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4月 18, 2009

讀籮的梁安琪遇上社會科學的陳一諤

命運弄人,2007 年梁安琪舌戰陶君行,談到左派右派的理論之時,梁安琪大大聲說自己是讀 Law,而不會讀 Social Science;2009 年,讀 Law 的她,卻為了讀 Social Science 的陳一諤平反,奇趣的感覺,就有如把 Peter 仔和黎三萬放在一起般,起了奇妙的化學作用,因此激起了林忌強烈的興趣,去回應她的偉論。

大公報評論文章 
梁安琪:還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個公道

梁:香港大學學生會上周舉行論壇討論一九八九年北京政治風波,據聞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發表了一些個人意見,竟被在場一名「身份特殊」的嘉賓喝令「收聲」。事情發展下來除了連日被別有用心傳媒用文字勢力製造輿論施壓,更被校內鼓吹「藏獨」者煽動其他人聯手搞簽名運動欲罷免陳同學學生會會長一職。在一個聲稱捍衛言論自由的地方,以上事件是個極大諷刺,本文的重心是希望正視言論自由與撕破雙重標準的虛偽面孔。

回應:梁安琪既然讀過 Law,當明白即使在英國國會,被民主選出的首相發表謬論的時候,都一樣可以被在場的任何人士喝令「收聲」--如果陳會長理直而氣壯,相信由「收聲」到「收皮」的叫囂,都唔會對佢有任何影響。

最過癮係,陳一諤發表個人意見,就係言論自由,大家叫佢收聲都唔得;同樣係港大,同樣係姓陳的陳巧文,只不過係把大清皇帝賜畀西藏軍隊的雪山獅子旗抬上身,全港的親共媒體文攻武嚇,又話要打佢,又話要殺人,又話佢分裂國家要送去坐監,甚至攻擊佢個人私生活,偷佢 facebook 的相不斷張貼,偏偏梁安琪就唔正視佢的言論自由之餘,到今日都仲「別有用心」,用大公報等親其傳媒的「文字勢力製造輿論施壓」,老屈陳巧文鼓吹「藏獨」,真係「在一個聲稱捍衛言論自由的地方」的極大諷刺啦!回覆梁安琪的膠論,就真係「正視言論自由」與撕破雙重標準的虛偽面孔--點解反對陳一諤就係打壓佢言論自由,土共貼陳巧文相,老屈、人身攻擊、侮辱、恐嚇陳巧文,就理所當然,沒有一個土共出來反省呢?


梁:大學論壇竟無民主
回歸後《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賦予港人有言論自由,在法治精神原則下,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言論自由不等同人身攻擊例如粗口謾罵,也不等於藉言語或文字對他人作出歧視例如指一個勞動人口較多的國家為「僕人之國」,當然更不可打著言論自由的招牌而作出誹謗,誹謗是一種民事罪行。

回應:讀 Law 的梁安琪,做乜 odd 爆突然拋基本法廿七條嗎?乜有人要用法律制裁陳一諤咩?好啦,就當你讀 Law 讀到忍唔住爆法例好了,在咩「法治精神原則下」,乜有法例禁止「指一個勞動人口較多的國家為僕人之國」--乜原來陶傑的的言論唔受基本法的保障咩?乜原來基本法廿七條--「香港居民享有論由、新聞、出版的自由...」係一句廢話咩?人讀 Law 你讀 Law,唔係讀到連「僕人之國」都當係違法基本法嘛?

講到誹謗,乜普通法的案例下,國家可以告誹謗咩?政黨可以告誹謗咩?指一個國家為「僕人國家」,和指歧視某些人,在法律上是兩個完全冇關係的概念,讀 Law 的梁安琪,你唔係咁都搞唔清楚嘛?


梁:然而基於公眾利益為大前提,法律鼓勵人們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暢所欲言而毋須顧忌其言論可能構成誹謗。舉例法官、陪審團、當事人、證人和律師在司法程序中的陳述,以及立法會議員在會議中的演說都享有特權,不受誹謗法所約束。而一般來說,對於公眾人物,從事創作的人或執行公職者加以評論亦算是屬於公眾利益,只要是屬於公正評論(fair comment)亦有免責權利。

回應:倒一堆和論點完全無關的廢話出來,零分

梁:由於香港是一個民主社會,民間自行組成的論壇活動相當蓬勃,在論壇上的評論發言當然越百家齊放才越有啟發性。陳同學對政治事件有自我一套見解,卻被鼓吹「藏獨」者誣衊為「胡言亂語」,而且出到簽名罷免來迫使其沉默,這便是獨裁威嚇了,認同民主者絕不可能容忍如此粗暴行為。

回應:
1. 香港唔係民主社會,如果唔係中央點解仲造要「循序漸進發展民主」呢?梁安琪唔通反對中央的睇法?如果香港已經係民主,咁那些反對民主的人所講的「搞亂香港」呀,咩民主唔可以一步登天呀,未全部都錯哂--因為香港而家都已經係民主了,咁你反對咩民主呢?

2. 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是兩個概念,讀 Law 的冇理由搞亂喎。

3. 套用梁安琪上面果段廢話,「胡言亂語」絕對係 fair comment 的一種,反過來梁安琪到今日都把陳巧文稱為「鼓吹藏獨者」,就真係誣衊啦。

4. 罷免就是民主制度下的產物,民主就是用選票更換領袖的方式,「出到簽名罷免來迫使其沉默,這便是獨裁威嚇了」--你講乜呀?「迫使」他人「沉默」,勉強都能夠用「威嚇」呢個詞語,但係同獨裁有咩關係呢?乜獨裁政府有得罷免的嗎?我可唔可以罷免中國或者北韓領導人呢?罷免就正正係民主國家先有的程序,乜 Law 書冇教咩?認同民主才會可以接受罷免,罷免一點也不粗暴,乜克林頓面臨彈劾罷免果時,乜 Nixon 面臨罷免果時,好粗暴咩?梁安琪係唔係搞錯左,以為係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的民主呀?


梁:事件反映香港的言論自由價值觀長期被「雙重標準化」,因而受到不少扭曲,在過去十多二十年以來有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營造假象來積非成是,尤以不遺餘力向學界埋手去吸納新支持者,正因專利式的「民主」是此一干人等的政治本錢。

回應:對!這種專利式的「民主」,正正就係「民主建港同盟」及其一干友人也,又有誰有錢、有勢、有組織去「不遺餘力向學界埋手去吸納新支持者」呢?民建聯是也,中聯辦是也!

梁:今時今日在立法會中講多過做,又罵多過講的自稱「民主派」政客大部分是在上世紀一九九一年港英立法局首次直選時上車的,當時他們的宣傳單張也不需要什麼政策構思,政綱上有「平反六四」等幾個字便藉意識形態來吸票。換言之,「八九風波」是此一眾的吸票機,而民主更變成他們的「專利品」。隨著時代進步,日久見人心,普羅大眾對民主的定義有更深入的了解,「民主派」被正名為反對派,正好還民主一個公道。

回應: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六四成廿年了,到今日都能夠吸引選票,正正係人心的表現--點解馬力兩年前要道歉呢?點解馬力咁早去見毛澤東呢?隨著時代的進步,「民主建港聯盟」正名為「本土共產黨聯盟」,正好係還民主一個公道,刻不容緩。

梁:會長異見備受打壓

所謂「雙重標準化」是這一撮政客的慣用伎倆,也是假民主的證明,平時無論他們怎樣批評、抹黑、踐踏政府、政敵或與自己意見不合者便搬出似是而非的「言論自由」外套,而且聲大夾惡務求嚇窒別人不敢反駁,甚至回應,否則一聽見有反對聲音便誣稱被「打壓言論自由」。如是者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的把戲竟然收到操縱民意的一些效果。其實在立法會會議中特首和官員在面對無理指罵時長期目無表情扮作沙包任打這一套對提高議政水平和建設香港並無好處,管治威嚴受衝擊之餘,所謂行政主導也實屬自欺欺人。

回應:梁安琪就正正係「雙重標準化」的代言人,陳一諤畀人鬧,佢就話人地別有用心,話佢備受打壓;同樣係港大的陳巧文被土共抹黑,到今日梁安琪都仲要屈佢係支持「藏獨」,好一個雙重標準的照妖鏡呀!係囉,一聽見有反對聲音便誣稱被「打壓言論自由」,就正正係梁安琪與陳一諤呢一對妙人囉!「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的把戲竟然收到操縱民意的一些效果」--你講緊文匯大公呀?「管治威嚴」?乜民主政制有一樣叫「管治威嚴」的嗎?原來打壓民主派的言論自由,就係「建設香港」與「提高議政水平」的「行政主導」的「管治威嚴」,人地批評就話人地「打壓、批評、抹黑、踐踏政府、政敵」!明哂!梁安琪演繹出「雙重標準化」,真係出神入化!

梁:正如上文所言,「八九風波」是反對派政客的吸票機,是以陳一諤同學在論壇上所發表的意見與反對派推銷的內容有異,很自然因涉嫌趕客而遭受炮轟。只要看看日期便可推斷某些來龍去脈,選舉事務處公布本月9日開始至5月16 日是選民登記時段,反對派政客在選民登記開始便積極在學界搞活動,連日又高調於街頭擺宣傳攤檔,焦點是吸納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並設計在26日舉辦長跑等等,明眼人一看便知他們欲收一舉兩得之效:既宣傳6月活動,還有選民登記,因為老本吃得七七八八之餘總要吸納新血。

回應:嘩!原來收新血就係因為「老本吃得七七八八」--咁民建聯推動陳克勤、李慧瓊之流的年輕人,而唔係推蔡素玉呀、梁富華呀等舊人,原來係因為「老本吃得七七八八」!全港做選民登記做得最積極,在街頭擺得最資源,用福利如工聯會提供的課程等等最多的,就正正係民建聯以及工聯會等土共組織,真係「明眼人一看」--唔係,即使雙目失明一看,都「知他們欲收一舉兩得之效」!勁呀!原來多年輕人支持,原來收新血都有罪,都係「明眼人一看」的「陰謀」呀,快 d 叫民主建港同盟帶頭,停止收新血啦梁安琪!


梁:最令人齒冷的是活動負責人欲於未來活動將示威道具擺放中聯辦正門,甚至表示若警方不批准便不排除「公民抗命」。這擺明是做騷的前奏,同學們的善心和熱血倘被利用為布景板,對於年輕人的成長過程有極不良影響。

回應:齒冷?乜具擺放中聯辦正門就會令人齒冷?梁安琪你牙痛咩?使唔使介紹你去睇牙醫?最令人齒冷的,就係梁安琪把中聯辦當係唔知乜的態度啦,點解放道具去正門,就要令人「齒冷」呢?唔通中聯辦係一些「神聖不可侵犯」的東西?神聖到放幾件道具,都比起用坦克殺人更冷血?視死者而不見,去擦中聯辦鞋的,就真係冷血到無倫,令人極度齒冷啦!擦鞋擦到咁,如搵年輕人手持五星旗做布景板,用年輕人愛國家的善心同熱血,去支持獨裁政府冷血殺人,就真係「對於年輕人的成長過程有極不良影響。」


梁:情況或多或少令筆者回想起二千年在台灣考察「總統」大選的經驗,當時陳水扁十分著力於吸引年輕人作為他的支持者,很多剛滿投票年齡的學界分子被他的「反黑金」、「受壓害」形象迷惑,紛紛投他一票,終於陳水扁以不太大距離的票數贏了當時人氣如日中天的宋楚瑜,證明新票源對選舉起到的作用可以很大。

回應:零分。陳水扁當選係因為泛藍分裂,讀 Law 的梁安琪應該好好讀讀選舉法,研究一下點解香港要用比例代表制,而唔用法國總統選舉的兩輪投票制--如果有兩輪投票制,陳水扁就冇可能上到台,咁點解香港要用同樣有可能選出阿扁,同樣係 2000 年民建聯的程介南收受利益都照樣會當選的比例代表制呢?

陳水扁因為民主而上台,其民進黨亦可以因為民主而下台,正正就係「新票源」的作用--而李鵬之流,以至背後的中國共產黨,就正正係因為冇民主,所以繼續係不能罷免的獨裁政府。


梁:政客吸票污染校園

由於教育工作是神聖的,而教育對於栽培人才以建設社會、貢獻國家起最關鍵作用,因此本人的理念一向認為教育工作不該滲入政治糾紛,校園更不應被利用為從事政治活動的地方。各級同學們認識時事、關心家國是一百個應該,但卻不宜濫用熱心,做職業政客的政治道具。在校園內舉辦與政治議題有關的論壇,在公平公正的原則而言,在邀請嘉賓方面應保持開放中立,藉以多聽取不同資訊以作參考。畢竟政治是一門艱深險惡的學問,年輕人來日方長,毋須草率下判斷。而從啟發性的角度而言,同學們如有獨立思維,敢於挑戰舊有見解更非常值得鼓勵,論壇假若不容有異見,那就不辦也罷!是以寄語陳一諤同學,請不要畏縮,支持你者大有人在。有個別傳媒對同校借「藏獨」出位女子肉麻吹捧,借其嘴巴惡踐陳同學「胡言亂語」,企圖借公眾壓力剝削言論自由以達政治目的,是維護公義者所不能視而不見的。所謂「罷免」行動更欠理據,難道要做好港大學生會會長的職務只憑在論壇說話就行了嗎?

回應:
1. 就係囉,「教育工作不該滲入政治糾紛,校園更不應被利用為從事政治活動的地方」,中聯辦你真不該!居然搞咁多咩「新一代」、「學協」、「教聯」等污染校園的組織,把全港的學界組織搞到污煙障氣!中聯辨主即滾出學界!土共立即滾出學界!梁安琪呼籲你地唔好再污染學界呀!
2. 「認識時事、關心家國是一百個應該,但卻不宜濫用熱心,做職業政客的政治道具。」--因此咩國民教育,一堆土共學校的所作所為,如福建中學叫學生走去搞政治鬥爭,就正正係呢 D 咩政治道具啦!
3. 論壇假若不容有異見,那就不辦也罷--因此中國共產黨就不容我地搞論壇,甚至連網民都不許看 Youtube 嗎?明白了!梁安琪你真係做無間道,轉黨轉到傻左?
4. 有個別傳媒對同校借「藏獨」出位女子肉麻吹捧,借其嘴巴惡踐陳同學「胡言亂語」--現形了,梁安琪由始至終話要悍衛言論自由,卻抹黑陳巧文到底,半點也沒有尊重過陳巧文的言論自由,仲要無知道把大清皇帝賜畀西藏的雪山獅子旗,視為藏獨的象徵,就如同身為土共左派,卻連左派右派都不分一樣,足以令人恥笑多佢廿年。
5. 「所謂「罷免」行動更欠理據,難道要做好港大學生會會長的職務只憑在論壇說話就行了嗎?」咦?外國無數領袖都因為失言而下台,唔好講遠,只係日本都幾乎年年有一個,乜佢地去到國家級的職務,都可以單憑公開場合的說話就要下台,而港大學生會的會長,就有雙重標準特別到不能因為言論而下台咩?

老老實實,梁安琪你有冇睇國際新聞o架?


伸延閱讀:
港大之膠陳一諤
罷免陳一諤!
梁安琪:我讀 Law o架!我係 legal executive!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