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4月 10, 2009

港大之膠陳一諤

【本報訊】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前日指 89 年中共血腥鎮壓北京學運只是「有啲問題」的言論,惹來強烈反彈。港大學生會幹事會發表聲明,指陳一諤一切言論不代表該會立場。中大學生會亦發表遺憾聲明,指中共當年屠殺平民是鐵一般事實,陳的言論是為劊子手開脫。雖然港大內地學生前日指中共鎮壓有理的言論備受質疑,但陳一諤昨反而力挺內地學生,指他們評價六四事件時較重視「公眾責任」。有支聯會成員坦言對陳的言論感到憤怒。

在競逐港大學生會長時已被質疑是隱形左派的陳一諤,前日出席一個六四論壇時,指中共當年鎮壓學生只是「有啲問題」,嘲諷學運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其言論連部份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亦稱不公道。陳昨日透過港台節目《千禧年代》回應事件,指他希望今年六四 20 周年紀念「有個衝擊」,突破港人過去 20 年對六四事件的思考模式。他批評港人 89 年後爭取平反六四的方式有問題,繼續下去,爭取平反六四「好可能冇下個 20 年」。

蔡耀昌:他應多讀歷史
雖然港大內地生認為中共未有用坦克壓死學生的說法備受質疑,但陳一諤稱,不少內地學生認為本港學生被殖民主義洗腦,「俾西方思想灌輸咗,唔知咩係民族大義」。他讚內地學生會從「社會、國家和民族角度」評論六四事件,較重視「公眾責任」,港人則「側重個人權利」。陳又直言,對港大學生會提出「要求中央政府平反八九民運,就六四屠城負上責任」的全民投票議案有保留,他只「贊成前面一句句子」,但仍會投票支持,又堅稱對柴玲當年行為感到反感。

很多社運中人都不明白,為甚麼今日的港大學生會會選出一位這樣的膠人,當然一個最大的因素,就是內地學生的數目,當香港的大學被內地生充斥之後,從上年的鬼火傳送之中,就可看出類似的情況遲早都會發生,而這位「陳一膠」,就做了這樣愚蠢的角色,去大發膠音。

比起其他大學,由於香港大學的校園設計及地理位置,對比起如中大等自成一角的校園來說,是「最不似大學的大學」--學生上堂就返學,落堂就走人的比例,相對地較高,而從身邊的朋友以及個人的經驗所見,所謂「學生事務」,實在有點「搵野來搞」、「越搞越多」的傾向,而偏偏這種文化,卻和時下學生的生活態度完全背道而馳,上莊、搞活動的一班人,和不上莊、不搞活動的一班人,尤如活在兩個世界,而偏偏上莊者越活躍,越多「不健康」的甚麼 spirit 的同時,就令對此反感者更覺疏離,這些內部的不平衡一日不解決,--土共滲透本地的組織,十多年來都很活躍,但由一班沒有戰略的人,和中聯辦等幕後黑手對抗,結果可以預期。

回到陳一諤呢位膠人,他說不少內地學生認為本港學生被殖民主義洗腦,「俾西方思想灌輸咗,唔知咩係民族大義」。

第一,就菲律賓及越南佔領南沙群島這個問題,港大學生會可沒有走去菲律賓使館、越南領使館示威呀,難道這位港大的內地生也唔知咩叫民族大義嗎?當中大學生識得玩膠,用膠樽回收運動去怒斥劉遵義的時候,港大生唔通唔識玩膠,去質疑呢班假愛國的弱智民族份子?難道佢地也被西方思想灌輸咗?也唔知咩叫民族大義嗎?要擊破呢班假愛國,傳統社運界只係會從正面進攻,結果證明一點作用都沒有,為甚麼冇人願意、認識從背後進攻呢?最簡單呀,質問佢地點解唔去保衛釣魚台,點解唔去支持陶傑聲援南沙群島囉?

第二,保釣行運委員會應該立即發信邀請呢班知道咩叫民族大義的內地生,一齊送佢地去釣魚台登陸,等我地呢班唔識民族大義的香港人,向佢地好好學習一下,如何再次登陸釣魚台--當中共咁多個愛國膠人,都冇人登陸釣魚台的時候,我地香港呢班被受西方教育唔知咩叫民族大義的人,卻擁有唯一登陸釣魚台的中國人的時候,我真係好唔明白,佢地呢班民族大義的內地生,知唔知咩叫慚愧同羞恥。唔通我地香港人,係受左西方影響先有方法登陸釣魚台?唔通上面十三億人都冇人愛國,所以冇人去登陸釣魚台?有見及此,我地應該夾錢送呢位學生會主席,去登陸釣魚台,以及去登陸南沙群島;我地應該發起一個運動,叫做「支持陳一諤登陸南沙悍衛國家主權」的運動,去滿足佢悍衛國家的夢想,而且更希望,陳一諤在面前國家的主權面前,唔好「走佬」,千萬不要為逃避國家責任而著草。

第三,上述的現象,不單是陳一諤這個膠人,而是很多內地學生的現象,因此,為了避免再有內地學生如此的認為,我們香港學生應該做的一些事情,就是希望這些內地學生不要再來香港,霸佔本地生的學位--簡單而言,本地生應該包圍港大,去向港大的校方示威,要求停止收取內地生。我地唔想佢地再受到西方思想的污染,應該遵送一國兩制的原則,唔好再來河水犯井水,唔好再來香港讀書。

第四,港大生應該在每次見到陳一膠的時候,在佢面前播福佳,等佢感受下馬力同志的威力--就和不承認南京大屠的日本人一樣,我們的內地生也不承認六四大屠殺,更認為殺得好,殺得妙,因此我們高度建議陳一膠繼承馬力同志的遺願,搵隻豬畀佢做實驗,希望佢唔好拒絕。

如果社運中人,唔想再「閉門造車」,而遠離今日的學生的話,改變「默守成規」的沉悶做法,是必行的一步;學生會之所以搞到本地生人人唔敢做,專門畀呢班有目的契弟選去的原因,就係搞學生會好似仲煩過衰過返 full time,記得某大以前甚至好似話主席要留級一年云云,完全就不知所謂--做 CEO 呀?這些行政上、傳統上、反智的繁文俗節,就一定要盡快廢除;而另一方面,就係學識潮流,唔好乜都只識 hard sell。

Facebook Group:
送陳一諤去登陸南沙群島捍衛國家主權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