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2月 08, 2009

期待香港的馬丁路德

讀過方潤兄的大作《勿讓反原教旨主義人士自我消融》,特別是以下幾句:「我寧願多點像林忌〈從歷史看福音教派〉的梳理,或者Julian〈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的踢爆文章。真正的啟蒙只能靠教育而非革命實現,不讓基督徒群體自我覺醒,其他人做任何事都是枉然。」

對方兄的抬舉不勝驕傲,但的而且確,方兄說中了為何我要寫《從歷史看福音教派》的目的,就是把戰場帶回教會。

大家可有想過,這班所謂「保守教徒」,或者叫他們做「異端教徒」(偏離了原本教會的使命),每次在這些問題上指指點點抽水,如果只是在單一議題上和他們對仗,就算他們被打敗了,也可以安然無損地回到自己的「信仰堡壘」之內,絲毫不受損害;簡單而言,就是我們白打一場,他們這些「職業打手」轉頭又開另一條戰線,讓我們疲於奔命,消耗大家的精力、時間與心血,不但沒完沒了,而終有一天,他們期望可以在某些事務上「偷襲、偷雞成功」。

因此,在戰略上我們必須做的,就有如漢尼拔把戰爭帶到羅馬本土,集結所有的力量,直指這些人的教會及教職,直接向全世界的福音教派教會作出投訴,這些香港教會的教徒,出賣自由、公義與理想,與共產黨人合流的鐵證;以及集結所有香港教徒的力量,發起「新馬丁路德運動」,改革香港的教會,把這些把靈魂賣給了撒旦的假基督徒,掃地出門。

當年馬丁路德要改革教會,就是看不慣當年天主教的神父、教士與信眾,已經脫離了真正的信仰,所以才把《九十五條綱》釘到教會的大門上;今日的香港,我們有沒有一位新的馬丁路德,作為「前牧師」或者「前信徒」,寫一條新版的《九十五條綱》,釘到今日香港這些異端教會的大門上呢?

當年循道衛理會之所以要脫離聖公會而獨立,原因就是衛斯理的反黑奴貿易的平權運動,令到基督徒覺醒,不能和當權者的國教合作,而需要面對自己的良心,今日香港的循道衛理會做了甚麼來?連網頁都找不到衛斯理反黑奴貿易的簡介!大家都認識的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他是一位神學博士,亦是一位浸信會的牧師,浸信會更是新教最重要的其中一枝,他們也出來平權!當為「改革」而成立的「新教」變成了最保守、最需要改革的「反動力量」,他們存在的價值是甚麼?我們要做的,就是「再改革」香港的「改革教會」,把社會上單次議題的戰爭,帶回去作全面的宗教的戰爭!

再引方潤兄的幾句作為總結:「學共產黨的說話,我們要認清主要矛盾,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而不是讓這場運動變成(或者,被人當成)反宗教運動。這樣一定失敗,不單止「反基」不可能做到,就連其他人本來想達到的正當目的(反對原教旨亂港)也做不到。」

「現在問題不是基督徒都心理變態,要發動聖戰控制一切﹔而是有些居心叵測的教中人士,借宗教之名騎劫了基督徒群體(在下稱之為「劫聖經以令教徒」),借基督之名掩飾他們反基督之行,為所欲為。多數教徒或因為心態保守、沒察覺其主張之問題,或因為懾於對方掌握了教會的話語權而不敢反對。於是這些敗類就被當成是基督徒的代表,呼風喚雨叱吒風雲。」

除了有關贖罪券的部份,馬丁路德的《九十五條綱》之中,用在幾百年之後的香港今日,仍然非常貼切,令人格外唏噓。

1. 當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說“你們應當悔改的時候”他是說信徒一生應當悔改。(悔改完後投靠無神論的共產黨人,與共產黨合作,這些還是新教徒嗎?)
2. 這句話不是指著告解禮,即神甫(今日的牧師)所執行的認罪和補罪說的。(上教會聽那些牧師佈道,變得比起教徒自己的內心與上帝的溝通重要,和當年有分別嗎?)
3. 這句話不是僅僅指內心的悔故而言,因為內心的悔改若不產生肉體外表各種的刻苦,便是虛空的。(那些教會用了幾多錢去建教堂?那些幾億幾億的設備與享受,是新教徒應作的事嗎)
4. 所以罪惡的懲罰是與自恨同長久,因為這才是其正內心的悔改,而一直繼續到我們進入天國。 (忘記自己的自恨,卻走去攻擊同性戀等弱勢社群,掛基督的羊頭,賣儒家的狗肉,去的一定不是天國,而是地獄)
92. 因此那些向基督徒說:「平安,平安」,實則沒有平安的先知滾開去罷。(香港走去推廣儒家的牧師,絕對是假先知)
93. 那些向基督徒說:[十字架,十字架],而自己不背十字架的先知,永別了!(神愛世人,同性戀者可在外?那些牧師自己可有背基督的十字架,去為他們流血?)
94. 基督徒應當聽勸,努力跟從他們的頭基督,經歷痛苦,死亡,和地獄。(儒家和基督有甚麼關係?走去傳孔子?)
95. 所以他們進入天堂,要靠經歷許多艱難,而不靠人平安的保證。(絕對不會是那些教會和那些牧師的保證)

題外話:另一方面,梁文道兄等常提到的「右派教會」,其實是為他們而「貼金」--這些人是土共臥底,竊取了教會的高職,借教會來謀取私利,同時幫共產黨醜化全體基督徒!用右派一詞來比喻他們,就有如用左派來比喻共產黨一樣,醜化了全體左派;他們已經成為了法西斯黨人,成為了納粹黨人,不要再稱呼他們作「右派教會」或者「保守基督徒」,保守黨人從不迫害少數人,右派從不迫害少數人,迫害人的是納粹、法西斯、以及共產黨--就是嘛,共產黨也反對與迫害同性戀,這班人的政治立場和「極左派」的土共沒有分別嘛,難道我們又要叫他們作「左派教會」?

伸延閱讀:
方潤:勿讓反原教旨主義人士自我消融
肥醫生:大戰前夕,山雨欲來
黃世澤:宗教改革大風暴吹向香港
莫乃光:選舉中的宗教與政治
燃點希望,拒絕犬儒.共同建立我們的新中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