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9月 14, 2008

香港衰頹之 Slow burn

香港的問題,簡單而言就是中國人的問題--問題出在文化,文化就是 DNA 的軟件版,影響控制了人的思想與行為,說來說去,仍然是柏楊的醬缸文化--膠文化的問題。

膠文化不但影響了社會行為,還影響了政府的行為,看看歷史各朝的問題,最常提到的就是「上命不能下達」,地區的官僚就是土皇帝,上下其手,制度上不能管理,數字上也不能管理,這種口頭上事事都要管,小事上必定要管,大事上就管不到、理不著、看不見為乾淨的態度,由政府到泛民,都是一模一樣。

看看西方的法理邏輯,講求 Separations of power 三權分立,靠制度去互相監督、互相制衡,來到香港就變了樣,舉例說,泛民主派自己身上,可會接受批評?可會接受異議?一如所有中國人的問題,一談到批評,只有人身攻擊,以及作人身攻擊回報,在理念上、在民主的道路這些大問題上,反而完全漠視。

舉例說,泛民將來還要不要參選功能組別,不如也來一個泛民公投決定吧?對不起,爭議席的初選就很重要,對民主道路的追求的意向,就不重要;又例如,就內地捐款問題,也來個泛民的公開討論及公投吧?這些外國經常就政策問題的公投,在香港是完全沒有;來來去去,都是一些膠到冇朋友的討論與人身攻擊,然後被政府與建制派玩到團團轉,政府拋一個政策出來,泛民就接招吵一輪,然後政府就堅持,泛民再嘈,嘈完一輪,誰的聲大就誰話事,嘈完就算,沒有政策,沒有方針,沒有目的,亦沒有將來,所有論述都是炒短線,呢輪興乜就講乜,你說這樣的討論,有沒有將來?

從政的道路,在他們的眼中就只有一條--就是組黨,就是參選參政,沒有選舉,就沒有參政的空間;沒有做地區工作事事關心,就不是參加政治;因此從政就要做義工,就要出來企街派傳單,就要出來貼街板,就要出來把每個假期休息奉獻,這是正常人的生活嗎?這是正常人想有的生活嗎?難道要改善他人生活,首先就要自己過非人生活?

這就是工商界、專業界,到今日仍然抗拒民主的原因--因為在他們的眼中,搞民主就要等同搞企街,在大熱天時幾十度高溫下做硬膠 show,做完仲要好大機會輸;因此冇人願意玩這個遊戲,最好就是坐在辦公室用錢解決一切吧,有誰願意親身去下這場賭注,去以大搏小?

反之,泛民有沒有提供這樣的機會,去推廣民主?難道民主就只有現實示威,只有街頭抗爭,只有在每日在街邊燒掉幾個鐘,才有機會爭取到小小的公義?甚至,連公義都爭取不到?

舉例說,就說中產選區的「地區工作」吧?中產有甚麼「地區工作」期待你去做?最大的地區工作,就是解決塞車問題,解決兒女的教育問題,解決環境問題,解決醫療問題,可是在這方面的泛民,又做了些甚麼?

除了「我關注」、「我關心」、「我出聲」、「我示威」之外,甚麼也做不到;甚至提倡一些違反大家意願的東西,這樣可以吸引中產選票嗎?這樣可以開拓更多中間選民支持民主嗎?

我們看見的,就是「中國醬缸」的陰魂,在土共與泛民之間互相燃燒,就有如台灣只有藍綠,沒有黑白一樣,香港的問題亦源如此--泛民眼中只有民主,土共眼中只有反民主,然後雙方都說要為基層爭取權益,簡單而言,就是只有泛民左派,惡鬥土共左派。

右派?香港的所謂右派,就只有馬克思主義者口中的「大地主」商家守財奴,其實根本是假右派,只是保皇與建制的組合;香港根本缺乏真正的右派,連明朝張居正那種以改革解決問題的人,也少之又少,來來去去就空談一句改革與改變,然後空口講白話,回歸最保守的思維,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對呀,解決問題不是應該創新嗎?香港社會還有幾多創造力呢?除了老人,就只有小老人,老人迫年輕人用老人一代的方法、思考、制度去處理問題,於是老人解決不了的問題,青少年也繼續解決不了,就好似中國傳統的政治邏輯,一代傳一代,沒有反省,沒有進步,有的只是人性的醜惡,千古不變也。

這種老化的社會思維,反映在今日,就是上一代對年輕一代的漠視與忽視--由語言、發言權、制度等等,紛紛都只在扼殺年青人,結果就是同時扼殺了自己,自我製造絕子絕孫,有的只是和自己想法一樣的小老人,又如何改變社會?

無論保皇和泛民,以及社會各界「接班人」,都認真得啖笑--那些所謂接班人,除了未老先衰,除了用老人家一式一樣的一板一眼之外,有新意嗎?有內涵嗎?骨子裏看不起年輕人「唔夠料」,真正夠料的,卻千方百計去打壓、漠視、莫不關心他們的發展,這就是社會的現實,而除了間唔中好似林忌這些敢出來反抗幾句的,有多少年青人同時被扼殺葬送了?

對,今日的社會已經完全封閉,要創業,要有「金錢資本」;要從政,要有「政治資本」,而兩者,都只有靠關係、靠傳承,而非靠能力去獲取--於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繼承人,比比皆是,鬥完之後,上一代又大條道理,說年輕人不行了,要求社會更公平公正,自己可有對年輕人公平公正?自己沒有,又如何期望社會可以?

今日香港二分之勢己成--只餘下泛民左派,對土共左派;工商界多年漠視改革的結果,中產無能亦無助的結果,就是坐視雙方基層的互相攻擊與毀滅;而中道力量的無所作為,最終將不可避免地發現自己一再捲入漩渦,卻最終甚麼也做不到。

也許這種「慢燃」Slow burn 的情形,其實就是最差的情形;就有如九七後的經濟,應倒不倒,應跌不跌,結果步入漫長的衰竭,永不翻身。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