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2月 16, 2008

疑似倪震王維基分手聲明

林忌突然收到線報,說有四位猛人突發聲明,因此立即公諸於世,和各位分享。

看過之後,感到十分認同「我的 CEO 絕對犯得起這個錯誤!」這句說話!以永霖和維基在電訊界打滾這麼多年的經驗,要到今次合作十二日才發現大家作風唔同?唔係嘛?搵鬼信呀!因此,我相信呢單「疑似辭職」的信件,一定係出自同一個人手筆!呢篇辭職信果然非常有文采,十分適合辭職之用。

而另一個聲明,又比較合理喎,話分手唔分手,欲斷難斷,一個飛起對方卻另一方沒有通知,兩個講法唔同,這在感情世界經常發生嘛!所以林忌相信,辭職是真的!無痛分手是假的!各界肯定被之前的假新聞呃左,因此必須公開呢幾封信,讓大家認真閱讀!

係囉,夜店濕吻搞「問責分手」,仲話「佢絕對犯得起呢個錯誤!」荒謬程度就好似今日呢邊突然接受佢辭職,果頭又話冇辭過職一樣,令人都好難明白;果位毒瘤才子明顯當香港人係傻的,仲可以好似以前九十年代咁呼風喚雨作得就作;呢邊擺明就係假的,假到冇人信咁十二日就話對仗左十幾廿年的老對手「作風不合」!嘩!香港的新聞可信性,就同亞姐的身材一樣,一個字--堅! 

疑似永霖的聲明:

我與維基識于微時,一起共渡過不能盡算的高低起落,早已磨合了一套我們之間的相處藝術。一個人的問題,兩個人去修正;一個人的挫敗,兩個人去承擔。我倆是一個團隊的,沒分高低,輸贏也是一體 。某程度上,永霖早已是一位不同面貌的維基。任誰一方受到傷害,另一方都願抵禦百倍的痛。一起走過將近十二日,絕對不是在一般人的準則下工作,但外人卻總愛把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去評價、批判屬於我倆之間的友情。

今天我能夠成為自愛,懂得愛人,擁有著無比勇氣與承擔的執行主席,請不要小看這位 CEO 在我背後為我付出過的一切努力,包容,寵愛,照顧與扶持。都工作了這麼久,沒有維基,成就不了今天的永霖。所以我敢大膽向各位說一句:「我的 CEO 絕對犯得起這個錯誤!」而這句說話,亦只我一人有資格去定論。看到維基事後為我做出的承擔,我馬上就原諒了他,又怎會有某些媒體創作出來的痛哭,拍臺,大罵,這般無稽的謊言呢?不到一天,我看到了很多無比荒誕,狠毒,涼薄的炒作與咀咒,妖魔鬼怪都涌進來,愈炒作愈黑暗,致人于死地。

公眾人物談改革要承受異於常人理解的壓力,從當天決定和不按常規行事的維基談合作,就知道是一場革命了,亦沒有失望過。香港這片是非地,無風三尺浪,暗箭來自四方八面,行差踏錯一步就如掉進鬥獸場。當中我們需要的信心,包容,付出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顯微鏡下看世界,任誰都難合格。我告訴大家,我們不害怕,也不逃避,只是有點累了。在恢復到朋友關係以後,我們要好好享受不用被批判的日子,大家為未來再次裝備出發。我相信身份的改變,疏離不了我們之間微妙的友情。

最後,我要向每位真正支援愛護我的朋友說:「我沒枉費與維基轟轟烈列地合作過,永遠刻骨銘心,此生無憾。而我自己亦都會好好地勇敢活下去,一如過往。」多謝各位。

永霖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疑似維基的聲明:

最近滿城風雨,矛頭都是我作為一個 CEO 怎樣失敗。我多謝大家的意見和抨擊,事發後也承諾過深切反省和負責。想了一星期,我再為我的錯誤向永霖道歉,也多謝他再一次肯包容我的過失。但工作由兩個人的事,變成了所有人的事,性質已起了改變。雨過天青不難,但可以保證暴風雨不再來嗎?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很久,意識到我這次的錯誤並非如一些損友說是技術上不小心,而是結構上出現了明顯的中年危機。我會正視問題,完善自我,不排除尋求專業輔助。在有信心改善之前,我明白到我在大家的心目中,不再是個稱職的 CEO,更不配做永霖的 CEO。為了令公眾安心,為了顯示我的後悔和承擔,我決定引咎辭職,和永霖結束工作伙伴關係,做回知心的朋友。這無疑是極大的損失,但我相信傳媒界,和永霖的fans,都會歡迎我這個痛苦的決定。我不是個稱職的 CEO,但做個稱職的好朋友,我很有信心。我和永霖相識近 20年,一向互相支持和了解。今日因我的不交代辭職,也不會影響我們繼續來往,處理合作的日常事務,和照顧愛狗。我做錯事,認了錯,向永霖交代了,也得到永霖的原諒。基於問責分手,已是極刑。以前種種,我和永霖不會再作回應。以後種種,請大家尊重我和永霖只是朋友的關係,不要再訂出工作伙伴的標準。假如我們的關係再有變化,我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傳媒,令大家可以再行監督。

我已搬離大埔辦公室,再一次多謝永霖多日來的包容,和傳媒多年來的鞭撻。人頭落地了,退一步海闊天空,希望事情可以告一段落。

維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疑似惠敏聲明:

惠敏 11 日表示,接納拍拖超過廿年的戀人尿震問責分手。惠敏表示,經過多年戀愛,發現兩人在處事作風上出現重大分歧,所以接納尿震分手。對於尿震的分手,她十分抱歉及惋惜。惠敏在記者會上表示,尿震與她識於微時,是毒瘤 X 推薦的,但經過多年的認識,發現與尿震在處事作風上,例如去廁所時存重大的分歧。但她強調,尿震分手與城大小姐事件,絕對沒有任何關係!

永遠的惠敏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疑似尿震聲明:

惠敏宣布與尿震分手後,疑似尿震發表聲明,強調自己未有提出分手,亦未接到惠敏公司接受他分手的的任何通知,更未接到任何家產、分手費等,因此尿震強調,自己一直都沒有震過。

永遠的尿震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