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9月 19, 2008

投籃文章:為塌樹枉死少女伸冤

為塌樹枉死少女伸冤

康文署聲稱一個月兩次檢查赤柱百年刺桐樹,但四日後就發生刺桐倒塌壓死少女的慘案,事後更有康文署官員表示,塌樹是「橫枝過重」造成,理由荒謬得可笑──原來樹木在短短四日之間,就由沒有危險變成會倒塌嗎?若果一早就「橫枝過重」,那麼康文署更有疏忽職守之嫌了。

為甚麼有區議員早在 2006 年 3 月已經投訴,在受到眾多街坊投訴蟲害與異味之後,仍然可以發生這樣的災難?這是個單純的人為犯錯嗎?還是整個監察制度出了問題?康文署與食環署多個由廢除市政局拆出來的「難兄難弟」,成立以來問題不斷:由禽流感、SARS、殺雞混亂、職員蛇王、泳池紅蟲、老鼠與糞便,租場黃牛黨、以至今次的倒樹殺人事件,每次反應遲鈍後知後覺!「殺局」就和董建華另一項偉大貢獻「高官問責制」一樣,製造了更多的災難。

四川災區的學校僭建,拆了二樓再改建到四層,結果一個地震就變成了豆腐渣;香港的政制在反智的「改革」下,不但不增建地基(監察的組織興渠道),反而只知道「強勢政府」、「集大權於一身」,以為官僚越多,效率就越高--於是官僚屋疊屋,一層又一層的結構,一遇災害都變成了政治豆腐渣,就有如那兩位英勇的消防員一樣,枉死於制度殺人。

港英為何要設立三級議會?中層的市政局,最重要的是讓最有活力,又擁有超出區議會小分區視野的年輕人,去監察最瑣碎、最麻煩的市政工作,同時培訓他們一旦增加知名度,可以進入立法會;政府用高薪去買甚麼副局長、局長助理,請多十倍都不如「還原」市政局,讓這些事務回歸市民選票的監督,這才是真正的「培養年輕政治人才」最有效的途徑!今日政府用獨裁委任制度去培訓「年輕的政治人才」?不如索性在香港成立「共青團」,或者「曾蔭權少年隊」吧?用文革制度去培養民主政黨?高官是否火星人,因此腦部構造特別不同?

1999 年 12 月 1 日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聲稱:「香港地方細小、人口密集,三層議會架構部分職能重疊」,因此「我們建議由政府直接負責食物安全和環境生的工作,以期改善協調,提供更佳服務,並提高我們對食物事故的應變能力。」九年過去了,政府當年一意孤行「殺局」,把所有市政大權集於一身,把民選的議會改為行政官員負責,結果就是區議員、市民多次投訴,康文署都無動於衷,直至出現大意外,有人死亡就出來應衰幾日;意見接受,態度照舊,事實證明:一個沒有市民監督的獨裁官僚機構,比起民主監督的議會,不但無法改善效率,而且更在各部門之間推卸責任,敷衍塞責。

香港地方小,但人口卻排名全球九十八,比起很多北歐國家如丹麥、挪威、芬蘭還要多,三層議會根本不算多,反而可以分開處理不同事務;難道要商界、 漁農界及金融界的立法會議員,落區監督樹木嗎?由蛇宴、荔枝團、請食月餅,突然去到審議法案,立法會實在是名符其實的「垃圾會」,乜垃圾都要管,結果兩頭不到岸;今日的混帳政制,就是不斷創造悲劇的源頭──立法會選區太大,區議會選區太小,殺去中層市政局造成的真空,就有如黃仁宇《萬曆十五年》所寫的「下情不能上達」,「數字上無法管理」的局面。要找回香港消失中的優勢,第一件事就應該立即廢除董建華時代的種種反智制度,還原港英時代的三級議會!既然 2000 年「殺局」沒有違反基本法,「還原」的阻力只有政府本身。建制派連荒謬的「兩院制」都可以想出來,為甚麼對還原市政局隻字不提呢?原因不說自明,就是保皇黨為了自己的著數出賣香港人,和那些興建豆腐渣學校的人一樣,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