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1月 26, 2008

是誰累死的士司機? 

立法會休會辯論的士收費 議員憂司機收入減
2008-11-26 HKT 21:21
立法會休會辯論的士調整收費。

提出動議的劉健儀表示,政府將的士收費模式改為”短加長減”,但業界普遍擔心,經濟不景 ,收入會減少,政府多年來對折扣黨問題,束手無策,促請政府研究立法,規管按錶收費。

民主黨的鄭家富認為,短加長減的收費方式可以考慮,但必須配合禁止議價。

他說業界包括司機及車主,代表不同利益,折扣黨問題嚴重,部份司機更加以低於八折,吸引乘客,要求政府正視 。

勞工界議員李鳳英認為,過去十年的士司機的收入不升反跌,擔心加價後,亦無法改善司機生計。

市民投訴的士服務個案較上季升近一成半
2008-11-26 HKT 18:07
交通諮詢委員會今年第 3 季共收到 5400 多宗投訴及建議,較上季升 8%,當中 2900 宗投訴證實成立。

投訴內容涉及公共交通工具的服務、交通情況及道路維修等範疇。當中有關的士服務的投訴最多,有 2300 多宗,上升 14% 。市民主要投訴的士司機兜路,拒載以及無禮貌。

另外,關於專線小巴服務的投訴亦有 700 多宗,主要涉及司機工作表現、駕駛行為及服務班次等。

一大班議員「規管膠」,事事要管事事要膠,結果愈搞愈膠,愈膠愈搞,最後成堆人一齊膠到死為止。

事緣係政府人為控制的士牌數目,令的士牌貴過層樓,由於牌費貴,租費就貴,再造成的士的經費成本高企;在這樣的情況下,的士司機冇錢賺,在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有些人利用自己的創意,用減價成為折扣黨,去增加生意,於是肯減價的賺多了錢,不肯減價「或許」賺少了錢,於是賺得比較少的司機,以及由於折扣黨收入增加,卻令車租無法同時增加的車主,就一齊嘈政府,要求打擊折扣黨。

問題是,由一班議員大帝以至當局,可明白折扣黨除了「搶了自己人生意」,還有是因為減了價令「多了人坐的士」?這些增加了的生意,在廢除折扣黨之後,不代表會繼續坐的士,可是硬膠的政府與議員大帝,卻以為做生意就是加減數,以為打擊了折扣黨,就可以令其他司機生活好過點,腦筋特低的結果,就是把硬膠的情況變得更膠,歡迎大家食住花生等睇戲。

好了,就真的假設政府「有方法」打擊折扣黨好了,首先少了折扣黨,先不論整體生意減少,純粹是那些「折扣黨」的收入,平均分配給所有租車的司機好了;造成的結果,就是的士再加車租--由於以往分配不均勻,令一些車主無法再加車租,現在好了,收入搞社會主義的平均化,的士司機的收入「有增加」,結果就是造成車租「加快減慢」,不知政府有何「妙計」去阻止車租「加快減慢」呢?正如偉大的政府在面對油公司面前完全無能一樣,在面對的士車租「加快減慢」,大量的士牌落入「大戶」手上,車租貴,硬膠政府未呃你係「自由經濟」囉。

身邊不少朋友,長期坐的士坐得一肚氣;最近經濟差,生意少了,不少「大佬」一見有客上車,就玩燈位前減速,轉彎特慢去「 dum 波鐘」,希望賺多一蚊兩蚊;當然,這種生意手法是迫於無奈,但長此以來卻令乘客更減少囉--當畀多咁多錢,都快唔到幾多,甚至更慢的時候,又是不是趕客呢?折扣黨除了提供折扣,也由於「on call」的經營模式,比較會願意提供更好的服務--畢竟服務不好,下次就不叫你了,和街邊那些「冇下次」的交易不同,這些受不慣街車氣--坐短程,由被司機黑面;坐長程,就同你拖到 2046 的畀錢仲要受氣,一個衰人搞衰成行的情況,只會令整體的生意數字再減少。政府竟然想浪費大量無謂的警力資源,去打擊打游擊戰的「折扣黨」,把減價的人變成罪犯,把肯用腦、有創意、減價無罪的司機,變成「強出頭」的待罪羔羊,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有見及此,林忌反建議向那些支持「規管司機收費」的議員,提出政府立法禁止議員的「議員人工」做「折扣黨」,禁止議員向政黨上繳議員人工;議員人工既然是政府規定的,議員憑甚麼收少一些錢?憑甚麼做「議員折扣黨」?不去解決終極的車租問題,不去解決終極的發牌問題,卻去打擊折扣黨,絕對係膠到冇朋友,永遠都會有人罷駛冇藥醫的問題;當然了,那些大炒的士牌發達的「大戶」,永遠有「官商勾結」關照,你估政府關心牌費的「車主」多些,定係那些租車的「司機」多些,你話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