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0月 01, 2008

一百萬人集體失業的故事

林忌有位朋友,工餘時間做了所住大廈的立案法團職務;近年來不斷聽到這位朋友投訴,即使人工一加再加,也請不到合適的保安員做看更工作。

為甚麼呢?原因就是工作太沉悶,該大廈所在比較清靜,同時間由於沒有冷氣空調,雖然環境清幽且涼爽,又位於港島舊市區(而不是年輕人較多的九龍新界),交通與環境,令年輕的保安員來又要走,永遠也做不長。

對呀,原本這樣一流天然保安位置的大廈,工作就不沉重,即使上年紀的老人家也絕對勝任有餘,有些工作寄託,閒來種花餵魚,以今日人口老化的年紀結構來說,絕對適合退休人士出任呀?可是,我們偉大的立法會議員,卻在 1996 年通過《保安及護衛服務條例》,禁止 65 歲以上的人,去做這些既清閒又舒服的工作--要做看更嗎?法例規定,只可以做單幢式的樓宇,例如那些沒有電梯、沒有空間、品流複雜的唐樓,在那些大廈,他們可以做到 70 歲!

對呀,我們偉大的法例充滿這麼多荒謬的硬膠現實呢?其中一位被禁止做看更,超過 65 歲的老人家,他轉行做司機了!認識一位在馬路上開十多小時車的職業司機,他今年 80 歲!我們偉大的政府,容許 80 歲的老人家在馬路上開車,卻不容許他們做輕鬆很多的種花餵魚以及和住客打招呼的看更,回歸超過十年,為何這樣硬膠到冇朋友的現象,我們偉大的議會代表以及政黨,沒有半個出來據理力爭?

以上的現象,不止是個別的現象,而是一種非常常見的常規現象--朋友說,他們長期都無法請得到看更,原因是肯做、想做的,法例禁止他們做;那些未夠歲數的,做兩天就說很悶,悶到發瘟!要看電視!要出街玩!因此寧願失業,靠綜援過活,靠別人救濟;好了,如今政府說要推出最低工資,人工提高的結果,就是各行各業集體裁員,不信嗎?有些團體常常說「影響輕微」--真的嗎?對,歐洲有最低工資,而最低工資的結果,就是全部低層工作「自動化」,例如在外國油站入油,要車主自助;在外國餐廳飲食,待應人數比例愈低於香港,有一點值得提醒各位要求「最低工資」的人士,就是香港各行各業所使用的人手比例非常高,如果跟進外國的最低工資標準,直接後果就是迫使服務業「自動化」、進一步「電腦化」,以減省人手減少職位;人工增加了,所要求的速度與能力也隨著增加,例如進一步的電腦能力要求等等,令社會最低層的那一批人,連入職的基本能力都沒有,令結構性失業,結構性貧窮的情況,再進一步惡化。

大量失業的結果會如何?到時那些如工聯會等團體,就會要求政府撥更多的款項,去資助更多的所謂「課程」去幫助「再培訓」,就好似早幾年甚麼「再培訓局」呀,甚麼自我增值呀等等的做法,錢是洗了很多,成效呢?對於上年紀的老人家來說,要他們具備年輕人的速度與學習能力,是不是要挑戰不可能的任務?最終這個無底深淵,由誰去填?又要我們年輕人去填嗎?

這就是香港這班偽善的膠人,一而再再而三,不但沒有去解決問題,卻把問題越搞越衰的例子;金融海嘯,七月我們那手鬆批出的所謂一百一十億,給四川「重建」二十幾億前期撥款?有沒有得上訴?可唔可以減半?後面的可唔可以唔批?那些錢,寧願直接交到每個市民的手上,寧願直接交到香港每個貧窮有需要的人手上,也不是再搞出一些膠來,令他們更加萬劫不復。

例如當年大力吹噓的所謂強迫金--強積金吧,不但救不到基層,只肥了基金等行業,造成真實人工減少,貧者越貧的慘況;十多年來的慘痛經驗,沒有為這些大帝帶來半點教訓,卻還要繼續錯下去,倒果為因,以為可以人為控制人工,去改變社會的結構性貧窮的問題,卻不理、不知、不相信,擺在眼前會越搞越衰的事實!強制立法最低工資嗎?總有人會同你玩膠,例如全部合約制自顧提供服務,全部要求工作時數低過某鐘數,然後請多幾個集體散工,用盡一切的法例灰色地帶來規避法例監管,例如今日強迫金都如是,我們最無助、最悲哀的,就是看著這些假借救人之名,去行殺人之事實的盲毛,把已經爛的攤子越搞越爛,到不可拾收為止,唉......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