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9月 18, 2008

奶販與三鹿勾結作案?

中國大陸「三鹿牌」奶粉引發「腎結石娃娃」事件持續延燒,河北省三鹿集團和石家莊市日前將奶粉違法添加三聚氰胺歸咎於奶農,但三鹿乳源地的奶農向香港「大公報」指出,摻假是奶販和三鹿驗收人員的勾結作案。

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三鹿集團副董事長張振嶺堅稱:「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目前推測,三鹿奶粉摻入三聚氰胺可能性有兩種:一是從原料加入,即三聚氰胺摻入鮮牛奶或奶粉的其他輔料中;二是在生產環節中加入。業界人士普遍認為,乳牛吃了含三聚氰胺飼料而造成污染的可能性並不大。

石家莊某縣奶農馬老漢說,給乳牛餵食摻入三聚氰胺飼料等於是餵毒藥,對奶農有百害無一利,「假如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飼料死了怎麼辦?」

他說,一頭乳牛價值人民幣一萬元,一天出奶二十公斤,「比自己親兒子都寶貝」。

 馬老漢是「擠奶廳模式」供奶的奶農,他和同村十七戶奶農各自散養乳牛,一同到擠奶廳統一採奶。他說,擠奶時,除了為乳牛擠掉三把「細菌奶」後,剩下程序全部機械化完成,鮮奶在真空的容器中抽取、流動、儲存,「奶農根本接觸不到鮮奶,怎麼摻假?」

 馬老漢的一週歲孫子和五歲孫女都是喝三鹿嬰幼兒奶粉長大。他氣憤地說,三鹿「問題奶粉事件」就是奶販和三鹿驗收、收奶人員勾結作案的結果,三鹿不應將責任扣在奶農身上。

專家意見也間接佐證奶農的說法。技術人士表示,三聚氰胺在奶站加到原奶中有相當大限制,三聚氰胺屬微溶性,常溫下溶解度為一百毫升水僅溶解零點三一克三聚氰胺,含氮零點二克,推算只可冒充一點二七克蛋白質。想讓加入三聚氰胺後的鮮奶營養比協調,還需再加水和脂肪,但一般的脂肪產品很難加入,必須加專業勻質脂肪,這類手法非一般奶農所能掌握。

 他說,以目前技術,一旦加入三聚氰胺,必然造成鮮奶營養比不正常,不難檢測出來,三鹿集團為何毫無察覺?

 專家還指出,如果是在奶粉製造過程中加入三聚氰胺,就不受溶解度限制,想加多少都可以。

犯了這樣大的罪行,日本企業的董事長不自殺,也最少出來公開道歉,可是我們偉大的祖國的三鹿集團副董事長說:「三鹿是大企業,內部摻假是絕不可能的事!」

好一個絕不可能,就是絕不可能,才有可能得到「免檢」的金牌,才有可能如此公然造假--國家索性批准你免檢,因此官員冇錯,企業就不可能犯錯,錯的必定是人民,以及那些沒權沒勢可以拿來開刀的小奶農了。

伊利、蒙牛與三鹿,這些國家級的大牌子都可以如此出事,由美國到中國,一夜間那些絕對的大企業都可以如此硬膠,我們這些多疑派,終於可以偷偷地吐一口烏氣--早就說嘛,大就不會錯?

有些內地朋友偷偷跟林忌說,他們從來都沒有買國產奶粉,因為早就怕有問題,從來要奶粉都由香港直接入口嘛;甚至有商人朋友說,最近送禮都送奶粉,一箱箱的奶粉寄去軍營,寄去政府機關,這些事情,大家就算不知道,也早就估到了,只有香港的一班土共真心膠支持者,才會盲的地不相信這些事情。

伊利還是奧運贊助商,只希望今屆的奧運運動員沒有吃喝得太多就好了....

唉......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