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7月 08, 2009

天山回憶

看到烏魯木齊同室操戈,看到積壓在新疆的種族問題終於一發不可收拾,感到很悲哀很震驚。

經過今次的衝突之後,當維吾爾人殺完漢人,漢人又走去復仇之時,成件事就變為永不可解的死結;原本和平共處的希望,幾乎完全幻滅。

八十年代時,林忌曾居於新疆一個月;由天山北路到南路,登過上天山,亦坐過老式的蘇制軍機改裝而成的客機,看到的維吾爾人,純樸之至;家家半夜也打開大門而沒有劫匪,無論漢人與維吾爾人,雖然人人都是赤貧,可從來沒有漢回之分。

當年年紀小,多年來記憶中所及的,除了純樸的鄉情之外,當地的親友以吉普車接送上天山遊玩,不斷在絕壁旁邊走過,車輪不完全著地;走著走著,又死火了,又要落地推車;要不,單程路上遇見同樣的車輛,雙方就在窄無可窄的絕路上,勉強找空位通行。

上到天山,就在天湖旁,湖天一色的美景,遠方全是積雪的高峰,一切都美輪美奐;美中不足者,就是當地人紛紛隨地大小便,於是一步一驚心,唯恐中地雷。

看看地圖,唔好以為好多鐵路,黃色線係未建好的,只係「規劃」、「開始了動工」,要「建設大西部」,最少都三四十年,但中國共產黨仲有三四十年命嗎?

距離如此的遠,開發程度如此的低,再加上鄰國紛紛獨立自主,當幾個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獨立之後,各國都不約而同走去多黨制,如土庫曼也於 2008 年結束一黨專政之時,新疆的維吾爾族,要他們去擁抱遠在天邊的「中共沿海成就」,是否遠了一點點?

讀讀甚麼「中國文化」課本,讀讀那些天天談「中國文化愛好和平」的論述,就和否定其他家的價值一樣,我們那些偉大的「中國文化」專家認為,我們一點也不歧視外族,我們漢族一點也沒有大漢族主義,非常尊重他族的文化與權利。

持平點講句,中共的確已經好努力去處理少數民族的問題,但問題就係,本身共產黨就係爛透;對漢人爛透,漢人比較軟弱,沒有民族問題,沒有共嗚式的同情;但對外族?一方面出於文化上的歧視,另一方面就是互相之間的不信任與仇視,再加上荒謬的官商勾結腐爛問題,又邊有可能唔出事故?又邊有可能唔出問題?

瑞士一國就有四種國語,三分一人講法文,三分二人講德文與其他語言,如意大利文,但係人地一個國家四種語言,點解都可以立國幾百年?原因就係真正的自治,再加上聯邦制度,而非由一個大集權的中央去控制。

中國一日拒絕聯邦制度,拒絕真正的「一國幾制」自治,好似在香港咁,專搵弱智、無恥的荒謬代理人,結果就係只會永無寧日。(英國在英格蘭和蘇格蘭,從 1707 年以來都一直是一國兩制,可是臉不紅耳不熱的中國人,夠膽大讚係鄧小平「發明」的!okay,大家係歷史盲,okay,你贏哂!)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