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10月 24, 2008

如果中信狂加隧道費

2004年11月28日,由陳久霖領導的中航油因爆出高達5.5億美元的巨額虧損而不得不停牌重組,當時成為震驚海內外、僅次於巴林銀行的醜聞。經過長達一年多的艱苦談判,中航油重組成功獲得重生。不過代價是國有資產的縮水,在巨虧事件之 前,中航油集團持有中航油75%的股份,重組後,中航油集團不得不注資7577萬美元添窟窿,而且股權比例還降到了51%。中航油在新加坡炒期貨巨虧5.5億美元,去年已全部償清,中航油巨額利潤惹暴利質疑

在新加坡炒作期貨而導致巨額虧損、曾一度被業內認為重生無望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簡稱中航油),出人意料的是竟然僅用了1年、提前4年就還清巨額欠款。不僅如此,在2007年該公司還實現了3350萬美元的淨利潤,分紅派發更是高達21%。

三大航航油成本卻攀升至4成

與之巨額盈利相對應的 是各大航空公司航油成本的節節攀高。近幾年來,我國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航油一直比國外航空公司貴大約10%左右。比如,2001年、2002年,國產航油 的出廠價平均每噸高於國外800元之多。2004年,平均每噸航油的採購差價高出國外205元。

特膠政府後知後覺,2004 年在新加玻出事的中航油炒燶事件,四年後在香港由另一隻中資股出現;而更後知後覺的,就是特膠政府到目前為止,仍然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中航油可以在炒燶之後狂加價來填補炒期貨蝕的錢,今日中信泰富可能永遠都填不了 accumulator 所蝕的巨款,但在香港透過兩隧狂加天價,卻游刃有餘;而今日政府一開始不用積極態度回購兩隧,乘著最好的時機取消以往錯誤BOT 興建隧道的政策,那麼當中信渡過了危機之時,反過來要求兩隧加費至天價之時,有誰去負上這個政治責任?

東隧專營權 2016 年就屆滿,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政府回收,以低於紅隧的過海收費,去調節車流;八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剛好接近灣仔、中環填海的解決時間,政府說甚麼塞車問題不會一夜解決,這是廢話,有誰不知道?吃飯不代表會吃得飽,但不吃就一定餓,早日買回目前的東隧專營權,一來變相等如入少少市支持市場,二來解決一個政治的計時炸彈,三來買回解決塞車問題的其中一條鎖匙,一舉幾得的政治時機,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

當然冇話包生仔,但如果試也不試,將來真的出現狂加費的情況,政府千錯萬錯,都無法挽回今日的錯失!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0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