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2月 12, 2009

中國膠的開心大發現

跨區交津變補貼巴士公司
11/02/2009

【本報訊】港府協助偏遠地區人士就業而推出交通支援計劃,供居於元朗、屯門、北區及離島的市民申請,每人每月可獲六百元交通津貼。隨巴士公司加價及取消即日回程優惠,原本惠及低下階層的交通津貼慘被蠶食,變成政府出錢補貼巴士公司營運。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巴士公司的做法是「殘民自肥」,及明目張膽地「打市民荷包」。
...
根據現時的交通費支援計劃,成功申請者可獲在職交通津貼每月六百元,但是他們如果乘搭巴士到九龍或港島區工作,因去年巴士加價及下星期即日回程優惠取消,車費每日增加二至五元,以每月上班廿六天計算,津貼每月便被蠶食約五十至一百三十元不等。

中國膠永遠都膠力十足,佢地平日唔承認自己係中國膠,但去到今日佢地都仲相信孟子果套人性本善,做事時從來不計算人性本惡,次次都大叫「哎呀!喪盡天良呀!點解佢地咁衰o架?」梗係啦,你今年幾多歲?到今日先知班友仔會咁衰?之前開善堂o架?

第一式:「我係君子」
中國膠常最鍾意做君子,而君子最愛的一招,叫做「道德立法」,永遠以為透過「道德」,為良好的動機立左法,大家就會搖身一變成為聖人,乖乖地自自然然去守法;然後佢地道會發現:「咦?點解出面咁多衰人,居然唔守法?我已經立左法唔畀食煙,立左法要停車熄匙,立左法要禁止狗隻去沙灘,立左法要小朋友唔准睇咸片,立左法要煙仔唔畀賣畀小朋友,立左法要過馬路要守綠燈,立左法要禁止超速!」點解仲咁多人犯法o架?我立左法,法律冇人守,一定係人地的錯!證明一樣野,就係執法機構無能!你地食左飯唔做野!你地係衰人!當制訂法律果時,唔需要考慮「可唔可行」的嗎?中國膠話:「咩話?點解唔可行?一立左大家就守啦!執行正義只需要考慮何者為正義,點解要正義的人去遷就邪惡的人?」係囉,道德上贏哂,現實上輸哂,中國膠最愛,就係打「正義飛機」。

第二式:「鴕鳥政策」(或八萬五政策)
咦?乜你而家先知,原來「道德立法」係唔可以改變人心的嗎?改變唔到,咁點算?儒家有咩「路數」去應付呢?子曰:「應付唔到,立即著草」,當冇事發生過,把個頭放入泥土內,把唔想見的事當成睇唔到囉!唔合乎自己「想像」的數據,最緊要當睇唔到,睇唔到就當唔存在,唔合乎自己想法的事,就當冇發生過,大家繼續唔需要睇實際,大家繼續紙上談兵,個個講到口水都乾埋,但都唔理現實發生咩事。

第三式:「愚公移山」

好了,問題嚴重到個個都嘈,唔可以當睇唔到了!於是打著儒家旗號的「中國膠」,思前想後,就會出來「緊急呼籲」某些破壞佢地大計的「不負責任」的「小人」,事情未燒到眼眉,佢地的反應就係繼續「緊急呼籲」、好似一部人肉 mp3 咁(記得林公公講,今日唔用收音機o架啦),連續重播十次佢地的「聖旨」;好似用十二度金牌去追岳飛一樣,我地的偉大中國膠精神,就係當事情行唔通果時,連續重播十二次之前的方法,希望岳飛「良心發現」,會突然改變佢的立場和想法,於是就萬事大吉,歡樂滿東華,大家一齊慶團圓!好開心!好快樂!浪子回頭金不換呀!

第四式:「天下人負我」

當火燒眼眉了,唔能夠當冇事發生,亦唔能夠得把口發音的時候,中國膠最愛就會啟動「發爛渣系統」,把「緊急呼籲」upgrade 成為「強烈譴責」,開始把所有「破壞」佢「大計」的一干人等,全部拉入來狂鬧,都係「天下人負我」,例如交通津貼畀巴士公司以及隧道公司加價食左,偉大的議員就會用感性的語調,強烈譴責巴士、隧道公司「為富不仁」!最衰都係呢班衰人,點解佢地要咁衰呢?最衰都係食煙的人不負責任!點解佢地要繼續在公眾場所食堂呢?最衰都係班司機不負責任,點解佢地停車唔肯熄匙呢?最衰都係小販不負責任,點解佢地要賣煙仔畀小朋友呢?點解?因為佢地係衰人!因為佢地唔正義!因為佢地唔潔淨!因為佢地唔聽話!(原來,你今日先知?梗係啦!點知佢地咁衰呀?吓?你唔知咩?你講風涼話梗係開心啦!--問題出現前,你話你講哂呀?問題出現後,你話「你講風涼話呀?」簡單而言,中國膠就係唔接受任何反面的意見,無論事前事後,都係天下人負佢!)

去到呢度,中國膠就開始分流變種,有一隻叫做「董建華病毒」的,原型係百幾年前英法聯軍時發發現的「兩廣總督葉名琛病毒」,隻病毒本來叫做「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簡單而言,就係當冇事發生過,由第四式「天下人負我」回到第二式「鴕鳥政策」,再慢慢開始重新計過。

第五式:「加強阻嚇力」

另一隻病毒,叫做「法家病毒」,佢地就會使出第五式:「刑求重典」,好似以前教細路咁,進行體罰,講唔聽就打,打唔聽就再打,再打唔聽就繼續打到聽為止!

對付自己細路,就可以日打夜打,對付外人,佢地就會要求加強刑罰!加強阻嚇力!罰重些!罰嚴重些!靠惡,就可以解決問題!唔怕你唔正義,最怕你唔夠惡,所以葉劉之流,在廣大的中國膠眼中,係有唔少 fans 的;因為中國膠係唔會承認自己犯錯,中國膠的腦部係直線思考問題的,見到眼前有牆,佢地的反應唔係繞路行,係會大叫「朕受命於天!」,希望牆會自己消失;如果唔消失,佢地就會下令身邊的人去拆牆!如果牆太硬,佢地就會狂鬧那面牆,甚至叫人用大鐵槌、攻城櫓、甚至核子彈,把眼前的牆炸左去!佢地永遠唔會怪自己個腦有病,卻會怪「點解牆咁硬?」、「點解要用到核子彈你先肯改過?」「敬酒唔飲飲罰酒!」

所以,亦因為中國膠,衍生左另一批中國膠,佢地就係「膠官」的代表;佢地本身亦係「直線思考」的動物,但為左迎合中國膠的需要,佢地會選擇搵一塊荒地,事先睇過:「咦?前面冇牆喎,可以直線行動喎」,然後去行直線;可是行行下,發現地下有個坑,發現前面有地雷,佢地就會重覆前面的三式,輸波賴地硬!當然唔會怪自己啦,就係怪:「點解有人暗算我?點解有陷阱?陷阱真係賤格!衰人!」

再一次送上例證: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巴士公司的做法是「殘民自肥」,及明目張膽地「打市民荷包」--公司唔係為自己的賺錢打算,為「社會良心公義」?開善堂呀?你制訂政策果時,係假定佢地全部都係善堂呀?係囉,所以「稅務學會」建議,全港都送「交通津貼」囉,大家而家明未?

好似「強制停車熄匙」咁,未唔停車繼續排廢氣囉,係係係,我知道中國膠會再回應 1. 都未發生過,你點知呢? 2. 我地唔可以要「正義」的人去遷就「邪惡」的人!係!收到!你膠飽佢啦!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