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0月 13, 2008

對抗油公司加快減慢的獨創新招

邱騰華:油公司是否減價由市場決定
2008-10-12 HKT 15:36

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表示,近期油價出現回落,但油公司是否減價,是由市場決定,希望油價持續回落時,油公司會相應減價,減輕市民負擔,政府亦會繼續監察,並與油公司保持聯絡。

邱騰華身為環境局局長,之前多次說希望油價減價,這件事上次林忌已經提過,感到非常奇怪--以邱局長的一貫干預政策,由強制膠袋稅、強制立法停車熄匙,甚至繼續政府的電子道路收費研究等等,邱騰華局長一談到油價,卻突然愛起自由市場來了,但似怕被基層駕駛人士怒罵,於是同時又露出了狐狸尾巴: 「希望油價持續回落時,油公司會相應減價,減輕市民負擔」--對唔停車的司機,又唔見政府咁好相與?又唔見邱騰華同各位司機大佬講:「停車唔熄匙,燒唔燒油洗錢應該由市場決定,因此政府會繼續監察,並與各位司機保持聯絡。」

最奇怪的是,如灣仔馬師道的專用加氣站,明明為於最擠塞的舊隧旁邊,日日大量的士小巴排隊入氣,令附近塞上加塞,增加塞車增加污染,偉大的環保局局長卻認為排廿分鐘入氣沒有問題,還呼籲一眾司機在搵食時間唔搵食,改去入氣,卻對柴灣的氣站貴過灣仔視若無睹,就好似西隧貴過紅隧太多,搞到大塞車污染一樣,我們偉大的環境局局長,不但拿不出任何改善的方案,還視而不見,好似看不見問題就不存在一樣。

全香港大量「樽頸位」塞車,大量連修幾年的路,造成的擠塞,我們偉大的局長也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偏偏就對出來講幾句廢話,做埋一些不切實際的干預--如停車熄匙有興趣;有見及此,林忌決定放低自己自由市場支持者的身份,再提出一個創新的意念,去抗衡油公司的「加快減慢」--就係開徵「懲罰性油稅」。

道理好簡單,就係參考國際原油價錢,對比起一籃子外國的零售油價作數據,再參考本地油公司的零售油價--就例如今日,有線新聞報導,比起相同國際油價時候,油價貴了 $1.95;對目前制度我們乜鬼都做唔到,但政府最叻就係立法監管嘛,為何不立法,開徵懲罰性油稅呢?凡油公司堅持貴過預期又冇合理可信數據解釋之時,政府就根據其差價開徵懲罰性油稅,佢收多司機 $1.95,政府就收多油公司 $1.95 油稅囉,收完的錢就在每年續牌時,憑單退稅畀車主;油公司再加價,你就再加佢油稅,加多越多,大家鬥加,加到天價油費,直到油公司投降為止。

就是嘛,油公司是自由市場任加價,政府也是自由市場收稅,任加稅之嘛,有咩問題?油公司發爛渣唔賣油,政府入市干預賣平油囉,大家迷信干預嘛,點解對小市民就永遠大叫干預,對大公司、大企業就立即變身做自由市場的擁護者呢?

再者,退稅仲可以作環保用途添;例如分車種來退稅,職業車退稅時仲有補貼,私家車用油少就退多 D,用油多就退少 D,大家少燒油,偏愛低耗油,咁未環保囉。

政府有無數個謊言,對日日隧道塞車無能,以及對油公司加快減慢無能,呢兩個都係係最大的謊言。

就好似 X 建聯班契弟,在立法會外說要幫助雷曼苦主,入去投票就否決立法會的獨立調查;最賤的文妖傳媒,就大大聲說:「銀行界急於救火(救水?)去阻止金融海嘯,冇時間接受調查,否則......(香港會陸沉囉,你信唔信?)」

原來賠錢畀苦主,乜唔需要研究法律?唔需要做調查?原來上立法會先需要調查?原來銀行把內部的證據拿出來,就會突然救唔到市?原來賠錢或唔賠錢畀苦主時,銀行做緊善事,唔需要律師、唔需要計數?

簡單而言,所有野都係藉口,背後的潛台詞就係:「我會打好我份工,你死你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