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2月 20, 2009

秦檜與趙高自嘆不如

刊於 2009 年 2 月 20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九名民選(直選)的香港立法會議員被拒進入「一國兩制」的澳門,議員查詢澳門是否有入境黑名單及要求中央政府處理,李少光卻表示:「已向澳門有關方面查詢過,對方說沒有黑名單。」

奇哉怪也,接近三分一的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居然在「沒有黑名單」之下,全部因為「個別事件」而不能進入澳門,荒謬至此我們的香港政府還要表示「尊重」澳門的決定,覆述謊言臉不紅耳不熱,當今的中國已經進入無恥的新紀元!最少當年秦檜要殺岳飛,還會答一句「罪名莫須有」,而不會好似今日的特區政府那樣說:「這是不同個案,我們不會個別評論」──起碼秦檜還有些少承擔,不會學今日的特區高官,做了不認,還想欺騙市民當沒有事情發生過一樣,如果他們生在南宋,連秦檜都要自嘆弗如退避三舍:「冇呀!岳飛乃個別事件,我們不會個別評論!」

打倒昨日的我
從李少光的發現我們可以得知,原來特區政府是這樣處理問題的──事情發生了,原來他們只會向有關方面查詢,而無論查詢出來的結果有幾荒謬,他們都覺得自己已經盡左力,不需要再跟進,就好似今次澳門覆一句「冇黑名單」,事情就結束一樣,當初泰國包機事件,不是很相似嗎?明明泰國有危險,是否泰國方面說一句「冇危險」,我們的政府就決定不再跟進,直至要有人死亡?當泰國方面說機場沒有位,我們的政府就決定不再動腦筋,決定不派包機?這種敷衍塞責的態度,正是特區政府接二連三出錯的主因,用甚麼政治化妝術,亦終歸無補於事。

當年趙高要欺騙秦二世「指鹿為馬」,只不過是呃一個人;今日特區政府卻把這種精神發揮光大,如曾蔭權在立法會明明說的是「狗噏」,政府新聞處卻可篡改為「鬥噏」,公然「指狗為鬥」,打算欺騙全香港人;這種現象由上到下,由領匯到電盈,不是都很常見嗎?2005 年一眾「愛國愛港」人士發動鋪天蓋地的攻勢支持領匯上市,抹黑反對的盧少蘭、鄭經翰等不遺餘力,結果到今日卻可以倒轉槍頭,不斷拉隊去領匯門口示威,抗議領匯狂加租云云;自己作的孽,不道歉、不認錯,還可以厚著顏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恬不知恥。

無恥遠勝古人
又例如「電盈私有化」,早在 2000 年李澤楷收購後幾個月,股價已下跌了三分之二,股價低迷多年全因收購帶來的千億負債!可是當年口口聲聲說「為國家」,而鼓勵、慶祝李澤楷「蛇吞象」的「愛國愛港」人士,隻字不提當年為「擊退」新加坡電訊而帶來的代價,也不提 2006 年中方反對電盈賣盤與予澳洲、美國商人的事實,又厚著顏帶領小股東去電盈門口示威──如果賣給搞實務的新加坡,又怎會要負上如此巨債?又怎會搞到股價跌到今日那般?論無恥,今人遠勝舊人,連「國寶級」的秦檜與趙高,統統要企埋一邊!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