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12月 12, 2008

亞視戰略論

一早說過亞視之前的所謂「創新」,一味老翻無線死路一條;繼八十年代周梁的大花筒之後,又來查家年半洗八億的「壯舉」,於是壯士要斷臂,找來王維基創新,希望起死回生。

看商業管理哲學,其實和看戰場上的戰略非常相似,正如英文大家都是同一個字 Strategy,王維基一上任以來發表的戰略意圖,十分清楚明確,他說過幾句說話,確立了他的戰略意圖 1. 亞視不再做大陸台 2. 找一條新的戰略出路,比起所謂傳統的甚麼裁員重要 3. 從上任幾天的「大震盪」看來,時不我與,王維基決定賭一鋪大的,要在短短幾個月內為亞視帶來翻地覆地的變化。

論經驗計,王維基可以做林忌的祖師爺;以商業的評論計,蔡東豪兄也可以做林忌的老師有餘,可是思前想後,仍然有些事情是覺得不吐不快,為甚麼?因為作為一個戰略研究者,見到這樣大規模的戰爭,總會覺得不容錯過--用網友的講法,花生就一定食梗,梗係想見到一場好好睇睇的戲吧。

研究過歐陸的戰史,以及中國歷史上改革者的命運,第一個會說出來的人名,就是王安石;在中國人那堆盤根錯節的社會關係網絡內,要靠 ATV 原本的人馬去「改革」,那真是天方夜談!正如蔡東豪所指出,以往的親兵都是王本人自己建立,要空降救活一個本質已經爛透的組織(是組織,不是指內部的人--因為組織爛透了,爛到留低不如推倒重來),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假如,當事人可以重新發動這次事件的話,其實是否「扮冇野」觀察一頭半個月比較好呢?要化腐朽為神奇,總要找出最有希望的一群人呀?可是打草而驚蛇,期望用美式的「震盪療法」,在中國人社會之中,往往不及「謀定而後動好」。當然日日蝕錢都唔係方法,時間不等人,要裁員此其時也,但扮傻仔一頭半個月,之後才手起刀落,又為何會手軟?毛澤東的「引蛇出洞」戰略,雖然比較間接,可是效用卻往往更好呀!王安石新黨的失敗,就是因為操之過急--我說的不是改革,而是用人!「美式震盪」用在中國人身上,往往死的是好細胞,癌細胞發反因為空缺而乘機上位,這種事情見過無數次太多了!改革當要快刀斬亂麻,可是在中國社會施展,卻必須極其謹慎--千萬不能操之過急,要等時機成熟時,就一次過掟一個核子彈結束戰爭也。

舉例說,一個新聞部 276 人是否太多?你認為以今日的科技,以我們這些人寫稿的速度,造片的速度,以及製作的速度計算,應該要幾多人?王維基曾問一百人行不行,以我的看法,應還有不少的縮減空間呢--時代是殘酷的,可是過往的機制,實際上卻停留在幾十年前。

1940 年德軍可以六星期打敗法國,靠的就是古德林、隆美爾那區區十個裝甲師(坦克師),其背後的邏輯,還是不出幾千年前孫子那句:「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則我眾而敵寡﹔能以眾擊寡者,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用今日的 IT 界或商業術語來說,就是問你的 killer application 是甚麼?當年法軍的坦克甚至比德國還多,但法軍把坦克混合在步兵中使用,就好似今日傳媒把所有狗屎垃圾大雜炒一樣,永遠幾頭唔到岸,最後變成「香港一定得,終於得個吉」。

二次大戰的德軍如入無人之境,除了擁有古德林的坦克師之外,還有一個大戰略家曼斯坦去創作出一個曼斯坦計劃;今日香港電視台的最大弱勢,就是不敢說真話的「完美真空」。如果師奶只看劇集的話,那麼社會上仍有一大批憤怒透頂的不滿力量,看看台灣的名嘴節目時段就知了!由八點檔做到十二點,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時事節目;甚麼嘛,為甚麼香港不可以?看看台灣的節目速度和香港的速度就知了!今日的資訊爆炸,可是電視電台的速度,還好似十幾廿年前的牛速,談了五分鐘都不入正題的「吹水」,在新世代之中根本不會再有「生存空間」,台灣政論節目的節奏有幾快?資訊有幾頻密與複雜?看看一晚可以有三小時狂追陳水扁的案情,就可知道當觀眾是白癡的香港電視台為何會變成夕陽行業!

我是衷心希望王維基成功的,可是正如蔡東豪所說,看淡多過看好--原因卻只有一個,就是王維基以往都只是一個古德林,加上用美式管理手法,最多只能做得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施里芬計劃」,而不能做得到二次大戰的「曼斯坦計劃」;希望改造傳統人腳的做法,其實是換湯不換藥,要改革的不止是形式,而是由始至終的作業安排!一晚做兩小時的台灣式政論節目,敢不敢?全面起用新人而不是舊人,敢不敢?

膠港已經老化到無藥可救,用老面孔老方法老組織去打新的仗,根本是不切實際,最終必被舊黨舊組織那些膠到冇朋友的問題,令美夢功虧一簣。歲月不饒人,老一代的名將,要適應全新的戰爭模式談何容易? 連 Bill Gates 也垂垂老矣,能夠做得到好似 Steve Jobs 般永遠年輕的,實在沒有幾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