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4月 01, 2009

轉載蘋論:禁得了仆街,禁不了福佳

轉載李怡蘋論:禁得了仆街,禁不了福佳

今天是4月1日,愚人節。繼內地網民推出《草泥馬之歌》後,資深傳媒人凌滄洲在愚人節前有新貢獻,就是推出一個新物種──猴蛇。猴蛇也如草泥馬一樣,取的是諧音,用普通話來講,就是「喉舌」。凌滄洲建議,四月一日愚人節可命名為「中國猴蛇節」(中國喉舌節)。

他的建議理據是:鑑於中共建政60年從不報道中國人過愚人節;鑑於自1949年以來,中國成功完成所有傳媒的官方喉舌化,民間傳媒已是60年前的歷史;鑑於每年兩會期間都有代表、委員就年節假期問題作些無聊提案;鑑於從今天起,中國所有出版社將全部實行「書號網上實名申領」(以便官方更有效控制出版物)……這些中國的喉舌特色,使作者覺得應該要有一個「中國猴蛇節」了。而喉舌之愚人,也適合把「中國猴蛇節」定於西方愚人節的4月1日。

這是繼草泥馬之後的又一個大陸稱為「惡搞」,香港稱為「玩o野」的網民創作。而這個創作的特點,是針對刺激種種惡搞的源頭──喉舌。正因為官方控制了所有傳媒,官方每天以種種愚人的新聞報道,充滿謊言的對政治社會問題的話語權,加上在傳媒和網站對所有敏感詞彙的封殺,使老百姓積怨、積憤得不到發洩,於是變花樣玩諧音,草泥馬之大為流行,現又有以猴蛇來諧音喉舌,直攻中共官方其喉與其舌也。

玩諧音發洩,香港可謂領先潮流。兩年前的《福佳始終有你》,以「福佳」諧音「仆街」,對回歸後種種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及無能人士亂噏力拼,加以冷嘲熱諷。第一版《福佳始終有你》,靈感來自香港官方慶祝回歸十周年主題曲《始終有你》,《福佳》上傳YouTube,三個月內收看人次達81萬,而官方版《始終有你》,兩個月才有2萬人收聽;《福佳》第二版《煲呔搵工靠你》,三星期共有28萬人次瀏覽;第三版《福佳,WeHaveMoney!》則改編自北京奧運倒數一周年歌曲《WeAreReady》。官方曲歌功頌德,讓人悶煞兼氣煞,導致《福佳》大受歡迎。

最近,立法會議員的粗言穢語引起社會議論紛紛。不少人指摘立法會不去正正經經議事,而去就粗言穢語問題互耍花槍,實是浪費公帑,也不符市民期望。但問題是,立法會過去除了對政府的提案通過如儀之外,有作過多少建設性的議事論事?曾有民選議員的提案在不合理的點票規則中通過嗎?對四川撥款的20億又加40億,這些香港市民的血汗錢究竟有多少落在災民身上?又有多少進入貪官的口袋?市民對政府和立法會,早已滿街粗話了。

四川省領導人在兩會期間,否認震災倒塌的學校是豆腐渣工程;對學生死亡人數與名單至今不查究、不公佈;四川地震災民與三鹿奶粉的索償案至今沒有一宗被法院受理。全國喉舌更是對所有這些消息予以大封殺。

如果你處身在大陸這樣的社會,尤其是身為有冤無路訴,甚或訴冤反而更被冤而吃盡苦頭的受害者,你在呼救無門的情況下,難道不會喊一句「草泥馬」嗎?

老舍小說《我這一輩子》寫一生循規蹈矩的老巡警,被冤進監牢,他氣得大罵:「我操你媽的祖奶奶」。中共建政後拍成電影,石揮演此角色照樣粗口出街。我小時看電影聽到這粗話,只覺解恨,不覺耳朵被污染。

所謂粗言穢語,如果是指正常社會中有些人講話總要夾帶性器官,正人君子覺不雅,想移風易俗予以匡正也是應有之義。但在一個扭曲的社會,在政府處事總讓人氣憤,官員表現總是滑頭、迴避問題、領高薪不負責、鏡頭前皮笑肉不笑,這時人們說粗口恐怕就不是出於不良意識,而純粹只是一種發洩與解恨吧了。你禁得了粗話,卻禁不了諧音粗話,禁了「仆街」,禁不了「福佳」。當政者還是自我檢討一下,為甚麼政府與官員的民望評分一路趨下,為甚麼會被人罵「福佳」,才是正途。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