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1月 09, 2009

分流如廁地鐵毋須建公廁

一睇條題目,你應該估到今日林忌又係出來寫潮文;冇錯,呢一篇係一篇曲線的潮文,講到明,潮童不宜觀看。

林忌去左北歐過完一個白色聖誕同新年,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係在堂堂瑞典國的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商業中心區,全部廁所不分男女老幼,都要收五蚊如廁費(五元瑞典克郎,今日和港紙幾乎一對一);包括連麥當奴在內,在最中心的地段,連麥記都打破廁所唔收錢的傳統,只設有五蚊一次的廁所;在瑞典呢個舉世聞名的福利國家,都見種奇怪的現象,就係公路、橋樑、隧道永遠唔收錢,但係如廁卻收錢,情況和膠港剛好相反。

見到呢一幕,林忌就成日都忍唔住要諗起某議員的金句:「起得越多路,就會越多車」,在瑞典國的經驗來看,事實剛好相反;在香港林忌提出「馬桶令排泄增加」,令好多人覺得我太有創意,點知去到瑞典國,反而林忌係最正常果個!事實就是,在商業中心區,在旅遊景點,連跨國的麥記都要收五蚊去一次廁所,咁點解香港例外呢?

有班議員大佬佢地唔關心塞車,唔關心老人家坐巴士塞車時去唔到廁所,只關心部份市民坐地鐵時搵唔到廁所,所以要求全港的地鐵站都要增加廁所讓人去方便--第一個問題,今日的傷殘人士以及老人家,係鍾意開私家車、巴士,定係坐地鐵呢?如果老人家都係鍾意使用路面交通,咁地鐵起廁所畀咩人用多呢?係唔係有違地鐵起廁所的原意呢?

巴士冇錯係好難起廁所,所以有人唔提出;但所有路面交通工具的最大的問題,就係塞車呀!塞車時間越長,係唔係去唔到廁所的時候都越長?咁如果連地鐵都忍唔到果半粒鐘,坐巴士係唔係更加忍唔到?當老人家行都行不動的時候,議員唔係令到佢地坐車更方便,反而叫佢地成百歲人行上行落去地鐵方便?係唔係捨本而逐末?係唔係晉惠帝叫饑民食肉?係唔係個腦有問題?

好了,反過來用偉大議員的邏輯:
網友「如廁難」回應:

「我就好反對地鐵起公廁。當然係好急屎,但係好多經驗畀我地聽用起公廁去解決屎急係唔得,因為你往往畀多左好多間公廁出o黎,就會增加如廁量...... 咁我地o黎緊會有港島西公廁,同埋南區會起好多公廁,2012 o既時候,果度會減少左好多如廁量。咁如果我地可以通過在家去多些廁所,用全港公廁去分流,由九龍公園公廁去到維多利亞公園公廁的話,其實我地係可以減少好多坐地鐵時如廁的流量。」

就正如一堆人未睇數據就大叫反對起第四條海隧,話今日仲有好西隧未爆滿一樣;林忌甚至可以憑經驗話畀各位知,全港的公廁有大量都未爆滿,有好多公廁使用率極低,甚至連最高容量的一成都冇,仲未計全港無數個家庭的私人廁所,以及全港無數個餐廳以及公眾商場的廁所,因此地鐵絕對冇需要起公廁!

係囉,學者建議透過收費分流,去解決隧道塞車的問題嘛;林忌都向各位提出建議,我地應立即透過「用者自付」的方式,去替港鐵的所有廁所收費,越多人去的廁所,就收得越貴,例如以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商業區為例,黃金地段的廁所,應該收五蚊至十蚊一次,冇人去的廁所,就唔收錢囉;窮人同弱者可以收到政府每月派出的「如廁券」,用來去公廁之用,咁樣分流,大家就冇需要嘈地鐵起公廁了,對不?港鐵係上市公司,要向股東交待,建廁所幾時先可以收回成本呢?就好似維園等起了好多千萬豪裝的公廁一樣,當年未落選的民建聯蔡素玉議員,更試過用立法會寶貴的提問,去質詢維園公廁的開放時間,其實大家都唔理解佢,因為其實佢的提問,係一個用心良苦的提問,係希望各位關注我們香港公廁收費遠遠落後於北歐的模式,必須立即根據最流行的「用者自付」原則來推行!

既然有咁多議員,對塞車不關心之餘仲要誓死反對建隧道同起路;作為唔坐港鐵的我,唯有效法佢地,誓死反對港鐵起廁所到底!咩呀?而家全港公廁都未爆,你話我知邊度爆左屎渠呀?我地應該分流如廁,堅定不移地在家如廁,甚至好似內地的「單雙號單雙日如廁」,先可以減少排放污染,減少對環境衛生的影響,學何議員講法,起多越多路(屎渠),就會引來更多流量(排放),所以我地應該堅決反對任何新廁所的興建!

內地網友示範單雙號分日如廁的短片:


伸延閱讀:
馬桶令排泄增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