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2月 08, 2008

硬膠管制累死的士司機

去外國旅行,最常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如在德國坐的士,會發現的士居然是 E-class 的 Benz;甚至在新加玻、台灣也有 E-class Benz o既的士,為甚麼在香港只得日本車,車廂大則大矣,但乘座舒適度,以及乘客滿足度,又怎有得比呢?

就是嘛,因為香港o既的士牌價往往超過三百萬,這樣的天價連法拉利的士都做得到,為何最終我們只能坐那些車價十幾萬的豐田? 原因就是政府人為干預牌價,再人為干預的士服務價錢,製造出一個人為干預的黑洞,令司機、消費者人人受損,只肥了當中取利的士車行。

幾十年前o既的士發牌制度,到今日仍然存續的唯一理由,就是以控制路面上的車輛數量;時代變了,發牌制度完全落伍,更成為炒賣的目標,價格高得完全不合理;如果要控制路面行駛的車數,可以用配額制度呀?在得不到配額時禁止行駛,每隔一段時間就把配額重新分配,怎樣也比起目前有些司機唔瞓覺「開兩更車」,對路面使用者更安全吧?同樣的,的士每日連續行駛廿四小時,所造成的零件老化、缺乏維修檢查造成的社會成本,也一樣令人擔心吧?高地價政策還說是「間接稅」的政府收入,高的士牌價呢?除九七年發十個牌以外,由九五年至今都冇再發新牌,炒高o既的士牌除了令一眾的士司機成為「車奴」,如為求生要開「兩更車」(連續開車廿小時),由於精神不集中造成的意外更不知有多少,政府口口聲聲要幫的士司機,實際上卻漠視司機最大成本開支--車租的問題,而所謂的車租的最大問題,就是人為炒牌的問題,為甚麼無人敢理會?

只要「開者有其牌」,這些不合理的現象就會被打破,首先車行不能再憑牌照壟斷的士行業,車租下降,以及司機自置車輛,都可以在提升服務的同時,又令他們收入增加;舉例說,只要有公正的制度分配配額,不少司機隨時可以用幾萬銀買部二手歐洲靚車改做的士,令「人人坐 Ben 屎」不再是夢想,甚至有一日可以見到「法拉利的士」在港飛馳!當年田北俊不是常常說,名車對香港形象很重要嗎?就是嘛,連的士也有法拉利、Benz,這樣香港的形象不是更加動人嗎?有名車坐,自由行人士不是更喜愛改乘的士嗎?如果靚車可以增加收入,的士司機辛苦錢不用買個「爛牌」,卻可以用來買「靚車」,又何樂而不為?

說到底,香港這班人在搞的,就是有如百多年農奴制度的「車奴制度」,於是大家見得到的,永遠是一樣的日本車的士,由幾大車行壟斷,以貴價車租綁死司機;市道好就加租,市道差又唔見得減租,衰過油公司的「加快減慢」!有創意的人搞「八折黨」收入大增,就被標籤成「做壞個市」,有些人過份張揚,有些人過份眼紅,於是有人就當中挑撥離間,拉一派打一派,就好似有傻佬經濟差賴民主派「搞搞震」一樣,有司機開車生意差就賴八折黨--你都可以加入o架?加入左搵多左?為何有一大堆硬膠說,收平些是「犯法」?超市做特價又「犯」唔「犯法」?法例係有規定車資,但規定的目的只是訂立最高收費防止濫收,而不是禁止「收平些」、「收順些」囉,冇讀過書而邏輯混亂乃情有可原,有讀過書卻如此邏輯混亂,簡直就係豈有此理!


圖片:波蘭的 Benz Taxi,以及印度的 Ferrari Taxi
人人有名車坐,拉近貧富之間的距離,減少買私家車的欲望與數量,為甚麼大家提也不敢提?

Facebook group:支持的士減價!支持的士減車租!
Facebook group:香港政府正垃圾! We Hate the HK Gov!!

伸延閱讀:
我要去月球!
按錶收費的神話
硬膠管制累死的士司機
隻字不提減車租
自由黨更無恥
交通問題終於核爆了
為何不敢推的士最高車租?
是誰累死的士司機?
陳雲:周日話題﹕的士政治經濟學
1984 年張五常的看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