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1月 05, 2008

奧巴馬的改變

質變可轉化成為量變,量變最終亦可轉化成為質變,今次的美國總統大選,終於帶來改變--風向改變了,土壤亦改變了,但是否可以帶來真正的改變呢?

由始至終說過無數次,美國只所以成為超強,這是因為地緣政治 Geopolitics,不是因為美國的制度是舉世無雙;美國的制度當然有一定的可取之處,但絕對不是民主自由國家之中最好的;不少反對民主的人,就是常常依靠美國的短處,來質疑民主自由的全體,卻從來不看看歐洲國家是如何幹的,那是故意的以偏蓋全;舉例說,美國的憲法非常重視「三權分立」,但卻由於過份強調三權分立,令行政與立法機關之間非常疏離,在真正使行政策時,經常鬧分裂而不是合作;為了行政方便,歷史發展令總統的角色,在行政方面變得過份強大,卻在立法方面無所施為,結果是,總統要利用行政方面大開中門,遠易過要改革憲政、憲法及立法的問題,而這種後果卻偏偏是政治上最不健康的--在這樣的先天條件下,奧巴馬要搏取短暫掌聲容易,要落實改革卻很難。

麥凱恩最終的失敗,早在金融海嘯爆發後決定了;到最後關頭麥凱恩在無計可施下,還進一步走了兩著敗著--分別在電視辯論中攻擊奧巴馬的「恐怖份子朋友」,要奧巴馬交代,到最後幾天還把民望極低的副總統切尼帶了出來,這完全是倒米的行徑;麥凱恩居然無法在電視辯論打敗奧馬巴,這就已經決定了麥凱恩的命運--戰略的最後契機,他錯失了。

風向改變了,聲稱和 Bush 切割,卻還把 Bush 那一套翻炒,只會帶來更大的失敗;麥凱恩根本應該由始至終,歸向「新中間路線」,而不是在保守與中間路線兩者之間遊走,如果早點把共和黨的加州州長阿諾帶出來,或許可以贏多幾個州;可是阿諾「親民主黨」的色彩,卻令黨內保守派非常忌憚,結果就是令選舉徹徹底底輸掉。

民主制度永遠不能保證選出最好的候選人,但卻可以把做得不好的候選人與政黨推下馬;共和黨的失敗,就是由始至終被現任總統布殊所連累,或者說,是成為了布殊多年的「共犯」,受選民的拋棄;當然比較起英式的議會政治,這樣「有限任期」的總統制,往往效果不彰--現任總統要連任不難,做得好,為何只能夠做八年?做得不好,為何要做八年這麼多?陳水扁最後兩年在做甚麼?曾蔭權這個「剩餘任期」又在做甚麼?互相比較之下,始終覺得英式的內閣制度,才是最有效率的制度--首相隨時可以被推翻,做得好又可以做多幾年,多數黨執政的好處,顯然而見;當然,搞到好似日本和第五共和之前的法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四十六歲奧巴馬的當選,無論如何來說,都是一個「改變」的故事,除了他黑人背景之外,最大的改變來自「改朝換代」--美國選民厭惡「老人政治」,反過來望望中國和香港,好似卻永遠樂此不倦;四十六歲在香港做一個立法會議員都會被標籤為「新星」或者「乳臭未乾」,看看今屆的「新星」甘乃威,他今年已經四十八歲了,他的年紀在美國夠做總統有餘,在香港卻連想選個立法會都這麼辛苦;找天不妨數數,全香港的重要職位、政界人民、媒體專欄論壇等等,有幾多個人是四十六歲以下的呢?不妨又比較下二、三十年前,為何他們年輕時就已經各據高位呢?當一個社會全面割斷年輕人的普昇階梯,會有甚麼希望?望望日本,我們當可發現甚麼叫做「老人政治」,也可以發現甚麼叫做衰幾十年--人家的資本雄厚,衰幾十年都有今日的水平,我們呢?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