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9月 06, 2008

凡我例外的無恥原則

今天林忌很氣憤--氣憤原因,就是有所謂某些民主支持者,叫林忌改名做林無恥,和民賤聯等同。

被人叫做無恥,已經不是第一次;記得上一次,林忌在蘋果寫文章反對勞永樂,於是被人叫做好無恥。

不知為甚麼,那些支持勞永樂的人,幾個月後就轉變立場,改為反對勞永樂了;我想,林忌應該開個派對,歡迎那些人加入這個無恥的大家庭,對不?

對呀,這幾天常常聽到,說參選功能組別的,都很無恥;很奇怪的,常常聽到同一班人要支持阿牛曾建成,在 1995 年也是透過所謂「民主」的「新九組」加入立法會的;當年某些時事評論員,還大讚彭定康方案,不知為何十三年後,同樣的功能組別,就變成很無恥--但不要緊,因為阿牛的政黨,所以他只要繼續在那個黨,就和當年的勞永樂一樣,是很有恥的。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林忌一向支持自由經濟,可是有些人總要把支持自由經濟的「右派」,說成很無恥;好吧,膠民黨一向被我們大力批評其經濟政策左傾,忽然間,這個黨的譚香文提出引入類似德國的稅務顧問角色,對於這種行為,林忌等自由經濟學派自然反對到底!可是,不知為何,那些抄襲德國社會民主主義的人,卻又說譚香文很無恥云云,令人覺得很奇怪,為甚麼學習德國的民主制度就很有承擔,學習德國的社會民主主義就很有承擔,但一學稅制,就會變成無恥了;因此,最有效由無恥變成有恥的方法,是應該學勞永樂,那麼無論做過甚麼,也會變成有恥得很(不要學他退黨就成了)。

最奇怪的是,這些泛民主派的支持者,不是最喜愛真正民主參與嗎?特首選舉是小圈子要反對,功能組別是小圈子要反對,政府送一百億返大陸,這些反對小圈子的人,卻默不作聲,不作一詞;林忌提出要讓市民公投,政府應拿出二百億出來,讓市民自行決定捐幾多,有錢就捐多些,冇錢就拿回家去濟貧,如此關心基層,如此支持民主原則的方案,偏偏在議會內有權修訂的人,卻沒有一個提出;反過來,投讚成票支持政府的,還要痛罵那些「只敢投棄權」的人無恥,還要痛罵提出異議的林忌無恥,當支持民主要變成支持保皇黨,永遠只有讚成,不許有異議的時候,想問一下,究竟是誰無恥一些呢?

民主黨、公民黨等人真無恥,無恥到堅持了十幾年,才等到一個偉大領袖從天而降,才等到一個偉人不再為錢,去為大家成立政黨;因此林忌決定學習一下,趁自己還年輕,先無恥地搵多十幾廿年錢後,才出來從政鬥有恥;在一個無恥的香港,無論任何政黨和政見都無恥的時候,難怪大家提唔起半分興趣企出去投票,因為這都是無恥的香港人自取的。

因此,看了這麼多無恥的人之後,林忌還是最欣賞長毛梁國雄--只有梁國雄堅持原則,不會抹黑、鬥臭民主的同路人,因此,林忌再在此公開呼籲,新東的朋友一定要票投長毛!(疑似某無恥政黨的林忌,可以公開呼籲投另一個黨,所以說,這個黨真的非常無恥,為了民主而甘受千夫所指,太無恥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