定增加賽馬日。

他認為,以增加4千個職位及馬會收入減少為理由,並不合理;他又說,明早會在民政事務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擱置增加賽馬日,並召開聽證會收集市民意見。

當雷曼苦主跳樓,都未有立法會議員為佢地絕食的時候,聽到黃成智居然為馬會只係增加五個賽馬日而絕食,真的 O 了嘴,不知所言。

想當年黃成智議員痛失立法會議席,長期都很同情佢;去到佢在《家暴條例》居然同道德塔利班企埋一齊,我都仲好尊重佢的宗教信仰;去到佢社工單野報錯,暗地都仲幫佢解圍,覺得佢只係無心之失;但係去到今次,我真係對黃成智議員--作為一個立法會議員的政治判斷,深感懷疑。

如果香港一向禁止賭馬,突然開賭你去絕食,我可以理解;馬會如果係增加五十個賽馬日,你去絕食,我可以理解;但係馬會而家只係一年增加五日,點解要反對到去絕食呢?

沉迷賭博當然有害,世上有好多事情沉迷都一樣有害,賭博絕對唔似吸毒係生理的問題,而係心理的問題;我地呢個社會有無數人,都各有心理的問題,但卻以少數人自己造成的心理問題,當係生理的問題,而要禁止全部人的自由去做的話,呢個邏輯就極度有問題。

看見一個台灣的博客,講美國如何透過合法的賽車活動,去解決非法公路賽車的問題,而台灣卻反其道而行,只係識「禁制、禁制、再禁制」,再一次證明無論台灣香港定係大陸,中國膠式的思維永遠如一;點解外國會懂得用替代而安全的方法,去控制問題,而中國膠卻一味只識大叫禁止呢?點解人地會順人性而行,我地就個個都只能做「清教徒」,連諗都唔畀諗,睇都唔畀睇呢?

好啦,就當賭博真係好危險,一定要禁制啦,望一望香港最大的賭場係乜?香港最多人傾家蕩產係乜?絕對唔係馬會的賭馬,而係股票市場以及一切的衍生工具。

荒謬的係,當成街阿婆阿伯阿嬸阿叔,在每一間銀行前面狂按機,我想問點解從來冇一個立法會議員,敢去要求立法禁制呢個情況繼續落去?當雷曼搞出大頭佛,連七一都幾千幾萬人上街的時候,點解到今日,我都見唔到黃成智議員之流,去為佢地絕食,去要求政府強制立法監管這些名為投資,實為賭博的活動?

更荒謬的係,同樣係特區--只係一水之隔的澳門,賭場愈開愈多,甚至在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大賣過海「享受」的廣告之時,點解我地的議員亦唔見開聲?點解冇人敢提出要強制立法禁止境外賭博?

其實就係邱騰華式的思維--只在「抵抗力最弱」的地方動手,講得白一點,就係「只欺負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就是這種心態做就民粹,就是這種心態導致次次都要核爆收場;因為表面上抵抗力最弱,往往只係短期;長期而言,呢種唔覺唔覺,屈埋屈埋的壓力一爆,永遠都只會一發而不可收拾。

傾家蕩產的過海多,定係在香港多?在股市傾家蕩產的多,定係馬會的多?我地荒謬的社會就係,開宗明義,明買明賣,健康監管,甚至係非謀利--捐這麼多錢畀慈善團體的馬會,卻受到最多的投訴;反過來,好似搞「迷李老母」這類呃神騙鬼的東西,到今日都冇人敢提出立法--例如禁止個人名義「短炒」,點解呢?

原因就係馬會好欺負,過海的賭場冇人敢惹;原因就係馬會好欺負,全港的大金融企業冇人敢惹;銀行靠乜賺錢呢?之前個個都吹係只做大客生意,「迷李老母」的事實證明連老弱傷殘一樣照呃,但係大家的目光去左邊?大家的論點係乜?平時唔賭錢的老弱傷殘被銀行呃,到今日都仲有人話雷曼苦主抵死;好啦,咁點解健康、合法、博彩額細的人自己去賭馬,開宗明義就係賭馬,卻有一大班人出來要為「增加五個博彩日」而去絕食呢?

我真係唔明,呢種邏輯係乜野邏輯。

伸延閱讀:
新投資產品:迷李老母推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