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8月 26, 2008

合群愛國的自大

中國人向來有點自大--祇可惜沒有「個人的自大」,都是「合群愛國的自大」。這便是文化競爭失敗之後,不能再見振拔改進的原因。

「個人的自大」,就是獨異,是對庸眾宣戰。除精神病學上的誇大狂外,這種自大的人,大抵有幾分天才--照 Nordau 等說,也可說就是幾分狂氣。他們必定自己覺得思想見識高出庸眾之上,又為庸眾所不懂,所以憤悔疾俗,漸漸變成厭世家,或「國民之敵」。但一切新思想,多從他們出來,政治上宗教上道德上的改革,也從他們發端。所以多有這「個人的自大」的國民,真是多福氣!多幸運!

「合群的自大」、「愛國的自大」,是黨同伐異,是對少數的天才宣戰--至於對別國文明宣戰,卻尚在其次。他們自己毫無特別才能,可以誇示於人,所以把這國拿來做個影子;他們把國裏的習慣制度抬得很高,讚美的不得;他們的國粹,既然這樣有榮光,他們自然也有榮光了!倘若遇見攻擊,他們也不必自去應戰,因為這種蹲在影子裏張目搖舌的人,數目極多,祇須用 mob 的長技,一陣亂譟,便可制勝。勝了,我是一群中的人,先然也勝了;若敗了時,一群中有許多人,未必是我受虧:大凡聚眾滋事時,多具這種心理,也就是他們的心理。他們舉動,先似猛烈,其真卻很卑怯。至於所生結果,則復古,尊王,扶清滅洋等等,已領教得多了。所以多有這「合群的愛國的自大」的國民,真是可哀,真是不幸!

--魯迅《熱風》隨想錄 38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新青年》第五卷第五號


影片:Stanley Kubrick: Dr. Strangelove: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 1964
歌曲:We'll meet again

九十年過去了,當讀到這一段文字之時,除了文筆不同,用語不同,內容依然一矢中的。在今日的膠國膠港,敢用腦思考,敢挑戰權威,敢提出與一般人常識相異的,都只會被群 mob 圍攻;真理應該越辯越明,可是群 mob 三句不到兩句,就是人身攻擊。拿出理據打到底呀?就問題的核心討論到底呀?

因為,大家都怕事;因為,在群 mob 中提出異議,就有如先判了自己死刑--你想成為群 mob 的另一個目標嗎?你想成為鯊魚群攻擊的對象嗎?

於是,群 mob 的故事永遠可以繼續下去,而敢追求真相與真理的,就繼續被追擊直至永遠。

慶幸科技日新月異,產生連鎖效應的核彈,令敢追求真理的人,得到一種新武器--核子彈;群 mob 來一群,就掟一個核彈送與他;真的包圍過來,就擁著核彈與群 mob 一齊核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卻是很有效的辦法;無他,因為我們的民族,最大的劣根性就是懦弱,只要一個人視生死為等閒,而群 mob 又比你怕死,核子彈就成為了最好的恐怖平衡工具,去保護你想保護的人與事。

核爆吧?誰怕誰?最瀟灑的,就是一邊唱著 We'll meet again,一邊核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