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9月 08, 2008

公民黨的泡沫爆破

我絕對同意,毛孟靜之敗,要負上最大責任的人,就是她自己。

可是比起四年前的事情,由左報到社運界及一眾何秀蘭的支持者,全力攻擊民主黨,還要楊森和李柱銘出來道歉,說呃了他們的一票告急,還有一眾人等說民主黨欠了何秀蘭一票,為何今天卻完全沒有這樣的論述呢?

很簡單,就是雙重標準--喜愛毓民的人多,所以他攻擊公民黨,是公民黨自取;反過來,喜愛何秀蘭的社運中人多,於是當年何秀蘭拒絕和民主黨配票,當年何秀蘭不斷安排余若薇去搶攻民主黨票倉,當年何秀蘭拒絕安排余若薇去中產選區,卻狂去基層選區拉票,當年在最後關頭全世界叫何秀蘭告急,她也老定認為贏梗不作反應,這些都錯誤都是別人的錯,和她無關--因為她是好人,因為她和你做好朋友,因為她是文化界的「守護神」,所以人人都說是民主黨的錯。

這些文件總會有公開的一天,據聞黃世澤手頭上還有一份詳細的資料;可是不要緊,只要和記者關係好,和傳媒關係好,再扮作楚楚可憐,就一定會有很多人同情,所以決定投番佢一票。

這就是今日香港社會的質素。

事實,不重要;道理,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中國人的感覺--感覺行先。

例如甘乃威,他有政蹟,他有實力,他有智慧,可是香港的泛民支持者,純粹因為他樣唔好,講野唔動聽,所以冇人當佢係一回事--講來講去,係得番林忌係度硬銷甘乃威。

成也感覺,敗也感覺,公民黨的一眾「超新星」,人算不如天算,結果就合家玩完。

活該、抵死、不知所謂,就是今次公民黨立法會選舉的排陣與戰略佈局。

據林忌所知,余若薇早於陳太未決定去留時,已經想排第二位出選;為甚麼?我不敢猜測,但以我的認知,係余若薇無論身心,都已經非常疲累,所以索性賭一鋪,輸了就退出政壇,不用再違背她自己的意願,去作這麼多吃力不討好的事。

因此,我不同意馬家輝所講,這是余若薇強迫你接受陳淑莊--這是比例代表制成功當選的不二法門,不要搶救她,就不要她呀?如果她輸了,理智上我會很傷感,感性上也或許會很傷感,但內心總會有一絲的高興與欣慰,因為,她終於可以得到解脫,不用辛苦下去了--這是我林忌的私心--選議員好好玩嗎?好恨做議員嗎?好恨從政嗎?對不起,你們從來都不明白,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被迫的,林忌此刻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所有好似我們這些被迫出聲、做野的人,一夜間集體消失,得番班膠人自己玩飽佢。

所以一直以來,我寧願推薦甘乃威,也不願意推薦余若薇,就是希望她可以得到解脫,可惜事與願違;另一方面,林忌從來不擔心余若薇的吸票能力,只擔心甘乃威的外表吃虧,亦幸好最終過關。

新東與九東,真的想問,公民黨在想甚麼?曾國豐與余冠威憑哪一點,去好過其他泛民的候選人?特別是余冠威,憑甚麼去要求九東兩席全投公民黨?

這是哪門子的戰略?這是滅泛民門的戰略;公民黨這種毀滅性戰略的後果,就是一戰得罪所有泛民主派--從九東泛民基層聽來的聲音,對不起,公民黨你們闖了大禍了!

就是呀,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公民黨之前的唯一神主牌,就是感覺--給很多中產、中國膠一個幻影,是聖人、是偉人、是拯救世人的好人,記得十幾廿年前,民主黨不是走同一條路嗎?當年不是掛民主黨招牌,就必定可以取勝嗎?

於是一班好人,自我感覺良好,一個打著政黨之名,卻沒有政黨之實的鬆散聯盟--長毛知之,毓民知之,政界中人誰不知之?除了公民黨自己--亦只有公民黨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要攻中產嗎?有中產的政策嗎?你以為中產票就是求其講兩句關心中產就會出來投你一票?事實證明,中產票幾乎集體消失,因為根本沒有任何打中的議題,而公民黨最弱的,就係創造議題的能力。

努力經營的良好形象,卻在一再的自我犯錯之下斷送;不清晰的政治定位,不清楚的政策與政綱,一盤散沙的政治理念,在社民連發動的攻擊之下土崩瓦解;毓民的手段有如台灣的綠營,是令很多中道的人都有保留甚至看不過眼,但他一早說得很明白--在有線電視的訪問之中,他說過:他就是要把最激進的選民拿到手上去。

在戰爭中,公民黨的反應變成了董建華;不懂反擊,不懂回應,不懂重新定位,看不見就當作不存在,在政治的戰場上,失敗,乃自取的;人家手段黑了點,但自己的低能,又怪得誰?

不懂政治不是最大的錯誤,最大的錯誤是連鑑賞力都沒有,連好人和膠人都分不清,就種下今日的結果。

在泛民這個膠地方生存,和中國膠的其他地方一樣,不是能力,不是黑白是非,而是你花了幾多功夫去沽名釣譽,扮好人扮偉人扮救世主。

因此,這幾年從來不出席任何政治場合,從來不聯群結黨,從來不四處擦鞋的林忌,就成為最好的攻擊目標,甚麼荒謬的故事也可以創作出來,還有一大堆膠人信以為真。

是旦啦,我在此宣佈,由今日起退出泛民;要膠,大家膠飽佢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