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2月 02, 2008

為何不敢推的士「最高車租」?

新界的士團體擬有激烈行動抗議明年初方審議加價
2008-12-01 HKT 17:25
香港無線電的士聯會主席黃羽庭,不滿運輸署要到明年初,才向行政會議提交新界的士加價方案,他擔心要延遲一、兩個月才能實施,新界的士業將難以維持生計。

黃羽庭說,新界的士業 10 多個團體,已早於 8 月初向運輸署提交方案,即使到上星期再有個別同行提交新方案,但當局過去 3 個月都沒有處理業界的提案,令市區的士先落實加價,影響新界的士收入,運輸署明顯行政失當。

他又說,會先諮詢業界,不排除會有激烈抗議行動。

的士團體指「短加長減」對打擊折扣黨收效不大
2008-12-01 HKT 11:04
市區及大嶼山的士昨日起加價,市區的士司機聯委會主席郭志標表示,需要兩星期才可瞭解到加價後對乘客量的影響。

他又說,每次加價後的兩至三個月,乘客量都會下降,今次加價目標是為了打擊折扣黨,但他認為「短加長減」只是拉近了與折扣黨的差距,成效不大。

郭志標說,會約見運輸署,要求盡快落實禁止議價的條例,認為立法禁止乘客議價才會有成效。
一早說過,捨末逐末用膠方法去治膠,結果只會更膠,市區同大嶼山減價,卻居然冇減新界的士,結果由機場去深圳關口,新界的士貴過市區的士,呢 d 膠到冇朋友的情況又會發生,我地呢個政府班友收錢用來做甚麼的?

另一方面看見的士聯委會的論述,林忌一直都想不到,亦解不透,的士司機最辛苦的原因何在,不是車租嗎?除了燃料成本之外,的士司機說收入受影響,不是應該要求減車租嗎?

就是嘛,的士司機嘈的理由是甚麼?是「打擊生計」--如何打擊生計呢?因為收入不足吧?是因為人家的收入比較好,還是自己的賺的錢太少呢?走去追擊八折黨,而不去解決牌照與車租的問題,是捨本而逐末,正中下懷。

長年不發的士牌,令到的士牌貴過一層樓--對路面空間有限是一個考慮,但就和傳統的中國農地問題一樣,你不增加土地供應,永遠只會供不應求,因為大家只會炒上炒,屯積就可以居奇,人為製造供應緊張,就只然會令牌價與租金供不應求,租貴就自然難以生存,這就是最基本的道理。

用自由經濟的觀點看,政府增發的士牌,或者無限制任發的士牌,讓市場自行調節囉!當然這種忠言在規管人士的耳中,絕對不能接受;好吧,用左派的理論吧,全港萬幾個牌照,為何可以集中在一些大的士行之手呢?為何不是「開者有其牌」呢?如果說的士車租貴,生活艱苦,比起規管「禁止減價」的執行之難,為何不訂立「最高車租」呢?例如把車租訂在「每更百五蚊」,減租一半吧?又例如訂立「最低車時」--限定車主每個月的「最低出租量」,禁止人屯積居奇,那又如何呢?

好吧,嫌條款太苛刻?那麼又政府一次過收回全港的士牌,以上次成交價為準,全港收回所有的士牌,學社會主義老祖宗的「硬道理」--全港的士牌重新再分配!讓「開者有其牌」,凡以公司名義,或擁有多過一定數量(例如三個的士牌)的,又或者只容許「有限度」出租的士,凡屯積的士牌的就立法管制,那麼甚麼馬克思理論的「剩餘價值」,甚麼「剝削自勞動者勞動價值中的利潤」就會全部消失,的士收費的基準改為「最高收費」,其他就讓消費者與的士駕駛者「自由競價」,那麼理得你八折七折甚至做善事接載,又關其他人甚麼事?今日的政策不左不右,不推行自由經濟,不推行社會主義,在講車租時就要講自由經濟,在講對乘容收費時就要搞社會主義,這是其麼邏輯?這就是不知所謂的混帳邏輯!

八折黨有咩錯?減價去吸引客人原來就是罪惡!那麼政府與一眾人士憑甚麼叫油公司減價?為何油價「加快減慢」就係錯,的士收費「加快減慢」就係合理?為何油公司價錢收費劃一就係錯,為何的士行業有人打折扣就係犯法?硬膠政府到今日為止,都仲有一樣野堅持唔膠,就係唔肯跟隨班膠人亂舞推出甚麼「八折黨犯法」的硬膠法律,而硬膠議員當中亦仍然有些人堅持唔肯同呢班友癲;自由黨的劉健儀以及民主黨的鄭家富,請唔好再為少數人的利益而出賣整體市民的利益,站在的士乘客的對立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