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0月 30, 2008

投資衰過賭波

去馬會賭波,馬會同你明買明賣,贏幾多保證一定賠,就正如去賭場買大細,買一百蚊,贏左賠九十幾(計埋抽水),輸左都係一百,開價公道童叟無欺,仲有法例保證監管添,林忌到今日都唔明,點解我地要禁止全面開賭,卻容許所謂的「投資」?

例如星展果隻系列 3x / 4x 「債券」,贏左都係得 4.5-5% 的回報,輸左就乜都冇哂,又或者最好得番原本的本金的 8%,買一百,得番八蚊,咁點解我唔入賭場賭錢?點解政府唔可以好似台灣咁,容許銀行賣彩票(六合彩?)賭錢,最衰都係傾家蕩產之嘛,正如一班「反苦主」的朋友講,投資有風險o架嘛,賭錢都只不過係有風險之嘛,仲低過買迷債或者 accumulator 添,咁點解要禁賭?

賭場唔合法,因為你賭一百,贏左佢要賠九十;銀行賣「債券」合法,因為你買一百,贏左佢只賠五蚊!點解要禁賭場?因為賭場會搶哂銀行的生意,會令銀行失去一條大財源,畀咁高回報率畀你班「投資者」(或者賭徒)?咁特膠上下班有錢佬點搵你地錢呀?買一百賠九十畀你,仲有邊個傻佬會去「投資」?

我到今日都唔明,點解 X 光社等反對賭波,反對賭馬,反對特區賭博的那一大堆道德團體,到今日都對銀行等衰過賭博的投資產品視若無睹;點解要反對賭博?因為賭錢會上癮,會傾家蕩產嘛?乜而家股票機前面班友,唔係上緊癮咩?禁止佢地去買一百博九十,卻容許佢地去買一百博五蚊,輸左又係一樣傾家蕩產,呢種選擇性道德,係唔係同我地偉大警方選擇性拉寶藥黨一樣,值得香港興建多座大水法《諧奇趣》去紀念一番?

忽然記起,中世紀的歐洲之所以被猶太人壟斷了銀行等業務,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時天主教仍然不主張收取利息(今日不少伊斯蘭教的支派仍然擁有這種戒律),最奇怪的就是那些很道德,很原教旨的份子,偏偏又是「選擇性道德」,對大銀行大商家放數、假投資視而不見,卻對大衛像的性器,大學生的一份小報,全港做最多慈善的馬會大力鞭撻,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希奇!希奇!

最過癮係,在馬會賭馬賭波,必須拿出真金白銀,法例唔容許借錢賭錢(例如信用卡);但係所謂的投資,卻可以大玩「衍生工具」,炒 margin 唔係借錢係乜?當阿婆去銀行入錢排隊,都可以畀人拉去玩比起賭馬、賭波更危險的「投資」果時,我地的法例係唔係出左問題?我地個社會的邏輯係唔係出左問題?定係我地的問題,就係問得太多問題?

不要問,只要信,記得呼籲馬會,快 d 在各投注站大賣廣告啦:

「投資不如賭波,贏波一定賠足!」

星期二, 10月 28, 2008

難產的民主右派

2008年10月28日 信報 蕭若元《建立真正民主右派》最後一段:
「對香港的年輕人來說,投身建立民主右派是一個可為的事業。我們需要年輕人,是因為香港的民主右派要從無到有,取得北京的諒解和跟隨政制的推展,整個建立的過程是非常艱巨而且漫長的,非得付出十多年努力方會成功。當然,有付出必然要問收穫,正如只有安慰獎的六合彩不會有人投注,要吸引有能力的人才從政,單是能當一個立法會議員是不足夠的,因此,民主右派必須要以執政為最終目標。而有將自己貢獻給香港前途的熱情、打算投身於民主右派的年輕人亦要有使命感,他們必須認為這是解決香港問題的途徑,因為唯有這種民主右派的政治綱領,才有機會為北京和大多數香港人所接受,亦基本上能與國際接軌,使特區政府在這條軌跡上得到市民的授受性,然後才能解決香港在經濟和社會上的各種危機。」

一直有很多人都問,為何香港各種運動,在七一前都幾乎見不到年青人?而即使七一後,除了一般所謂「衝動」、「理想化」、乎合一般人「年青定義」(簡單來說,即是幼稚)之外的「年青人」,好似都見不到。

相比起當年涂僅申廿八歲做立法會議員,除了由根正苗紅的陳克勤之外,泛民的「年青人」哪去了?多年來只見「長輩」教訓「晚輩」,說年青人不中用,不知所謂之外,只有一個呂大樂敢企出來,寫一本《四代香港人》的書,稍稍提到今日年青人所受到的不公不正待遇之外,又有誰敢違反今日「多數」、「主流」的聲音,說年青人其實有用?

年青人最冇用的,就係唔夠人多;比起六、七十年代年青人佔社會大多數的比例,當年的年青人說甚麼都是對的;反過來我們這一兩代,年青人永遠都只是社會的少數,於是做甚麼都是「小眾」,即使互聯網到今日仍然被暗暗地標籤為「小眾」,覺得「難登大雅之堂」,不怕貨比貨,拿起是旦一份報紙,和博客的質素比比看,看看是哪些文章理應「難登大雅之堂」呢?

就是嘛,我們身邊就是一大群所謂的「民主右派」或者「潛在的民主右派」,一大堆年輕的專業人士呀,醫生律師呀,傳媒工作者呀,文化先鋒呀云云,大家都面對同一個問題,凡是有理想,就死得最快;對比起在六、七十年代,無論哪一派都總有上一代的支持、扶持、即使是口頭的推許、人脈介紹、或者社會環境的幫助,於是人生仍然可以有理想;問問今天年輕人,有理想?別說甚麼開飯生活需要問題了,這些根本已經想也不敢想,只要稍為與眾不同少少,只要稍為提出異見少少,上一代與圍繞他們身邊那些所謂的「年輕代理人」,就已經立即撲出來,去圍攻、批鬥、夾殺年輕人;有志、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輕人?他們的心早就死了;哀莫大於心死,死了的心,單是靠一兩句口頭的呼籲,可以喚醒的嗎?

對,每一個政黨,每一位「上位者」,人人都大談「我們需要年輕人」--你們需要的,只是年輕的軀殼嗎?是希特拉需要年輕人幼稚的心靈,去上戰場做替死鬼呢?還是需要年輕人的活力,去推動你們多年不做、不肯做的粗活?還是需要年輕人去埋單?去收拾替今日的殘局?既然做得右派,年輕人的選擇很簡單,就是不做幼稚與白癡的傻事,而先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殘局,就由搞到污煙瘴氣的收拾好了,年輕人比起「在位者」的優勢,可能有語文優勢,可能在更具國際視野,可能在適應力,「上位者」精心計算過自己的優勢,「年輕人」一樣精心計算自己的優勢,年輕的最大優勢,就在年輕嘛,我們等得起,亦走得動嘛,對不?

生於斯,長於斯,我們愛香港,但香港愛我嗎?問問年輕一代,我們有幾多個感受到香港「在位者」對我們的所謂「愛」?愛是要真心真意的愛,而不是洗了錢就好似羅范的態度:「政府用了很多錢在教育....」哪又如何?今日的社會,比起三十年前,是哪一個更公正?哪一個更公平?哪一個有機會給予年青人?哪一個會聽取、接納、配合年青人?

正如台灣只有藍綠,沒有黑白一樣;香港的將來早就沒有了;和台灣一樣,香港只會有「保皇左派」與「泛民左派」之戰,而右派或被邊緣化,或已退出戰場,或已無心戀戰,或已哀莫大於心死。促成今日局面的是誰?不如先問問自己吧......

星期一, 10月 27, 2008

特區官員不誠實使用電腦

「東亞銀行發出盈利警告 債務抵押證券投資虧蝕 35 億元
2008-10-27 HKT 16:52
東亞銀行發出盈利警告,本年度因為出售債務抵押證券(CDO) 虧損 35 億元,將令本年度溢利大幅倒退。東亞去年盈利有 41 億元。

東亞銀行表示,在環球金融市場持續動盪下,所持有的債務抵押證券投資組合,公平價值進一步下跌,如果持有至到期日,剩餘淨值可能進一步大幅削減,所以該行決定在到期日前出售仍有帳面值的組合。」

看完這段新聞,真的想問問警方,會不會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名,去控告特區政府的官員?又同時間,我們是否有人要發出私人刑事傳票,去檢控特區政府的官員?

一個月之前東亞發生擠提時,上述的財務問題,東亞的高層會不知道嗎?特區的一眾高官也不知道嗎?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不知道嗎?在客觀現實東亞面臨不利消息之時,作為小存戶有沒有理由、有沒有權力、有沒有合理的理據,去擔心自己的存款出現問題?

市民出現恐慌,作為政府的責任,是應該正面去安撫市民,消除市民的信心危機,還是一味靠嚇,連市民提款都要收到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去查問有沒有東亞職員告訴你東亞不穩?

原來空穴來風,果然事出有因,事實就是東亞嚴重虧蝕,但一個月前為何政府一再強調東亞「非常健全」,乜問題都冇?健全到蝕三十五億,比起中信真係好健全囉,你班小投資者,蝕到你暈都係抵你死的係唔係?

有人在呢一個幾月買 put 沽空中信,唔知使唔使收到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的電話呢?原來隔成個幾月先公開資料,中間有冇任何內幕交易的空間?反過來明明東亞係遇上問題,一個月前班高層唔知?講 d 唔講 d, 小股民有咩保障?小市民的錢有咩保障?

係囉,有人對呢 d 詐欺案、不合理的偏幫視若無睹,結果就係成行陪葬;笨實的人唔係冇,但呃多幾次,就成行的公信力從此一落千丈,成行一齊玩完。人心反映的,就係特膠政府及金融界的公信力,已經玩完;有些人到今日都唔明,有時除笨有精,蝕底 D , 幫助那些最可憐的苦主,其實係幫佢自己--比起你再做一千個一萬個廣告都有效,就係靠最傳統的--口碑。

星期六, 10月 25, 2008

塔羅牌呃了陳水扁?

黃姓少年部落格坦承 假喇嘛騙扁
  立委邱毅爆料,十六歲黃姓少年用塔羅牌幫陳水扁算命,他在部落格上坦承,自己用假喇嘛把陳水扁騙來工作室,說自己是小騙子騙倒了台灣最厲害的騙徒,為台灣人出了一口氣。但警方發現他兩年前,曾經冒用他人身分應訊,偽造文書,現在要全力緝捕。

  這是電影神鬼交鋒,男主角李奧納多飾演一個大騙子,偽造文書,利用假身分當上了機長、律師、醫師、大學教授,現在真實版的故事,在台灣上演。

  這是黃姓少年最廣為人知的角色,塔羅牌算命師,不僅騙倒了許多錢來算命的民眾,連前總統陳水扁也被立委邱毅踢爆曾經登門拜訪。儘管扁辦極力否認,但黃姓少年卻在落格中,坦承真有其事,而整個事件,都是他一手策劃,更形容陳水扁被騙得團團轉,說自己是小騙子,騙倒了台灣有史以來最厲害的騙子。

  騙倒了陳水扁,讓黃姓少年知名度暴增,但也讓警方查覺,兩年前黃姓少年疑似援交被抓,當時他也冒用他人身分應訊,最後被檢察官判決緩起訴處分。警方更查出,黃姓少年這兩年來,至少用了九個身分,連真實年齡都沒人知道,涉嫌偽造文書,警方正全力追查他的下落,要把所有事情都查得水落石出。

「那先生蠢」 黃姓少年暗指扁被騙

因為自曝前總統陳水扁算塔羅牌的黃姓少年,今天主動公開自己確實通通造假,包括自己根本不會塔羅牌,而當時幫陳總統請的3名喇嘛也都是假的,甚至在部落格稱陳水扁為「那位先生」,蠢得要死,又基於他已經在部落格承認一切都造假,因此年紀也恐怕是未成年,基於兒少法,我們將這位黃姓少年的畫面做了處理。刻意閃躲將近一個星期,黃姓少年不甘寂寞,持續在部落格吐露心聲,說自己真的太蠢,早就應該在爆料陳前總統抽中死神牌後,出面召開記者會。黃姓少年 (97.10.18):「就陳先生這個個案部分,當然針對商業道德,我不方便多透露。」

日前接受採訪,黃姓少年欲言又止,現在反倒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說應該一開始就承認是冒牌塔羅師,供出「那位先生蠢的要死,被他騙,又被3個假喇嘛騙得團團轉,這全是要為所有臺灣人出一口氣」。這麼一來,自己就會變成人見人愛的大英雄。

而且要是趁機坦承沒有雙碩士,也沒有出過國,塔羅牌更是自己看書亂學的,應該也不會有人怪他。

錯失自白良機,黃姓少年說是悔不當初。從頭到尾攏係假,先瞞學經歷,營造神秘氛圍,再爆料曝光,最後才說是騙局,真真假假,到底有什麼動機,就待這位「黃先生」出面說分明。

早就說嘛,騙徒小有小騙,大有大騙,由小到大,你不阻止他,他就會越騙越大、越騙越多。

在香港踢爆騙徒,總有些好事之徒說這是「小題大造」;好了,在台灣連阿扁都為騙子所騙?不會吧?特別看看電視新聞,甚麼?拿著一張「戰車」牌、「死神」牌就可以呃到陳總統?唔係以為睇塔羅牌,真係靠一張、三張牌就可以睇到乜嘛?起碼都擺個 Celtic Cross 賽爾特十字陣啦嘛?唔係連咁基本野都唔識嘛?

無論你信或者唔信,對於這些所謂的「知識」,以往有教養的家庭,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教育與認知;例如你即使唔信風水,但係對於基本五行都要知吧?呢種程度的「一張塔羅牌」,理得你係戰車定係死神,靠一張牌內容本身,已經「膠到冇朋友」呢句都形容唔到;正位?逆位?前後左右的牌係乜?係咩位?唔係嘛?連呢 d 都冇信「塔羅」?

膠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在香港有假立法會車牌,在台灣有假塔羅牌呃前總統;上帝要讓人類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騎呢人士大戲陸續上演,未來兩三個月形勢更加兇險也。

星期五, 10月 24, 2008

如果中信狂加隧道費

2004年11月28日,由陳久霖領導的中航油因爆出高達5.5億美元的巨額虧損而不得不停牌重組,當時成為震驚海內外、僅次於巴林銀行的醜聞。經過長達一年多的艱苦談判,中航油重組成功獲得重生。不過代價是國有資產的縮水,在巨虧事件之 前,中航油集團持有中航油75%的股份,重組後,中航油集團不得不注資7577萬美元添窟窿,而且股權比例還降到了51%。中航油在新加坡炒期貨巨虧5.5億美元,去年已全部償清,中航油巨額利潤惹暴利質疑

在新加坡炒作期貨而導致巨額虧損、曾一度被業內認為重生無望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簡稱中航油),出人意料的是竟然僅用了1年、提前4年就還清巨額欠款。不僅如此,在2007年該公司還實現了3350萬美元的淨利潤,分紅派發更是高達21%。

三大航航油成本卻攀升至4成

與之巨額盈利相對應的 是各大航空公司航油成本的節節攀高。近幾年來,我國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航油一直比國外航空公司貴大約10%左右。比如,2001年、2002年,國產航油 的出廠價平均每噸高於國外800元之多。2004年,平均每噸航油的採購差價高出國外205元。

特膠政府後知後覺,2004 年在新加玻出事的中航油炒燶事件,四年後在香港由另一隻中資股出現;而更後知後覺的,就是特膠政府到目前為止,仍然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中航油可以在炒燶之後狂加價來填補炒期貨蝕的錢,今日中信泰富可能永遠都填不了 accumulator 所蝕的巨款,但在香港透過兩隧狂加天價,卻游刃有餘;而今日政府一開始不用積極態度回購兩隧,乘著最好的時機取消以往錯誤BOT 興建隧道的政策,那麼當中信渡過了危機之時,反過來要求兩隧加費至天價之時,有誰去負上這個政治責任?

東隧專營權 2016 年就屆滿,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政府回收,以低於紅隧的過海收費,去調節車流;八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剛好接近灣仔、中環填海的解決時間,政府說甚麼塞車問題不會一夜解決,這是廢話,有誰不知道?吃飯不代表會吃得飽,但不吃就一定餓,早日買回目前的東隧專營權,一來變相等如入少少市支持市場,二來解決一個政治的計時炸彈,三來買回解決塞車問題的其中一條鎖匙,一舉幾得的政治時機,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

當然冇話包生仔,但如果試也不試,將來真的出現狂加費的情況,政府千錯萬錯,都無法挽回今日的錯失!

星期四, 10月 23, 2008

事前孔明追數

孔明一向都是事前預測成功,可是世界上總有好多輸左唔認數之人,發音前唔諗,發音後唔負責任,發完音衰左,就立即脫逃,搞到今日的孔明,唔只要預測,仲要做埋收數佬份工。

2006 年 8 月 8 日預測劉江華投奔當奴

2008 年 1 月 22 日預測匯豐基本業務唔掂

2008 年 9 月 23 日預測雷曼問題是詐騙 當全世界話銀行一定冇錯,存戶打官司輸梗,到呢兩日有銀行終於肯或多或少「賠錢」,警方終於承認有刑事詐騙成份。

2008 年 9 月 24 日由東亞造謠 ,到今日的中信泰富賭輸錢,對小市民就惡形惡相,對有權有勢有財的,就隻眼開隻眼閉。

「警方消息稱部分雷曼投訴涉欺詐成 交律政司研究提檢控
2008-10-22 HKT 17:15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表示,警方前日已轉介 50 宗涉及銀行與證券公司,以不手法銷售雷曼兄弟結構性產品的投訴個案予金管局及證監會跟進。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透露,這些個案均不涉及刑事成份,但明顯違反相關條例。

警方接到首輪 1700 多宗投訴後,經過兩星期的調查,已經與所有苦主會面,發現部分個案涉及欺詐成份,轉交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

警方稍後會將所有個案的資料分類,再考慮轉交那一個部門處理。」


而家咁的環境來搞最低工資?不知天時的,偏要把預測天時的人,說成是「撞彩」、「你講哂」。

鄭家富建議政府收購東西隧,林忌同意;這是最好收購的時候,就算不收購西隧,收購東隧吧?收購東隧者或者一開始未能有大用,但如果在大老山隧道入口前的觀塘繞道天橋,建一條短橋接駁到龍翔道,專分流重型車行東隧,最少可以減少紅隧一兩成的擠塞。

公佈石油產品價格,政府終於肯做些實事,看看當奴今年的施政報告,有關交通和民生問題,難得地終於拿出一些回歸以來從來看不到的論點--如接駁道路,如只是價錢是無法解決塞車問題等等,這些我們之前說到口水乾都冇人聽的建議,今日終於肯聽,內心最終平和順暢一點。

可是膠港已經陷入「零治」年代,一個沒有道理、沒有是非黑白,沒有真相,亦沒有管治手腕與能力的年代,說多說少,作用真的這麼大嗎?

看新聞,已經變成每一天之中最不愉快的事情;成功預測只會帶來更沉痛的心情,而絕非有些人想當然爾的「洋洋得意」。人生苦短,接二連三聽到身邊的朋友入紙移民,連呼吸都感到窒息。

發完牢騷,宣佈由今日起本博客運作恢復正常。

星期二, 10月 21, 2008

中大學生報勝訴

中大學生報及明報就情色版事件 提覆核勝訴

2008-10-21 HKT 10:32

中大學生報前總編輯及明報,就情色版事件,向高院提出司法覆核,獲判勝訴。
高院裁定申請人勝訴,亦毋須發還至淫審處,重新評定。

淫審處去年裁定兩期的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為第二類不雅,其後明報轉載部份內容,亦被評定為不雅物品。

星期六, 10月 18, 2008

Try our breast 陳克勤再早抖篇

十月十七日新稿:警方再次選擇性執法
十月十五日新稿:香里老母寶藥港
十月十四日新稿:新投資產品:迷李老母推介
十月十三日新稿:對抗油公司加快減慢的獨創新招
十月十二日新稿:香港雅虎金盾疑雲
十月十一日新稿:中國再次震驚世界
十月十日新稿:X 建聯扮支持苦主最無恥
十月四日新稿:向網絡廿三條宣戰
九月廿九日新稿:毒男與毒女(二)
今日新片上畫:Try our breast 陳克勤再早抖篇
九月九日影音製作:克勤 Try our breast X Reginababy, she bangs!


一百萬討厭民建聯特權人士的你與我 NO DAB
Facebook Group 推舉陳克勤做立法會主席
歡迎各位在 facebook 成為林忌的朋友

記得按多下去 Youtube 畀 ratings!!!
MP3 版本下載 Try Our Breast Ringtone 版本

原曲:Dschinghis Khan (Dschinghis Khan) (Berryz 工房:Jingisukan / 林子祥:成吉思汗)
歌詞:林忌

豬兜之中最hea賤賣吹水驗尿在歌唱HA! HOO! HA!
英文包尾揸兜甩咳O嘴核突又失禮 HA! HOO! HA!
it is a little bit 樣衰丟假
Not just criticize 嘔心瀝血
我高聲歡呼 Try our breast! HOO HA

Er! Er! Er上位!
羞家囉 醜死囉 該煨囉 可恥囉
Er! Er! Er上位!
影印吧 吹脹吧 執野吧 恥笑吧
DAB loves Hong Kong? wo ho ho ho
送你廢拉幾個 wahahaha
我高聲歡呼 Ty Or Breast!
Er! Er! Er上位!
羞家囉 醜死囉 該煨囉 可恥囉!
Try! Try! Try our breast!
Try your breast Try his breast Try her breast Try our breast
無能人士最強 Wo Ho Ho Ho
太監變哂主角 Wa Ha Ha Ha
我高聲歡呼早抖啦!

成吉思汗原曲資料:
日本改編:著名少女組合「Berryz 工房」第十六首 PV《成吉思汗》(2008年3月12日發行)
香港改編: 林子祥專輯《抉擇》1979 年
德國原裝:Dschinghis Khan 樂隊首本名曲 《Dschinghis Khan》1979
高清版:



克勤 Try our breast X Reginababy, she bangs!

警方再次選擇性執法

【on.cc專訊】 :上月澳門有銀行因謠傳持有大量雷曼債券引致提款潮,一名姓袁教師以「城市隱者」的網名在網上討論區發布事件,後來被司警拘控,但案件遭檢察院以理據不足退回。對此網民認為當局濫權,今日更有團體到銀行及司警局遞信抗議,表達不滿。「民主起動」中午先到永亨銀行總行門外拉起橫額抗議,團體負責人利建潤向銀行遞抗議信外,還向對方送上一小袋豬肉,指銀行向網民「砌生豬肉」。隨後他們再到司警局遞抗議信,利建潤指,當日該教師在銀行出現提款潮後才上網發帖,但卻被控告煽動集體違令及濫用虛構危險訊號罪名,此舉充份顯示當局荒謬,亦令人聯想到是否跟基本法23條立法在即有關,為政府打壓言論自由開先河。該團體要求當局立即停止有關以言入罪的政治控訴,以保障澳門居民享有言論自由。

一港之隔的澳門搞成今日的地步,香港亦唔好得幾多;收到有讀者報料,他本人為東亞銀行存戶,在擠提當天提出了銀行戶口的錢,這幾天卻收到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的電話,清楚說出讀者的提款數額,更質問他為何提款,以及有沒有聽過由東亞的謠言,以及消息是否來自東亞職員等等。

第一個問題,就是對於一宗已經「明日黃花」的案件,為何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竟然仍然如此著迷,偏要找「東亞職員」來祭旗?警方收到如何「堅過石堅」的證據,證明追是一宗由「東亞職員」提出的惡意的刑事誹謗,而不是公眾對全個銀行業失去信心引致嗎?

引起今次金融以及公眾信心危機的,是雷曼苦主被香港的銀行業界詐騙一事,有書面證據,甚至有事主的錄音,警方有沒有用相同的資源,去盤問有關銀行職員?如果說要防止危機再出現,不是應該阻止類似雷曼的銀行詐騙,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嗎?如果銀行有公信力,公眾如何會如此容易引起恐慌?還是在警方眼中,市民是弱智的嗎?

同樣是銀行職員,如果幫銀行詐騙客戶,警方就視而不見;反過來和朋友說出對公司有憂慮,恭喜你,你死了一半--警方會打電話給提款的客戶,質問你朋友是否銀行的職員,果然對特首好友成員的生意,認真照顧周到,連「捉內鬼」都做埋,繼官商勾結之後,做埋警商勾結,超級巴閉。

警方可有聽過任志剛的說話:「出面風大雨大?」--有甚麼比起身邊的朋友、親人以為做定期存款,把一生積蓄被騙去買雷曼這個實證更有殺傷力?還是有人為了「立功」,偏要找一個「散播」東亞不穩的「東亞職員」來做場大龍鳳,去屈小市民食死貓?聽完警方的電話,我更加覺得好不安,難道銀行只容許存款,不容許提款?我為何提款,是我自己的私隱及權利,警方憑甚麼侵犯我的私隱?難道提款要向警方交待?警方憑甚麼在電話中說出我的提款數額?我身邊的朋友聽到了,這是否嚴重侵犯我的權利?財不可露眼,同樣不可傳於二耳,如果有人偷聽到電話的金額,問我借錢/打劫我,警方要否負上責任?同樣地,如果有人冒認當事人聽了警方電話,從而偷聽到我擁有的財富私隱,警方強烈侵犯客戶私隱,是否當私隱專員公署係死o既?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去根治信心危機的來源,反過來只去打壓市民擔心的聲音,打壓市民的私隱與言論自由,結果只會令市民索性甚麼也不相信--例如泰林執笠,用現金畀了錢卻未送貨的,原來會凍過水?如果連泰林這樣的老字號連鎖點都可以一夜間執笠,我們豈能對其他老字號給予相同的信心?如果早幾日「傳出」泰林走轉不靈,當事人是否又要被檢控坐監?你係「泰林」職員,如果早幾日見到任何「不安」的現象,原來同朋友講出來都「可能有罪」?

刑事誹謗告人唔到,就偷雞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來告,反過來真正做集體詐騙的雷曼案,就當冇事發生,警字兩個口,由陳冠希案至今,打壓小市民不遺餘力,對有權、有勢、有錢的大爺奉承亦同樣不遺餘力,派百幾個警方去維持「記者會」的秩序,應做不做,不應做就全做,行為可恥令人作嘔。

星期三, 10月 15, 2008

香里老母寶藥港

看左邊這份銷售文件之前,請假設自己是一個不識英文,或者英文閱讀能力,就好似陳克勤的口語能力一樣--甚至,假設自己是一個目不識英文,只識睇中文的香港人。

看一看這份銷售文件是甚麼?沒錯,這份連「雷曼」兩字都不見,連「迷李」兩個字都不見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雷曼兄弟「迷李債券」--即使識字的你,即使識英文,但卻對財經概念不熟識的你,撫心自問,你會唔會中招?

你識英文,可是一世仔未買過債券,即使大學生,如果唔識 Business,又有幾多人會知道,債券的英文,應該是 bond,而不是甚麼 note? 這份銀行印出的文件,最人渣的就是把票據 note,中文卻夠膽譯作「債券」,連「迷李」兩個字都唔見影,就咁叫債券,你話好唔好野呢?

聽朋友講,債券係低風險的投資,所以買囉--係囉,呢份原文稱作「系列 37 債券」,首兩年只有 4.5% 利息、第三年也只有 5% 利息,金融界常向市民說,低回報,因為低風險嘛,甚麼?原來低回報卻是買緊高風險的產品?原來中文叫作「債券」的產品,唔係 bond, 而係唔知咩 note?

同屬雷曼的「系列 36 債券」,係「美金債券」,首兩年回報率只有 5%,第三年才有 5.2%,參考 2006 年果時的美金定期存款利率,一個月都差唔多 5%,一年期就一定 5% 以上;三年?止唔止 5% 呀朋友?畀定期存款的利息,但係原來呃你買高風險產品?真係賺到笑!

Prima facie 表面證據顯示,呢份文件係一份詐騙案的證據,如果你我他開個網站,英文寫做 「China Silver Row」,中文譯做「中國銀行」,唔知警方係唔係會扮睇唔到?定係立即以「企圖詐騙」、「不誠實使用電腦罪」立即拉人封艇?

同上次咩 AXA 保險偽造文書果次似唔似呢?就算唔係偽造文書,呢份野都係電腦印出來喎,故意把 note 印成債券,算唔算「不誠實使用電腦」呢?警方係度做緊乜?

之前大家都仲以為係「迷李債券」純粹係「掛羊頭、賣狗肉」,而家文件顯示,有人敢在文件寫上「羊頭」、英文就寫 「Canis」 (唔知咩叫 Canis? 狗的生物學名稱囉,吹呀),求其百佳用油魚當係鱈魚,都可以投訴,百佳都要改;原來債券唔係 bond 係 note?我可唔可以在街上用「美麗的冥通銀行帛金」(American Pluto Bank's note), ,簡稱為「美金」同人換港紙?我又可唔可以用「香港的元寶」,簡稱做「港元」,然後同內地遊客換人民幣?係唔係以上情況,警方都唔會執法?

咁點解係街頭賣「高科技產品」就要當係詐騙案呢?你唔畀佢係高科技呀?佢可能係來自歷蘇的家鄉呢,唔得呀?唔通刑事的詐騙條例只捉小賊唔捉大賊咩?警方做緊乜? 

警字兩個口,加上官商勾結,於是有大賊唔捉,專搵小市民祭旗,一次兩次三次都係咁,我地呢個係咩港?原來香港的真名,係「香里老母寶藥港」。

係囉,o係「香里老母寶藥港」,可以名正言順,把高風險的票據,改個名叫做「債券」,呃大家以為係低風險的「港元債券」、「美元債券」,然後真係畀個低回報你,扮到似係十足十的債券,如果唔係雷曼真係撞邪執左,呢條財路真係名正言順咁食!絕橋呀!只係食息差都發過豬頭呀!

「不誠實使用電腦罪」--香港法例 200 章 第 161 條

章: 200 標題: 刑事罪行條例 憲報編號:
條: 161 條文標題: 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 版本日期: 30/06/1997


(1) 任何人有下述意圖或目的而取用電腦─

(a) 意圖犯罪(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b) 不誠實地意圖欺騙(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c) 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或
(d) 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5年。
(2) 就第(1)款而言,“獲益”(gain) 及“損失”(loss) 的適用範圍須解釋作不單擴及金錢或其他財產上的獲益或損失,亦擴及屬暫時性或永久性的任何該等獲益或損失;而且─

(a) “獲益”(gain) 包括保有已有之物的獲益,以及取得未有之物的獲益;及
(b) “損失”(loss) 包括沒有取得可得之物的損失,以及失去已有之物的損失。

星期一, 10月 13, 2008

新投資產品:迷李老母推介

受香港證監會所啟發,林忌決定銷售一種全新的投資衍生工具,它的名字,叫做「迷李老母」,英文則為 (mini-mum)。

正如迷李債券唔係債券一樣,迷李老母都唔係老母,而只係同老母掛勾的東西;點樣掛勾呢?其實就係同曾特首老母、任總裁老母、以及一眾特區高官的老母一齊掛勾,詳情就好似迷李債券同一籃子藍籌股掛勾一樣,至於點樣勾、同點樣勾勾佢地老母,呢一刻小弟都未係好清楚,但有興趣可以向各大銀行銷售人員的老母問候一下、兩下、甚至一百下,保證佢地會同大家講,曾特首的老母呀、任總裁老母呀,全部都係 AA 級別,風險極低。

睇完壹周刊之後,林忌發現「迷李老母」,一定要同呢位人兄的老母掛勾,佢就係「迷李債券」的傳奇人物李建平先生。根據壹周刊報導:李建平是另類投資基金公會(香港)的主席,更是證監會(SFC)的諮詢委員會委員。李建平任職新鴻基金額資產管理業務部行政總裁,而「新鴻基金融,則是香港首間設計迷李債券的金融機構,在其公司網站的業務介紹上,還自誇為「the pioneer of Minibond products in Hong Kong market」 (發行迷你債券的先驅者)。由 2003 年至今,新鴻基推出了一共三十六個迷你債券系列,累計認購額超過一百四十億港元。

壹周刊的報導還指,李建平懂得把複雜的迷你債券化繁為簡。迷你債券牽涉信貸掛公司、擔保公司、發行,還包括衍生工具及掉期合約,但李建平以往向外界推介時,就把迷你債券簡略為拆散了的債券,就好似林忌而家同大家講,迷李老母同一籃子的老母掛勾,果一籃子名人的老母作育英才,養出了這麼多名人偉人,因此購買迷李老母,就好似同時擁有這麼多個老母,同時同這麼多個老母掛勾,又或者最起碼,就好似拆散左了的小老母一樣,畀你同樣的溫暖。

係囉,唔知證監會批唔批林忌推出迷李老母上市場發售呢?點解證監會批准「迷李債券」以「迷李債券」的名義出售呢?你話「迷李老母」唔夠「投資味」,我可唔可以叫「迷李銀紙」、「迷李政府公債」、「迷李定期存款」、「迷李李嘉誠」去出售?

係囉,點解寶藥黨賣藥係犯法,但係銀行賣「寶債券」係合法呢?點解苦主老母個仔買的「迷李債券」原來唔係債券,而相反其他老母走去買的「存款證」(Deposit Certificate) 卻原來反而係債券? 個名有個 bond 字,原來連 James Bond 都唔係,又或者樣衰十萬倍的 Austin Power 都唔係;個名有 Deposit 個字,原來卻唔係 Deposit,係冇出現過的 bond? 咁網上果 d 釣魚網站,例如咩 HXBC 呀,Chinabangs、Chinagangs 呀,點解犯法呢又?唔通佢地錯在冇改名做 mini-hsbc, mini-chinabank?

朋友,睇來各路人馬捉錯路,你鬧任志剛做乜?真正值得大家迷李老母的,疑似係呢個自批、自賣、自迷李的證監會的朋友呢。

唔得,我真係好想賣「迷李老母」,特別想同一眾高官的老母掛勾,唔知大家有冇咩銷售渠道呢?

對抗油公司加快減慢的獨創新招

邱騰華:油公司是否減價由市場決定
2008-10-12 HKT 15:36

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表示,近期油價出現回落,但油公司是否減價,是由市場決定,希望油價持續回落時,油公司會相應減價,減輕市民負擔,政府亦會繼續監察,並與油公司保持聯絡。

邱騰華身為環境局局長,之前多次說希望油價減價,這件事上次林忌已經提過,感到非常奇怪--以邱局長的一貫干預政策,由強制膠袋稅、強制立法停車熄匙,甚至繼續政府的電子道路收費研究等等,邱騰華局長一談到油價,卻突然愛起自由市場來了,但似怕被基層駕駛人士怒罵,於是同時又露出了狐狸尾巴: 「希望油價持續回落時,油公司會相應減價,減輕市民負擔」--對唔停車的司機,又唔見政府咁好相與?又唔見邱騰華同各位司機大佬講:「停車唔熄匙,燒唔燒油洗錢應該由市場決定,因此政府會繼續監察,並與各位司機保持聯絡。」

最奇怪的是,如灣仔馬師道的專用加氣站,明明為於最擠塞的舊隧旁邊,日日大量的士小巴排隊入氣,令附近塞上加塞,增加塞車增加污染,偉大的環保局局長卻認為排廿分鐘入氣沒有問題,還呼籲一眾司機在搵食時間唔搵食,改去入氣,卻對柴灣的氣站貴過灣仔視若無睹,就好似西隧貴過紅隧太多,搞到大塞車污染一樣,我們偉大的環境局局長,不但拿不出任何改善的方案,還視而不見,好似看不見問題就不存在一樣。

全香港大量「樽頸位」塞車,大量連修幾年的路,造成的擠塞,我們偉大的局長也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偏偏就對出來講幾句廢話,做埋一些不切實際的干預--如停車熄匙有興趣;有見及此,林忌決定放低自己自由市場支持者的身份,再提出一個創新的意念,去抗衡油公司的「加快減慢」--就係開徵「懲罰性油稅」。

道理好簡單,就係參考國際原油價錢,對比起一籃子外國的零售油價作數據,再參考本地油公司的零售油價--就例如今日,有線新聞報導,比起相同國際油價時候,油價貴了 $1.95;對目前制度我們乜鬼都做唔到,但政府最叻就係立法監管嘛,為何不立法,開徵懲罰性油稅呢?凡油公司堅持貴過預期又冇合理可信數據解釋之時,政府就根據其差價開徵懲罰性油稅,佢收多司機 $1.95,政府就收多油公司 $1.95 油稅囉,收完的錢就在每年續牌時,憑單退稅畀車主;油公司再加價,你就再加佢油稅,加多越多,大家鬥加,加到天價油費,直到油公司投降為止。

就是嘛,油公司是自由市場任加價,政府也是自由市場收稅,任加稅之嘛,有咩問題?油公司發爛渣唔賣油,政府入市干預賣平油囉,大家迷信干預嘛,點解對小市民就永遠大叫干預,對大公司、大企業就立即變身做自由市場的擁護者呢?

再者,退稅仲可以作環保用途添;例如分車種來退稅,職業車退稅時仲有補貼,私家車用油少就退多 D,用油多就退少 D,大家少燒油,偏愛低耗油,咁未環保囉。

政府有無數個謊言,對日日隧道塞車無能,以及對油公司加快減慢無能,呢兩個都係係最大的謊言。

就好似 X 建聯班契弟,在立法會外說要幫助雷曼苦主,入去投票就否決立法會的獨立調查;最賤的文妖傳媒,就大大聲說:「銀行界急於救火(救水?)去阻止金融海嘯,冇時間接受調查,否則......(香港會陸沉囉,你信唔信?)」

原來賠錢畀苦主,乜唔需要研究法律?唔需要做調查?原來上立法會先需要調查?原來銀行把內部的證據拿出來,就會突然救唔到市?原來賠錢或唔賠錢畀苦主時,銀行做緊善事,唔需要律師、唔需要計數?

簡單而言,所有野都係藉口,背後的潛台詞就係:「我會打好我份工,你死你事!」

香港雅虎金盾疑雲

一名網名「_秋瑾之死_」的高登用戶,在 10 月 12 晚上十時四十三分提出報告,雅虎香港的搜圖功能,出現疑似內地「金盾」的網絡審查,將一些帶有內地認為敏感字眼的圖片「遮蔽」。

只要對比一下某些字眼的找尋結果的分別,就可發現「敏感字眼」所找出來的圖片,只餘下可憐一張至數張的「新聞圖片」,而在其他網站的圖片,卻和正常的狀態不同,不會被顯示出來,有些 click 進去看得到,有些卻看不到。

舉例說,在 Yahoo 圖片輸入 sex,可見到沒有「遮蔽」的畫面如下:


相反,如果在 Yahoo 圖片輸入司徒華,卻只能找到一張新聞圖片,其他卻看不見了。


下列為網友發現和政治有關被「遮蔽」的字眼,但同時亦有報告指,部份日常用字亦同時出現問題,因此這個「疑似有問題」,是有人在做金盾實驗?還是只是實屬「不幸」?目前仍不得而知。

沒有 Yahoo HK 把師濤的 IP 交給中方的話,大家對 Yahoo 的信心可不會麼低下;沒有譚偉豪這種人做立法會資訊科技界代表的話,網民也許不會如此驚慌。

但網絡廿三條殺埋身,大家都成為了驚弓之鳥,都怕香港的互聯網搞到好似內地一樣,政府或者要準備面對數十萬網民的上街示威遊行。

你準備好了嗎?

有問題字眼:
64 六四 文革 民國 李鵬 黃毓民 天安門 閃卡 三面紅旗 高登 毛豬 Uwants 獨裁 司徒華 起義 真善忍 希特勒 民主黨 前綫 三鹿 叛國 自由亞洲 確吉 確吉尼瑪 自由門 1949 反對 蟻力神 黑瞎子島 法輪 法冶 英女皇 黎智英 門檻 ruskie 左派 九評 達賴喇嘛 奶 人大 十十 十月十日 中國食品 人大 六七 1997 Stalin 解放 馬英九 史達林 莎朗史東 外蒙 雲海 無界瀏覽 俯臥撐 tor 暴動 大學生 花生 基本法

星期六, 10月 11, 2008

中國再次震驚世界

溫家寶稱為曼德爾森喝中國牛奶感動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9月27日 17:31 北方網

溫家寶:我在鳳凰電視看到曼德爾森先生,不知道他今天在不在場,他喝了一杯中國的牛奶,以表示他對中國產品的信心,我心裏非常感動。因為他看到的不是眼前,而是未來。中國發現這個問題沒有絲毫掩蓋,我們坦誠面對,而且勇敢加以解決,這就是解決問題的基礎,我相信我們絕不會讓在座的企業家失望,也不會讓我們的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失望!謝謝。

英商務大臣曼德爾森上任當天 腎結石發作接受手術
2008年10月08日 16:44中國網

英國首相布朗10月3日突然改組內閣,歐盟貿易專員曼德爾森重新進入內閣。 英國《每日郵報》6日報導,英國新任的商務大臣曼德爾森6日早晨腎痛不止,被緊急送往醫院,經檢查有腎結石。當天是曼德爾森上任的第一天。

院方隨後於當天晚些時候動手術摘除了曼德爾森腎內的一顆結石。
英國商務部發言人表示:“在過去的幾天,曼德爾森都忍受著腎部疼痛。”
幾天以前,曼德爾森為了平息歐洲消費者對中國出口的牛奶、奶粉等乳製品的擔心,當著公眾的面喝中國的牛奶。此舉雖然得到部分人的認可,也有人說他是“政客作秀”。(綜合)

《每日郵報》原文:The new Business Secretary underwent hospital tests after experiencing kidney pain, and the presence of a stone was confirmed.

"Over the past few days, Peter Mandelson has been experiencing some kidney pain," a spokesman said.

"Hospital tests yesterday confirmed that there is a small stone. This will be dealt with by the normal procedures later today.

港台新聞:中國批評其他國家禁輸入中國奶製品
2008-10-10 HKT 07:52

中國批評其他國家在三聚氰胺事件後,禁止輸入中國奶類製品。

中國代表在日內瓦的世貿組織會議上指出,奶粉及奶類製品有三聚氰胺,是意外受到污染。中國已經致力解決問題。在上月 20 日後,中國奶類製品並無再驗出三聚氰胺。

中方認為,其他世貿成員國應該根據科學風險評估及世貿機制,執行禁制措施,因此不應該再禁止輸入中國奶類製品。目前有超過 30 個國家限制或禁止輸入中國奶製品。

中國的世貿代表倒米定係搞事?衰左就認,做得錯就要道歉,錯到這個地步,還攻無恥地大叫:「是意外受到污染」--意外?跌 d 水落去呀?蓄意加落去都可以叫做係「意外」?蓄意成咁都仲係「意外」的「污染」,唔怪得中國科學院的呢 d 頂級的內地研究機構,可以研究出一份《國家健康報告》,結論係中國在「國家責任指數」排行榜排第一,英國、美國等包尾。
世界新聞網:中科院健康報告 中國最負責被譏
【大陸新聞組北京10日電】被譽為中國政府頂級智庫的中國科學院(簡稱中科院),日前首度發布全球「國家健康報告」,報告內的「國家責任指數」排行榜(即對人民健康最負責任國家的排名),中國雄踞第一,美國榜尾。

英文中國日報:
According to their indexes, they were placed into four categories: "surplus healthy", "qualified healthy", "sub-healthy" and "health deficit".

China ranked No 1 among developing countries because of its pioneering spirit,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economic vitality and cohesion.

"Our country has adopted a distinctive development process," Yang said.
中國新聞網:
中科院《國家健康報告》從裁減軍備、消除貧困、發展援助、資源節約和保護環境等方面,對全球四十五個樣本國家的國家責任進行評估,結果中國、墨西哥、巴西、泰國、菲律賓居前五名,排最後五位的分別是英國、義大利、以色列、新加坡、美國。

就是嘛,英國自己的大臣都走去生腎石,中國的高官有誰生腎石呢?英國的大臣走去飲中國牛奶,看來一定沒有查過中國官員飲的是哪一隻牌子了,對不?

中國真的很對自己的國民健康負責,因此有這樣的免檢制度,讓這麼多人可以「免費」得到腎石檢查與治療,對不?

至於果位英國商務大臣「曼德爾森先生」Peter Mandelson,真係「現眼報」,周一鑊都唔敢試啦,你敢試?可見對中國國情的掌握,洋鬼子真的永遠水皮得很嘛。唔緊要,係意外,係意外的污染,不知溫家寶可有去信表示同情,或送到一萬箱奶粉畀 Peter Mandelson?

星期五, 10月 10, 2008

X 建聯扮支持苦主最無恥

甘乃威對立會否決成立委員會調查雷曼事件感遺憾
2008-10-10 HKT 18:12

對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否決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雷曼迷你債券事宜,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甘乃威表示遺憾,又說會在短期內再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

甘乃威又說,今次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被否決,是因為有建制派議員投反對票所致。

X 建聯在這件事情的行為,比起老鼠成唔敢認、唔敢唔認自己係共產黨員,更加無恥。

一開始唔出聲、冇反應,見民主黨搞得好成功,就抽水又話搞遊行,全香港賠滿支持苦主的街板,包括鬧哂所有迷李債券,仲大叫要政府全部賠畀苦主,轉個頭去到投票,話要開獨立委員會去調查,X 建聯居然敢投反對票。

膠港今日已經全面膠化,由極右對極左,自由派就像在二十年代尾,三十年代頭一樣被兩邊擊夾得左右不是人完全消失;那邊叫「全數賠償」,當然是不合理的要求;另一邊卻走去「反對苦主示威」的,又去到另一個極端,結果兩派鬥膠,唔係鬥講道理,聲大,就等如理大。

處理這件事,特膠政府當然慢了 N 拍,連傳媒也慢了 N 拍,今次問題分成幾個層面,說來說去沒有人說得清楚,膠來膠去反對空氣(反乜呀哥仔?)實在令人再三搖頭。

1. 刑事欺詐:Theft Ordinance

第一類叫做詐欺,例如有苦主完全不知道不是「定期存款」,被騙成「定期存款」,這就當然是我們所說的「寶藥黨」、「祈福黨」,對比起警方在這件事慢十拍的態度,比起濫用法律拉 upload 相,濫用法律拉人在討論區「擔心銀行」的所謂「不誠實使用電腦」,警字兩個口,大家有目共睹。
章: 210 標題: 盜竊罪條例 憲報編號: 45 of 1999
條: 16A 條文標題: 欺詐罪 版本日期: 16/07/1999


(1) 如任何人藉作任何欺騙(不論所作欺騙是否唯一或主要誘因)並意圖詐騙而誘使另一人作出任何作為或有任何不作為,而導致—
(a) 該另一人以外的任何人獲得利益;或
(b) 該進行誘使的人以外的任何人蒙受不利或有相當程度的可能性會蒙受不利,


則該進行誘使的人即屬犯欺詐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14年。
2) 為施行第(1)款,任何人如在進行欺騙時意圖藉所進行的欺騙(不論所進行的欺騙是否唯一或主要誘因)誘使另一人作出任何作為或有任何不作為,而因此會導致該款(a)及(b)段所提述的兩種後果或其中一種後果產生,則該人須被視為意圖詐騙。
(3) 為施行本條—
“不利”(prejudice) 指在經濟上或所有權上的任何損失,不論是暫時性的或是永久性的;
“作為”(act) 與“不作為”(omission) 分別包括一連串的作為與一連串的不作為;
“利益”(benefit) 指在經濟上或所有權上的任何獲益,不論是暫時性的或是永久性的;
“欺騙”(deceit) 指就事實或法律而以語言文字或行為作出的任何欺騙,包括與過去、現在或將來有關的欺騙,以及就進行欺騙的人或任何其他人的意圖而作出的欺騙,而在本定義中,行為指任何作為或不作為,欺騙則指蓄意或罔顧後果地作出的欺騙;
“損失”(loss) 包括未有取得可取得的東西而引致的損失,以及失去已有的東西而引致的損失;
“獲益”(gain) 包括藉保有已有的東西而獲益,以及藉取得未有的東西而獲益。
(4) 本條並不影響或修改普通法中的串謀詐騙罪。

雖然這條條文,比不起英國今日法律的 Fraud Act 2006,要成告告得入,難度較英國高不少,但有些很離譜的個案,仍然應該有得追,最少如果警方有心做,好似淫照案呀、東亞富邦案咁,最起碼都會拉得到人告得到人,而唔會到今日都冇所作為。

2. 民事索償 Tort
余若薇在蘋果的文章提供了本港的案例 Susan Field v Barber Asia Ltd ,除此之外 1990 年索償法的英國上議院案例 Caparo Industries v Dickman,其中的 Caparo Test,提供了索償法的基礎,讓我們清楚去界定相關人員有沒有必要在民事上負責,三條問題如下:

1. Foreseeability?
2. Proximity?
3. Fair? Just? Reasonableness?

投資有風險,作為推介的中介人,有沒有清楚向客戶說明風險?有些客戶字都唔識,你如何叫他簽文件「理解」上面的風險?作為推廣者,銀行的責任是否要保障他們的權利?還是有些職員只求賣野,乜都唔講?

有些「反苦主」的論點認為「乜咁笨呀!」、「盲o架」?首先,真的有人是文盲,其次,即使不是文盲,正如你個人未必失明,可是前面地下有個洞不安全,或者有灘水冇清理,你仆落去,在原則上當事人一樣可以向業主索償,警告字眼太細、太難看得到、冇做到適當的安全措施,全部都可以告,當然告唔告得入,就要視乎個別情況而定。人地要求法律權利,你反佢乜?要求香港取消普通法呀?

當然,反過來一刀切要政府包底,當然係不負責任到尾的建議,偏偏一些無恥政黨就係咁建議!支持苦主,係支持苦主的權利,支持那些真正的苦主,而不是甚麼「輸打贏要」--那些輸打贏要的,政府當然不應該賠。

可是這個硬膠政府,真正政治上需要做的大動作不做,捉小市民祭旗就叻,講到話要查詐欺,就影都冇,於是讓苦主無限期集結,成為特區的最大炸彈;同時又一班反苦主的唔知為乜又集結,想開片嗎?

第三點,當然是那些金管局、證監會、還有政府的法改會、律政司,你們在做甚麼?你們除了發膠音之外,又做過了甚麼?違規銷售係唔係同醫生賣丸仔一樣,只會得到輕判?

最膠的還是那一班傳媒,評論變為主要只為擦鞋,而沒有半分內容與新意的東西,看著香港同全世界咁膠法,最擔心唔係經濟,係變成 1929 年以後的政治大倒退。

記得法西斯納粹怎樣上台嗎?內地的經濟一但崩盤,距離軍國主義還遠嗎?再者,膠的可不止一個內地,成個亞洲有幾多膠國?歐洲自己又有幾多問題?美國的問題就更加不用說了,連鎖硬膠之後,衰起上來可以點?



1. 苦主團體都不要求政府全數包底
2. X 建聯主張政府包底
3. X 建聯投票反對立法會調查

信 X 建聯一成,就雙目失明,昆你去示威,然後放大部份人「全數包底」,惹大家反對,然後再有一班唔知係咩來頭咩門路的人,聽完有人要政府包底,就出來反苦主,苦主,你還敢信 X 建聯嗎?

星期三, 10月 08, 2008

最難過的時候還未來

冰島政府再接管銀行 將派團赴俄羅斯尋求貸款

2008-10-08 HKT 17:37
冰島金融危機惡化,當地最大銀行被迫接受瑞典的緊急貸款。

瑞典中央銀行表示,會向冰島這間銀行提供 7 億美元流動資金援助,並且出售銀行在瑞典的分行。

另外,冰島政府再接管一間有問題的銀行,金融監管當局說,該銀行會照常營業,存款得到全數保證。

冰島政府即將派代表團前往俄羅斯,尋求莫斯科提供 40 億歐元貸款。

英國政府公布拯救銀行計劃
2008-10-08 HKT 14:56

英國財相戴理德(圖)公布,拯救銀行計劃。(路透社)
英國政府公布拯救銀行計劃,穩定金融系統。

財政部在當地金融市場開市前公布的方案,8間主要銀行參與重整資本計劃,包括匯豐、蘇格蘭皇家銀行、萊斯及標準渣打。

一場金融風暴,由美國燒到歐洲,人均收入全球十名內的冰島,其政府隨時破產,結果要同時北極圈的俄羅斯打救,荒謬程度令人難以置信。

更荒謬的就是連匯豐、渣打都要參與英國政府的重整資本計劃,一大堆今日在香港大陸隔岸觀火食花生的朋友,好似仍未意識到危機已經迫近眼前,以為純粹繼續食花生偷笑,就好似可以置身事外一樣。

事先同人講,有好多以為「好信得過」的事情,最終都是「信唔過」,早就講過,一切都係適邏輯分析,唔好靠信,唔好靠感情用事,但係永遠提早講人知,就會畀人鬧,畀人質疑:「你有乜居心?」

一早預測了奧運後大跌市,只沒想過跌市居然是由美國帶動;到今日為止,海嘯仍在遠方,仍未吹到來,經過今日連港股都真係跌到阿媽都唔認得果時,唔知有幾多人,仲堅持呢個係實行最低工資的時候?

當雷曼案傳媒還停留在「輸打贏要」的時候,早就說是詐騙了,結果要兩星期後才傳為「報導詐騙」,而正如何可欣事件,正如今年無數次事件,硬膠,真的永遠走在最前線。

自由黨步向解體,泛民的亂局亦相信隨時再膠多兩錢,今日膠港的情況,就是「全盤膠化」,由保皇到泛民,由政府到大企業,全部都唔知自己做緊乜。

結果,最後我們仍然是要坐埋一邊食花生,因為無論做甚麼、說甚麼,對事情都無補於事,因為事情已經變得無可救藥,除了食花生之外,甚麼也做不了。

食花生吧,畀多包我唔該.......

星期一, 10月 06, 2008

強迫金與最低工資寶藥黨

這個世界有很多寶藥黨,寶藥黨最叻就係巧立名目,以假亂真,用假貨來替換真貨,來呃那些天真無邪的人。

不要說遠了,就說十年前強迫金的往事吧!為何政府「大發善心」,推出退休保障呢?當然很多有識之士都認為,強迫金是假貨,可是敢企出來大大聲拒絕假貨的,有幾多人呢?有多少在旁吶喊的,還不是認為:「有,總好過冇」。

錯!寶藥黨賣寶藥,就係賭你有會有僥倖的心理,望你博負碌,希望你相信時來運到!於是中央公積金的聲音沒有了,退休保障也沒有了,只有一個假貨,就係強迫人人自己供款,結果人工不增反減的強迫金制度,你肯收貨嗎?

就是嘛,政府一路以來,都是用這樣的技倆--你想要退休保障,佢就推個假的強迫金去引你上釣,多少真心膠以為強迫金可以保障到自己,到頭來原來係令你的情況更差,一個月冇左 10% 收入,去養班幫你輸錢的經紀中介人,用自己的錢去掟自己的腳,邊有咁笨實O架?世界就係咁可愛,就係有咁多人咁笨實,所以呢個邪惡政府先可以生存到今日。

就是這樣,當你提出要民主的時候,2005 年政府就提出一個政退方案,用甚麼直選增加議席,區議會代表增加民主成份為引誘,去昆大家上勾;林忌唔想重提舊事,不過當時有幾多個學者同文化人,還不是成為了寶藥黨的受害人,齊齊中招嗎?明知對方信用差,卻經常真心相信對方會做善事,結果又係成為了寶藥黨的下一個受害人。

好了,這個事事親疏有別,日日被踢爆官商勾結的福佳政府,今日跟你說,他會推行最低工資,唔知今日有幾多「好天真、好傻」的朋友,會相信政府的立法動機係為左保障勞工呢?為何咁多件事佢地唔肯選擇,偏偏選擇一個「最低工資」?你相信呢班大商家,會突然決定做善事嗎?你相信以「有腦」出名的梁振英先生,會突發善心上無線同你講一百萬人的故事,要關心基層生活嗎?

答案很簡單,就是這個最低工資是假的,是用來呃大家上釣的寶藥--天真可愛的你總會說:「有,總好過冇嘛;而家唔好,未慢慢修到佢好囉!」

記得強迫金的故事嘛?記得保安及護衛條例嘛?記得建築物條例被玩到謝的立案法團問題嘛?記得二千年廢市政局果時,應承話會加強民主同下放權力的承諾嘛?記得北京申奧時話會改善人權嘛?慢慢修到佢好?抵你畀人呃一世囉!過左海就係神仙,事後睬你都傻!

呢個騙案,永遠都係相同的模式,首先,搵班學者、名人、高官出來,講話佢地好關心你的生活,好關心的方法,就係要實施某某政策,但果項政策,根本唔會做得到佢地表面承諾會做到的事,但透過不斷的密集洗腦,令到你相信:噢,原來買 A,就會得到 B!

係囉,當年支持強迫金的人,今日敢唔敢出來大聲叫:「我成功爭取強迫金!」,又或者出來為自己當年的硬膠道歉呢?半個都沒有,大家齊齊潛水,齊齊恬不知恥地,繼續昆你買多幾件,就好似寶藥黨咁,一件貨唔得?買多粒啦,保證有效!再唔得?食夠三粒啦,當你食到第 N 粒果時都唔得,想搵佢晦氣果時,佢已經消失左,你永遠都搵唔到佢出來追佢數。

所以,你信唔信曾特首及一眾商家,會突發善心去推動最低工資,去改善你我他的生活?係囉,點解咁順攤,點解佢地肯應承你,推行最低工資呢又?

原因,就係最低工資根本唔會有效,就正如外傭表面上有最低工資,實際上大量外傭被中間人屈左一大筆去,又再被我們香港的一班無良顧主屈左去,結果有用嗎?

冇用事少,正如對方推行強迫金的往例,唔單止冇用,仲要從中取利;簡單而言,就係以此為名,名正言順、理所當然、一鼓作氣,可以唔需要再理大家的觀感--好呀,政府推行最低工資嘛,而家大條道理,公司冇錢,所以要裁員!

你告我裁員呀笨?你立法強制禁止我裁員呀笨?你立法強制我派錢畀人呀笨?

呢個就係為何佢地肯應承你的目的--正如 80 年代為何中方肯在基本法上寫附表二,甚麼如需修改,只需要立法會三分二多數一樣,全部都係寫出來呃你上釣的玩意。

肯相信最低工資救得到你與我,肯相信政府推出來係為左你同我的,真係好天真,好傻。

一日雙方的地位不對等,要靠政府制訂工資,希望改變呢個生態,簡直就好似天方夜談,正如相信今日的社會冇民主可以有民生一樣,膠到冇朋友。 

開個最低工資出來,訂得高,裁員、改變商業模式,令更多人失業;訂得低,反而引誘老闆減人工,齊齊向同一個最低標準看齊。

政府就係睇死大家實上釣,所以才敢開出這張假關心勞工的支票,而最悲哀的,就係有這麼多人,仍然對事實視若無睹,幻想政府做善事。

真正要勞工權益,請支持集體談判權,而不是最低工資;政府就係希望你收左個假貨最低工資,以後永遠收聲,到時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強迫金的苦主呢?苦主去左邊?點解畀人呃完一次又一次?你傻的嗎? 

敢企出來說真相,永遠都左右不是人,膠飽佢好了!

星期日, 10月 05, 2008

要集體談判權.不要最低工資!

集體談判權:1997 年,李卓人的「集體談判權」議案,在 1997 年 6 月 26 日通過,回歸後臨時立垃會卻於 7月16日凍結條例,並於10月29 日廢法。議案二讀時,自稱基層市民代表的民建聯臨立會議員,包括曾鈺成、劉江華、譚耀宗、陳鑑林投票廢法;工聯會鄭耀棠棄權,陳婉嫻缺席投票!三讀時劉江華和陳鑑林等轉投反對票,但臨時立垃會已有足夠票數廢除法律。

林忌一直認同罷工的權利,如果覺得薪金不公平,罷工好了;老闆有訂立工資的自由,工人也有爭取工資的自由,最低工資的最大問題,就是工資的制定失去了自由,靠一個甚麼硬膠委員會去制訂薪金,你信得過呢班膠人嗎?你信得過政府會訂出一個最適合保衛你權益的「最低工資」嗎?

為甚麼政府寧可要推出「最低工資」,也不願推出一個「集體談判權」呢?真正的原因,在於最低工資剛好可以成為大企業裁員的藉口,憑著他們大規模的優勢,把所有低種工作「外判」,洗碗外判畀「洗碗公司」(當然迫你自己開公司),連油站的服務員都外判畀「入油服務公司」(當然又係迫你自己開公司),全部需要你「自顧」,連強迫金都慳番,政府會幫你對住佢地打官司嗎?政府有方法制止「外判」嗎?政府自己都外判,你認為呢?

實行最低工資,大企業玩裁員,全部低薪工種外判,真正的輸家係低技術的工人,因為不但無法在最低工資受惠,反而連原本法例保障的所有權益,由孕婦懷孕,到勞工法例保障的都全部一夜失去,巧立名目搵著數引你上釣就係呢 d 賤招,同時間令大部份小企業--那些冇條件同你玩法律、打官司的全部做唔住,於是一百萬人失業的故事,就會立即上演。

香港真正的問題,在於大財團的壟斷,在今日的制度之下,根本沒有可能靠法律去廢除--你可以靠立法強制他人要有良心嗎?要針對這個問題,必須對症下藥,大企業是卡特爾,那麼工會成為另一個卡特爾去對抗好了,明明是局部癌症,你卻全身做化療,想死快些嗎?

集體談判權的優點,在於把問題交還工人與老闆自行解決,有好的老闆,我們不需要干預他們的請人條件;有壞的老闆,就讓工會大家一起來對抗好了,這就是我們香港人多年以來自由自在地自力更生的態度,我的人工,讓我自己來爭取,讓我自己來決定價錢,而非由一個不公、不義、不知所謂的假中立硬膠組織,去胡亂訂立一個劃一的「最低價錢」--我想收平 D ,點解唔得?官方唔畀,黑市囉,中國人一向都最叻收後門,你認為最終受傷最大是誰呢?

集體談判權,就係讓工會有法定地位,去為工人爭取權益,迫令資方要和工會談判,令雙方擁有一個同級的議價能力,仍屬自由經濟體系的表現而已--最起碼,雙方都有自由度去自由議價,傾唔掂數未一齊唔好做囉,但點解要規定每一種工種「最低工資」幾多?

訂立最低工資之後,好快就會有職業歧視啦,咩話?原來你做待應?你月入 X 千咋? 咩話?原來你做 Sales?你值六千蚊咋!那些天天說為基職爭取權益的人,難道你們在為基職爭取更多的歧視嗎?

星期六, 10月 04, 2008

向網絡廿三條宣戰

由Ebay擁有的互聯網通信服務商Skype週四指責中國合資伙伴對其隱瞞了有關審查活動的情況,這種審查涉及監控Skype服務上的政治敏感詞語。

  提出這一指責之時,Ebay正成為卷入公共爭議的最新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爭議焦點是其在線服務可能被中國方面用于監控異議人士。
今年的主法會選舉,為何盛傳中聯辦要把資訊科技界的立法會議席,訂為主要打擊目標呢?今日的形勢就明朗了,就是派一個民建聯的蘇錦樑,再配合那個教訓大學生英文講唔好的快譯通博士譚偉豪,借業界的名義去製訂網絡廿三條,去把我們香港最後的言論自由陣地摧毀。

就是嘛,如果泛民沒有內鬥,沒有為了不值得內鬥的議題--把所有肯去為功能組別做「民主烈士」的批鬥成太監的話,莫乃光或者會取多三十幾票,那時就可以用立法會議員的身份,去捍衛網民的自由,而不用好似今日一樣地被動無助,看著那個英文發音特好的尊貴人士發膠音。

最奇怪有一些宗教組織,在面對大是大非的立場上,永遠不會出來發言--例如毒奶事件搞到咁大件事,那些偉大的道德組織,居然沒有出來以道德立場說教,卻完全潛水,好似放毒入奶不影響他們的道德似的--不知有幾多宗教人士,也飲了毒奶呢?對他們來說,難道幾張咸相比起放毒入奶更加不道德?

這才是土共奪權的終極招數,就是要把網絡上的言論自由都封殺掉,把香港完全的內地化,早幾年一早公開說過,電話、電腦都有偷聽、偷錄,那時一大群自以為很聰明的膠人,還完全不當是一回事--看看加拿大 Skype 又爆了--全部簡體版的 Skpye,都會把把所有敏感字眼過濾,再把文字訊息全部送到中國去儲存,存來做甚麼?連 Skpye 都不放過,連這些這麼不重要,不談機密的軟件都不放過,其他的究竟有幾多作了同類的安排呢?大家可想而知吧?

網絡廿三條只是一個開始,而不是一個終結,接著而來的就甚麼都包羅萬有,直到所有反對他們的聲音都被封殺掉為止;看看網民還在為內鬥吩個不亦樂乎之時,土共已經一早部署好,要靠淫審條例去執行政治任務,把我們最後最後的自由毀滅。

這是最差的時候,亦是最好的時候,不論閣下你使用任何的網絡、出沒於任何一個討論區,又或者平日看甚麼 Blog,甚至只是玩 facebook,請大家全力支持、Forward 以及號召,這是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的時候,不能退縮,亦不能盼望僥倖,問題已經殺到埋身,這是你與我保衛我們言論自由最危險的時候!

保衛網絡自由 Facebook Group,請全力 Forward!

星期三, 10月 01, 2008

一百萬人集體失業的故事

林忌有位朋友,工餘時間做了所住大廈的立案法團職務;近年來不斷聽到這位朋友投訴,即使人工一加再加,也請不到合適的保安員做看更工作。

為甚麼呢?原因就是工作太沉悶,該大廈所在比較清靜,同時間由於沒有冷氣空調,雖然環境清幽且涼爽,又位於港島舊市區(而不是年輕人較多的九龍新界),交通與環境,令年輕的保安員來又要走,永遠也做不長。

對呀,原本這樣一流天然保安位置的大廈,工作就不沉重,即使上年紀的老人家也絕對勝任有餘,有些工作寄託,閒來種花餵魚,以今日人口老化的年紀結構來說,絕對適合退休人士出任呀?可是,我們偉大的立法會議員,卻在 1996 年通過《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禁止 65 歲以上的人,去做這些既清閒又舒服的工作--要做看更嗎?法例規定,只可以做單幢式的樓宇,例如那些沒有電梯、沒有空間、品流複雜的唐樓,在那些大廈,他們可以做到 70 歲!

對呀,我們偉大的法例充滿這麼多荒謬的硬膠現實呢?其中一位被禁止做看更,超過 65 歲的老人家,他轉行做司機了!認識一位在馬路上開十多小時車的職業司機,他今年 80 歲!我們偉大的政府,容許 80 歲的老人家在馬路上開車,卻不容許他們做輕鬆很多的種花餵魚以及和住客打招呼的看更,回歸超過十年,為何這樣硬膠到冇朋友的現象,我們偉大的議會代表以及政黨,沒有半個出來據理力爭?

以上的現象,不止是個別的現象,而是一種非常常見的常規現象--朋友說,他們長期都無法請得到看更,原因是肯做、想做的,法例禁止他們做;那些未夠歲數的,做兩天就說很悶,悶到發瘟!要看電視!要出街玩!因此寧願失業,靠綜援過活,靠別人救濟;好了,如今政府說要推出最低工資,人工提高的結果,就是各行各業集體裁員,不信嗎?有些團體常常說「影響輕微」--真的嗎?對,歐洲有最低工資,而最低工資的結果,就是全部低層工作「自動化」,例如在外國油站入油,要車主自助;在外國餐廳飲食,待應人數比例愈低於香港,有一點值得提醒各位要求「最低工資」的人士,就是香港各行各業所使用的人手比例非常高,如果跟進外國的最低工資標準,直接後果就是迫使服務業「自動化」、進一步「電腦化」,以減省人手減少職位;人工增加了,所要求的速度與能力也隨著增加,例如進一步的電腦能力要求等等,令社會最低層的那一批人,連入職的基本能力都沒有,令結構性失業,結構性貧窮的情況,再進一步惡化。

大量失業的結果會如何?到時那些如工聯會等團體,就會要求政府撥更多的款項,去資助更多的所謂「課程」去幫助「再培訓」,就好似早幾年甚麼「再培訓局」呀,甚麼自我增值呀等等的做法,錢是洗了很多,成效呢?對於上年紀的老人家來說,要他們具備年輕人的速度與學習能力,是不是要挑戰不可能的任務?最終這個無底深淵,由誰去填?又要我們年輕人去填嗎?

這就是香港這班偽善的膠人,一而再再而三,不但沒有去解決問題,卻把問題越搞越衰的例子;金融海嘯,七月我們那手鬆批出的所謂一百一十億,給四川「重建」二十幾億前期撥款?有沒有得上訴?可唔可以減半?後面的可唔可以唔批?那些錢,寧願直接交到每個市民的手上,寧願直接交到香港每個貧窮有需要的人手上,也不是再搞出一些膠來,令他們更加萬劫不復。

例如當年大力吹噓的所謂強迫金--強積金吧,不但救不到基層,只肥了基金等行業,造成真實人工減少,貧者越貧的慘況;十多年來的慘痛經驗,沒有為這些大帝帶來半點教訓,卻還要繼續錯下去,倒果為因,以為可以人為控制人工,去改變社會的結構性貧窮的問題,卻不理、不知、不相信,擺在眼前會越搞越衰的事實!強制立法最低工資嗎?總有人會同你玩膠,例如全部合約制自顧提供服務,全部要求工作時數低過某鐘數,然後請多幾個集體散工,用盡一切的法例灰色地帶來規避法例監管,例如今日強迫金都如是,我們最無助、最悲哀的,就是看著這些假借救人之名,去行殺人之事實的盲毛,把已經爛的攤子越搞越爛,到不可拾收為止,唉......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