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9月 29, 2008

毒男與毒女(二)

八月一日寫了毒男與毒女第一集,不經不覺幾乎兩個月,讓大家等到頸到長了。

對,林忌的心情是非常飄忽的東西,靈機一閃時山也擋不住,沒有感覺時,有些東西勉強不來。

上集談到一大堆「不知己、不知彼」的毒男與毒女,今集再進一下,談談那些毒男毒女的進一步問題。

第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毒男毒女無法和異性溝通--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壞的開始是失敗的全部;很多時毒性甚強的原因,不外乎 1. 極怕和異性交談溝通 2. 一溝通就亂發音 3. 連亂發音都怕,愈怕則愈亂,愈亂則愈怕,於是就更加沒有溝通了。

先談談毒男吧--很多男孩毒性甚強,強到一見女孩就口震手震,連招呼也不敢打,望也不敢望(或者另一個極端,自以為人家看不見,卻情不自禁地對住女孩子狂望),甚至膠起上來,對住人家某些部份狂望,這種人一開始就死了九成九!首先大多數女性視覺都比起男性敏銳,因此她們表面上在看天花、看書、看風景,實際上卻能夠把你的核突猥瑣樣全部放在眼內;如遇上一群女性,死得更快更慘,因為即使一個人望唔到,第二個都會把閣下的猴禽樣全部放入眼內,然後通告所有姊妹,成為被恥笑的對象。

治療方案:
1. 錄低自己的膠樣,強迫自己好好觀察一下自己,例如用 Camera 錄低自己三小時內做過乜,自己的表情是甚麼等等。
2. 開 facebook 狂望女,然後用 Camera 影低自己會有咩神態同表情,戒除惡習
3. 每天做十五分鐘對鏡練習,每天都練習一下,觀察自己如何可以改善外表,以及改善神態,這一個方法非常有效。
4. 眼神與說話練習,堅定地、有神地、望住鏡內的自己,大叫一聲:「早晨!」、「早抖!」、「打倒民賤聯!」、「我愛你!」、「我愛你老母!」、「我愛你老母個仔!」、「咦?有冇興趣一齊睇鐵食泥號?」、「我!係我我阿爸個仔!」、「我!就係則捲天平個朋友!」、「Reginababy,我愛你!Te quiero! Je t'aime! Ich liebe dich!」、「Ooh La La~(法文)」、「我隻狗拋棄你,剩下你要食自己!哈~哈~哈!」
5. 買 Gel (唔好落太多)、梳頭(梳唔好證明你要飛髮,或者換師傅,唔好再去上海 x x 啦)、除汗劑(如棟臭汗)、洗腳水(如果腳臭)、多沖涼、洗手、換衫、刷牙、牙線、洗牙、漱口水、剃鬚、剪鼻毛、個人衛生護理 x 100 (下刪一萬字,係,唔使我教?就係要呀朋友)

毒女方面變化太多,可分為幾類型治療:

第一類怕羞型--好似當全世界的男性都係咸濕佬、強姦犯一樣,拒人於千里之外,永遠見異性就一句起,兩句止,永遠不會回應話題,結果任何有可能的潛在朋友,都被嚇走。

建議:錄低自己講野的次數與聲量,錄低自己的硬膠回應異性的白癡內容,聽一百次令自己知恥近乎勇。

作毒男性式的望鏡練習,不過把內容改為:「咦?最近有咩新聞?」、「今日天氣真係好熱呀」、「有冇睇陳克勤條片呀?」、「死啦,我最近飲左好多蒙牛呀!」、「有冇睇陳克勤大戰蝙蝠俠?」、「哈哈哈哈!你真係好識講笑呀!」、「哇!好慘呀,我跌左條鍊呀,嗚嗚!」、「Yahhhhhhhhhhhhhhh, 你真係衰o架,賠番畀我!」

第二類師奶型--師奶有師奶的吸引力,但未老先「奶」,往往只能吸引有效對師奶有特殊癖好的男性(據非正式統計,喜愛「未老先奶」的男性,通常鼠頭腦,外表有點似「鼠頭成」,但智慧卻欠奉,因為鼠頭成是特例);對住男性的大忌,就是切忌一輪嘴而冇時停,做一個小統計,如果你每五秒講多過十五隻字,就已經係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需要強迫自己對男性講慢些,切記切記。

建議:強迫自己數住自己講左幾多隻字,我非常了解明白到作為一位師奶型的女性在面對同性又或者異性時常常會不自覺得有如面對黃河的滔滔江水而連綿不絕但只是不過咁樣會令異性卻步而感覺到面前有一股殺氣令人唔係太舒服而感覺到不如係時候走頭閃人因此都係講少兩句好唔好?

用運輸署的廣告--停一停,想一想;再加兩句:吸一吸(氣),收一收(皮);再在腦中輕唱:「慢慢走,勿亂彈,切忌停唔到口......」

第三類豪邁型--豪邁不等同男仔頭,林忌也有很多非常男仔頭的異性朋友,但通常她們豪邁得來又有幾分姿色,豪邁得來會打扮自己,豪邁得來把聲間中也會嬌滴滴,豪邁型的女性,部份之所以會成為毒女的,通常屬不修邊幅(手毛腳毛唇毛等),穿懶佬牛仔褲與唔知乜 T-shirt,以及對色彩品味奇差,這些太豪邁的女性,當可從周星星的電影中找得到其誇張版本,唯當事人看完周星星,反以為自己這樣可以吸引異性,而繼續大錯下去,實在令人哀傷痛哭,悲喪莫名。

建議;提高自己說話的音調,及吸引多數異性的不二法門;另外,切忌粗聲粗氣,喜愛低音與粗聲粗氣的,不是沒有,而是通常比較口味獨特,不符口一眾期望楊過出現的女性口味囉。

由今日開始,作提升音階的練習;找一個鋼琴,或者找一個識音律的人,強迫自己把說話的聲線提高,再有如毒男般錄低自己的坐姿、談吐、以及小動作,戒絕一切趕客的壞習慣......

下一集,將會談談「打開話題」,歡迎繼續追看......
伸延閱讀:
毒男與毒女(一)

星期日, 9月 28, 2008

反擊膠論

對膠我一向分為幾種級別

第一類膠稱為「一時膠」,一時想歪膠膠地,又膠唔哂,對這類膠林忌通常駁斥其膠論,但仍留有餘地,希望當事人一時迷失二時醒覺,不再膠下去也

第二類膠稱為「真心膠」--對真心膠,林忌很少痛罵,而是循循善誘,善意回應,希望當事人「實迷途而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回頭是岸也。

第三類膠稱為「無恥膠」--當事人膠起上來,還要很無恥地大發膠音,見到這類膠人,只有直斥其非,反擊到底。

第四類膠稱為「頂級硬膠」,通常對住呢 D 人,就真係膠到廢時畀,除了獨特情況例外。

今日要轉載一篇第四類膠論如下,連結在上一篇文的留言由讀者提供:
香港近年也興起了業餘博客寫政治,
好讓他們有機會去有一個渠道去批評政府。
這是利用了言論自由去舒發自己的見解,不用處處去受管束。
這種渠道好壞參半,對我來說甚至是壞處居多。

有不少出名的博客,
舉例說:每日X膠、刁X公園、X潤,
每日X膠則因為「福佳始終有你」而較出名。
但以博客這種渠道去批評政府,合適嗎?客觀嗎?

博客是完全沒有所謂客觀,所以不合適。
因為多了這一渠道,不少時事評論員掘起,
如 X忌、黃世X等。
雖然這樣可以多一把聲音,
稀有的年輕聲音去批評政府,
但看看這些博客,內容十居其九是罵政府,
甚至像每日X膠般只彈沒讚,甚至不斷攻擊中共。
有時候資料搜集也沒做好就跑出來攻擊或批評政府、政黨,
比起報紙的時事評論員就顯然少了一份中立性。
還有些人把事實歪曲,好讓資料合適自己的文章。

這樣公信性去哪了?中立性去哪了?
可是這些言論不受約束,不像報紙般要篩選過才登出來,
就像是香港獨立媒體般,想說的就說出來,
資料或觀點有錯不會承受現實的批評與責任。
有些人把這些「未經批核」的資料和見解信到十足,被這些博客「洗腦」。
對於經常以博客這渠道的年輕人,
可以說是一種「洗腦危機」。
所以想要公信性高而資料可信性高的,還是去看報紙
(當然不排除有壞報紙,但報紙說錯話自然會有人批評與壓力)。

博客表達政治的可信性低,沒經過篩選,所以並不是一種合適的渠道。但在言論自由、不用接受「說錯話」的責任和互聯網功能發達下,難免會有政治博客出現!最後希望大家懂得分析是與非吧!

「有時候資料搜集也沒做好就跑出來攻擊或批評」--咦?當事人真的沒有做好資料搜集囉,好似上文提到的黃世X,據知好似在 1996 年就開始寫報紙,乜 1996 年有博客嗎?佢未寫博客之前,就已經寫咁多份報紙,上埋商台做光明頂,如何「因為多了這一渠道,不少時事評論員掘起」呢?

就算是小弟,未製作福佳之前,才不過寫了兩個月沒甚麼罵政府的博客,就開始寫蘋果呀?「還有些人把事實歪曲,好讓資料合適自己的文章」--就是這位人兄的寫照了。

如黃君那樣寫了十數年報紙,突然開始寫博客,原來就會令文章貶值,又或者,上了博客就會變成「不客觀」,可記得曾特首「選」特首時,有寫博客嗎?可記得民賤聯一眾膠人,包括曾鈺成先生都有寫博客嗎?定係呢位兄台鍾意年齡歧視,凡後生仔就唔准寫博客,博客專利一定要留畀「老人家」?

寫報紙,好似文匯大公那些,寫甚麼膠音也沒有機會反擊,沒有機會回應,我們寫博客,正如這位膠人一樣,隨時可以出來反擊,隨時可以出來回應,又豈容「歪曲」?

很奇怪,這麼多報紙份份都唱好政府嘛,這麼多報紙全部都有網上版本,為何網上版的文匯報,居然敵不過我們這些獨行的小博客?

最偉大的官方消息嘛,就看看新華社的未來報告好了;又例如報導何可欣 13 歲的官方報紙,為何要我們出來指正呢?這位偉大的膠人,連一個例子都舉不到,還敢指責人家「不中立」、「不客觀」,真的,很可笑。

還有,我們最高殺傷力的評論,都是放在報紙的--例如黃世X 不少殺傷力甚大的評論,都放在親中立場的星島日報的,看來呀,這位朋友發音前最好先做做功課,否則就好似他這一篇博客一樣,受到大家的包圍恥笑。

就是嘛,在博客寫垃圾歪曲,會被千夫所指的!只有真金才不怕洪爐火,膠人面壁思過幾天吧!

後記:
提醒有關人士,經驗告訴大家,凡是向林忌開火的,總會得到十倍回應;凡有仗打的時候,我出 post 的速度都會增加幾倍。

放馬過來吧,小爬蟲!

曰:恥笑克勤,土共身痕,又見膠人,保你自焚!



改歌:又見膠人
原曲:張國榮--為你鍾情
又見膠人 膠得一日 膠得真誠 要盡情
來吧膠人 膠過糞便 一生首次盡吐膠聲

望你收皮 收得一皮 恥笑克勤 Try our breast
然後對人 公開心情 望那高登賭能做證

對我賭輸左賴貓可接受?
以後又要借 J J ?

對我講一聲
I 賭, I 賭
願意一世自作膠星?
* Repeat

預言都有罪?

警方拘一男子涉嫌網上散播銀行擠提謠言
2008-09-27 HKT 23:23
警方拘捕一名 34 歲男子,懷疑他於網上討論區散播消息,指本港一間金融機構將會出現擠提,並呼籲公眾將存款提取。

該名男子涉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被捕。

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科技罪案組探員,昨日發現討論區留言後,今日下午在筲箕灣將該名男子拘捕。他現正被扣留調查 。

警方提醒市民,任何人如發放惡意虛假訊息,不但需要負上民事責任,根據《刑事罪行條例》,更有可能干犯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之罪名,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處監禁五年。

警方同時呼籲市民應正當合法地使用互聯網,不要傳送不負責任的訊息。
 
「昨日發現討論區留言後」--警方於 27 日發現留言?何時的留言?事前或事後?

如果他在擠提後發表留言,他只是講事實;如果他在擠提前留言,他也是說了事實--事實有擠提呀,原來預言也有罪?警方有咩 prima facie 的證據,證明呢位人士有不誠實的意圖?在一個討論區發表的訊息,大家就會信?網上假新聞日日都有,又唔見話李 x 誠死左有人信?那麼新華社發佈未來新聞,是否好誠實使用電腦?

四叔同一眾大好友預言恆指有幾萬點,原來佢地就一定好誠實,一定冇意圖干預股市,一定係真誠地相信?同一條法律,在英國可以用來捉那些呃人的經紀以及銀行職員,在香港就卻用來捉小市民衰多口在討論區講事實!

「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

《刑事罪行條例》第 161 條訂明, 「 任何人有下述意圖或目的而取用電腦-

(a) 意圖犯罪(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b) 不誠實地意圖欺騙(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c) 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或
(d) 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即屬犯罪」

條罪本身的目的,係用來告電腦罪行,例如 Hacker,例如用電腦偷信用卡資料,偷錢等等,如果呢位人兄只係蠢,只係衰多口,只係高登等討論區的「未來 X」,求其亂吹亂發音,警方係唔係又再一次好似淫照案咁,轉搵一兩個蠢的小市民來祭旗?
1:17 分睇明報發現,原來唔係東亞!
警方拘男子涉富邦擠提謠言
(明報)9月27日 星期六 23:35

警方今日拘捕一名三十四歲男子,懷疑他於網上討論區散播消息,涉及富邦銀行擠提的謠言,並呼籲公眾提款。

該名男子涉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被捕。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科技罪案組探員在本星期五(九月二十六日)發現上述討論區留言後,於今日下午在筲簊灣區將該名男子拘捕。他現正被扣留調查。

警方同時呼籲市民應正當合法地使用互聯網,不要傳送不負責任的訊息。

可是其他一眾傳媒卻連名都唔報,甚至電視影住東亞的畫面,令人誤會係講緊東亞銀行!

如果係講東亞--佢走去狂買東亞咩賺錢咩?佢沽空左東亞咩?傳媒講的案情,根本不應該足以拉呢位人兄--佢唱東亞會被擠提,事實上東亞真係被擠提喎--擠湧地提款,事實上東亞真係唔夠現金,只得本票喎--如果我等住果幾十萬救命,必須提現金,東亞畀唔到我喎?張本票要第二日先可以過數,唔可以提到出來,咁我的損失邊個負責?

警方證明到呢位人兄係有組織、有陰謀、好似東亞果位發言人咁講,「不是惡作劇」而甚至可能是「有組織的犯罪」咩?如果警方只係證明到佢係「惡作劇」,咁應該用呢種態度去搵呢 d 小市民來祭旗咩?

之前傳媒狂報有人散播「擠提謠言」--擠提係發生的事實,有咩可以謠?香港的傳媒集體為有錢佬造謠,就係呢 D 啦。

至於另一間銀行,佢係合理擔心?定係「惡作劇」?定係有組織、有預謀去造低某銀行的股票?或者全心令人損失?如果證明唔到佢的「犯罪意圖」,只係證明到佢好無聊、好白癡、甚至真心擔心,警方而家係唔係唔理三七廿一,拉左人先講?

既然傳媒可以亂用思想人士造謠,林忌也要效法一下!消息人士透露,由於曾 x 華之前講大左,加上受某銀行的壓力,決定要搵小市民來祭旗,而由於姓李同姓曾的關係路人皆見,所以官商勾結一定要搵人來出氣,明冇?

未有廿三條,都可以玩到呢個地步;各位小市民,好自為之。

星期五, 9月 26, 2008

神丹七號未來報告

太平洋上夜未眠 神七飛船第30圈測控側記
新華網遠望一號27日電(記者 吳登峰 梅世雄 王玉山)27日午夜,太平洋上夜未眠 神七飛船第30圈測控側記

  
   20000多噸的遠望一號航太測量船,如同一葉被扣在"碗底"的扁舟,隨著綿延的湧浪高低起伏。
  
   這是遠望一號船在大海上度過的第27個夜晚。27天來,遠望一號船在遠離祖國的茫茫大洋上,戰風斗浪、風雨兼程,與4艘姊妹船一起在天地間建立起了一條即時、暢通的資料通道,把3名太空人與祖國緊密聯繫在一起。
  
   30分鐘後,在太空中飛行30圈的神舟七號飛船將第六次飛抵"遠望一號"上空。在10分多鐘的時間裏,太空人將完成軌道艙複壓確認、脫下航太服等動作。
  
   這,是太空人從軌道艙進入返回艙的關鍵時段之一。
  
    由於飛船繞地球飛行軌跡與地球轉動角度相互變化的原因,其他測控站難以在這一時段對飛船實施測控,任務將由遠望一號船獨立完成。能否在這段時間內即時準確 地把對飛船的測量與通信數據傳回指控中心,以及把指控中心的遙控指令與資料發送給飛船,關係到太空人出艙活動的成敗。
  
   "一級測量部署!"號令一下,船艙內,各機房數不清的信號燈交相輝映,一排排顯示幕上不斷跳動著各種資料,上百名科技人員緊盯著螢幕,不放過絲毫變化;船體兩側,一對四米長的減搖鰭減緩緩伸出,使遠望號如鯤鵬展翅般支撐在洋面上。
  
   USB雷達機房,全船測控的核心地帶。
  
   "5分鐘準備!天線指向等待點。"
  
   "明白!"
  
   主操作手周興國身體緊貼著操作臺,輕推操縱杆,甲板上巍峨的雷達天線緩緩轉動到飛船出現的方向。遠望號巨大的船體隨著湧浪起伏、搖擺,但巨大的天線卻始終指向一個方向,緊盯著遠方的地平線,紋絲不動。
  
   "1分鐘準備!"
  
   "滴答、滴答……"秒鐘每次跳動,都使空氣更加凝重。
  
   突然,螢幕上一道亮線一晃而過,緊接著一個亮點竄入螢幕。隨著周興國幾個乾脆漂亮的動作,一個亮點被穩穩地"釘"在螢幕中心。
  
   "長江一號發現目標!"
  
   "長江一號雙捕完成!"
  
   調度員堅定的報告聲,打破了全船的沉寂。此時,比預定捕獲目標時間提前了12秒鐘。
  
   "座艙艙總壓正常!"
  
   "座艙氧分壓正常!"
  
   飛船內的一幅幅畫面、一行行資料,隨著電波飛向遙遠的祖國。
  
   "複壓閥關,軌道艙已複壓至40千帕,報告完畢!"太空人的聲音如在耳邊,清晰可聞。
  
   "明白!"萬里之外,指揮員的聲音,鏗鏘有力,振奮人心。
  
   10多分鐘後,飛船重新消失在地平線下。熱烈的掌聲、激動的歡呼聲劃破夜空,在寂靜的太平洋激蕩徘徊。

美國人登陸月球,都有這麼多假說質疑登陸是假;可是作為官方新聞社的新華社,居然可以預早兩日提前寫一篇「未來新聞報告」,似現場觀察的角度去報未來的新聞,造假程度就和三鹿蒙牛等免檢大企業一樣,去到驚人的地步。

內地造假泛濫到,無論有冇必要都造假的地步;記得年輕時看部份內地翻譯的歷史書,居然內容可以比原著多,例如記載著英國首相邱吉爾、美國總統羅斯福,如何用一些中國成語,以及幾十年後的用語來歌頌中華民族,以及毛主席的偉大,絕對令看過的人 O 嘴不已。

你敢買新的蒙牛奶嗎?九一八以後生產的是真?新華社可以有九月廿七的未來報告,怎知那些奶製品有幾多印上了未來的出產期?由奧運咪嘴到神七未來,真係次次新鮮,零舍不同!

星期四, 9月 25, 2008

危機管理第二天

李國寶:客戶向銀行入本票存定期可獲多半厘息
2008-09-25 HKT 09:55

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表示,如果客戶向銀行入回昨日發出的本票,再存入定期,可獲多半厘息。

他表示,今日比昨日已沒有這樣多市民來排隊是好事,他本人以及其他董事今日仍會繼續增持東亞的股份。

李國寶又證實,長實主席李嘉誠已買了東亞股份,並向他表明,對東亞有信心。

李國寶又表示,警方已對今次散布謠言的事件進行調查,並已掌握很多資料。

除左最尾這段,想大叫一聲:「這才是危機管理!」靠嚇、靠鬧人可以救到危機?以為今日係清朝嗎?

昨日一些較年長的朋友都問,為何李國寶沒有第一時間出來回應?即使他不在香港,今日科技昌明,找個鏡頭上網錄段 Youtube 也可以吧?李國寶不出現,卻出現一個靠嚇靠鬧人的代表,連明報都忍唔住串你,當然對情況無補於事。

副總裁問記者:做過銀行未? 2008年9月25日
【明報專訊】東亞副行政總裁彭玉榮昨午率領東亞一眾管理層召開記者會,面對記者的提問,彭玉榮的回答給人有點咄咄逼人的感覺,更質問記者有否做過銀行。
曾俊華諮詢業界對提高存款保障額上限意見
2008-09-25 HKT 12:12
本港存款保障制度實施兩年,財政司長曾俊華表示,正諮詢銀行界對提高保障額上限的意見。

有學者認為,保障金額上限要一段時間才有條件上調。

財政司昨日的表現實在令人慘不忍睹,今日才似番個人,昨天講刑事嚇人做乜?律政司上身嗎?有急過市民所急嗎?有從小存戶的立場來擔心過件事嗎?

要靠嚇,為何不嚇下那些不法經營的經紀?美國 FBI 出來調查是否有欺詐行為令金融風暴發生,1,400 名按揭借貸人、經紀和估價官被調查,紐約布魯克林區檢察當局更向一些經紀提出起訴,指控他們用欺詐手段,誘使機構投資者購買高風險的證券。香港呢?為何香港沒有半個經紀被調查被起訴?為何政府在這件事上,完全唔理小市民?

事實就是,政府聲稱自己關心民生,只係停留在大隻講的地步,如此多的市民被騙,一生積蓄化為烏有,曾特首何在?有沒有出來接見這些苦主?有沒有承諾要改善法律監管?問題不在於自由市場,問題在於刑事法律的不健全,如果政府可以少談硬膠政治,真正關心民生,就不會搞到如此硬膠的地步。

何悲者,就係膠港領導層的水平,已經跌落谷底。任志剛在一夜間證明了其價值--比起其他膠人的人工,佢真係值呢個價,唉......

垃圾危機管理

一場東亞銀行擠提風波,特膠政府、商界膠人與部份傳媒的能力同時現形,對不起,很多人真的不合格。

在鬧人之前,林忌首先要出來稱讚任志剛,金管局或者在很多事的所作所為令人不滿,但今次任志剛的發言恰如其份,其中關鍵的幾句,在於任志剛認同投資者的憂慮:「任志剛強調,雖然外圍環境混亂,風大雨大,明白雷曼兄兄弟倒閉令投資者或多或少有損失,但是香港銀行體系穩健,存款保險制度也保障10萬元以下存款的客戶,市民要保持冷靜,不要自亂陣腳,影響信心。

反觀東亞銀行,在今次事件上進退失據,首先要數佢發言人,東亞執行董事兼副行政總裁彭玉榮,其言論令人極度失望。
轉載信報:東亞銀行下午舉行記者會,強調財政穩健,由於多間分行都有較多客戶,東亞今日會延長服務時間半小時,銀行有足夠資金應付存戶需要。

東亞執行董事兼副行政總裁彭玉榮說,早兩天網上已有東亞不穩的謠言,東亞昨日已報警及通知金管局。為了穩定客戶信心,會讓未到期的定期存款客戶,提取存款。

記者追問至今存戶提了多少錢,彭氏表示不清楚,但「不是大數目」。他又指提款者主要是受傳言困擾的小客戶。

有客戶指分行不夠現金、只能取本票,彭氏稱這是客戶的要求及需要,「若果他要提五百萬,他要現金,我們會數畀佢﹗」他又說,財政上,東亞沒有向政府或私人機構求助。問及會否擔心客戶持續提款造成影響,彭玉榮表示:「如所有客戶都提錢,資金如何雄厚的銀行,一定有問題,但不相信這情況會發生﹗」另有管理層表示,他們的存款也放於東亞的。

彭玉榮稱,估計今次事件並非惡作劇,而是擾亂一個地方的金融秩序。一切交由警方調查及處理。

如果一切交由警方調查同處理,想請問彭玉榮,憑甚麼去「估計」今次事件並非惡作劇,「而是擾亂一個地方的金融秩序。」?其客觀的論證是甚麼?既然交由警方處理,為何不是由警方去評估?由警方去發言?又要推給警方,又要自己「估計」?為何同時警方又要表示,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和刑事成份有關?彭玉榮的估計,是代表他自己,還是代表東亞銀行?如果代表的是東亞銀行,彭玉榮的危機處理手法,不但沒有令我們釋疑,反而令我們更加擔心,東亞銀行的危機管理能力。

又舉例說,「擾亂一個地方的金融秩序」--為何一個地方只有一間銀行?如果目的是要擾亂香港的金融秩序,為何不傳其他銀行?由大到細都有,傳多幾間不是更亂更可信嗎?在混亂一天,還惟恐天下不亂,憑空斷估,對東亞銀行的整體利益有幫助嗎?

根據彭玉榮的講法,早兩天已經有人流傳東亞不穩的謠言,那麼除了用兩天時間「斷估」和報警之外,東亞銀行這兩天做了一些甚麼危機處理?東亞有沒有把準備更多現金以備不時之需?東亞有沒有向各分行的職員下達指令,要做動員的準備?東亞有沒有向各級職員提供協助及支援,去處理今次危機?東亞有沒有向公眾主動事先「爆料」,說有人謠傳問題,事實上一點問題都沒有,因此歡迎存戶隨便來提款?為何這些可以制止危機爆發的事情,東亞都做不到,又或者做得不好?

林忌有一位親友當年經歷了國商銀行倒閉事件,維基資料:「1991年7月5日晚,香港的銀監專員發表聲明指,香港的國商財政狀況健全,國商集團出現問題在香港以外發生,與香港的國商銀行無關。但到了7月7日,港府以情況有變為理由,勒令國商銀行停業。」維基沒有說的,是當年的存戶,最終受到了損失,視乎戶口的性質及金額分別只得七成、八成及好似(最高有九成,不肯定)的賠償,因此今日剛好,林忌經過時入去東亞望望;在某些分行的現場所見,最大的恐慌對非來自 SMS,而是東亞對危機的處理準備奇差,部份分行的現金不足,只能提供本票,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可是東亞不集中事先說明,亦明顯沒有準備去解決問題,令現場的小存戶聽見「甚麼?沒有現金?」「甚麼?要本票也要等廿分鐘?現金要唔知等到幾時有車來先有?」這些製造更多恐慌的現實,令在場排隊的存戶更驚,人人打電話叫親友落來提款,才令雪球越滾越大,令事件一發不可收拾--甚麼流言比起現實提不到現金的傷害更大?甚麼流言比起親友經歷在銀行等幾個鐘都拿唔到錢的恐懼更大?

問題爆發了,靠嚇可以解決問題嗎?2005 年明報報導,東亞銀行執行董事兼副行政總裁彭玉榮,斥中大學生「我會盡用我的權力不聘請你」,最終彭玉榮要道歉收回言論 ,彭玉榮本人可能很有工作能力,但在對外發言方面,是否恰當的人選?李國寶或者不在港,現今科技昌明,是否連視像會議也安排不到?最起碼林忌那位親友就被激怒說:「對,我們小存戶的錢幾十萬濕濕碎,但你連現金都畀唔到呀!咁巴閉未做 Investment Bank,唔好做我地街客的生意囉,祝你早日成為雷曼第二啦!」

事件令人最失望的,還有有線電視新聞部;東亞發生這麼大件事,咁多次新聞都訪問唔到一個取唔到現金的小存戶嗎?現場小存戶因為取不到現金,而只能得到本票,引起連鎖反應的恐慌,為何有線新聞對此隻字不提?事件嚴重,比起甚麼「神舟七號」太空人「準備升空」的「偉大發言」及其「偉大親友」的「偉大關愛支持」,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東亞事件不是頭條,而是這件和香港人沒有迫切性,亦沒有甚麼獨特時事價值的新聞。有線新聞沒有去追擊群眾的恐慌原因,亦沒有去追擊香港銀行的任何潛在問題,亦沒有報導當年國商事件的前因後果,卻去報導「神七」的膠聞,令我忍不住有一股衝動,決定每月不如慳番三百蚊,cut 左佢算啦;呢三百蚊基本上只係用來睇新聞台,可是一個硬膠娛樂新聞台,在上次莎朗史東事件上已經令人倒盡胃口,今次新聞台又只做「神七」,咁點解我唔睇免費的 Now 新聞台,而每個月畀三百蚊你?

星期三, 9月 24, 2008

東亞「造謠」

警方:現階段無證據顯示東亞事件有刑事成份
2008-09-24 HKT 16:52
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接手調查東亞銀行事件,現階段無證據顯示涉及刑事成份,相信並非惡作劇,或有人惡意散佈謠言。

政府消息認為,有投機者在市場上造謠,藉此操控東亞股價以及影響市場。考慮到近日結構投資產品風險已令市場人心惶惶,今次的事件明顯是「有人想擾亂香港的金融市場秩序」。


----
聽到呢句,真係想問一下,呢位政府消息人士,係唔係惡意造謠--今次的事件明顯是「有人想擾亂香港的金融市場秩序」呢?

市場人士擔心係事出有因--因為連咁大間雷曼都出事,咁多銀行存戶去銀行存定期,被人昆去買「迷李債券」,呃佢地話係「定期存款」,大家羊群心理,是正常現象,可是卻偏偏報紙可以報導「有人說」:「有投機者在市場上造謠,藉此操控東亞股價以及影響市場」--咦?當事人可以唔出名,又唔使講證據,警方又冇證據,咁呢位政府當事人以及報導佢地的報紙,同果 D SMS 的「流言」又有乜野分別?

警方使唔使又查下呢位「政府消息人士」,係唔係意圖透過發表「流言」,去干預東亞的股價(例如佢大手買進呢?)又使唔使查下呢 d 報紙,係唔係又有人大手買進東亞股票呢?定係傳東亞唔安全,就係「流言」,就係「惡意造謠」、就係「有人想擾亂香港的金融市場秩序」,傳東亞好好,好健全,會發達,股票會升,就係「堅過石堅」、「善意真相」、「促進香港的金融市場秩序」呢?

事實就係,今日有人去東亞提 Cash,結果銀行話唔夠 Cash,可以選擇本票;Cash 就要等幾個鐘,咁樣會唔會令人擔心呢?我地係唔係有權利去擔心呢?

原本我對東亞都仍有信心,可是東亞聲稱星期一收到短訊,星期二和警方商討,到星期三發生分行唔夠 CASH 的情況,才來派個發言人出來亂鬧市民,看見其 Risk Management 危機管理的能力,對唔住,真係信心盡失。

史上最荒謬的,就係呃人幾百萬話係「定期存款」,其實係「迷李債券」,破左產唔犯法,呃人地的錢唔犯法,但係市民擔心自己的錢畀人呃,就話係「刑事罪行」--傳聞東亞「唔掂」,有流言亦有事實,但亦有合理擔心,警方、銀行和傳媒提也不提,反咬市民一口,說所有人的擔心都唔對,「擔心」幾時成為係刑事罪行呢?

傳媒只係報東亞講任人提款,但為何有存戶想提取現金,卻出現分行唔夠現金,只能選擇本票,職員話現金要等幾個鐘的情況呢?為何這些情況完全冇人報導?

電視搵的律師仲有趣,連手提電話內有 CPU ,都可以說成電話可能是電腦,可能被判「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假設有個人啞左或說話有問題(例如患左肌肉萎縮症的偉大物理學家霍金),佢個助發音機都可能有 CPU,因此他講大話就係不誠實使用電腦呀笨?

所有有運算能力的電子零件都算電腦?有 CPU 就係電腦?用洗衣機、焗爐都可能係電腦了!唔係嘛朋友?你冇事嘛?

xxxxxxxxxxxxxxxxx
東亞銀行大道東分行逾百客戶輪候提款
24.09.2008 17:29

東亞銀行多間分行,有大批存戶輪候提款,銀行延長半小時服務。在灣仔皇后大道東的分行,有超過一百名客戶輪候,但提款過程緩慢,有客戶表示有職員聲稱分行只有三十萬元現金,會以本票代替,但存戶堅持要現金,亦有存戶擔心提款人數太多,擔心銀行關門前仍未能提款。東亞銀行管理層下午召開記者會,澄清惡意謠傳,說經已報警調查,執行董事兼副行政總裁彭玉榮強調,東亞財政穩健,有足夠資金應付存戶需要,亦無限制提款上限。

唔夠現金,係事實--銀行提都唔提事實,只提人地「造謠」--也難怪大家寧可相信「造謠」,都唔相信官方的所謂「事實」了。

星期二, 9月 23, 2008

英國早就拉左班銀行寶藥黨

林忌早於上年講過,香港不再跟隨英國做法律改革,遲早出事;今年五月廿一號仲寫過 Fraud Act 2006 如果適用於香港,好多政府大帝呃人都隨時犯刑事罪行;如果今日香港亦跟隨英國行 Fraud Act 2006,銀行寶藥黨被騙的苦主,就唔使搵金管局,亦唔使搵議員,報警就可以拉人。

例如 Fraud Act 2006 中的 2. Fraud by false representation、3. Fraud by failing to disclose information 4. Fraud by abuse of position 項都非常嚴格,如有人在銀行排隊,被騙說是「定期存款」而呃佢買「迷李債券」,已經成為詐欺,犯了刑事法律;今日的問題不在於金管局的所謂「監管」,亦不在於所謂「輸打贏要」,而是有人為左自己份工及獎金去欺詐,呃唔識野、唔識字、唔識投資的小市民去買高風險產品,如果咁樣唔需要保障?咁點解我地要拉寶藥黨?寶藥黨只係小賊就拉,銀行寶藥黨係大賊就唔拉?

問題係今日政府只係諗住要立廿三條,卻對這些民生、商業的法律闊佬懶理,唔跟隨普通法國家修法,相同的問題出在美國,一早被人 class action;相同的問題出現在英國,一早可以報警拉人,而在香港,目前只是改自英國古舊 Theft Act 1968 以及 Theft Act 1978 的條文,根本不足以應付今日需要!

把律政司外判,只做翻譯英國的法律吧!何必浪費金錢之餘仲乜都保護唔到?

我們要求,立即跟隨英國的 Fraud Act 2006,在香港立法保護小市民的財產與利益!

最無良的故事如下:有銀行職員聲稱,如果苦主向外投訴,銀行則一定唔會賠畀佢;反之,如果「私下解決」,就會賠錢喎.......

你信唔信呢?

銀行寶藥黨

這幾天以來,林忌陸陸續續聽到一些悲慘的故事,令人驚嘆於硬膠政府,居然可以在這些事情上完全沒有監管。

一位字也不太識的五十幾歲男性,在銀行排隊時,被銀行的妹妹仔遊說,說他存定期太蠢,應該存其所在銀行的「另一欺定期產品」,然後就把全副身家一百萬,全部存了那種「新定期」,這兩天發現,原來所謂的「新定期」,就是雷曼兄弟的「迷李債券」......

另一位唔識字的師奶,今年初在銀行排隊時,被銀行的姐姐仔遊說,說有另一隻「更高利息」的「定期存款」,於是「存」了五萬蚊;一個月後,師奶奇怪為何沒有「定期存款單」,朋友質疑那是不是「定期存款」,於是追問銀行的姐仔;姐仔還騙她說:「係定期呀,有呀,寄緊o架啦,可能遲左,你再等下啦」

結果,再一個月之後,當事人仍收不到「存款單」,於是打電話另外再找該銀行的人問,一問就知--原來居然是雷曼的迷李債券!

可幸的是,這位師奶當時立即決定斬纜,另外蝕手續費離場,才幾個月,雷曼就玩完了。

這些故事就在你和我的身邊,他們絕非因為「貪念」、「輸打贏要」,而是被「銀行寶藥黨」所騙,以為是存定期,以為是該銀行的「低風險存款」,豈料卻被賣豬仔,買了高風險的東西。

這些介乎基層於小中產之間的群眾,就是今次風暴的最大受害人,因為他們缺乏知識,亦缺乏警覺,很多更是容易信任他人的可憐人,在這些福佳銀行的行騙中伏,有誰為他們伸訴?

驗尿勤開口中

飲毒奶又一港童中招 驗腎童逼滿醫院安排亂
(星島)9月23日 星期二 05: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三聚氰胺毒奶事件在港蔓延,本港昨日證實第二宗飲用毒奶後患上腎結石個案,以及一宗疑似個案。確診患者是一名四歲男童,曾經飲用蒙牛及伊利奶製品,於瑪嘉烈醫院留醫。另一宗懷疑個案於屯門醫院發現,涉及一名三歲男童,仍待超聲波檢驗結果。

...

「護士不知哪邊驗尿驗血」

  昨日再有大批家長,帶同子女到瑪嘉烈醫院輪候腎結石檢查,急症室登記處及兒科專科樓層,均逼滿求診人潮。衞生防護中心發言人表示,除一宗確診個案外,醫院全日為六十三名兒童提供診治,包括三十四男二十九女,年齡介乎兩個月至十七歲,全部毋須留院。

陳克勤果是是民建聯出品,青出於藍勝於藍,不但繼承了民建聯第一邪神蔡素玉,還繼承了特膠政府第一邪神董建華的實力,開口說 Try our breast,北區醫院就揭發割錯人個胸;開口叫年青人驗尿,結果成班小朋友就要排隊驗尿,仲驗埋血添,驗尿勤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驗尿勤的邪力,比起拉登影帶更加恐怖,擬似每一句背後有恐怖襲擊之嫌;有見及此,林忌立時對各界提出警告,除了小心胸部、小心驗尿之外,還要小心 liverhood--大家的肝可能亦有危機,例如甚麼 X 型肝炎呀,肝硬化呀,都是大家必須小心慎防出事的。

另一位邪神葉劉,其實她亦早已預告了三鹿奶粉會出事--看看她 facebook 的 profile pic,好選不選,偏偏選一隻鹿,她參選立法會號碼是九號,9 - 6 = 3,就剛好是三鹿了,是牽強附會了點,不過邪惡的事情,還是小心點好吧......

星期一, 9月 22, 2008

有事要搵民主黨

港台新聞:約千名雷曼投資者召開申訴會
2008-09-22 HKT 20:36

約一千名購買雷曼兄弟有關產品的市民,出席民主黨的申訴會。
民主黨晚上在堅道明愛社區會堂,舉辦一個申訴大會,約有 1000 名購買雷曼兄弟有關產品的市民 出席。

民主黨要求政府成立律師團,為市民處理有關訴訟,又要求行政長官與財政司,推出針對性措施,保護投資者權益,又要求導致市民損失的銀行負上法律責任。

民主黨會將今日收集的市民簽名及訴求,轉交金管局處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明報專訊】
雷曼兄弟在港業務停頓4日,手持由該行擔保的迷你債券的一眾投資者,連日如同「孤兒」般無人理會,當日用盡「甜言蜜語」游說投資者認購的分銷商,如今卻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有在中銀認購雷曼迷你債的陳老先生說,早在雷曼結業前,已想贖回手上的迷你債,奈何中銀遲遲未肯處理,如今更是想追也沒有得追。「若中銀可早些處理我的投訴,我就可以避免今次龐大損失,這120萬元我用來日後養老之用,目前已不知如何是好。」他說。

不知情下購買

 民主黨昨日就雷曼迷你債的「善後」問題,與證監會、金管局及保監會面。該黨候任立法會議甘乃威表示,有一批投資雷曼迷你債券的事主向民主黨求助,指於不知情之下購入與雷曼相關迷你債券,涉及人數約50人,投資額由數萬元至逾100萬元,擔心雷曼清盤,清盤人將會賤賣抵押資產,令投資者血本無歸,民主黨將聯同有關事主今早再到中環與證監會及金管局討論有關處理方法。


去銀行打簿,變左成街爛 sales 昆你投資買「假債券」,完全唔講明有關風險,以前在街頭的寶藥黨、「保險黨」,變成銀行自己的行為,客戶信任銀行,卻不知道被賣豬仔,特膠政府一如既往,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所有條文上的監管,就有如管泊車、管廢氣、管冷氣機漏水,管消防、管非法簷建一樣,下層管治不知所謂,政黨要做的,就係追擊這些不知所講的膠事--全港性的工作,不是甚麼「地區工作」呀,為何其他黨派講不出,亦做不到?全部消失隱形?

林忌推介立法會投甘乃威一票,今次事實證明甘乃威的價值--以往泛民在這些戰場上隱形潛水,今次甘乃威聯同單仲偕第一時間出來,打出了泛民以往不會出的牌--社會人士經常由於政府無能要找人幫忙,以往泛民除了幫助「典型」的「基層問題」之外,對這類中產議題完全漠視,甚至連我們博客的單騎匹馬都隨時比起泛民政黨做得多,才會令葉劉等人有機可乘,搶去不少中間選票;民主黨難得今次做對了,泛民各大老可會有半分覺悟?

伸延閱讀:
甘乃威博客:雷曼兄弟產品苦主申訴
黃世澤:有事要搵民主黨,其他黨唔知去咗邊

成街都係三聚氰胺

陸續有奶類產品被驗出含有三聚氰胺,政府緊急修例,禁止食物中含有不適量的三聚氰胺,新法例明日刊憲後即時生效。

當局又決定,優先處理食物回收法的可行性。

新加坡指大白兔糖含三聚氰胺 本港會作抽驗

雀巢公司稱含三聚氰胺純牛奶批次未流出市面  
2008-09-22 HKT 16:29
雀巢公司指,食物安全中心檢出含少量「三聚氰胺」的餐飲業專用純牛奶批次,目前仍儲存在倉庫內,未有流入市面,但雀巢亦會盡快向已購買同名產品的顧客,回收貨品。公司對事件令公眾憂慮,深感遺憾。

雀巢公司強調,有關產品沒有直接向公眾銷售,檢出的「三聚氰胺」含量低,不會影響健康,而公司部份在檢驗中的奶類產品,並無發現含「三聚氰胺」。

香港回收 5 種含三聚氰胺伯朗咖啡
2008-09-22 HKT 16:21
在台灣被驗出含「三聚氰胺」的伯朗咖啡,其香港代理表示,會收回伯朗咖啡 5 種,在今年4月至9月出產的三合一沖泡產品,市民可直接向零售商辦理退貨或退款。

被回收的三合一沖泡產品,包括曼特寧風味、藍山風味、焦糖瑪其朵、阿拉比卡及奶茶。

代理伯朗咖啡的金車公司強調,一直使用紐西蘭產製的奶粉,只有這幾個月份出產的產品,才使用來自內地的植物性奶精粉。金車公司譴責有關供應商,表示會依法追究。

時至今日,唯一的方案,就係免得過就免,唔好搏,唔好飲,即使再喜歡都係咁講。

早些警告人,又被人說是危言聳聽;遲些發言,又變成 old news is so exciting,膠到今次已經唔想再評論,不過有篇文章朋友寄來多次,因此不妨參考一下;有化學專家的朋友,請評論一下這篇文章的可信性。

轉載:
「事關重大,務必細讀!

一個奶業工人的實心話(轉)
我不想再忍了,我所知道的奶業內幕!
我所學的專業是乳品工藝,剛畢業曾在某國內老大級乳業集團工作。職位——收奶員。

這幾天的三鹿事件,沸沸揚揚。其實在我看來,沒什麼奇怪的,事情總是要被揭穿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以及是哪一家企業成為那個撞上槍口的倒楣蛋。三聚氰胺————冰山的一角。也許這個事件就要告下一個段落,也許僅僅是個序幕的開始……

離職的員工到處去說原來公司的"壞話",這個員工一定個沒有道德的人。曾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最近我的想法變了,一個知道內情而不去告訴別人,眼看著別人吃虧上當的人,那才是個徹底道德敗壞的人。

離職後,我沒喝過一滴奶!

我先講一下,收奶的過程。奶農的牛奶由當地附近村鎮的奶站化驗收集,按品質高低,分等級付給奶農錢。品質的指標不外乎PH值,蛋白質,幹物質這幾項。然後由奶站(當然了奶站是私人老闆的)用罐裝車混裝後運到工廠,然後由工廠取樣化驗,測算指標同樣按品質高低,分等級付給奶站錢。不知道大家看沒看出來,想沒想到這種操作模式會出現什麼問題?有人說了,不是"天然牧場""工業化收集嗎"? 有,的確
有。但是我只能說:兄弟,你很傻,很天真!

奶農想多賺錢怎麼辦呢?簡單啊,摻水啊。那摻水指標降低就賣不上好價了怎麼辦?簡單啊摻****啊。奶站想多賺錢怎麼辦呢?簡單啊……。奶站的奶是從各個散戶收來混裝到罐車的,有一家的突然變質了,怎麼辦啊,全車都倒了嗎? 幾十噸一罐
的奶,蛋白質低了怎麼辦?幹物質低了怎麼辦?PH值低了怎麼辦?有的牛病了打過抗生素怎麼辦?有的牛催奶打激素怎麼辦?

話說回來了,奶農那點小計量能瞞奶站嗎?奶站那點小九九能瞞工廠嗎?如果我說,奶站不知情,工廠不知情。都是"不法奶農"幹的壞事,全國人民要把矛頭指向他們批判。那我可就真的,很傻,很天真。

我們從來不拒收奶,因為我們知道,一件東西是要充分利用的,這樣才能取得最大的價值,獲得最大的利潤。我們分罐儲藏。最好的奶,供到車間做優酪乳(發酵型優酪乳或攪拌型優酪乳),因為不是好奶做不出來。其次,做純牛奶,高鈣奶之類的。再差的奶做花色奶即花生奶,早餐奶等。還有那些發酸的奶怎麼辦呢,當然不能倒了,做酸性乳飲料,就是廣告狂哄亂炸的,女人小孩都喝的***。這是本公司最大的利潤所在,一盒奶的成本,還沒有哪個包裝盒值錢。還有那種臭的熏人的奶怎麼辦呢,簡單,做冰激淩味道最好。還有那些又臭成粘稠狀的怎麼辦呢,做奶粉。當然這叫工業粉,它有它的用途,不是裝袋子就上市場的。

我們有全球最大最先進的立體式倉庫,媒體都讚揚過,可是你就沒想想這快速消費品,生產出來就要賣的,搞那麼大倉庫什麼用?酸性乳飲料越存放味道越好。那有人問了,生產日期怎麼辦?簡單啊,提前打一個月,你也許不信吧,因為在你心中那是小黑工廠做的事。那又有人問了,市場上賣的豈不是過期奶? 我就這麼告訴你吧,你手中那盒奶就
是過期一周了,你喝也沒問題。因為你所賣的奶是UHT超高溫滅菌液態奶。

關於UHT超高溫滅乳到底有沒有營養,我不想再說了,因為這個涉及到某人在某年為中國提出的一個口號,我們正向這個口號邁進,別管你喝的是什麼奶,反正是牛奶。

有個廣告,中國某企業已經是這種超高溫滅菌乳全球產銷量第一,難道是那些乳業發達國家真的比不上我們了嗎?其實是人家不生產這種乳品了。這笑話有點冷是吧。

那有人說了,我們以後喝高端奶吧,廣告都說想過有品位的生活就和那種奶。是啊,那奶是貴啊,貴的東西就好啊,那奶蛋白質高啊,高,實在是高,這一點澳大利亞人都服我們啊。

我就不相信地球上的奶牛能擠出那麼高蛋白質的奶……

此言一出,某些專家就會來"闢謠"又得列出一套資料理論,來"引導"大家。

是啊,我嘴沒人家的大,錢更沒人家拿的多……

還有很多關鍵的還是不說為好,知道了對大家誰都不好。生活是美好的。
真實案例看三鹿奶粉背後的KB的行業潛規則
目前鬧得沸沸揚揚的三鹿奶粉事件,作為一個可能的知情者和懂點化學的人,我也來談談我的觀點:
1、媒體也好,廠家也好,國*家品質監督也好,還是在忽悠大家,為什麼我敢這麼說,因為三聚氰氨根本不可能直接加入牛奶中,三聚氰氨的市場售價並不低,奶農不可能不計成本的提高濃度,其次,三聚氰氨水溶性較差,要想完全溶於牛奶比較麻煩;那為什麼媒體,廠家,國*家品質監督要異口同聲的說是不法之徒加入了三聚氰氨,其實就是為為了掩蓋一個更可怕的問題,那就是加入的其他毒性更大的東西,說穿了就是尿素,尿素作為一種便宜的農家化肥,真是經濟實惠的"好添加劑"。
2、為什麼要加尿素,因為各乳品公司收購鮮奶,測試的標準主要是奶的蛋白質含量,說穿了就是氮的含量,尿素作為一種最普遍的氮肥,由於它獨特的分子結構,記得好象是兩個氮分子配個什麼我忘了,氮的含量當然高了,混入奶中,提高氮濃度,價格自然也賣得高了;
3、尿素怎麼轉化為三聚氰氨的,很簡單,奶粉的生產過程就是將鮮奶放在封閉的環境高溫環境下,然後採取噴霧的方式直接轉化成粉狀就成了奶粉,而尿素在高溫下會產生變化,生成三聚氰氨,OK,有毒的奶粉就這樣生成了。
最後,我在談談我怎麼知道這些內幕的,前幾年,是01年還是02年,我記不太清楚了,在辦理一件帶B社會性質的案件時,他們主要罪狀之一就是把持我市某區的牛奶收購市場,長期以次沖好,我們在辦案中就瞭解到,他們在牛奶中加入尿素、少量食用油,然後加大量水(良心好的加自來水,不好的就直接加池塘或者田裏的水),最後用專用的攪拌機進行攪拌,一批蛋白質濃度高的鮮奶誕生了,但最後幾個犯罪分子都翻供,說他們這種做法是普遍的,並不是他們發明的,後來我們專門去天友瞭解,確實如此,他們對牛奶收購中出現的這些問題根本沒有比較有效的檢測措施或者是因為收購站點太多,沒有精力和金錢來負擔這麼大的檢測開銷,所以對廣大奶農的行為基本採取的是默認的態度,而且據在天友的瞭解,這種現象在全國的乳製品行業是普遍的,只要存在向奶農收購牛奶,就普遍存在次類現象,所以三鹿事件的發生就是必然的,而且這次三鹿出了事,全國其他所有乳製品企業都保持沉默,沒有一家跳出來指責,什麼原因大家看了我的帖應該心裏有數了吧,最後弱弱的問大家一句,這樣的牛奶你們敢喝嗎?大家好!這幾天出現的"毒奶粉"事件和前幾年的"孔雀石綠"和"蘇丹紅"、"吊白塊"等事件一樣,震 國內外。如果您和您的家人不慎誤食含有"三聚氰氨"的奶粉,可以多食用
些黑木耳。黑木耳對腎結石有強烈的效果,可以把腎結石剝落、溶解並排出體外。一般食用量是已經發好的黑木耳一次50克(兒童)至150克(成人),一般一天一次或兩天一次。
摻假黑木耳的識別
1、看顏色:品質好的木耳呈烏黑色,色澤均勻;摻假木耳為黑灰色,並拌有白色的附著物。
2、看外形:優質木耳捲曲緊縮,葉薄且無完整輪廓;摻假木耳由於含有大量米湯和糖,其形態膨脹,顯得肥厚,少捲曲且邊緣較為完整。
3、看質地:好的木耳堅挺,有韌勁,用手不易捏碎,;摻假木耳較脆易碎,用手稍掰即碎斷脫落,放在口中易變軟。
4、嘗味道:優質木耳放入嘴裏嚼時,有渾厚鮮味感;而摻假木耳有甜味
為了我們可愛的孩子請轉發給更多的朋友.積德難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

星期五, 9月 19, 2008

北區醫院 Try our breast

北區醫院誤將一名女病人的乳房切除

2008-09-19 HKT 18:07
北區醫院發生醫療事故,一名 36 歲女病人,被錯誤切除左邊的乳房,醫院已向病人和家屬道歉,新界東醫院聯網已成立調查小組跟進,預計六至八星期內完成報告。

該名女病人七月懷疑左邊乳房有硬塊,到北區醫院求診,其後化驗結果顯示,有惡性腫瘤,八月下旬做手術,今個月初出院,其後醫院再取切下來的組織覆檢,發現樣本與手術前的樣本不吻合,並沒有癌細胞,證實之前的惡性腫瘤,並不屬於這名女病人,醫院已即時檢視其他病人的紀錄,確定未有其他人受事件影響。


近幾年來莫名奇妙的騎呢事件接二連三,香港社會的基層管治無人駕駛日益嚴重;修路可以拖幾年,沒人開工亂修路;街邊亂泊車,最多冇人理的,除了送貨及大車之外,就是有司機的那些權貴車輛;樹可以亂倒,可以亂斬,消防可以冇人查,屋宇署對違規建築監管不力,成街都充滿這麼多膠事。

電腦可以被偷,Cancer 可以搞錯人,大佬,人命o黎o架,膠少陣好唔好?

投籃文章:為塌樹枉死少女伸冤

為塌樹枉死少女伸冤

康文署聲稱一個月兩次檢查赤柱百年刺桐樹,但四日後就發生刺桐倒塌壓死少女的慘案,事後更有康文署官員表示,塌樹是「橫枝過重」造成,理由荒謬得可笑──原來樹木在短短四日之間,就由沒有危險變成會倒塌嗎?若果一早就「橫枝過重」,那麼康文署更有疏忽職守之嫌了。

為甚麼有區議員早在 2006 年 3 月已經投訴,在受到眾多街坊投訴蟲害與異味之後,仍然可以發生這樣的災難?這是個單純的人為犯錯嗎?還是整個監察制度出了問題?康文署與食環署多個由廢除市政局拆出來的「難兄難弟」,成立以來問題不斷:由禽流感、SARS、殺雞混亂、職員蛇王、泳池紅蟲、老鼠與糞便,租場黃牛黨、以至今次的倒樹殺人事件,每次反應遲鈍後知後覺!「殺局」就和董建華另一項偉大貢獻「高官問責制」一樣,製造了更多的災難。

四川災區的學校僭建,拆了二樓再改建到四層,結果一個地震就變成了豆腐渣;香港的政制在反智的「改革」下,不但不增建地基(監察的組織興渠道),反而只知道「強勢政府」、「集大權於一身」,以為官僚越多,效率就越高--於是官僚屋疊屋,一層又一層的結構,一遇災害都變成了政治豆腐渣,就有如那兩位英勇的消防員一樣,枉死於制度殺人。

港英為何要設立三級議會?中層的市政局,最重要的是讓最有活力,又擁有超出區議會小分區視野的年輕人,去監察最瑣碎、最麻煩的市政工作,同時培訓他們一旦增加知名度,可以進入立法會;政府用高薪去買甚麼副局長、局長助理,請多十倍都不如「還原」市政局,讓這些事務回歸市民選票的監督,這才是真正的「培養年輕政治人才」最有效的途徑!今日政府用獨裁委任制度去培訓「年輕的政治人才」?不如索性在香港成立「共青團」,或者「曾蔭權少年隊」吧?用文革制度去培養民主政黨?高官是否火星人,因此腦部構造特別不同?

1999 年 12 月 1 日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聲稱:「香港地方細小、人口密集,三層議會架構部分職能重疊」,因此「我們建議由政府直接負責食物安全和環境生的工作,以期改善協調,提供更佳服務,並提高我們對食物事故的應變能力。」九年過去了,政府當年一意孤行「殺局」,把所有市政大權集於一身,把民選的議會改為行政官員負責,結果就是區議員、市民多次投訴,康文署都無動於衷,直至出現大意外,有人死亡就出來應衰幾日;意見接受,態度照舊,事實證明:一個沒有市民監督的獨裁官僚機構,比起民主監督的議會,不但無法改善效率,而且更在各部門之間推卸責任,敷衍塞責。

香港地方小,但人口卻排名全球九十八,比起很多北歐國家如丹麥、挪威、芬蘭還要多,三層議會根本不算多,反而可以分開處理不同事務;難道要商界、 漁農界及金融界的立法會議員,落區監督樹木嗎?由蛇宴、荔枝團、請食月餅,突然去到審議法案,立法會實在是名符其實的「垃圾會」,乜垃圾都要管,結果兩頭不到岸;今日的混帳政制,就是不斷創造悲劇的源頭──立法會選區太大,區議會選區太小,殺去中層市政局造成的真空,就有如黃仁宇《萬曆十五年》所寫的「下情不能上達」,「數字上無法管理」的局面。要找回香港消失中的優勢,第一件事就應該立即廢除董建華時代的種種反智制度,還原港英時代的三級議會!既然 2000 年「殺局」沒有違反基本法,「還原」的阻力只有政府本身。建制派連荒謬的「兩院制」都可以想出來,為甚麼對還原市政局隻字不提呢?原因不說自明,就是保皇黨為了自己的著數出賣香港人,和那些興建豆腐渣學校的人一樣,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星期四, 9月 18, 2008

奶販與三鹿勾結作案?

中國大陸「三鹿牌」奶粉引發「腎結石娃娃」事件持續延燒,河北省三鹿集團和石家莊市日前將奶粉違法添加三聚氰胺歸咎於奶農,但三鹿乳源地的奶農向香港「大公報」指出,摻假是奶販和三鹿驗收人員的勾結作案。

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三鹿集團副董事長張振嶺堅稱:「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目前推測,三鹿奶粉摻入三聚氰胺可能性有兩種:一是從原料加入,即三聚氰胺摻入鮮牛奶或奶粉的其他輔料中;二是在生產環節中加入。業界人士普遍認為,乳牛吃了含三聚氰胺飼料而造成污染的可能性並不大。

石家莊某縣奶農馬老漢說,給乳牛餵食摻入三聚氰胺飼料等於是餵毒藥,對奶農有百害無一利,「假如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飼料死了怎麼辦?」

他說,一頭乳牛價值人民幣一萬元,一天出奶二十公斤,「比自己親兒子都寶貝」。

 馬老漢是「擠奶廳模式」供奶的奶農,他和同村十七戶奶農各自散養乳牛,一同到擠奶廳統一採奶。他說,擠奶時,除了為乳牛擠掉三把「細菌奶」後,剩下程序全部機械化完成,鮮奶在真空的容器中抽取、流動、儲存,「奶農根本接觸不到鮮奶,怎麼摻假?」

 馬老漢的一週歲孫子和五歲孫女都是喝三鹿嬰幼兒奶粉長大。他氣憤地說,三鹿「問題奶粉事件」就是奶販和三鹿驗收、收奶人員勾結作案的結果,三鹿不應將責任扣在奶農身上。

專家意見也間接佐證奶農的說法。技術人士表示,三聚氰胺在奶站加到原奶中有相當大限制,三聚氰胺屬微溶性,常溫下溶解度為一百毫升水僅溶解零點三一克三聚氰胺,含氮零點二克,推算只可冒充一點二七克蛋白質。想讓加入三聚氰胺後的鮮奶營養比協調,還需再加水和脂肪,但一般的脂肪產品很難加入,必須加專業勻質脂肪,這類手法非一般奶農所能掌握。

 他說,以目前技術,一旦加入三聚氰胺,必然造成鮮奶營養比不正常,不難檢測出來,三鹿集團為何毫無察覺?

 專家還指出,如果是在奶粉製造過程中加入三聚氰胺,就不受溶解度限制,想加多少都可以。

犯了這樣大的罪行,日本企業的董事長不自殺,也最少出來公開道歉,可是我們偉大的祖國的三鹿集團副董事長說:「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好一個絕不可能,就是絕不可能,才有可能得到「免檢」的金牌,才有可能如此公然造假--國家索性批准你免檢,因此官員冇錯,企業就不可能犯錯,錯的必定是人民,以及那些沒權沒勢可以拿來開刀的小奶農了。

伊利、蒙牛與三鹿,這些國家級的大牌子都可以如此出事,由美國到中國,一夜間那些絕對的大企業都可以如此硬膠,我們這些多疑派,終於可以偷偷地吐一口烏氣--早就說嘛,大就不會錯?

有些內地朋友偷偷跟林忌說,他們從來都沒有買國產奶粉,因為早就怕有問題,從來要奶粉都由香港直接入口嘛;甚至有商人朋友說,最近送禮都送奶粉,一箱箱的奶粉寄去軍營,寄去政府機關,這些事情,大家就算不知道,也早就估到了,只有香港的一班土共真心膠支持者,才會盲的地不相信這些事情。

伊利還是奧運贊助商,只希望今屆的奧運運動員沒有吃喝得太多就好了....

唉......

星期三, 9月 17, 2008

懦夫潛意識

凡多災多難的民族,總有一種懦夫潛意識,簡單而言,就是怕事、怕死、怕麻煩,而這三怕的極致,就是去到極端時候,會連身邊的人反抗,都埋怨不已,最近又看到這些言論空群而出,令人倒盡了胃口。

這種最可悲言論如:「你不應該出來刺激某君呀,你一講佢,佢就發癲,然後瘋狂攻擊我地!(下刪五千字)」這種程度的言論,居然出自那些泛民支持者的口?不是吧?那麼怕,去投共算了好不好?

首先,當然世界上有些人是癲的,但林忌作為一個「癲癲地」的過來人,可以很清楚地告訴你,看似瘋癲的事情,只是一般人程度太低,又或者眼界不夠廣,又或者不能從當事人的想法去看問題,因此表面上瘋狂的事情,實際上卻是最理性,可是自己不明白,就鬧人一句癲的,然後把所有理性討論與計算放開,那是最不負責任的所為。

再者當事人攻擊你,當然有他自己的算盤,他攻擊你的戰略目的是甚麼?你以為人家的智商和你一樣程度不講戰略的嗎?他有他的目的,你以為自己做無聲狗,就可以解決問題?日本仔要南京大屠殺,一大群一大群的中國人默不作聲、不作反抗,日本仔好似殺狗一樣地殺中國人,他們可有手下留情?

政治就是鬥獸場,行的是巴比倫的漢莫拉比法 (Code of Hammurabi),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甚至行的是香港古惑場的森林定律,你打我一拳,我打你十拳;你斬我一刀,我斬你十刀,必定十倍奉還,沒有這種覺悟,就不要出來行走江湖,丟人現眼。

人生最基本的道理--以武止武,以核彈式的恐怖平衡制止戰爭,以戰迫和的手段,偏偏聽的人多,做的人少,想不到連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不相信;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回家抱孫算了,出來獻世嗎?

自己獻世不要緊,汝雖不殺伯仁,佰仁卻因汝而亡,用「君子」來包裝自己的心軟、懦弱、膽小,不但連累自己,最終還要連累全家,一個錯誤的決定,葬送多少人的將來?歷史上類似的硬膠連累全家的故事,記載了無數次,可是偏偏中國就是擁有大量懦夫,不戰而降,不戰而逃,不戰而屈服,比比皆是,空遺下千秋餘恨,令人掩卷長嘆。

做一個良好的統帥,既要無情,亦要有情--先要化有情為無情,視戰爭如棋,不要為落子而傷悲;再化無情為有情,以最大的愛與激情,去推動自己與身邊人士的士氣,最後以怨念迫使自己進入六親不認的忘我狀態,去全力打擊與毀滅對手!做不到這種境界,就不要去做統帥,就不要去做領袖,就不要去追求自己力有不逮的夢,那不但會毀了自己,還會毀了身邊你最愛的人和事,這又是何苦來由?

不要求人人可以擁有做統帥的料,但最起碼擁有基本政治 ABC 的常識,明白最基本最顯淺的道理:

A.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對手的戰略目的是甚麼?你自己的戰略目的是甚麼?
B. 誰夠狠,誰就應夠活下去--揭干而起有活路,懦夫必不能苟活
C. 以武止武,以戰迫和,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偏偏膠港就是擁有一堆蠢才,令業餘水平都談不上,唉......

星期二, 9月 16, 2008

陳克勤又講大話

得到朋友通知,陳克勤又在公眾場合當眾講大話不眨眼,呃市民當食生菜!


「我陳克勤,六年班,就幫民建聯在街頭派單張!」 3:24 - 3:40

很感動,對不?六年班就幫民建聯派單張,童工?不會吧?

等一下,根據陳克勤的公開資料,他九七年從中文大學政政系畢業;那麼六年班是幾時呢?

再等一下,民建聯成立於 1992 年 7 月 10 日,那麼陳克勤最早也要 1992 年才幫「民建聯」派單張了吧? 1992 年讀 6 年班,1997 年就大學畢業,用五年時間讀了正常香港市民需要 10 年才完成的課程,簡直就係天才中的天才了,對不?

早兩天黃世澤才質疑陳克勤的歲數有可疑,他在大學線聲稱讀了十四年漢華(包括幼稚園),他父親在壹周刊就說十六年,如今用五年完成七年的中學加三年的大學學位,就和民建聯最有誠信說支持 07/08 雙普選一樣,搵鬼信呀?

根據陳克勤父親在2006年接受《壹週刊》訪問:

「來在鄉下耕田的陳仲賡,又豈會想到獨子會有一天,在禮賓府返工當煲呔助理呢?陳仲賡攜着妻兒從福建廈門來港時,陳克勤才兩歲。

「七八年來港,第一份工就係做啤膠工人,由朝早五點做到夜晚七點。」陳父陳仲賡娓娓道來。由於太太要到電子廠工作,故陳克勤自三歲起,便送到漢華學校讀書兼託管,直至放工才接回家。克勤自小便在左派搖籃中長大,度過了十六年」

黃世澤認為:如果陳克勤三歲開始就交到漢華中學,點只在果度讀左十四年呀,唔好同我講,陳克勤勁到四歲讀小學。即係陳克勤在1978年至少已經三歲。

何可欣式事件又在香港上演,當年大量來港的內地小孩呃歲,大家身邊都有一大堆;可是 1992 年讀六年班?1994 年入大學?陳克勤先生,你的誠信果然和貴黨的上下中人一樣,無恥之至!

星期日, 9月 14, 2008

香港衰頹之 Slow burn

香港的問題,簡單而言就是中國人的問題--問題出在文化,文化就是 DNA 的軟件版,影響控制了人的思想與行為,說來說去,仍然是柏楊的醬缸文化--膠文化的問題。

膠文化不但影響了社會行為,還影響了政府的行為,看看歷史各朝的問題,最常提到的就是「上命不能下達」,地區的官僚就是土皇帝,上下其手,制度上不能管理,數字上也不能管理,這種口頭上事事都要管,小事上必定要管,大事上就管不到、理不著、看不見為乾淨的態度,由政府到泛民,都是一模一樣。

看看西方的法理邏輯,講求 Separations of power 三權分立,靠制度去互相監督、互相制衡,來到香港就變了樣,舉例說,泛民主派自己身上,可會接受批評?可會接受異議?一如所有中國人的問題,一談到批評,只有人身攻擊,以及作人身攻擊回報,在理念上、在民主的道路這些大問題上,反而完全漠視。

舉例說,泛民將來還要不要參選功能組別,不如也來一個泛民公投決定吧?對不起,爭議席的初選就很重要,對民主道路的追求的意向,就不重要;又例如,就內地捐款問題,也來個泛民的公開討論及公投吧?這些外國經常就政策問題的公投,在香港是完全沒有;來來去去,都是一些膠到冇朋友的討論與人身攻擊,然後被政府與建制派玩到團團轉,政府拋一個政策出來,泛民就接招吵一輪,然後政府就堅持,泛民再嘈,嘈完一輪,誰的聲大就誰話事,嘈完就算,沒有政策,沒有方針,沒有目的,亦沒有將來,所有論述都是炒短線,呢輪興乜就講乜,你說這樣的討論,有沒有將來?

從政的道路,在他們的眼中就只有一條--就是組黨,就是參選參政,沒有選舉,就沒有參政的空間;沒有做地區工作事事關心,就不是參加政治;因此從政就要做義工,就要出來企街派傳單,就要出來貼街板,就要出來把每個假期休息奉獻,這是正常人的生活嗎?這是正常人想有的生活嗎?難道要改善他人生活,首先就要自己過非人生活?

這就是工商界、專業界,到今日仍然抗拒民主的原因--因為在他們的眼中,搞民主就要等同搞企街,在大熱天時幾十度高溫下做硬膠 show,做完仲要好大機會輸;因此冇人願意玩這個遊戲,最好就是坐在辦公室用錢解決一切吧,有誰願意親身去下這場賭注,去以大搏小?

反之,泛民有沒有提供這樣的機會,去推廣民主?難道民主就只有現實示威,只有街頭抗爭,只有在每日在街邊燒掉幾個鐘,才有機會爭取到小小的公義?甚至,連公義都爭取不到?

舉例說,就說中產選區的「地區工作」吧?中產有甚麼「地區工作」期待你去做?最大的地區工作,就是解決塞車問題,解決兒女的教育問題,解決環境問題,解決醫療問題,可是在這方面的泛民,又做了些甚麼?

除了「我關注」、「我關心」、「我出聲」、「我示威」之外,甚麼也做不到;甚至提倡一些違反大家意願的東西,這樣可以吸引中產選票嗎?這樣可以開拓更多中間選民支持民主嗎?

我們看見的,就是「中國醬缸」的陰魂,在土共與泛民之間互相燃燒,就有如台灣只有藍綠,沒有黑白一樣,香港的問題亦源如此--泛民眼中只有民主,土共眼中只有反民主,然後雙方都說要為基層爭取權益,簡單而言,就是只有泛民左派,惡鬥土共左派。

右派?香港的所謂右派,就只有馬克思主義者口中的「大地主」商家守財奴,其實根本是假右派,只是保皇與建制的組合;香港根本缺乏真正的右派,連明朝張居正那種以改革解決問題的人,也少之又少,來來去去就空談一句改革與改變,然後空口講白話,回歸最保守的思維,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對呀,解決問題不是應該創新嗎?香港社會還有幾多創造力呢?除了老人,就只有小老人,老人迫年輕人用老人一代的方法、思考、制度去處理問題,於是老人解決不了的問題,青少年也繼續解決不了,就好似中國傳統的政治邏輯,一代傳一代,沒有反省,沒有進步,有的只是人性的醜惡,千古不變也。

這種老化的社會思維,反映在今日,就是上一代對年輕一代的漠視與忽視--由語言、發言權、制度等等,紛紛都只在扼殺年青人,結果就是同時扼殺了自己,自我製造絕子絕孫,有的只是和自己想法一樣的小老人,又如何改變社會?

無論保皇和泛民,以及社會各界「接班人」,都認真得啖笑--那些所謂接班人,除了未老先衰,除了用老人家一式一樣的一板一眼之外,有新意嗎?有內涵嗎?骨子裏看不起年輕人「唔夠料」,真正夠料的,卻千方百計去打壓、漠視、莫不關心他們的發展,這就是社會的現實,而除了間唔中好似林忌這些敢出來反抗幾句的,有多少年青人同時被扼殺葬送了?

對,今日的社會已經完全封閉,要創業,要有「金錢資本」;要從政,要有「政治資本」,而兩者,都只有靠關係、靠傳承,而非靠能力去獲取--於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繼承人,比比皆是,鬥完之後,上一代又大條道理,說年輕人不行了,要求社會更公平公正,自己可有對年輕人公平公正?自己沒有,又如何期望社會可以?

今日香港二分之勢己成--只餘下泛民左派,對土共左派;工商界多年漠視改革的結果,中產無能亦無助的結果,就是坐視雙方基層的互相攻擊與毀滅;而中道力量的無所作為,最終將不可避免地發現自己一再捲入漩渦,卻最終甚麼也做不到。

也許這種「慢燃」Slow burn 的情形,其實就是最差的情形;就有如九七後的經濟,應倒不倒,應跌不跌,結果步入漫長的衰竭,永不翻身。

立法強制徵收月餅稅

邱騰華認同環保團體建議立法管制月餅包裝
2008-09-13 HKT 16:37
環境局長邱騰華與5間本地月餅生產商,一同簽訂為期一年的《自願性月餅包裝管理協議》。(丁蓓攝)
環保署與 5 間本地月餅生產商,簽訂為期一年的《自願性月餅包裝管理協議》,希望生產商減少使用月餅產品包裝物料。

根據協議,月餅生產商承諾參考環保署的建議,改善產品設計及生產程序,善用資源。

環境局長邱騰華認為,協議有一定成效,又認同環保團體建議立法管制月餅包裝廢物的處理方法。

林忌由始至終,對部份環保組織與環境局長邱騰華最不滿的,就是他們那種虛偽的態度與行為,明明錯的是人民,卻對人民半句不敢批判,專用一些不知所謂的方法去找人欺負,用更錯的行為,去改正人民的錯誤。

舉例說,作為環境局長,應該對油價高企表示哪一種態度呢?邱騰華一向表達「事事要管」,仇視私家車的態度,那麼理應對油價高企用同一標準,拍手稱快才是吧?油價愈高,開支愈大,就理應愈少人開車(他們的哲學),那麼為何不慶祝,卻反要表達關注高油價呢?假環保的態度,一試即露底--最少高油價比起電子道路收費更公義,法拉利用多些油,未畀多些錢囉,用者自付,為何要用環保車去補貼跑車?反之電子道路收費,卻是如此不公不義的制度,為何這麼多關心基層的人,卻對此不聞不問?

由月餅盒到利是封、揮春及宣傳品,講到尾就是教育制度失敗,文化質素差,教極也不善的問題;於是一眾口口聲聲說儒家,又要老屈法家的一班人,就迷信惡法與事事管,可以規管這些人類的劣根性;以一般大眾的邏輯,就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即使事關己,影響比較輕的,就理得你公唔公義,理得你有冇道理--因此,林忌學學他們,就應該提倡強制立法禁止食月餅,又或者實施買月餅配額制,要以個人資料登記,每人只限買月餅一個,又或者應該登記,每人食月餅的份量--食得少,就少了包裝,又少了減肥費用,何樂而不為?

違反月餅法的市民,應判斷罰款或者坐監,這樣做就一定可以「環保」一些吧?可是為何沒有人敢這樣做?你認為環保局長敢這樣做嗎?

真的這樣做時,可能到時環保局局長,就會表達關注月餅價格高企了,因此,荒謬的事情,只可以找少數人去欺負,只可以找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去開刀,即使不公不義不重要,最緊要手段夠黑。

星期六, 9月 13, 2008

硬膠系列之火燒連環車

英法隧道火警後仍關閉 大批乘客滯留火車站
2008-09-12 HKT 17:55

英法海底隧道火警焚燒 10多個小時後救熄, 14 人輕傷或吸入濃煙不適。

隧道繼續關閉,預料歐洲之星火車今日內都無法恢復運作,大批乘客在巴黎、倫敦和布魯塞爾的火車站滯留。

事發在當地星期四下午,一列運載貨車的列車在駛到接近法國出口時著火,產生大量濃煙,現場溫度一度高達攝氏 1000 度。列車上 32 人由緊急通道疏散。

初步相信,是列車上一輛貨車的剎車系統過熱著火,其後蔓延。

英法隧道,可能是世界上最硬膠的隧道--發生了一件騎呢到爆的小火災,結果造成嚴重的隧道意外。

英法隧道除了距離長之外,最獨特的地方,就是汽車不能使用隧道,而需由火車運送,目的有很多個,但據聞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為了「安全」,怕發意外及減少意外發生率,於是改由火車運送。

但問題來了,統一由火車運送,首先增加了成本高居不下,第二減低了容量,第三變成要等齊車才開,令汽車的靈活性大減,人為的干預,令原本自由的體系出現嚴重的障礙,除了最後一個原因--所謂保護英國免受外敵入侵之外,幾乎只見其害不見其利,勉強說,意外的確減少了,但是否真的更安全呢?

今次意外就是一個好好的證明;普通一架貨車在隧道起火,或者會引起車輛相撞,但其他車輛會收油,會加速避開,因此即使發生意外,也很少「火燒連環車」;但今次意外的小火一起,由貨車就燒到去火車,火車就燒到成架都著火,這樣的連鎖效應,非設計者意料所及吧?反過來一問,如果一場小火都會發生這樣嚴重的事故,其他隧道也少見吧?人為干預往往好唔過自由的體系,反而引起連鎖反應式的谷底,又找多一件例證了--與其如此,不如讓汽車自由使用英法隧道吧?

再看看香港大老山隧道又加價,加價幅度少了,好在是因為有條新隧道吧?但新隧道 (尖山隧道) 收八蚊為何也阻止不了加價?因為佔山地為王主義,就好似閣下玩大富翁,對方在最平的地建酒店,明屈你機一樣,有需要時,你可以唔行咩?交易成本上升,結果造成的連鎖硬膠,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尖山隧道收 $8 一程,但過海去港島要行西隧收 $45 一程,因此除笨有精,行大老山 $14 + $25 東隧,都仲平過一程西隧;偏偏最好地利的隧道收費最平,最差地利的收費最貴;而最重要的一點,就係塞車係全港性的,車行遠左,不但沒有解決塞車問題,反而只是令行車時間增加,令路邊更塞,搞到最尾,最有效的方法,除了管制重型車、慢車(經常可見,有超重型的慢車行舊隧)之外,就是廢除所有收費亭,減少任何增加擠塞的因素,再興建繞道及新路,去解決樽頸位的問題。

就和大禹治水一樣,最緊要係疏通,而唔係用錢築為堤壩,結果只會膠到冇朋友,越搞越膠。

星期五, 9月 12, 2008

為 Try our breast 陳克勤平反做立法會主席

在今屆立法會選舉的過程中,陳克勤經常說要把 20 歲、30 歲的聲音帶入立法會;有見及此,我們第一個想陳克勤帶入去的聲音,就是廢除香港基本法中不公不義的歧視條文--舉例說,基本法第七十一條規定,立法會主席由年滿四十周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問題來了,萬一如果有一屆,所有議員都未滿四十歲,豈不是主席要懸空?

看看只不過兩日,就有近千個網友加入「推舉陳克勤做立法會主席」的 facebook 小組,可見陳克勤在年輕人之中,如何受歡迎!要回應年輕人的訴求與民意,陳克勤又豈可做逃兵,不去參選立法會主席?這麼多年輕人也支持愛國愛港政黨民建聯的議員做立法會主席,簡直就是千古奇談嘛!因此,陳克勤又豈可不破例一試?

從何可欣事件中我們吸收到的教訓,就是國家及傳媒的資料,有時是信不過,因此對於陳克勤的出生日年月日,我們亦應該用同樣的態度存疑;在網上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陳克勤出生地的紀錄,因此,其中一個可能性,就是有如羅德丞般,持有一本中國護照!而萬一這本護照,出示的紀錄是他今年滿四十周歲,那麼一切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以何可欣事件的慣例顯示,我國經常在轉移登記時,可能會出現記錯歲數的情況,因此林忌深信,陳克勤今年其實四十歲,他絕對可以做立法會主席。



至於陳克勤大談 Try our breast 之道,絕對不是因為他不懂英語,其中一種可能性,而是他太沉迷年輕人的討論區所引致,不妨大家討論一下:

1. 陳克勤沉迷高登,常把 best 寫成了 goodest;由於那晚他太興奮,衝口而出時,竟然想說 goodest,因此臨急轉讀音,變成了 breast。
2. 陳克勤是在曲線提醒人輕人關注乳癌病患者,大家應該 try try
3. 陳克勤暗示,民建聯的誠信就和他們的 breast 一樣,是真材實料,歡迎大家試試
4. 陳克勤當年常去 KFC 做暑期工,因此慣了向外傭推銷 KFC 的雞胸
5. 根據劍橋字典的解釋, 
breast (CLOTHING) Show phonetics
noun [C]
the part of a piece of clothing that covers a person's chest:

陳克勤其實是想大家留意他的衣著非常入時,叫年青人學他著衫,去挑戰陳冠希的時尚界地位。

歡迎大家一起留言假設一下!

伸延閱讀:
克勤 Try our breast X Reginababy, she bangs!



克勤 Try our breast X Reginababy, she bangs!

九月十五日新稿:陳克勤又講大話
九月十四日新稿:香港衰頹之 Slow burn
九月十四日新稿:立法強制徵收月餅稅
九月十三日新稿:硬膠系列之火燒連環車
九月十二日新稿:為 Try our breast 陳克勤平反做立法會主席
九月十日新稿:放棄執政黨的愚蠢想法吧



林忌呼籲,無論左中右,無論建制泛民,都一齊推舉陳克勤做立法會主席!代表香港人!
陳克勤學歷好過譚耀忠,Chinglish 好過譚偉豪,年輕有為,特首眼前紅人,請大家全力支持,令特區政府及政界關注這件事!我們的目標是推上報!
(記得按多下去 youtube 畀 ratings!)

Facebook Group 推舉陳克勤做立法會主席

歡迎各位在 facebook 成為林忌的朋友

陳克勤做主席, 好處真係多
1. 落實「我地就係殘奧!」 的精神, 讓局部腦殘的議員, 可以和香港殘奧精神互相輝映。
2. 讓他 Try our breast , 好好練習英文口語以及說話技巧, em 多幾句, 好過鬧交, 可以達到特首更和諧的目標
3. 讓代表年輕人的力量, 代表世代交替, 由上年紀的范太, 交畀最年輕的陳克勤, 絕對係最好的示範
4. 最有前景政黨的最年輕有為政治人才, 集特首萬千寵愛於一身, 選做特首辦助理, 可見其高效率的能力, 特別在處理文件(包括影印) 方面, 必定極度擅長。
5. 讓其他議員在動議辯論時, 雙方都有插嘴的餘地, 主席多了 er 的發音, 議員有打斷的機會; 同時讓新秀有機會發言, 免被恥笑無所作為
6. 在議員發言時, 有聽 Twins 、瞓覺與打機的權利
7. 把旺角帶入中環, 新一代香港的傳奇
8. 幫助議員向英文記者示範答非所問的技巧
9. 向全世界展現亞洲國際都會的風姿
10. 少一件難聽的發言, 陳克勤做主席可以考慮推廣手語
11. 提供驗尿福利予一眾立法會議員, 年年驗身, 令你放心。

其他理由,請一眾網民努力提供!

睇完咁多爛片之後,林忌應承自己,要在三小時做一套爛片回應,而唔可以用多過三個鐘--因為唔值得為佢地浪費多過三小時。但最後林忌失敗了--因為太好笑,所以用多兩小時做字幕!

因此史上最 low budget 的 video 誕生了,克勤 X Reginababy, she bangs!

參演演員:
Reginababy
死太早
IT 膠人
驗尿勤之 Try Our Breast
條條 Fing
完蛋北大人
William Hung 與一眾改圖高手

伸延閱讀:
香港乜膠都有:大榮譽院士譚偉豪批港生英語水平降

星期三, 9月 10, 2008

放棄執政黨的愚蠢想法吧

網友叫林忌評論新界西的泛民的分拆名單問題,想來想去,林忌卻想從一般人相反的角度思考,帶出真正的問題所在。

對於廣大選民的問題,最大的難題就是投票時太多選擇--由黨派到候選人,都五花八門,幾個議員都想投,可是手頭上只有一票,所以經常有一種聲音,就是希望泛民可以統一些、團結些,做好一些配票,而另一方面,可以團結甚至合併。

一種常聽到的聲音,就是希望公民黨和民主黨合併,不少政界高人常推動這件事,先不論這個可能性極低,從今日的選舉制度來說,也是全無好處可言。

在比例代表制下,幾個弱勢的政黨與團體,好過一個獨大的政黨;所以泛民明明失了選票,直選議席卻有進帳,就是靠這樣的硬膠制度得利;制度的先天影響,就是令政黨得票分裂,不利於大黨,只利於小黨。

好了,這就是制度的前提--如果要追求泛民的大黨,唯一的方法就是廢除比例代表制,可是說說容易,真正落實做的人,從來都看不到。

就等如當代的商業管理學,百貨公司的模式一早已經落伍,追求小而美,追求細胞式的小組管理,其效率絕對比起大組織高,特別在這樣的制度之下,政黨應該追求的,不是「執政黨」、「第一大黨」,而是清晰的市場定位--不是要做最多人接受,而應追求一定數量的死忠,一定數量的極支持,就足夠贏取選舉了。

因此,即使建制派憎死長毛,但長毛的定位極度清楚,得到的死忠支持亦最多,這樣清楚的道理,為何一眾老人家講極都唔明?

一大堆不知管理為何物的上一代人物,沉醉在已逝的七八十年代口味,人人都想做 TVB,人人都想做大東電報局,人人都以為可以做獨市生意,卻忘記了今日是廿一世紀,卻從來沒有想過廿一世紀想成立一個這樣的大笨象,是絕對不切實際而且極度愚蠢!舉例說,民主黨早幾年就因為又想走中產市場,又想走基層,搞到人不是人,鬼不是鬼,中產話成班搞福利主義,基層認為成班幫唔到手,於是被自由黨與民建聯夾攻下,一再流失選票,在二千年時達到了最低點。

好了,七一廿三條走出了一眾大狀,廿三/四十五條關注組風頭一時無兩 ,當大家都有美好想像,大狀可以補充泛民主派的「右派」、「自由主義」、「富貴民主」路線之時,偏偏他們卻相信了所謂「基層」的道路,同時以為可以一個黨,食哂成個市場。

沒錯,當你民望最高時可以,就好似當年的李柱銘,但當你民望日漸流失的時候呢?明明基層和中產要的東西完全不同,有乜可能同時照顧?就正如有些人以為,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曲,今日都可以流行,呢種傲慢與偏見,簡直就係不知所謂。

看看社民連吧!社民連只所以可以大勝,就是他們的定位清晰--就是基層,就是關注弱勢社群,就是他們自己本身--如長毛,他的出生背景以及今日過著的生活,他們語言與態度,才可能取信於基層市民;反之那些本身已經發了達,完全不理解低下層生活需要的人,卻要扮基層,去叫基層支持?聽起來真的以為他們瘋了,可是他們真的真心膠地相信,這樣的行為,是可行的。

明明你看來似一個肉女,你卻要扮一個玉女,只會惹人發笑;同樣地,明明充滿書卷氣,卻去扮古惑仔,只會得啖笑,兩句就被人踢爆是臥底,轉頭被人處決了。

可是,有一大堆膠人,偏偏不明白這樣清楚的道理;偏偏要在今日開大百貨公司,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拍烏蠅與執笠。

張超雄與梁家傑,他們之間的共通點是甚麼?只有「民主」這個招牌勉強可以拉在一起;梁家傑關心基層,我信,可是有說服力嗎?著多幾似 T-Shirt 跑步,就可以改變平日高高在上的高貴氣質嗎?勉強,是沒有幸福的。

泛民主派的大錯,就是一大班人,擠在一起--看看葉劉的得票,原本最少有兩萬票,是有機會可以被公民黨搶去的,可是公民黨這麼多年的錯誤定位與政策,結果搞到由范太開始,流失至今。

自由黨和公民黨的最大錯誤,就是一個堅持反民主,另一個經濟左傾,難道兩者真的不能兼容嗎?

所以說,公民黨根本由頭到尾不應組黨,「獨立」超然的形象,再加上在經濟政策上獨立於泛民的形象,反而可以吸引一班內心也支持民主,同時卻害怕「社會主義」的人支持;這次投票當中,他們集體消失了--因為目前沒有一個政黨,可以代表他們的想法與意見--投票來做乜?

原本泛民可以大家支持民主,經濟民生和而不同,你支持最低工資,我反對--反對不是因為我反對基層,而是認為執行的方法不同;即使是長毛,也會認同大家有討論的餘地,對不?可是泛民主派,清一色全部支持最低工資,清一色全部支持公平競爭法,清一色全部支持強制立法停車熄匙,連自由黨都中伏,陪埋癲一份。

明明就係民主黨和民建聯硬膠,可是新成立的政黨,卻全抄硬膠,就好似多年來挑戰 TVB 的,都只是在模仿 TVB,未膠到冇朋友囉。

聽到公民黨的檢討說:「我們要加強地區工作」,就知道這個黨可以休矣;地區工作?你能做得好過民建聯?地區勢力有可能超過十幾廿年的民主黨?

要搞地區工作,公民黨組黨時就應該吸收地區樁腳,而不是選擇性地邀請人入黨;反過來,要地區工作來做乜?搞得最好,好得過當年的民主黨?好唔過,重覆民主黨的錯誤來做乜?

你見唔見范太大搞地區工作?你見唔見葉劉大搞地區工作?甘乃威就梗係要搞啦,因為佢的最大 selling pt 就係搞地區工作,你係另一個人,另一種風格,另一種兵器,搞地區工作來做乜?

反過來,舉例說,支持自由經濟的死忠,可能全港只有 10%,就和社民連的死忠 10% 一樣,在比例代表制下,每區 10% 的支持,就足夠每區贏一個位,使乜搞咁多大黨?使乜理果 90% 人?就算果 90% 憎到你入骨,有 10% 超愛你就夠,贏取多數人的支持,最終卻沒有任何特點吸引人死忠,於是就膠哂囉。

你做多幾多地區工作,最尾都一樣膠--因為支持你的,都未必投你一票;長毛就唔同呢,幾多支持,就幾多票。

中國人最膠的就係呢點,連搞政黨都好似唐人街,一味抄抄抄,抄到大家一齊玩完;好彩今次民建聯和自由黨內鬥,否則泛民一早輸到成地都係。

好可惜,由林忌到一眾評論界的朋友,講左幾年都係對牛彈琴,成街牛皮燈籠點極都唔明,佢地相信,地球係方的,太陽係可以由西邊升起的,呢個就係香港最荒謬的地方。

星期一, 9月 08, 2008

最有前途的政治新星



不知六月在科大恥笑香港大學生英文水平的譚偉豪議員,對政府特首辦特別助理,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陳克勤先生的英文口語水平,有何看法?

不知譚偉豪議員有沒有興趣,送一套快譯通給陳克勤改善發音?

又或者譚偉豪議員,有沒有興趣親身教授陳克勤英文口語呢?

對此我感到非常期待,亦期待宋以朗先生會把我這個英文水平的討論,列上東南西北網站!

Yeah!

今年立法會真係變左名副其實的垃圾會,成班膠人亂舞,再加上法律超人謝偉俊,以及專治膠人的長毛與癲狗,好期待。

公民黨的泡沫爆破

我絕對同意,毛孟靜之敗,要負上最大責任的人,就是她自己。

可是比起四年前的事情,由左報到社運界及一眾何秀蘭的支持者,全力攻擊民主黨,還要楊森和李柱銘出來道歉,說呃了他們的一票告急,還有一眾人等說民主黨欠了何秀蘭一票,為何今天卻完全沒有這樣的論述呢?

很簡單,就是雙重標準--喜愛毓民的人多,所以他攻擊公民黨,是公民黨自取;反過來,喜愛何秀蘭的社運中人多,於是當年何秀蘭拒絕和民主黨配票,當年何秀蘭不斷安排余若薇去搶攻民主黨票倉,當年何秀蘭拒絕安排余若薇去中產選區,卻狂去基層選區拉票,當年在最後關頭全世界叫何秀蘭告急,她也老定認為贏梗不作反應,這些都錯誤都是別人的錯,和她無關--因為她是好人,因為她和你做好朋友,因為她是文化界的「守護神」,所以人人都說是民主黨的錯。

這些文件總會有公開的一天,據聞黃世澤手頭上還有一份詳細的資料;可是不要緊,只要和記者關係好,和傳媒關係好,再扮作楚楚可憐,就一定會有很多人同情,所以決定投番佢一票。

這就是今日香港社會的質素。

事實,不重要;道理,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中國人的感覺--感覺行先。

例如甘乃威,他有政蹟,他有實力,他有智慧,可是香港的泛民支持者,純粹因為他樣唔好,講野唔動聽,所以冇人當佢係一回事--講來講去,係得番林忌係度硬銷甘乃威。

成也感覺,敗也感覺,公民黨的一眾「超新星」,人算不如天算,結果就合家玩完。

活該、抵死、不知所謂,就是今次公民黨立法會選舉的排陣與戰略佈局。

據林忌所知,余若薇早於陳太未決定去留時,已經想排第二位出選;為甚麼?我不敢猜測,但以我的認知,係余若薇無論身心,都已經非常疲累,所以索性賭一鋪,輸了就退出政壇,不用再違背她自己的意願,去作這麼多吃力不討好的事。

因此,我不同意馬家輝所講,這是余若薇強迫你接受陳淑莊--這是比例代表制成功當選的不二法門,不要搶救她,就不要她呀?如果她輸了,理智上我會很傷感,感性上也或許會很傷感,但內心總會有一絲的高興與欣慰,因為,她終於可以得到解脫,不用辛苦下去了--這是我林忌的私心--選議員好好玩嗎?好恨做議員嗎?好恨從政嗎?對不起,你們從來都不明白,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被迫的,林忌此刻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所有好似我們這些被迫出聲、做野的人,一夜間集體消失,得番班膠人自己玩飽佢。

所以一直以來,我寧願推薦甘乃威,也不願意推薦余若薇,就是希望她可以得到解脫,可惜事與願違;另一方面,林忌從來不擔心余若薇的吸票能力,只擔心甘乃威的外表吃虧,亦幸好最終過關。

新東與九東,真的想問,公民黨在想甚麼?曾國豐與余冠威憑哪一點,去好過其他泛民的候選人?特別是余冠威,憑甚麼去要求九東兩席全投公民黨?

這是哪門子的戰略?這是滅泛民門的戰略;公民黨這種毀滅性戰略的後果,就是一戰得罪所有泛民主派--從九東泛民基層聽來的聲音,對不起,公民黨你們闖了大禍了!

就是呀,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公民黨之前的唯一神主牌,就是感覺--給很多中產、中國膠一個幻影,是聖人、是偉人、是拯救世人的好人,記得十幾廿年前,民主黨不是走同一條路嗎?當年不是掛民主黨招牌,就必定可以取勝嗎?

於是一班好人,自我感覺良好,一個打著政黨之名,卻沒有政黨之實的鬆散聯盟--長毛知之,毓民知之,政界中人誰不知之?除了公民黨自己--亦只有公民黨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要攻中產嗎?有中產的政策嗎?你以為中產票就是求其講兩句關心中產就會出來投你一票?事實證明,中產票幾乎集體消失,因為根本沒有任何打中的議題,而公民黨最弱的,就係創造議題的能力。

努力經營的良好形象,卻在一再的自我犯錯之下斷送;不清晰的政治定位,不清楚的政策與政綱,一盤散沙的政治理念,在社民連發動的攻擊之下土崩瓦解;毓民的手段有如台灣的綠營,是令很多中道的人都有保留甚至看不過眼,但他一早說得很明白--在有線電視的訪問之中,他說過:他就是要把最激進的選民拿到手上去。

在戰爭中,公民黨的反應變成了董建華;不懂反擊,不懂回應,不懂重新定位,看不見就當作不存在,在政治的戰場上,失敗,乃自取的;人家手段黑了點,但自己的低能,又怪得誰?

不懂政治不是最大的錯誤,最大的錯誤是連鑑賞力都沒有,連好人和膠人都分不清,就種下今日的結果。

在泛民這個膠地方生存,和中國膠的其他地方一樣,不是能力,不是黑白是非,而是你花了幾多功夫去沽名釣譽,扮好人扮偉人扮救世主。

因此,這幾年從來不出席任何政治場合,從來不聯群結黨,從來不四處擦鞋的林忌,就成為最好的攻擊目標,甚麼荒謬的故事也可以創作出來,還有一大堆膠人信以為真。

是旦啦,我在此宣佈,由今日起退出泛民;要膠,大家膠飽佢吧。

熱烈祝賀何秀蘭與葉國謙重返議會

熱烈祝賀何秀蘭與葉國謙重返議會!

新東喜劇收場,九西呢?

看看港島和九龍西,再看看新東和九龍西,當明白到世界上有些事,是想不通,也想不透的。

舉例說,為甚麼港島的葉劉和民建聯無法配票,令何秀蘭有機可乘?我們不明白。

上屆何秀蘭被「告急」落選,今屆卻成功偷雞;記得上次落選後,一眾傳媒集體譴責民主黨,因為告急累死何秀蘭;看看九西的泛民得票率,泛民原本大有機會得到四席,目前最後一席形勢超危,為甚麼?是誰為爭選票,把別人各區的事全部計入毛孟靜數呢?看來在某些泛民心中,他們比較希望梁美芬當選。

當然啦,最愚蠢的就是不懂反擊的人,當事人就要負全責,但反過來,為何當年沒有人敢怪何秀蘭沒有「反告急」呢?媒體和泛民的雙重標準,值得我們熱切期待。

再看看新東--長毛堅持不抹黑,不攻擊泛民的對手,結果開票出來泛民五席全上,踢走龐愛蘭與田北俊,作為泛民的支持者,你怎麼看?

這個世界就是勢大夾惡贏哂,道理?公義?泛民主派會講的嗎?講的下場,看看那些不抵抗的人吧。

泛民如果不夠廿一席,下場會怎樣?不重要吧,既然大家相信靠一人之力,而不重視泛民的總票數,那麼我們這四年,就看黃毓民先生如何表演好了。

例如,不夠廿一席,是不是要堅持留在這個小圈子議會呢?例如面對政府絕對多數的打壓時,黃毓民先生會不會和當年他在電台所說,全體辭職呢?還是他選到,就又有另一個標準呢?

目前有廿三席,在不靠功能組別的情況下,不知社民連在這個小圈子議會有何表現呢?例如再對內地捐款方面,會如何處理?

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我仍然銘記心中。

這篇文,由八月等到今日才寫,就是不想干預九西的選情,連蘋果那篇三言兩語,也等到幾乎沒有影響才出街;不過要攻擊你,要不負責任的人,總會找到藉口的,因此林忌這刻在想,既然做泛民也要不能說真相,不能講真話,要抹黑、鬥臭、卑鄙無恥,為何不去加入保皇黨呢?

例如日日打謝陳方安生,日日打謝黎智英,有一天生果報執笠,大家一齊改睇西方月亮囉,唔知某黨的人會唔會同時想蘋果報執笠?唔知泛民當中有幾多人想睇太陽多過蘋果?

泛民逃出生天希望--自由黨全滅?

泛民逃出生天希望--自由黨全滅?

在目前的低投票率之下,泛民要逃出生天,唯有寄望建制派的內鬥,包括被玩謝的自由黨。

今次選舉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建制派「親疏有別」,例如九龍西的梁美芬,就明顯比起自由黨的田北辰得到更多的照顧;例如九龍東選區,掛住民建聯名稱的陳鑑林,居然比起工聯會的名單更有叫助力?

港島是泛民唯一有機會得到斬獲的一區,除了「陳太效應」令投票率一枝獨秀,遠高於其他區之外,葉劉與民建聯的內鬥,令何秀蘭有機可乘,甚至出現何秀蘭當選,余若薇落選的局面。

新西是一場大亂鬥,而明顯新西的新移民,明顯都企在建制派的一邊;泛民繼續把政治光譜靠左企,最終有一天會企無可企,新西的教訓,就是派餅永遠不及建制派的情況下,泛民的未來是甚麼?

新東救了長毛、救了黃成智,反而隨時有其他人落馬,再一次,新東的泛民戰略是甚麼?中產票去了哪兒?為何龐愛蘭都有這麼多人支持?

十二點消息--總投票率 45% 左右

立法會選舉除港島兩個票站因為停電延長之外,其他票站的投票在晚上 10 時半結束,而截至晚上九時半,地區直選投票率為 40.43%,共有超過 136 萬人已投票,較上屆同時段低 10.51 個百分點。

投票會停電?香港好似變左英超,果兩個票站的結果,大家真係要望清望楚。

晚上十時半報導:以九時半數據顯示,今屆比上屆少了廿七萬票,投票率少了超過十個百分點

泛民告急!中間票源消失是致敗關鍵。

2008 年投票率:21:30 1,363,216 40.43%
2004 年投票率:21:30 1,633,898 50.94%
2000 年投票率:21:30 1,186,872 38.85%

新西、新東的投票率,連 2000 年都比唔上

2008 年的新西投票率:21:30 356,200 37.77%
2004 年的新西投票率:21:30 424,028 48.57%
2000 年的新西投票率:21:30 306,388 38.70%

2008 年的新東投票率:21:30 320,915 39.13%
2004 年的新東投票率:21:30 394,925 51.25%
2000 年的新東投票率:21:30 270,968 39.15%

留意港島區的投票率,連 2007 年的補選都不如,全港投票率隨時連四成半都未必保得住

2008 年立法會港島區選舉投票率:21:30 282,816 45.06%
2007 年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投票率:21:30 298,701 48.31%

全港最高投票率的港島尚且如此,其他區可以想像。

泛民支持者,現在是回歸基本盤,保住最後幾位唔好落馬的時候--那些不切實際的搶攻,已經全部失敗。

劉江華支持者包圍長毛

2008 年投票率:21:30 1,363,216 40.43%
2004 年投票率:21:30 1,633,898 50.94%
2000 年投票率:21:30 1,186,872 38.85%

2008 年投票率:20:30 1,236,283 36.66%
2004 年投票率:20:30 1,519,879 47.39%
2000 年投票率:20:30 1,077,173 35.25%

2008 年投票率:19:30 1,123,758 33.33%
2004 年投票率:19:30 1,392,453 43.42%
2000 年投票率:19:30 986,922 32.30%

2008 年投票率:18:30 1,012,574 30.03%
2004 年投票率:18:30 1,272,166 39.67%
2000 年投票率:18:30 898,599 29.41%

2008 年投票率:17:30 903,133 26.78%
2004 年投票率:17:30 1,150,393 35.87%
2000 年投票率:17:30 811,368 26.56%

2008 年投票率:16:30 793,132 23.52%
2004 年投票率:16:30 1,031,144 32.15%

2008 年投票率:15:30 682,262 20.23%
2004 年投票率:15:30 904,899 28.21%

2008 年投票率:14:30 588,735 17.46%
2004 年投票率:14:30 781,341 24.36%

2008 年投票率: 13:30 486,345 14.42%
2004 年投票率: 13:30 649,770 20.26%

星期日, 9月 07, 2008

今日頭條:投票捍衛我們最後的自由

九月八日新稿:投票捍衛我們最後的自由
九月七日新稿:凡我例外的無恥原則
九月六日新稿:三言兩語--莫名奇妙的爭論
九月五日新稿:泛民的悲哀
九月四日新稿:泛民的鐵票
九月三日新稿:再評好戲量
九月二日新稿:腦殘政府系列:推高通脹紅隧加價
九月一日新稿:民賤聯黑工派傳單斷正
八月三十一日新稿:香港乜膠都有
八月三十日新稿:從麥凱恩賭博看民主政治
八月廿九日新稿:改善塞車之事實勝於雄辯
八月廿八日新稿:國際 O 嘴之都
八月廿七日新稿:港島不投二五九!
八月廿五日新稿:何可欣護照可信嗎?
八月廿三日新稿:國際硬膠都會 Yo! Reginababy!
八月廿二日新稿:楊伊琳何可欣歲數之謎
八月廿一日新稿:寄語好戲量
八月二十日新稿:探針:劉翔風暴背後
八月十五日新稿:何可欣一年長大三歲

精華重溫:
沒有 Dignity 的民族
忽然愛國與三代愛國
我地就係殘奧!
馬桶令排泄增加
李蘊濕身與菲律賓
毒男與毒女(一)

投票捍衛我們最後的自由


保衛資訊自由--莫乃光推動資訊自由法案的承諾

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出現自回歸以來最危險的形勢。

在 2004 年七一效應之下,有史以來最高的投票率,也只換來 18 個直選議席,以及 7 個功能組別議席,在今天的形勢下,除非奇蹟出現,泛民將會失去 1/3 的最低議席標準,令保皇黨可以隨時修改基本法,通過一個最保守的議案 (只需要立法會的 40 席),永永遠遠封殺政改的任何希望。

環顧世界各地,爭取民主有兩條路線,第一條叫議會路線,透過選舉與民主洗禮,利用民意迫令政府改革;第二條叫地下路線,透過杯葛不公不義的選舉,去為民主奮鬥。

現實的形勢就如此--如果放棄功能組別,我們在可見的將來都無法爭取廿一席,保皇黨永久封殺普選的企圖,就可以輕易實現;功能組別或許不夠民主,但在未有民主之前,卻必須用這些組別去爭取最大的權益!就例如資訊科技界,如果不是莫乃光,卻換上膠人譚偉豪,那些硬膠的 BT 法案、破壞互聯網資訊自由的法案,就會陸續有來;年初帶領網民上街示威的,有長毛;年初帶領業界關注網絡自由的,有莫乃光;莫乃光不但不是民主罪人,更是願意去守衛我們網民自由的民主鬥士,侮辱這些鬥士的人格,侮辱他們被「翻閹」,那是最下流的侮辱--難道阿牛曾建成於 1995 年閹割了自己進入新九組做立法會議員?難道麥國風當年閹割了自己才進入衛生服務界嗎?不會吧?還是凡他們的黨派,練成了金鐘 J、鐵 J J 的功夫?獨獨不怕閹割?還是我們以後見到他們,應該叫他們一聲太監呢?

我們不期望奇蹟可以誕生,但我們只希望不要「不戰而降」、「不戰而逃」、「不戰而敗」,香港人,站出來,投一票去為我們的最後尊嚴而戰!

林忌最後呼籲:新東要救長毛、港島請考慮甘乃威
法律界要支持吳靄儀、IT 界記得投莫乃光

星期六, 9月 06, 2008

凡我例外的無恥原則

今天林忌很氣憤--氣憤原因,就是有所謂某些民主支持者,叫林忌改名做林無恥,和民賤聯等同。

被人叫做無恥,已經不是第一次;記得上一次,林忌在蘋果寫文章反對勞永樂,於是被人叫做好無恥。

不知為甚麼,那些支持勞永樂的人,幾個月後就轉變立場,改為反對勞永樂了;我想,林忌應該開個派對,歡迎那些人加入這個無恥的大家庭,對不?

對呀,這幾天常常聽到,說參選功能組別的,都很無恥;很奇怪的,常常聽到同一班人要支持阿牛曾建成,在 1995 年也是透過所謂「民主」的「新九組」加入立法會的;當年某些時事評論員,還大讚彭定康方案,不知為何十三年後,同樣的功能組別,就變成很無恥--但不要緊,因為阿牛的政黨,所以他只要繼續在那個黨,就和當年的勞永樂一樣,是很有恥的。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林忌一向支持自由經濟,可是有些人總要把支持自由經濟的「右派」,說成很無恥;好吧,膠民黨一向被我們大力批評其經濟政策左傾,忽然間,這個黨的譚香文提出引入類似德國的稅務顧問角色,對於這種行為,林忌等自由經濟學派自然反對到底!可是,不知為何,那些抄襲德國社會民主主義的人,卻又說譚香文很無恥云云,令人覺得很奇怪,為甚麼學習德國的民主制度就很有承擔,學習德國的社會民主主義就很有承擔,但一學稅制,就會變成無恥了;因此,最有效由無恥變成有恥的方法,是應該學勞永樂,那麼無論做過甚麼,也會變成有恥得很(不要學他退黨就成了)。

最奇怪的是,這些泛民主派的支持者,不是最喜愛真正民主參與嗎?特首選舉是小圈子要反對,功能組別是小圈子要反對,政府送一百億返大陸,這些反對小圈子的人,卻默不作聲,不作一詞;林忌提出要讓市民公投,政府應拿出二百億出來,讓市民自行決定捐幾多,有錢就捐多些,冇錢就拿回家去濟貧,如此關心基層,如此支持民主原則的方案,偏偏在議會內有權修訂的人,卻沒有一個提出;反過來,投讚成票支持政府的,還要痛罵那些「只敢投棄權」的人無恥,還要痛罵提出異議的林忌無恥,當支持民主要變成支持保皇黨,永遠只有讚成,不許有異議的時候,想問一下,究竟是誰無恥一些呢?

民主黨、公民黨等人真無恥,無恥到堅持了十幾年,才等到一個偉大領袖從天而降,才等到一個偉人不再為錢,去為大家成立政黨;因此林忌決定學習一下,趁自己還年輕,先無恥地搵多十幾廿年錢後,才出來從政鬥有恥;在一個無恥的香港,無論任何政黨和政見都無恥的時候,難怪大家提唔起半分興趣企出去投票,因為這都是無恥的香港人自取的。

因此,看了這麼多無恥的人之後,林忌還是最欣賞長毛梁國雄--只有梁國雄堅持原則,不會抹黑、鬥臭民主的同路人,因此,林忌再在此公開呼籲,新東的朋友一定要票投長毛!(疑似某無恥政黨的林忌,可以公開呼籲投另一個黨,所以說,這個黨真的非常無恥,為了民主而甘受千夫所指,太無恥了!)

三言兩語:莫名奇妙的爭論

刊於 2008 年 9 月 6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三言兩語

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認真莫名奇妙,明明選票較多的人會落選,明明選票較少的人會當選,選舉變成了賭馬,問問市民自己那區的選票如何計算,保證大多數人不知所云;民調變成選舉工具,學者被痛批,泛民要杯葛,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造個假民調──逢人必答:我投 X 建聯!

誰對 Reginababy 還是 ChoySoYukBaby 當選較有興趣?問題不是出在民調,問題是出在制度;就正如所謂功能組別等如「小圈子選舉」的爭論,同樣的莫名奇妙──在今日立法會的分組投票制度下,功能組別對議員提案擁有否決權,如果參選功能組別很可恥,五十步笑百步,參選直選也是認同功能組別的否決權,最不可恥的,就是乾脆退出立法會選舉吧!參選立法會,就是認同小圈子選舉的分組投票、比例代表制與功能組別佔半數的事實,那麼我們為甚麼要去投票呢?

投票支持泛民爭取廿一席,不參選功能組別的話,在比例代表制下不可能達到;放棄功能組別,就等同讓保皇黨絕對控制議會,可以隨時通過廿三條與「封殺政改議案」;參選功能組別?又被人大罵可恥──可憐的程度就有如那些要做民調的學者,無論做甚麼都要被人痛罵,也難怪這麼多人選擇甚麼都不做,因為在這個荒謬的香港,多做多錯,不做不錯!

伸延閱讀:
泛民的悲哀

星期五, 9月 05, 2008

泛民的悲哀

港大民調稱立會選舉抽查百多個票站

2008-09-05 HKT 20:36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表示,立法會選舉一共抽取 120 個正選票站,及 64 個後備票站,進行票站調查,按照待定時段和隨機方法,抽取選民進行訪問,負責的訪問員亦會一律穿著印有「HKU POP 港大民研」的制服,以作識別。

民研計劃不會在投票結束前,公布任何有關候選人得失的數字,亦不會把調查數據作用,作任何選舉工程。

一眾學者最悲哀的,就是做研究卻避不開政治;真心想做學術研究,卻因為一些假研究的土共民調,令大家一齊玩完;公共之毀滅,就是如此。

但即使禁絕了土共民調又如何?無論即哪一個民調機構,有誰敢大大聲說:「我們計劃當中,一個間諜都沒有!」當國家機構介入選舉,可以提供每年過億的經費,去經營這麼多福利會、婦女會、同鄉會等等,安排幾個學者、學生進入所謂「中立機構」去提取數據,又有何難?電話可以偷聽,電郵可以爆「真兄弟」,議員助理甚至所謂民主派的議員本身,有幾多人係人,有幾多係鬼,情況就和 30-40 年代的中國國民黨一樣(甚至,今日的中國國民黨或綠營也有,大家心照吧)。

最近德國之聲的記者張丹紅間諜門,再看看 BBC 中文版那些中文評論,當明白這種手法的運用,早已出神入化;想來想去都不明白,為何 BBC 中文版那些評論人,比我們一般香港市民都更親中親共呢?作為一個理性的泛民支持者,看看今年是不是很不平常?四年前那些瘋狂抹黑泛民主派的報紙,四年後的今日忽然轉死性,突然刻意支持某幾位泛民主派的候選人--就算不用陰謀論去認為泛民有內鬼,最起碼也要擔心,是否對方掌握了更切實的民調,運用中共以往最擅長的「拉一派,打一派」技倆,去分化打殘泛民主派呢?在高叫口號支持某一政黨,某一候選人之時,可有細心再想想這些前因後果?

因此,我和其他人不同,除了少數例外,林忌不會呼籲大家投任何人--總之是泛民,總之有良好紀錄而沒有棄區潛逃(如劉千石、何秀蘭),那也值得大家支持;當然泛民支持者目前最憂慮的,就是配票大亂而失去廿一席--對此,我已經打了最壞的打算,以目前情況來看,有高達八成機會如此--大家都不想發生,可是又有人誰願意走多一步去阻止?

對呀,就以那些攻擊小圈子選舉的為例,如果沒有功能組別,連 2004 年都達不到的目標,今屆更加想也不用想;既然參加功能組別很可恥,那麼靠功能組別得到廿席也很可恥,所以我們急甚麼?輸贏一席也是如此呀,對不?

功能組別很可恥--為甚麼?因為功能組別是「小圈子選舉」嘛;反過來想問問,好似教育界有超過六萬個選民,隨時比起直選議席的一個席位還要多;好了,問題來了,原來用地區分區就很民主,用職業分區就很不民主?這是甚麼道理呀?小不小圈子,不是看有幾多人去選嗎?個人票絕不可恥,可恥的是公司票,對不?難道當年彭定康的「新九組」又很可恥? 1995 年的阿牛曾健成,也是透過「漁農、礦產、能源及建造界」去當選的呀,難道有人敢說阿牛很可恥嗎?如果有,請通知林忌,林忌第一個要為阿牛辯護!

就當功能組別真的很可恥好了--在今日的立法會內,有三十席是功能組別;在比例代表制下直選,泛民如果放棄功能組別,就永遠無法得到半數;簡單而言,就係乜都做唔到;更嚴重的還在後頭,任何議員的個人提案,永遠都要經過「分組投票制」去投票,簡單而言,就係功能組別擁有對直選議員提案的「否決權」!如果參選功能組別很可恥,那麼參加立法會直選,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樣是作賤自己入去成為功能組別否決你的花瓶!最不可恥的做法,就是退出立法會,甚麼都不選--既是如此,我們又為甚麼要投票?

可是這兩個月選舉期,我們見到的是甚麼?為拉票而抹黑攻擊對手;被抹黑攻擊的硬膠,卻連最基本的反擊都不會做;於是海軍鬥水兵,軟膠鬥硬膠,說民調被控制,那麼泛民為何從來不成立自己的資料庫,去建立一個可靠的民調的制度呢?沒錯,對手有無限資源,但對手所沒有的,是泛民支持者的這質素,與真真正正愛香港的熱誠--看看網上的宣傳,做得最好的,就是投放最少資源的社民連,那麼硬膠大黨掟了十幾萬去拍片,拍出了甚麼?連 reginababy 的叫座力都沒有!事實證明,我們到最終仍然只有,含淚捐款,以及含淚投票。

對,即使泛民硬膠到如此,我們也要去投票--投票去證明我們知道民主不是選賢任能,投票去證明我們知道民主制度的目標,不是中國膠心中那樣去選一個好人、賢者、能者,卻是去選一個冇咁差、冇咁壞、冇咁硬膠的人(即使是庸才);雖然感性很討厭,感性很鄙視泛民今日膠到冇朋友的局面,但我們仍然比起那些土共支持者優勝,就是我們有智慧去分析,有氣度去接受批評,以及有原則的堅持--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不因為愛、恨、喜歡、討厭等感性的感覺動搖自己;我們是為誰而戰?我們是為自己而戰,因此無論功能組別,無論直選,只要能夠擊敗那個硬膠土共的,都是好方法,都是好原則,都值得我們去選擇這個 lesser evil,去為了香港的未來出一分力。

至於選舉調查,大家今年應該反常主動回答,記得要主動被問,然後主動扮 X 建聯的支持者,違心地大叫一聲:我支持 X 建聯!

星期四, 9月 04, 2008

泛民的鐵票

上年十二月林忌寫選舉,提到投葉劉的鐵票時,提到了不但土共有鐵票,泛民也有鐵票;很多人聽過就算,但看看今次選舉民調,泛民的鐵票就開始一目了然,一清二楚。

不服氣嗎?看看何秀蘭今日的民調,如果是真的,那就是香港泛民主派的最大悲哀;何秀蘭在觀龍問題上,在各個被挑戰的問題上,反應就有如民建聯被問題到 07/08 普選的問題,看不到就不存在;上年觀龍區議會選舉之後,何秀蘭還在明報發表文章,說泛民怎樣怎樣不做地區工作,卻對自己在觀龍不戰而逃的問題,不承認、不回應、不道歉--行為就和民建聯對普選的問題一樣,繼續看不到就當不存在。

記得上年開票區議會開票當晚,馬嶽在有線電視忍唔住即場怒斥;之後的報紙評論,蔡子強、黃世澤與我也忍唔住怒評--甚麼?那個四年前口口聲聲批評泛民不做地區工作的那個人,今天居然不戰而逃,同時開出輸到訓街的爛盤?那麼四年前空降觀龍,打低葉國謙的理據是甚麼?空降搞亂局,一任就脫逃,以後泛民主派還有沒有公信力去取信市民?泛民主派對此居然不作一詞批判,居然只攻擊土共,而不肯反省自己陣營內容的醜惡,那麼我們最終和土共有何分別?

對呀,看看那些支持何秀蘭的文化界支持者,他們就是何秀蘭的好朋友嘛,因此明知她脫逃,也堅持要支持她--不妨追問下他們,何秀蘭脫逃的行為,這些人是否要為她背書?何秀蘭反對灣仔繞道,堅持「越多路,就越多車」的政策觀點,這些文化人是否要為她背書?何秀蘭在泛民主派當中引起的憤怒,這些文化人是否都要為她背書?當然他們有這樣的權利,但我們也有批評他們一意孤行的權利吧?

或者對有些人來說,在街頭表演,即使被全民批判的爛劇,就叫做文化;我們在網上做的,即使如《福佳》一樣受到百萬人歡迎,卻屬於憤青的沒文化;因此那些撐爛劇的,就叫做為文化界出了很多力;那些默默為泛民貢獻良多的--好似 RebuildHK 的 Freeman,就是永遠得不到泛民支持,被所有人冷待甚至抹黑的閒角。是非不分,見事不明,昏庸程度和土共沒有分別,我們的那一票,真是含著淚光投下去的。

民主是兩害取其輕--與其投一些令泛民分裂、內鬥、身敗名裂的人,我寧可看見那些繼續搞臭保皇黨的人當選;無能的人寧可在對手的陣營當中,好過在自己的陣營當中。數據事實俱在,泛民的支持者如果選擇性失憶,和土共的支持者又有何分別?泛民自己放棄了道德的高地,換來的是甚麼?這樣的泛民,你還要繼續當下去嗎?

伸延閱讀:
黃世澤:得罪朋友都要反何秀蘭
泛民願意聽實相嗎?
新星.超新星.掉了那粒星
福理有理:泛民大敗的啟示
觀龍陳太勝葉劉
我們都是茂利
改善塞車之事實勝於雄辯
港島不投二五九
馬桶令排泄增加--硬膠泛民唔理塞車的原因
塞車始終有你--灣仔北爆塞車的原因

星期三, 9月 03, 2008

再評好戲量





看完這兩段片,林忌開始明白,為何到今日網民都對好戲量如此的憤怒;對,的而且確群情洶湧而失去理性的人有很多,但罪證確鑿的,楊秉基先生卻沒有道歉呀?

第一件事,就是場地的大小問題;或者林忌真的太久沒去旺角,又或者沒有行近表演時的西洋菜南街,這種場地的大小,對行人的影響實在太大呀?好戲量肯接受意見改進,或許遲了點,但這點可以揭過。

可是第二件事,好戲量至今都未有直接的回應--強拉女途人演戲的問題,用「入戲」以及「藝術」兩點,絕對不能作為藉口去推卸責任;以中國人一般的禮教標準,吻面和吻嘴的意義,與外國人明顯不同,不少女性仍當是吻是性行為的一部份,只有最親密的異性才會接吻,即使只是錫面!好戲量在進行這樣的行為時,可有事先咨詢過她的意願?

對,這就是 consent 的行為,法律上的 consent --和楊先生在蘋果批所表達出的理解很不同,如採取英國新法律的標準,好戲量的行為肯定不合格。

參考英國於 2003 年立法修法的性罪行新條例,凡未經「consent」對他人作出性行為,即屬刑事罪行--比起香港今日的標準嚴很多(當然,就是近年有太多灰色地帶的案件,引致大量強姦、非禮案無法控告,最終才修法)

香港因為回歸,在 97 後沒有緊隨英國的法律;在性罪行法例方面大為落後,要證明女方「不自願」、「被強迫」接受性行為,在香港較難舉證。

另一方面,最基本的問題,就係很多人會因為害怕、怕麻煩、怕出醜,而唔敢出來指證反抗;未滿十八歲的年青人,更隨時缺乏「反抗能力」,在人群面前因為怕羞被強迫的事,報紙都成日有得賣;這類侵犯異性的行為,報警及投訴的比率極低,能成功檢控的更低,因此用「冇人投訴過」、「冇人企出來投訴」,根本不構成理由去強辯。

Sexual Offences Act 2003

S74 “Consent”
For the purposes of this Part, a person consents if he agrees by choice, and has the freedom and capacity to make that choice.

所謂的 Consent --首先要看對方有沒有 Freedom and capacity--那位電話女聽眾指出,那些十五十六的少女,在極度怕羞的情況之下被拉入戲,再被強吻--她們有被給予時間考慮嗎?她們有被當眾查問過:可唔可以錫,佢有冇答可以?以英國的新標準,冇答,就已經有好高機會犯法。

再看看有關 Consent 的環境前提--好戲量用手「拉人」參加,算唔算使用武力?力度有幾多?這些都可以打上法庭;另外在普通法下,群眾壓力造成的心理壓力,也可能出現問題. R v Ireland and Burstow (1998)

講到底,或者好戲量的行為不構成犯法;但已經走在法律的很邊緣位置--因此才令人如此憤怒;因為這種半強迫的手法,就和那些 sales 一樣,是利用人性心理的弱點,去強迫他人做一些本來不願意做的事。

連這點都不認錯,網民自然繼續怒火中燒。

網民對香港的司法已經很憤怒,有專業人士的兒子偷拍十多少女的裙底,居然只判罰二千蚊,理由就是因為家境良好;那位幾萬幾十萬個轉載淫照案的網友,卻被判入獄;原來轉載的罪名,仲重過出街偷拍....

因為藝術,就可以老奉未經同意錫人?唔係嘛?

伸延閱讀:
寄語好戲量

有關英國條文的補充:

S75 Evidential presumptions about consent

(1) If in proceedings for an offence to which this section applies it is proved—

(a) that the defendant did the relevant act,
(b) that any of the circumstances specified in subsection (2) existed, and
(c) that the defendant knew that those circumstances existed,

(2) The circumstances are that—

(a) any person was, at the time of the relevant act or immediately before it began, using violence against the complainant or causing the complainant to fear that immediate violence would be used against him; <-- 當事人是否害怕?被人拉的「武力」,一般人未必害怕,但那個心智未成熟的少女,如果害怕的話,那就已經足以構成犯罪--因為是以該少女為準。

s76 Conclusive presumptions about consent

(1) If in proceedings for an offence to which this section applies it is proved that the defendant did the relevant act and that any of the circumstances specified in subsection (2) existed, it is to be conclusively presumed—

(a) that the complainant did not consent to the relevant act, and
(b) that the defendant did not believe that the complainant consented to the relevant act.

好戲量的男演員,在作出強吻行為時,是否真的相信他們的行為,已經得到了當事人的同意?當事人如果沒有說明同意,而劇團的人也是十五十六時,那很可能被當成「不相信」。

(2) The circumstances are that—

(a) the defendant intentionally deceived the complainant as to the nature or purpose of the relevant act;

如果女士被吻前,可能以為只是拉拉手,她只是同意被拉拉手,最終卻被強吻、強抱,那算不算被欺騙了對該行為的性質?

例如當事人的同意,原本只是針對做戲;可是突然由做戲到被吻,她也可以說,這是性質上的被騙了吧?

有關接吻、抱的行為,算不算是性呢? S77 的定義,再由 S78 補充

S77 An offence under section 3 (sexual assault). : The defendant intentionally touching another person (“the complainant”), where the touching is sexual.

An offence under section 4 (causing a person to engage in sexual activity without consent). The defendant intentionally causing another person (“the complainant”) to engage in an activity, where the activity is sexual.

--如果法官認為接吻與擁抱本質就是性,那麼被告拉人,以及其他同謀,都已經觸犯了 S77 下的性罪行。

S78 “Sexual”
For the purposes of this Part (except section 71), penetration, touching or any other activity is sexual if a reasonable person would consider that—

(a) whatever its circumstances or any person’s purpose in relation to it, it is because of its nature sexual, or

(b) because of its nature it may be sexual and because of its circumstances or the purpose of any person in relation to it (or both) it is sexual.

如果大多數香港人都認為接吻是非常私人與性的行為,而不是一種禮貌的話,那麼接吻絕對屬於性行為了。 a 與b 兩種的定義都很廣--以中國人的標準,就更加容易判定為性的行為。

79 Part 1: general interpretation
S79 (8) Touching includes touching—
(a) with any part of the body,
(b) with anything else,
(c) through anything,

對,touching 的標準是非常嚴格的--只要本身的行為有性意義,即使隔著衫,隔著道具,都一樣可以構成犯罪。

星期二, 9月 02, 2008

腦殘政府系列:強推通脹紅隧加價

腦殘明報要聞:解紅隧死結 政府研「以股換隧」 三隧聯營

「問題終於露出了一線曙光。知情人士透露,政府正認真考慮如下的解決方案﹕把三隧合併組織聯營公司,用「以股換隧」方式鼓勵東、西隧道公司交出隧道餘下時間的專營權,以換取未來聯營公司的股份。

消息指出,合併後,長期塞車的紅隧將無可避免要加價,而東、西隧則會減價,令三隧的收費差異收窄,從而鼓勵駕駛者棄用紅隧,轉用其他兩條隧道。這樣一來,三隧的使用率有望拉平,減少紅隧的塞車時間。
經濟轉壞令紅隧難加價

但消息人士承認,現時香港經濟情況開始轉壞,最多人使用的紅隧若提高收費,市民勢難接受,故現時並非合併的合適時機,可能要待紅隧塞車問題進一步惡化,或塞車嚴重至多個小時過海,市民才較易接受紅隧加費的安排。


消息人士稱,政府曾一度考慮回購東、西隧的餘下專營期。因東西兩隧的重要股東為中信泰富,故政府只要成功說服大股東中信泰富出售兩隧,已成功了一半。

有中資背景的中信泰富一直願意跟政府商討,但關鍵者是富商張松橋擁有的港通控股,因西隧的收入是港通的生命線,港通堅拒出售這塊「核心業務」(見另稿),即使首肯,亦恐怕會要求天價的現金。

偽君子報最人渣的,明明係官商勾結的壞新聞,佢可以包裝成好新聞;明明係官商勾結呃市民錢的新聞,可以老作成為政府救塞車的新聞

呢 D 所謂「政府消息人士」--公開佢啦,係明報收左政府 ORDER,要幫手放汽球囉。

當年東隧只收廿蚊,是誰偏偏要加到 $25 蚊,令隧道的惡化加劇?有中資背景的中信泰富如果對必賺的金蛋咁容易放手,咁唔志在呢 D 小錢,咁點解係都要加果五蚊呢?以中資對香港的財力與干預,咁唔至在錢,又點解要加價呀?明報的偉大編輯,可唔可以答下我?定係明報要全力唱好中資的中信泰富,為中信泰富買埋紅隧同令紅隧加價,製造言論呀?

「可能要待紅隧塞車問題進一步惡化,或塞車嚴重至多個小時過海」--原來偉大的香港政府解決問題的方法,就係要令情況更惡化,然後叫你接受一個最差的方案!!!唔知明報的記者係唔係香港市民?明報的編輯係唔係香港市民?當你見到政府寫 D 咁令人作嘔的文字出來果時,你有冇想嘔的感覺?

好簡單,下次買起全明報報社的廁所,然後在門口放個收銀機,然後等佢地去廁所要排一個鐘果時,佢地就肯畀 $45 去一次廁所O架啦! 然後我地可以寫報紙「要聞」--明報廁所危機終於露出一線曙光!就係明報的職員,終於唔想等一個鐘去廁所,所以願意畀 $45 去一次啦!解死結!好開心!!好興奮!!!


政府同明報呢 D 人渣最人渣的,係睇唔到就當你唔存在--明明有方法,就係建多條新海隧,正如鐵路都要建多條沙中線,為何道路完全不可以建?東涌線和機票線遠遠未飽和,卻可以建多一條沙中線;為何完全不提第四條海隧的解決方案?連內地深圳都用同樣的方法解決塞車,可是「愛國愛港」的明報卻對此隻字不提,狂幫中信泰富宣傳,話中信泰富願意合作!

邊位消息人士狂幫中信泰富宣傳呀?如果最後中信唔肯,呢位消息人士係唔係出來公開道歉落台呀?呢位消息人士係唔係好似梁展文咁,打算第時去唔知邊間企業度幫手呀?

西隧設計不良--明報隻字不提;港島居住人口有一半在東區,明報也隻字不提;根本東西隧出口都唔能夠有良好的接駁,令司機即使平都唔用;而任何有少少常識的司機都知道,繁忙時間即使想去東西隧都去唔到,因為港島中和九龍中都塞車塞死,最有效的方法,就係在舊隧旁建新隧,打通最擠塞的樽頸。

最荒謬的,就係把所有中信泰富要負的責任全部推走--七成東隧的股權,原來一定要睇西隧頭?以今日西隧的流量與位置與收費,就算唔買,根本就冇分別;中信泰富咁好,叫佢地讓東隧畀政府囉好唔好?如果要等「可能要待紅隧塞車問題進一步惡化,或塞車嚴重至多個小時過海」--等到 2016 中信泰富要交出東隧,然後政府到時每程東隧收 $5 囉,理西隧來做乜呵?

原來關心市民疾苦的明報,一點腦部都唔願意用,就以完全不提的方法,來否定第四條海隧的任何可能性,而只有用紅隧加價的方案!高招呀,明報編輯,幾時步梁展文的後塵?

為有權有勢者作故事的文妖,最可恥!

伸延閱讀:
深圳都另過香港人
私有隧道建築的錯誤
解決塞車?搬走金紫荊!(一)
講經濟效益?拆走金紫荊(二)
西隧又加價!
福佳有理:建第四條海隧──比普選更難?
電子呼吸收費計劃
強制立法停視熄機
強制反燃料污染立法
潮童不宜:支持強制行車熄匙立法!
福佳有理:強制停車熄匙立法,欲移植澳門大遊行?
別讓巫醫來治巴士廢氣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下)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中)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上)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廿五點五度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星期一, 9月 01, 2008

民賤聯黑工派傳單斷正

又收到網友的電郵,提供民建聯派持雙程證人士派傳單的證據,同時更使用童工,違反選管會提供的選管會指引第十三條。


以往這些親共候選人用內地黑工,早幾年都已經有,但近年有越來越離譜惡化的跡象;有見及此,高度建議各位支持泛民的朋友,在選舉前後不斷觀察那些建制派的工作人員,以及嘗試和他們交談;一旦有懷疑,本著守法的精神,我們應該第一時間向警方即場舉報,把這些懷疑使用黑工的人士與組織,以及懷疑內地粗暴干預香港事務的人士,全部當場踢爆。

還有一點,那些高過欄杆的旗海,影響駕駛人士的安全,因此也屬可以投訴的範圍,值得大家一追再追;個別候選人更經常偷入選舉禁區,網友記得留意多一點,亦投訴多一點。



最後,那些左派民調,就更加要小心回答了;記得每次都答:我支持民建聯!點解?大家不妨創作一番。

十個支持民賤聯的理由:
1. 蔡素玉太靚女,我一定要保住佢
2. 我想蔡素玉贏,因為排佢前面果位永遠都冇好結果
3. 因為馬力等緊曾鈺成
4. 我支持馬力--係呀,民建聯有位印巴籍的馬力,今年仲得到銅紫荊o架!
5. 我支持 William Hung,所以要投李慧琼一票!
6. 陳鑑林佢好迷人,佢對殺死人的眼神,令我聯想起....
7. 想皮膚好,就要選死太早
8. 我愛 Reginababy,我愛 ChoysoyukBaby,我愛 Hawaiibaby
9. 劉江華其實都係劉華,陳克勤其實姓李,我好鍾意聽佢地唱歌o架
10. 因為王國興先生先生反對吳三桂,我支持佢漢族獨立的理念

大家繼續創作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