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4月 09, 2009

日本攝影的啟示

攝影普及化,科技進步的結果,就是令今日人人都一人一機攝影,圖中的一班拍友,和平日的有甚麼不同呢?

對,粉紅色的就是櫻花,說明林忌這張圖片,有很大機會來自日本;但除此以外,有沒有覺得拍友的年紀,好似比較大了一點點?和香港那些甚麼 expo 看到的拍友不同,這班叔叔、伯伯、嬸嬸、甚至阿婆阿公,他們手持的「長短火」、比起林忌手上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就是嘛,難道是日本的阿婆與阿伯,也特別聰明嗎?

影人像的拍友,香港永遠都大把;可是說到影風景,就遠遠不如日本這兒的人多勢眾了;香港影人像有時多到,令人懷疑那些拍友是影相定係咸蟲定係兩者兼備,可是在東京這兒,這些認真、專業的阿伯,卻一定不會令你有這樣的誤會--他們手持最新型號的 DSLR,配備高級長鏡頭與專業的腳架,認真地在樹下一影就是幾個小時,誓要捕捉大自然最動人的一刻,就是嘛,在香港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但永遠也不會有這麼多這樣的人,即使有也被當成是怪物吧--這就是香港和東京的分別。

對,日本人來嘗櫻,就是真正的嘗櫻,就在櫻花樹下野餐,最特別的是有大量的白領,在中午也有這種情懷與浪漫;除了外來的遊客以外,閒來也有不少人拍照留念,但和本地人一比,最大的不同是,香港人影相有九成時間係影人,日本人影相,卻有更多是影景,港女來到東京最易被認出的其中一種方法,就是看看她手上的相機--那些手持最薄但功能缺乏的,那些來到風景面前卻只懂擺出一個 V 字,然後一看就知不懂影相的,實在太易太易辨認了!

就是嘛,不知為何我們香港人好似特別怕重,也特別欠缺技術--人家阿婆都手持腳架,手持長短火,卻不會嫌重,更不會嫌難學--幾廿歲人都學得識,就是有大量香港人卻說:「乜咁難用o架!d 新野咁麻煩!」--連上網到今日,都仲畀人嫌煩,一大班原始人,唔會學習,亦唔會進步,點解人地連阿婆都識玩 DSLR,我地的後生港女就唔識呢?點解人地連阿伯都會在櫻花樹下捕捉大自然,我地香港果班「成功人士」,卻連按多幾個制都嫌煩,連叫佢用下電腦打字寫 email,都好似侮辱左人格同身份咁呢?香港果班大帝,到今日都仲有幾多個係科技盲?

就係咁奇怪,大家都係「老人政治」--日本的老人家,除左經歷過壓力大同忙到爆的變態努力工作之後,卻懂得生活既有品味,有錢除左識花在請人按摩呀、按腳等物理學的享受之外,就係會識得投身藝術與嗜好--相影得好唔好唔知,畫畫得靚唔靚唔知,最少佢地識得進步,識得學習,識得從學習去培養品味,如音樂上除了 JPOP 以及老人歌的市場之外,日本唱片零售店其中一種最多的音樂唱片,就係古典音樂;從店面去推算銷售額,可以估計到古典音樂市場,最少在東京佔左唱片鋪的其中一種重要的大宗,點解人地就係有鑑賞力?就算冇都肯學到有,而我地香港班大帝就百無?香港人搵食勤力冇時間?係,但東京的生活唔係更大壓力嗎?唔好同西方國家比,只係比一比日本人,偏偏就係人比人,比死人!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