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2月 07, 2008

隻字不提減車租

廣州的士再罷駛

【新報】內地的士罷駛一浪接一浪,其中廣州繼日前有的士圍堵白雲國際會議中心後,昨天又發生七成的士司機罷駛,抗議政府管理混亂和車租過高,令生意難做。由於司機的罷駛已「事先張揚」,當局昨天派出大批公安在市政府及交通委員會外戒備,幸其間未有發生不愉快事件。
廣州有的士司機日前發出倡議書,指外地的士和「白牌車」搶生意、以及車租太貴等問題,令他們謀生困難,但廣州市政府和交委卻視而不見,所以發動司機在昨日罷駛。倡議書又呼籲的士到市政府門前聚集,並揚言可能有「過激」行為。

同樣是的士經營困難,廣州過萬架的士罷駛,圍堵白雲國際會議中心,見不到內地公安敢打爛的士車窗;我們香港警方惡過內地公安,我們香港的的士司機比內地的同行不團結,這還沒有甚麼「希奇」之處,最希奇的是,內地的士司機第一要求是減車租,香港的士司機卻提也不敢提減車租,只敢遷怒於「減價搶客」的八折黨,為甚麼?

正如有線新聞報導,之前支持政府「短加長減」的的士團體,都是坐擁大量的士牌照的「大戶」,八折黨令牌價、車租無法增加,更嚴重打擊了的士台、電召的士的收入,成為了這些「大戶」的眼中釘;於是財雄勢大的「大戶」,就有線報導,以免一日車租引誘的士司機簽名支持「短加長減」,再加上的士行頭細牌照有限,一旦被 blacklist 勢將有開飯危機,於是長年以來勸誘各大政黨,以及政府採納其「打擊八折黨」的政治目的,而一眾硬膠政治人物,既不識行情,亦沒有邏輯與智慧去思考,於是人人中招,永不落空。

對呀,收入有困難,為甚麼不要求減租?的士逆市加價,不和市民共渡時艱,政黨居然支持嗎?香港才萬多個的士牌照,卻最少有幾百萬的士乘客,為甚麼政黨可以站在市民的對立面,居然走去支持加價?還甚至支持「減價刑事化」?的士司機「收順 D 」、「收平 D 」,原來是「不公平競爭」?那麼油站相同價錢又為何叫做「壟斷」?是否有油站減價也要「刑事化」?

在道德上「減價搶客」有甚麼罪?要大到把這種行為「刑事化」?刑事法律的目的是甚麼?本身以「道德立法」就已經是大錯,何況減價連「道德」也沒有錯?這些支持「減價刑事化」的議員,甚至有律師,我真的想問一問,在法理邏輯 (Jurisprudence) 上,的士司機減價招徠,有甚麼「刑事化」的理由?警力過多也不代表這可以胡亂濫用吧?

再者,就和日本的士司機對一些固定客人送贈品一樣,如果「折頭黨」用現金券,或好似油站用積分「免費回贈」,用「禮品」來回贈,是否又要立法禁止?如果要禁止又如何禁止?是否「義載」也屬違法,要刑事化送去坐監?(冇錢交罰款呢未要坐囉)

對呀,讓我們看看一個 2001 年 12 月 19 日的精采回帶,看看當年的士業界面對金融危機說了些甚麼:

「減一成那一元半塊又怎能吸引乘客?但減得多一點我們卻又負擔不起,你能保證減價例如三成後,我的客量一定會多三成嗎?」的士司機王先生訴苦之餘,反問記者。

對於以上意見,的士商會聯盟發言人吳國雄亦深表認同。同時,他卻認為這次減價實屬「博出位」之舉,「這根本就不是業內的主流意見,他們也明知沒有可能做得到!有他們(指的士權益協會)的會員同業向我訴苦,指該會根本就未曾諮詢過任何會員的意見就硬上弓!有人甚至對我說他們此行徑是博出位,希望借此出名!」吳國雄表示。


就是嘛,2001 年有些人大鬧減價唔會增加生意,仲話人地只係得把口博出位,唔會做得到,結果之後人地增加到生意,就大鬧減價搶客不公平!就要求立法禁止人地減價,仲要把市民坐平價車的行為「刑事化」,諗極都唔明,乜唔係只係「博出位」咩?乜唔係減價都吸引唔到乘客咩?
的士牌豪宅價

現時 ( 2001 年 12 月),市區的士牌價約港幣二百八十萬元,雖然對比起九七年回歸前的三百五十萬元已經回落了近三成,但相比起同期樓市的平均五成跌幅,跌幅尚可接受。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的士牌從八六年至今,已經暴升了七倍有多,對比九七高峰期時更升了超過十二倍!而自八六年至今的十五年間,的士牌亦只有兩次大規模的下調,分別是八九年六四期間及九七年金融風暴後。究竟,為何的士牌價會如此高企呢?

「的士牌一直以來都有財團支持,而大部分牌亦由幾間大車行持有,再加上政府自九四年至現在一直都沒有再發新的的士牌,有求沒供,牌價又怎會跌呢?」袁澄波表示。

「以前,工會曾經希望可以有個目標,『駕者有其車』,但現在看來不可行,因為很難控制牌價。其實牌價貴對我們當然有影響,很簡單,牌貴車租自然貴,我們的成本自然上升,這實屬沒有辦法。」仍是「無車一族」的袁澄波感嘆道。

2001 年o既傳媒,仲會報導的士司機希望「駕者有其車」,同林忌靈感一到大叫的「開者有其牌」幾乎一模一樣; 2008 年香港的硬膠傳媒,卻一面倒報導「八折黨」如何如何影響其他司機的生計,卻完全不報導市民受惠,也完全不報導的士司機的問題,是在於「駕者冇其車」、「開者冇其牌」,是在於車租、牌價被人為推高,被幾大的士車行持有的問題!才不過七年,香港傳媒的水平倒退了多少?評論人的質素折墮了幾多?
「每逢經濟不景,就有很多人轉行做的士司機,但是現在的收入卻愈來愈少。記得九七回歸前,每日的營業額一千多元非常普遍,當時沒有的士司機會開工超過十個小時。現在(2001 年 12 月),我相信沒有行家敢開工少過十二小時,但每日的營業額卻一日不如一日。911前,我每天約有七至八百元,現在,再辛苦也只得六、七百,我擔心聖誕過後,只剩五六百元營業額一日。」袁澄波向記者訴苦道。

一架車的成本幾多錢?連埋稅都只不過十幾廿萬一架,可是由於政府不發牌,而幾大車行聯手買起壟斷的士牌,自九五年至今,十幾來年政府只發過十個牌,而造成開車的冇牌,變成車行的「車奴」,就有如當年冇田地的「農奴」一樣。如果有司機搵得多一些而不公平,那麼為了公平,是否應該把牌照根據「公平原則」均分呢?例如四萬個司機,每個時段的的士數量由政府抽籤,公平開車賺錢吧?為甚麼牌照就不用公平分配,容許幾大車行壟斷收貴租,反過來市民坐平車就要管制呢?

對呀,如果政府的藉口是怕路面上太多的士,那麼用一套新的「行車證」制度囉?每個時段o既總的士數量,由政府設定上限,每個時段的行車證,則以公平原則分配給司機,才十幾廿萬一部的車,司機很容易就可以儲夠錢買一架,在規定時間以外,則不准營業,以免路面上太多的士,以今日的科技(例如電子的士顯示器,以防非法行駛),一定做得到,為何政府做也不做,就把人為控制、壟斷的士牌的行為,呃市民講係「自由經濟」?

不要提增加發牌或「最高車租」,連減車租都不敢提,香港政府與傳媒倒退到連廣州都不如;隧道塞車,深圳市政府在李嘉誠控制的梧桐山隧道,興建新的隧道!香港政府卻對西隧、東隧束手無策,當然提也不敢提建第四條海隧了!這樣的一個硬膠政府,還敢臉不紅,耳不熱地大言不慚,說是「重視民生」、「重視經濟發展」?那些打著右派之名的「假自由黨」,居然敢提出左派派錢的消費券,以至禁止市民自由的「減價刑事化」建議;那些「假左派」,說是為基層服務的,卻全部都是工賊,對於真正幫到基層的提案隻字不提,甚至投反對票。香港已經淪為騙子港,由上至下都是騙徒,由上至下全部都由一些邏輯混亂,膠力驚人的垃圾佔據--就叫董建華同神七班友一齊移民火星啦!癡線!

明報新聞:董建華會見神七代表團

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及夫人董趙洪娉今日下午,與正在訪港的「神舟七號」代表團成員會面。 董建華與代表團成員逐一握手。他表示,很高興與代表團成員見面,「我為你們驕傲」,「香港歡迎你們」。


Facebook group:支持的士減價!支持的士減車租!
Facebook group:香港政府正垃圾! We Hate the HK Gov!!
伸延閱讀:
神丹七號未來報告
自由黨更無恥
交通問題終於核爆了
為何不敢推的士最高車租?
是誰累死的士司機?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