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8月 18, 2008

戴高樂主義的反膠精神

在一向政治學術語亂拋的膠港,林忌很抗拒跟進拋術語;術語多、懶高深些就可以搏得掌聲的膠港,偏偏拋來拋去沒有人懂戴高樂,可是戴高樂在法蘭西的經驗,卻非常值得膠港與膠國借鏡;因此,林忌決定今天寫一寫戴高樂。

首先,要消除你心中的定見,除了知道巴黎的機場叫戴高樂機場,膠人們一致說:「戴高樂敢對美國說不!」,戴高樂作風獨裁等等膠到冇朋友的結論之外,請無視那些無知的膠論,而重新認識他;以林忌看來,比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其他領袖而言,戴高樂不但更有才能,而且更加尊敬可貴;以歷史成就看來,戴高樂更超越所有的其他國家領袖,對法國帶來的貢獻空前絕後,而最值得尊敬的一點,就是為法國帶來一種全新的精神面貌--名之為戴高樂主義,用我們常用的字眼,就是「反膠主義」。

人無完人,戴高樂當然亦有萬般缺點,但最最最令人要留意的,就是戴高樂不戀棧權力的人格特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可以嘗試成為獨裁者,就有如膠國的偉大硬膠領袖一樣,但他卻選擇了恢復民主議會;在戰後不到一年的時間,當國會反對公投,要求恢復法國第三共和亂七八糟的政治制度時,他堅決為了人民的公投制度,不惜和各黨派決裂;在全國聲望最高的時候,他選擇放棄絕對的權力,選擇了自動歸隱退休--1946 年 1 月 20 日,當一眾政黨堅決硬膠到底,恢復那些不穩定、不可行的硬膠制度之時,他歸園田居,而不是視自己為甚麼「超人般的領袖」而堅決戀棧不去!這樣的一個偉人,由於膠國國民的無知,也源於英美與法國間的政治鬥爭,西方與膠國一起故意漠視,因此一般人根本不認識他的生平與思想。

1958 年當法國膠左十二年,已經膠無可膠時,由於亞爾及利亞的反殖戰爭,導致軍人在海外政變,要求戴高樂重新收拾亂局,否則就進軍巴黎;面對膠到忍無可忍的情況之下,法國人也決定讓戴高樂重新上台,終結膠到冇朋友的第四共和,建立重建法國光輝的第五共和;中間那些去殖、反共、退出北約對抗美國的事,就留待大家自己發掘了,戴高樂始終如一的,就是不戀權力--就在 1969 年政制改革的問題上,即使國會通過後,戴高樂仍然堅持對民主的信念,要求把議案交予公民複決,最終失敗後立即宣佈辭職,即使根本從來沒有人可以威脅其地位。

就是憑著這樣的一個人,把法蘭西這個膠到亂龍的國家之中,帶入一種反膠的風氣,法國才能重新崛起,成為歐洲和德國並駕齊驅的國家,無論軍事與科技發展,都掌握了我們膠國無法比擬的技術成就!為甚麼?因為戴高樂主義,就是在硬膠的傳統之上,引入一股理性與邏輯的清流。

去 google 找找戴高樂主義,讀讀膠國的條目保證嚇死你,甚麼?戴高樂就是對美國說不?戴高樂就是甚麼最後的帝國主義?這些硬膠理解只會讀壞腦;真正戴高樂主義,簡單而言,就是一種以戰略角度去閱讀政治與人生的哲學,配以高度的勇氣與紀律,去落實執行自己的計劃與意志--當面對膠到冇朋友的局面,進與退只有邏輯的合理性,而不是個人的感性想法。

戴高樂為二戰寫下的《戰爭回憶錄》,開頭著名的說話,其實概括了戴高樂對自己的「思想」作了如下解釋:

「我對法國一向的看法,可分為感情和理智兩方面。感情的那一面,我把法國想得像有如童話中的公主,又或者壁畫上的聖母獻身給一個崇高而卓越的使命一樣。我本能感覺到上天創造法國,如果不是讓它完成圓滿的功業,就會讓它遭受懲戒性的災難。」

林忌曰:留意!這不但代表了普通的「愛國主義」,其感情的重點,在於對「完美」執著--戴高樂對自己的國家,有著完美的要求與抱負,而不容醜陋、污穢與無能的積聚--我國同樣擁有偉大的傳統與歷史,可是膠人一味只沉醉在過去,卻從來不批判、否定、拒絕今日的醜陋,而戴高樂認為這樣的國家,一旦不追求完美,就只會「遭受懲戒性的災難」。

「假如在這種情形下,國家竟在行為和事業上仍然表現為一個庸才,那我就會認為是一種可笑的變態,其過失在法國人,而不在於這個國家的天賦。」

林忌日:這就是戴高樂拒絕國家「庸才」的表態--無能、破弱是自己國人造成,而非抵賴政客、外國、外圍因素云云!有這樣偉大傳統的國家,自己今日卻異常核突無能,就是一種可笑的變態!


「但我理智的一面又使我確信,除非站在最前列,否則法國就不能成為法國;唯有豐功偉績才能彌補法國人民天性中的渙散。以當前的我國與當前的其他國家相處,如果沒有一個高尚的目標和正直的胸懷,就會遭到致命的危險。總之,法國如果不偉大,就不成其為法國。」

林忌曰:豐功偉績那一點,說的就是國家民族的自強,透過國家的自強,去喚醒國人渙散的現實;這一點大家很多人都知道,可是卻永遠無視戴高樂後面那一點--「如果沒有一個高尚的目標和正直的胸懷,就會遭到致命的危險。」,作為大國,作為大國的領導與子民,可有沒有一個高尚的品格?做事時可有正直的胸懷?如果沒有,永遠炒作短線而急功近利,「就會遭到致命的危險。」

在戰前全國硬膠時,在法國只有戴高樂透過戰略書籍,提出戰略解法去對抗納粹將來可能的入侵;可是老人們堅持以硬膠的馬奇諾防線,去害死法國自己;在開戰六星期法國戰敗之時,幾乎只有戴高樂堅持海外龐大的殖民地,完整的法國海空軍可以抗戰到底,而老人們卻堅持向德國投降--最終只有戴高樂去英國尋找支援,成立「自由法國」在絕望中對抗到底。

由反攻法國的海外殖民地,到反攻法國本土,英美軍事與政治體系內,無數膠人如對付蔣介石一樣,使盡無數抹黑與批鬥手段,去攻擊阻人發膠達的戴高樂;他堅持不妥協,藉著對戰略的理解高於膠人,法國由沒資格談判的殘破敗國,變成了戰勝國及聯合國五強,其人格的最大特質,就是面對膠事連場時,堅持要理性對抗到底;在處理家國大事,堅持把理性與感性分開,作為一個高貴與可敬的馬基維利主義者,即使面對最討厭的對手也一樣--和新德國合作建立歐洲共同體,就是基於這樣理性的判斷;能夠從理性而非感情去處理將來,這一點去比一比膠港眾生相,高低立判。

戴高樂的反膠精神,就是在一個亂七八糟,吵到拆天的膠國之中,堅持以高尚目標與正直胸懷處世,同時戰略上消滅硬膠,在制度上消除硬膠的因素--最簡單來說,他知道解決硬膠最有效的方法,是改革硬膠制度,而不是指著自己個鼻,說「我就是改革的希望,選我啦」--戴高樂說:「只有這樣和這樣,改革掉膠到冇朋友的制度,國家才有將來!至於我?我隨時可以唔做引退。」

當然,在膠國要出一個戴高樂,首要條件就和二戰前的法國一樣,要膠到冇朋友滅國滅族,才會有少量人醒覺,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

(圖片補充:戴高樂與甘迺迪,理性與感性的會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