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2月 21, 2008

塞車送了一條命

子求救詢問處 竟答「唔關我事」
明愛醫院無人理 病人死門外

【蘋果日報訊】「出面有人暈,有冇人可以幫手。」一名運輸公司東主昨與兒子及司機駕乘貨車在長沙灣送貨途中,東主疑心臟病發昏迷,司機將他載至附近明愛醫院正門後,東主兒子跑入醫院詢問處求助,獲得回覆竟是:「唔關我事」;多名消防與救護員接報到場為事主急救及送院;其間醫院竟無任何醫護人員跑出來協助拯救事主,他送院後證實死亡。

在明愛醫院門口猝死男子楊德祥(56歲),為運輸公司東主,身材肥胖;據悉,楊患有心臟病要定期覆診及服藥,為人工作認真及盡責。昨下午 2 時許,他與 36 歲兒子及司機駕乘貨車至長沙灣接載一批貨物後,三人其後前往送貨;但司機開車不久,楊突然昏迷叫無反應,兒子懷疑父親心臟病發,立即叫司機將父親送往附近的明愛醫院。

消防處發言人表示,接報後調派一輛「細搶」接載數名先遣消防員及一輛救護電單車,分別於2時 49 分及 2 時 54 分抵達現場協助急救;由於當時最近現場及可調派救護車只有旺角消防局,但 A179 救護車趕往現場途中卻遇上塞車,控制中心隨即調派長沙灣 A64 救護車於下午 3 時趕抵現場,較服務承諾 12 分鐘遲了 3 分鐘,事主其後於 3 時 09 分被送抵明愛醫院急症室,但證實不治。

警方調查後懷疑事主心臟病發猝死,但真正死因有待法醫官剖屍。死者兒子及多名親友事後在醫院聞噩耗,均顯得十分傷心。

目擊者稱,楊的兒子將昏迷父親送抵明愛醫院懷明樓正門報警,至救護員到場將其父送抵醫院急症室,共花了 24 分鐘;但整個過程醫院卻沒有任何醫護人員步出拯救事主,有途人批評明愛醫院醫護人員「見死不救」。

每日一膠不是死因庭 (Coroner's court),死者的死因將由法庭去調查,但從事實看來,這位不幸香港人的死因,卻有兩點值得大家非常注意。

第一點大家一定會集中討論的,就是為何香港的醫院好似變成大陸的醫院一樣,見死不救?如果門口果位係誠哥,係高官,係醫院高層的皇親國戚,你估面孔會唔會一樣?香港的法律係師承英國,同法國果些歐洲國家唔同,在法國見不死不救係刑事罪行,要坐監的,我地唔會用咁高標去要求佢地,但最少即時幫得幾多就幫呀?

第二點冇乜人會討論,所以林忌覺得更加需要討論--就是為何救傷車會遲到?為何由旺角出發,去深水埗與長沙灣附近,需要用十五分鐘?我地一班傳媒朋友不停狂鬧救傷車,卻從來冇人出來大鬧,其實係因為塞車殺人?

記得今年幾個月前,我地有幾位尊貴的議員,經常說「愈多路,就愈多人買車」這種足以問鼎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偉大言論(例如何秀蘭議員),反對灣仔繞道,好似條路唔關佢事咁樣;看看街頭的問題--呢位死者在貨車上出事,貨車就係其中一種導致全港經常大塞車的源頭,因為零售用咩送貨--貨車囉,唔通坐地鐵呀?正如呢位死者出事果一刻,唔通直升機救佢?路面唔通,點救?點解五分鐘至多的路程,要塞成三個字?平時塞車大家都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如果有一日呢位尊貴的何議員暈停在街頭,救傷車因為塞車救唔切佢,死左邊個可憐佢呢?定係佢覺得,以佢的名氣,可以令明愛果班人會好似救誠哥咁救佢?

同明愛果些「按章工作」,話唔關佢事的人一樣--漠視塞車的傲慢,只係程度些有少許分別;見死不救的,除了在醫院又知情又唔肯出手的人一樣,明知香港塞車已經衰到貼地,都唔肯起路,唔肯改善的人,同樣係見死不救的殺人兇手。呢班貨車司機送貨跟車等,日日就在呢種不人道的塞車環境之下,日捱夜捱,佢地的辛酸,卻偏偏呢班自封為關注基層的人不聞不問,見死不救。

我係右派,我係自由經濟學的支持者,但我至少比起呢班日日口口聲聲話幫基層的人,敢挑戰這些更不公不義的現象!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